《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四十章誰是黃雀(下)


    第六百四十章【誰是黃雀】(下)

    唐興生搖了搖頭,又回頭向身後望了一眼,看來黎叔還真是有些先見之明,一百萬美金無法騙過安檢的眼睛,可是這個箱子應該沒有任何問題。

    他深吸了一口氣,緩步向入口處走去。

    唐興生走入體育館內不久,給張揚打了個電話:“我在西看台,六排三十二號!”

    “你先去坐下!”

    唐興生因為女兒落在對方手,隻能按照他所說的去做。

    張揚在人群中用微型望遠鏡尋找著唐興生的位置,終於他看到了拎著黑『色』皮箱,正在走向座椅的唐興生,他又移動方向,觀察唐興生的身後,看到有兩名男子遠遠跟在他的身後,雖然他們距離唐興生很遠,不過從他們不時飄忽的目光可以看出,他們跟蹤的正是唐興生。唐興生果然不老實,他今天不是一個人過來的。

    等到唐興生坐好之後,張揚並沒有急於給他打電話。

    唐興生等了一會兒,現場的比賽都已經開始了,仍然沒有電話打過來,他有些沉不住氣了,目光向四周不停張望著。終於他掏出了手機,再次撥打了女兒的電話號碼,現在唐玉玲的電話就在張揚的手上。

    張揚沒有接電話,直接將電話掛斷,繼續通過望遠鏡觀察著唐興生的周圍,又有幾名男子在他的附近出現。

    隨著時間的推移唐興生變得越發不安起來。

    張揚對唐興生不敢掉以輕心,這是一隻老狐狸,在南錫的時候他不但是公安局長,更是一名出『色』的刑警,具有相當的反跟蹤能力,唐興生貪汙殺人事發之前,他的工作能力在平海公安係統是得到很多人認同的,一度被視為公安廳副廳長的最佳人選。

    張揚就是要消磨他的耐『性』,有道是關心則『亂』,唐興生心係女兒的安危,他不可能保持冷靜的心態。

    唐興生再次拿出了電話,他猶豫了一下終於沒有按下重撥鍵,多年的工作經驗告訴他,對方正在和自己展開心理戰,就是想讓自己心神不寧,方寸大『亂』,唐興生堅信,對方一定躲在體育館內的某處靜靜觀察著他。唐興生轉身向周圍看了看,看到黎叔的幾名手下目光不時的向他這邊望來,唐興生暗叫不妙,恐怕這幾個人十有八九都已經暴『露』了。

    張揚的目光來到了比賽場上,他居然看到了在場邊做準備的冰公主關芷晴,想不到她也會來到這參賽,不過她肯定認不出現在自己的樣子。看到關芷晴,張揚不由得想起自己在南錫還沒有做完的工作,也許他再也不會回到南錫,從此就要告別仕途。

    唐興生在煎熬中等待了二十分鍾之後,張揚的電話終於再度打了進來,張揚低聲道:“三號出口,你去右側的洗手間!”

    唐興生站起身,迅速向三號出口走去。

    張揚比唐興生更早離開了三號出口,途中接到了趙天才的電話,趙天才道:“好像有些不對,體育館門外來了很多警車。”

    張揚道:“你先離開這回穀倉看住她,等我脫身之後,會和你聯係。”

    唐興生看到了洗手間,他謹慎的向四周看了看,他的電話響了,唐興生拿起電話,打電話來的卻是黎叔。

    黎叔低聲道:“還沒有解決?”

    唐興生道:“他很狡猾,你的人不要跟我太近,容易引起他的警惕!”

    黎叔道:“他們隻是為了確保你的安全!”

    唐興生冷冷道:“多謝關心!”他合上電話,走入洗手間內。

    洗手間中有四名男子全都站在小便池前,唐興生不知是哪一個才是給自己打電話的人,他也站在一旁,裝出要小便的樣子。

    他的電話響了起來,唐興生一動不動。

    身邊的三個人先後離去,唐興生的目光轉向身後,此時東北側的一扇門開了,一名棕發帶著墨鏡的男子走了出來,他也在看著唐興生。

    唐興生警惕地打量著他。

    那戴墨鏡的男子向他笑了笑:“為什麼不接電話?”此人正是張揚。

    唐興生道:“你要的東西我拿來了,人呢?”

