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三十九章設局(上)


    第六百三十九章【設局】(上)

    張揚道:“我找到了一些線索,現在和趙天才一起去查這件事。”

    唐山道:“我隻當任何事都沒有發生過。”

    張揚道:“顧***走了嗎?”

    “走了,我看著他們上了飛機,紐約領事館的人全程護送,就算有人想下手也沒有機會。”

    張揚道:“你回去之後,幫我查一查,佳彤她們當晚出事的拖車,警方在當天晚上有沒有拖車途經出事路段,還有,我的護照在來到美國當天就已經遺失,你替我查查是誰幹的。”

    唐山不禁笑道:“你的事情還真不少,不過,你幫我解決了一個這麼大的麻煩,這些小事,我全都代勞了。”確信小野正洋被殺,唐山少了一個強硬的競爭對手,現在他的心情爽透了。

    放下電話,看到趙天才仍然在擺弄著那輛剛剛買來的二手車。張揚走了過去:“車怎麼樣?”

    趙天才道:“四千美元的二手車還算不錯。”

    張揚圍著看了看道:“你不會又在麵裝一顆炸彈吧?”想起今天差點被趙天才不明不白的給炸死,張大官人也是心有餘悸。

    趙天才笑著搖了搖頭,他拉開車門道:“車子『性』能沒有問題,我們可以出發了!”

    根據小野正洋所說,雇他謀殺顧明健的人叫萊森,目前住在布法羅北城邊緣的塔納萬達鎮,塔納萬達鎮擁有一家雪佛蘭汽車的分廠,萊恩在鎮上開了一家配件廠,平時主要給雪佛蘭方麵配送零件。

    趙天才開著那輛福特車來到萊恩的寓所,他看了看門牌號道:“他就住在這,b座403。”

    張揚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建築,這座建築應該有些年頭了,他向趙天才道:“你在下麵等我,我先上去看看,如果有情況趕緊通知我。”

    趙天才點了點頭。

    張揚上了電梯,來到403門外,摁響了門鈴,等了好一會兒不見有人開門,他抬腳就把房門給踹開了,這是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房間內很淩『亂』,地上七零八落的扔著衣服和雜誌,電腦桌上的一張照片吸引了張揚的注意,這是一張三人的合影,左側是一位美國青年,中間是一位華人少女,她的手臂一左一右挽著這名美國青年和另外的一位中年男子,那男子是中國人,張揚幾乎一眼就認出那男子竟然是南錫前***局長唐興生。

    這一發現讓張揚震驚不已,如果這名美國男子是萊森的話,那麼他和唐興生是什麼關係?為什麼會有和唐興生的合影?唐興生和新近發生的這些事情又有怎樣的聯係?

    他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張揚接通電話,聽到趙天才緊張的聲音:“有個美國人往樓上去了,他按的是四樓!可能就是你要找的人!”張揚已經聽到了門外的腳步聲,他躲在門後。

    一名美國人來到了403,掏出鑰匙正準備開門的時候,發現門鎖壞了,輕輕一碰,房門就打開了,他警惕的從懷掏出手槍,猛然踹開了房門,雙手舉槍瞄準了室內。

    藏身在房門一側的張揚一把抓住了手槍,不等這廝呼救,伸手就製住了他的『穴』道,將他拖進房間內。

    此時趙天才也匆匆趕了過來,他害怕張揚遇到麻煩,所以衝上來接應。

    張揚低聲道:“門外還有沒有其他人?”

    趙天才搖了搖頭。

    張揚看了看被他製住的美國人,又看了看那張合影,讓他失望的是,照片上的人並非是同一個,他舉起奪來的手槍輕輕碰了碰那男子的太陽『穴』,低聲道:“想要命的話就乖乖回答我的問題。”

    那美國佬嚇得臉『色』都變了,他顫聲道:“你們想要什麼,都給你們,別傷害我……”

    張揚道:“你是誰?萊森嗎?”

