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三十八章幹掉你(下)


    第六百三十八章【幹掉你】(下)

    此時灰頭土臉的野馬亨利也趕了過來,看到張揚,他大吼一聲就衝了過去,小野正洋用陰冷的眼光製止了他,然後,轉向張揚,從腰間掏出手槍瞄準了他的腦袋道:“隻要我一聲令下,這十多杆手槍就會把你的腦袋轟個稀巴爛。”

    張揚冷笑道:“你有膽就試一試,我在法拉利車下裝了一顆炸彈,隻要我按下引爆裝置,方圓百米內沒有一個人可以幸免於難。”

    趙天才把張揚的話翻譯了過去,他有些奇怪,這輛法拉利跑車是他負責的,麵裝了炸彈是真的,不過他根本沒告訴張揚,這廝怎麼會知道?

    小野正洋聽到汽車有炸彈,他的表情明顯有些不自然,可馬上又哈哈笑了起來:“開玩笑,炸彈?嚇我?”

    不過他的幾名手下卻已經嚇得向後讓了讓,有人已經趴下去看法拉利的汽車底盤。底盤下果然粘著一盒東西,是不是炸彈不知道,張揚可不是什麼爆破專家,隻是用膠帶紙纏了個空盒子在下麵,雖然這樣,已經將這幫人全都震懾住了。

    小野正洋聽說底盤下有東西,心中不免有些慌張,不過他也算是見慣了風浪,變臉變得極快,哈哈笑道:“既然是談生意,好,咱們就坐下來好好談生意。”他主動放下了武器。

    張揚也將手中的槍交給了趙天才。

    小野正洋指了指一樓的會客室道:“我們去麵談!”他拿不準那輛法拉利下麵到底有沒有炸彈,所以想先穩住張揚,把他騙到辦公室內再說。

    張揚想都不想就跟他一起過去了,趙天才忍不住小心提醒張揚,提防有詐。可張揚看來對他的提醒不以為意,趙天才無奈隻能跟著他走了進去。

    來到小野正洋的辦公室內,馬上從門後衝出兩個人,用手槍指向張揚和趙天才的腦袋。

    小野正洋得意道:“跟我談條件!放眼整個布法羅地區,沒有人敢給我談條件!”

    其中一人從趙天才的手奪走了手槍,另外一人開始對他們進行搜身,張揚道:“昨晚爆炸的那輛三菱跑車是不是你的?”

    小野正洋警惕的看著張揚:“為什麼這麼問?你不是要跟我談生意嗎?”

    張揚道:“告訴我那輛跑車是不是你的,作為交換條件,我可以告訴你是誰撞翻了那輛跑車!”

    小野正洋滿麵狐疑道:“你知道真相?”

    張揚點了點頭。

    小野正洋舉起手槍,抵住張揚的額頭道:“我最討厭別人跟我談條件,告訴我真相,究竟是誰撞翻了我的那輛車?給你五秒鍾考慮,不然你就會永遠失去思考的能力!”

    趙天才緊張的向張揚解釋著,他真是後悔,為什麼要跟這廝一起出來,現在別說是報仇,就連保命都難,早知如此剛才就應該引爆炸彈,和他們同歸於盡。

    張揚微笑道:“看來那輛三菱跑車真的是你的!”他的手閃電般拿住了小野正洋的手腕,小野正洋扣動扳機,在張揚的牽動下,槍口瞄準了一名自己的手下,蓬!地一聲槍響過後,那名手下被『射』中心口一動不動的躺了下去,另外一人原本將槍口對準趙天才,看到情況突然生變,想轉移槍口『射』殺張揚,張揚拉著小野正洋的手已經『射』出了第二顆子彈,連續兩槍,兩人斃命。

    趙天才拾起地上的手槍,瞄準了小野正洋的腦袋。

    外麵小野正洋的手下,聽到槍聲響起,一個個向辦公室內衝來。

    張揚壓著小野正洋向後退去,趙天才推開辦公室的後門,張揚拖著小野正洋退到了外麵的走廊上,剛剛走出去,一名手下就舉槍『射』來,張揚利用牆角作為掩護,一槍將對方撂倒在地,雖然平時『摸』槍的機會不多,可是張揚的槍法依然百發百中。

    小野正洋咬牙切齒道:“你是誰?”

    “你大爺!”張揚一拳砸在他鼻子上,然後用後背撞開身後的房門,和趙天才一起拖著小野正洋走了進去。

    外麵響起零星的槍聲。

    這是控製室,從後方的窗口向外望去,下麵是汽車修造廠的車間,這和唐山工廠的結構大概差不多辦公區和工廠區離得很近。

    趙天才推動工具櫃,從麵將房門堵住,他向張揚道:“怎麼辦?”

    張揚用手槍抵住小野正洋的肩膀,冷冷道:“那輛三菱跑車是不是你的?”

    小野正洋野獸般怒視張揚:“你會死的很慘!”

    蓬!地一聲槍響,張揚開了一槍,子彈將小野正洋的左肩打透,痛得他悶哼了一聲,雙目中已經流『露』出恐懼的光芒。

    張揚將槍口移到他的雙腿之間:“下一槍我會『射』這!”