    張揚道:“外麵好像還有你的朋友吧,為什麼不請他們進來?”

    唐興生知道對方肯定一直都在注視著自己,他搖了搖頭道:“我自己過來的,沒有其他人。”

    讓張揚感到奇怪的是,直到現在也沒有任何人衝進來,其實張揚對唐興生一方有多少人並不在意,以他的武功,足可以將他們全部拿下。

    唐興生道:“人在哪?”

    張揚的目光看了看他的手提箱:“你帶來了?”

    唐興生點了點頭。

    “給我看看!”

    “先告訴我人在哪?”

    張揚一把抓住唐興生將他的身體重重撞擊在廁所的瓷磚牆麵上,低吼道:“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條件?為什麼要殺死佳彤?”

    “我沒做過!我和這件事毫無關係!”

    張揚冷笑道:“毫無關係?你認不認得這張照片?”他拿出那張萊森和唐興生父女的合影。

    唐興生看到那張合影,充滿『迷』惘道:“這張照片又有什麼問題?”

    張揚怒道:“你女兒的男朋友找人要撞死顧明健,你敢說你不知情?”

    唐興生道:“我不知情,我根本就不知情!你是誰?為什麼認定了我和這件事有關?為什麼要抓我的女兒?”

    張揚正要說話,忽然聽到外麵傳來嘈雜的腳步聲,他不僅微微一怔,很快就聽到外麵有人在喊話,隻可惜他聽不懂英文。

    張揚不懂,可是唐興生卻聽得清清楚楚,聽到外麵有人叫道:“麵的人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我們是警察,舉起手走出來!”

    張揚怒道:“你他媽居然報警!“

    唐興生愕然道:“我沒報警,我女兒在你的手上,我怎麼可能去報警,我不可能置我女兒的『性』命於不顧。”

    黎叔望著外麵越聚越多的警車,唇角『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他拍了拍那隻裝有一百萬美元的皮箱道:“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他不會想到箱子是什麼,可惜了我的那些可卡因。”

    唐興生的額頭上滿是冷汗,他感覺到這件事很不對頭,按理說黎叔的人應該衝進來了,可到現在那幾名跟著自己走入體育館的人全都沒有跟進來。

    張揚從外麵的腳步聲已經聽出至少外麵要有幾十名警察,他們已經將洗手間的入口和窗戶封鎖住,張揚仔細回想了一下,自己和唐興生見麵的過程應該不會引起警察的注意,究竟是誰報警?他的目光落在唐興生的皮箱上,低聲道:“打開它!”

    冷汗沿著唐興生的臉頰滑下,箱子沒有一百萬美元,可事到如今,他隻能老老實實將皮箱打開,低聲道:“見不到我女兒,你休想拿到錢。”

    皮箱內除了薄薄的一層美鈔外,下麵全都是廢紙,張揚揚起拳頭朝著唐興生的小腹給了一拳,痛得唐興生悶哼了一聲蹲了下去,張揚罵道:“老狐狸,你居然敢騙我,看來你真沒把你女兒的『性』命放在心。”

    唐興生捂著肚子,忍著痛道:“現在外麵這麼多警察,你和我都逃不掉!既然你是衝著我來的,就不要為難我女兒,堂堂正正的像個男人。”

    張揚冷笑道:“去你媽的,你也算男人!”