    美國佬搖了搖頭道:“我是萊森的朋友,他不在這,去了歐洲……我隻是……隻是過來幫他收拾收拾屋子。”他生怕張揚不相信:“我帶了身份證明,不信我可以拿給你們看。”

    趙天才看了他的身份證明之後,向張揚搖了搖頭道:“他不是萊森。”

    張揚拿起電腦桌上的那張照片道:“上麵的這個人是不是萊森?”

    “是……他就是萊森。”

    “女的是誰?”

    “她是唐玉玲,萊森的女朋友……不過,他們應該已經分手了!”

    “這個中國男人呢?”

    “他……他好像是唐玉玲的父親……我不清楚,真的不太清楚。”

    張揚點了點頭:“在哪兒能夠找到這個唐玉玲?”

    “她在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分校學習……不過,她經常不在學校,對了,今晚十一點東郊廢棄的州立公路上會有賽車,她和她的新男友會去賽車……”那男子哭喪著臉道:“我知道的隻有那麼多,其他的我什麼都不知道了。”

    趙天才看了看張揚。

    張揚揚起手點中那男子的『穴』道,他的獨門點『穴』法至少可以封住這名男子的『穴』道二十四個小時,避免他過早的解開『穴』道去通知其他人。這一趟總算沒有白來,他已經查到萊森和唐玉玲的關係,順著這條線,一直找到了唐興生,如果這一切真的和唐興生有關,張揚絕不會放過這個冷血的混蛋。

    趙天才道:“地下賽車,布法羅的地下賽車很猖狂,賭注很高,唐先生賣出的不少車輛都來到這參賽。”

    張揚道:“好,咱們也去湊個熱鬧!”

    當晚十一點,布法羅東郊廢棄的這段州立公路上熱鬧非凡,從布法羅周邊有百餘名車手駕駛著他們的賽車集結到這,這兒簡直成了改裝車的展示會,一輛輛賽車的到來總能引起或大或小的歡呼聲,可張揚和趙天才開著他們的老福特到來的時候引起了一片噓聲和哄笑,其實來到現場的普通車輛也有不少,可是他們開錯了地方,把汽車直接開到了比賽區,一名爆炸頭黑人走了過來,拍了拍他們的車窗示意他們把車停到西邊的開闊地帶,別在這兒影響觀感。

    趙天才把車停好,和張揚一起重新走向比賽區,天氣雖然很冷,可是仍然有不少外穿羽絨服或皮草,內穿三點比基尼的賽車女郎走來走去,她們招搖『惑』眾,搔首弄姿,一雙雙美腿讓人目不暇接,張揚顯然沒有心情欣賞這些鶯鶯燕燕,他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趙天才找到了剛才那名爆炸頭黑人,拿出五百美元遞給他,低聲道:“有沒有見到一個華人女孩,她叫唐玉玲。”

    黑人把五百元收好,拇指向右後方指了指道:“那輛橙『色』的蘭博堅尼是她的!”

    張揚順著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輛橙『色』的蘭博堅尼,一名身穿賽車服的金發美國佬正摟著一個身材高挑的華人少女在車旁熱吻。

    趙天才低聲道:“那女的應該就是唐玉玲。”

    張揚點了點頭,他緩步走了過去,沒等他靠近那輛汽車,兩名彪形大漢已經擋住了他的去路,其中一人指著張揚的鼻子,斥他退後。

    趙天才跟了過來,他笑道:“不好意思,我朋友聽不懂你們的話。”

    正在熱吻的兩人分開,唐玉玲向這邊看了看,她身材挺高,細眉細眼,稱不上漂亮也算不上難看,皮膚還算不錯,白皙細膩,隻是鼻梁上生滿了雀斑。和她親吻的那名男子是她的新任男友,這輛蘭博堅尼就是屬於她的,唐玉玲在大學中很有些名氣,她很有錢,換男友的速度和換車的速度都很快。跟她親吻的美國男子叫博德,是當地小有名氣的一位機械師,在布法羅擁有一家規模不小的汽車改裝廠,他和唐玉玲就是在汽車改裝的時候認識的。

    博德眯起眼睛不屑地看著張揚道:“小子,想賽車嗎?”