    此時聽到玻璃破碎的聲音,有催淚彈已經從外麵扔進來了,唐興生打開水龍頭,打濕衣袖捂住口鼻,他實在想不通,為什麼會有警察將他們團團圍困,最大的可能就是黎叔,黎叔出賣了自己,他的目光落在那個黑『色』手提箱上,難道是手提箱有問題。

    外麵又有催淚瓦斯扔了進來,張揚屏住呼吸,他並不怕這玩意兒,美國警察扔得越多越好,洗手間內硝煙彌漫,唐興生趴在那似乎喪失了反抗的能力。

    張揚聽到了腳步聲,特警隊員已經開始進入,他抓起地上的黑『色』手提箱向特警隊員的方向扔去,張揚雖然視野受到幹擾,可是他單從聽力就能夠準確判斷出對方的位置。兩名特警隊員手中的衝鋒槍全都瞄準了皮箱,連續『射』擊,皮箱上頓時多出了無數彈孔,彈孔中彌散出不少白『色』的粉末,張揚扔出手提箱真正的用意是轉移他們的注意力,在兩名特警『射』擊的那,他宛如獵豹般竄了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兩人擊倒在地,一名特警的衝鋒槍摔落在地上,剛巧落在距離唐興生不遠處,剛才看來已經失去反抗能力的唐興生,忽然敏捷地動作起來,他一把抓住了衝鋒槍。

    張揚一直沒有放鬆對他的關注,抬腳將地上的皮箱踢飛,皮箱重重撞擊在唐興生的手臂上,剛剛拿起的衝鋒槍因為手臂酸麻而掉落在地上。

    張揚抄起一把衝鋒槍,不等唐興生再次拿起地上的槍支,已經將槍口對準了他的腦袋。

    唐興生的身上臉上沾染了不少的白『色』粉末,這是剛才皮箱撞擊在他身上的時候留下的,唐興生擦了一下,用舌尖『舔』了『舔』,心中震驚到了極點,這些白『色』粉末竟然是可卡因,全都藏在皮箱的夾層,事情已經很明了了,黎叔在設局,他在設局將自己和對方全都陷入困境之中,一定是黎叔通知美國警察,單單是毒品交易這樁罪責已經讓他們無法解脫。唐興生暗罵黎叔卑鄙,張揚黑洞洞的槍口指向他,他並不慌張,一邊咳嗽一邊道:“殺了我,你也要死……”

    張揚忽然一把推開他,一排子彈從唐興生剛才所在的位置飛掠而過,張揚舉起衝鋒槍向外反擊,煙霧之中聽到一聲慘呼,一名特警被子彈擊中了腿部,倒地後叫得慘無人聲。

    張揚向唐興生道:“把他們兩個拖過來!”

    唐興生爬過去,將兩名特警拖了過來,首先扒下了其中一人臉上的防毒麵具,捂在臉上用力的呼吸了兩口,兩名特警全都被張揚點中『穴』道,雖然意識保持清醒,可是兩人都動彈不得,隻能任憑唐興生擺布。

    唐興生從其中一人身上找到對講機,他衝著對講機用英文道:“你們有兩個人在我們的手上,不要嚐試繼續行動,如果再有人膽敢侵入這,我們會先殺掉一個!”唐興生是正牌警官大學出身,英文基礎很好,再加上他已經來到加拿大這麼久,口語水平也是突飛猛進,這一點上張大官人是望塵莫及的,其實這次他來到美國之後,已經多次意識到不懂英文的弊端,看到唐興生英文也說得那麼棒,張揚有些受刺激了,難怪有人說當今的時代不懂英文和計算機就等於文盲,麻痹的,想當初老子在大隋朝那會兒也算得上一才子,可穿越到現在居然成了文盲,人都是那麼回事兒,知恥而後勇,張大官人意識到自己的差距,現在已經下定決心,等這件事過去後一定要把英文學好。

    唐興生說話的時候,張揚已經在那兒開扒特警的衣服,唐興生也跟他學著這樣做,危急關頭,兩人的步調出奇的一致。因為有人質在他們的手上,外麵的美國警察一時間果然不敢再發起進攻,唐興生換好了衣服,穿上避彈衣,想去拿手槍的時候,看了看張揚,伸到中途的手又縮了回來,他知道張揚不會讓他碰槍,唐興生道:“無論咱們之間有怎樣的仇怨,都得先放一放,先想辦法離開這再說。”

    張揚冷冷看著他,掏出手槍指著他的腦袋。

    

Snap Time:2018-07-20 03:33:20  ExecTime:0.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