    張揚今天過來的目的可不是為了賽車,開著那輛二手福特,跟在人家蘭博堅尼的後麵,恐怕隻有吃灰的份兒。唐玉玲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她啟動引擎,將油門轟的很大聲,趙天才道:“等等!等等,你這輛車有問題!”

    博德怒道:“滾開,信不信我把你們扔出去。”他認為這兩個小子是來挑釁的,博德對自己的汽車改裝水平向來都很自信,聽到趙天才這句話當然生氣。

    唐玉玲卻落下車窗,衝著趙天才道:“讓他說!”

    趙天才道:“三檔入四檔的時候是不是有很強的頓挫感?”他僅僅通過聽排氣筒的聲音就已經發現了這輛改裝車存在的不足。

    唐玉玲明顯一怔,她將汽車熄火,推門走了下去,來到趙天才麵前道:“你怎麼知道?”

    趙天才道:“這輛車改過進排氣,發動機也重新經過調教,不過沒有做好電腦匹配,所以打火的時候會發生輕微的抖動,換擋的時候會有強烈的頓挫感,可能你認為是小問題,不過我要提醒你,小『毛』病越積越多,如果得不到徹底根除,會對車造成很大的損害,甚至會在高速狂飆中失去控製,對駕駛者的人身安全構成威脅。”

    唐玉玲道:“你有辦法?”

    趙天才點了點頭道:“看在大家都是中國人的麵子上,五萬美元,我幫你解決這個問題。”

    博德聽到趙天才這麼說,不禁火了,他怒道:“***,你懂什麼?居然跑到我的地盤上指手畫腳!”他走過來向趙天才一把推了過去。

    趙天才身體單薄,險些被他一把推倒在地。

    兩名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漢也向張揚『逼』迫過來,張揚心中暗罵,麻痹的,老子看著好欺負嗎?兩名彪形大漢,一左一右架起了張揚的手臂,想把他給架起來扔出去,可兩人架住張揚的臂膀之後,頓時發現張揚的雙腳如同在地上生了根一樣,無論兩人怎樣努力都移動不了他一絲一毫。

    張揚冷哼一聲,雙臂一拉一送,掙脫兩人的束縛,雙拳重重擊打在兩人的胸口,兩名大漢被張揚打得苦著臉蹲了下去。

    博德衝上來,怪叫一聲,一個跆拳道的側踢,直奔張揚的麵門。張揚抬起腿,他的腳後發先至,一腳踹在博德的襠部,最近一段時期,誰招惹張大官人誰倒黴,張揚這一腳可沒打算留情,一腳就把博德踹得倒飛了出去,落在地上的時候捂著褲襠慘叫起來。

    唐玉玲怒道:“你是誰?信不信我報警抓你!”

    張揚忽然揚起手出其不意的給了她一個耳光,打得唐玉玲懵在那,張揚怒道:“賤人,居然背著我勾三搭四!”

    趙天才聽到張揚這麼說,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知道在場的多數人都聽不懂中國話,他笑道:“男女朋友爭風吃醋,人家搶女朋友呢,跟大家沒關係,別看了,別看了!”

    唐玉玲還想說什麼,被張揚伸手點中了『穴』道,塞入副駕,自己則在駕駛座椅上坐下,啟動了那輛蘭博堅尼,驅車向前方駛去,博德捂著褲襠從地上爬起來,慘叫道:“追他……追上他……”他的幾名同夥全都上了賽車,啟動賽車向那輛蘭博堅尼追去。

    現場的賽車很多,原本都準備開賽呢,可突然看到一輛蘭博堅尼就竄了出去,還以為比賽開始,一個個,全都上車爭先恐後的向前死去,現場近百輛賽車先後啟動,引擎的轟鳴聲震天響。

    

Snap Time:2018-04-21 13:42:14  ExecTime: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