    小野正洋內心的防線被子彈瞬間擊垮了,他顫聲道:“是我的……”

    張揚怒道:“什麼人讓你殺顧明健?說!”

    門外已經傳來撞門聲,趙天才的槍口瞄準了大門處,一邊緊張的為張揚翻譯。小野正洋沒說話,張揚可沒有那麼多的耐心,又是一槍『射』在小野正洋的左腿上,他對小野正洋可沒那麼客氣,這一槍是瞄著他的股骨『射』進去的,痛得小野正洋殺豬一般慘叫,他意識到自己遇到了一個冷血無情的殺手,小野正洋道:“萊森……”

    張揚用手槍抵住他的那話兒,小野正洋慘叫道:“萊森……他從我這買了不少車,讓我幫忙撞死一個華人……他給我錢……給了我一筆錢……”

    “誰是萊森?”

    工具櫃被撞得砰然倒地,趙天才瞄準了門外連開數槍,大聲道:“我們從後窗跳出去,下麵有一輛悍馬車!”。小野正洋慘叫道:“別開槍,別開槍……”可惜他的聲音全都被槍聲壓製住。

    “誰是萊森?”

    “我知道他的地址……他在布法羅……唐寧道……”

    兩名手下已經衝進房內,張揚舉起手槍,連續兩槍將之擊斃,抓住小野正洋的身體用力撞開了窗口,把他從上麵直接扔了下去,小野正洋慘叫著從窗口跌落下去,張揚向趙天才使了個眼『色』,兩人回擊兩槍之後,也從窗口跳了出去。

    小野正洋從地上艱難的爬起,張揚抓住他的領口將他拖到了旁邊的那輛悍馬車上,趙天才啟動引擎,驅車向前方駛去,一名敵人舉槍『射』向駕駛室,趙天才機警的低下頭,子彈將擋風玻璃『射』出一個彈孔,趙天才踩下油門,悍馬車撞擊在那名不及躲避的敵人身上,將他撞得高高彈起,飛向半空之中然後又落了下去,不等他爬起身來,悍馬車已經從他的身體上碾壓而過。

    小野正洋滿身是血,他慘叫道:“你是誰?為什麼要對付我?”

    張揚揚起手槍,槍托砸在他的臉上,將小野正洋砸暈在地。

    趙天才大聲道:“坐穩了,係好安全帶,我們要破門而出!”他將油門踩到最大,張揚係好了安全帶,悍馬的引擎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撞開了前方的卷簾防盜門。從門口的台階上顛簸著駛了下去。

    小野正洋的手下看到頭目被人劫走,一個個慌忙上車追趕。

    趙天才猛打方向,將一輛靠近他們的寶馬跑車撞得偏離出方向,悍馬車繼續前進,撞開停靠在道路上的法拉利跑車,那輛車是他們開來的。後方七輛汽車已經追逐而至。趙天才向張揚道:“引爆你的炸彈!”

    張揚道:“我哪有那玩意兒,隻是一個空盒子。”

    趙天才道:“鑰匙上,那個法拉利標誌,你連摁三下,隔三秒鍾再連摁兩下!”

    張揚找出車鑰匙,按照趙天才說的話摁了下去,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在身後響起,氣浪讓他們的這輛悍馬都原地蹦了起來,趙天才穩穩『操』縱著方向盤,避免汽車在爆炸的震動中脫離方向。張揚轉身望去,卻見那輛法拉利已經淹沒在火光和濃煙之中,他驚聲道?:“你真的在法拉利麵裝了一顆炸彈?”

    趙天才道:“必要的時候一定要毀滅證據。”其實他是抱著和小野正洋同歸於盡的準備過來的,張揚何嚐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現在想起來真是捏了一把冷汗,差點不明不白的被這廝給炸死。

    警車聞訊趕到的時候,他們已經安然離開了汽車修造廠,趙天才不敢在尼亞加拉瀑布城繼續呆下去,駕駛著悍馬車離開了城市,出城之後,駛下了公路,在一片樹林前停好了車輛,張揚把小野正洋從車內拖了出來,小野正洋預感到今天的情況有些不妙,他驚恐道:“不要殺我,這件事和我無關……全都是萊森……都是萊森讓我做的……我可以給你們錢,很多錢……”他哆哆嗦嗦的掏出自己的皮夾,麵鼓囊囊的裝著不少美鈔。

    趙天才拿起手槍,抵住他的前額:“記得三個月前被你強暴並殺害的那個女孩嗎?”

    小野正洋的瞳孔因為恐懼而突然變大,他顫聲道:“你……你是她……”

    “我是她哥哥!”趙天才舉起手槍蓬地一槍『射』在小野正洋的兩腿之間,小野正洋痛慘叫了一聲:“……我……”

    趙天才再度舉起手槍,憤怒的子彈全都傾瀉在小野正洋的胸口。

    小野正洋的身體倒了下去,他的胸口被打得稀巴爛,身體仍然在地上不斷地抽搐,張揚走了過去,瞄準小野正洋的腦袋開了一槍,送他一命歸西。

    趙天才雙手握槍,他的淚水滾滾落下,自從妹妹死後,他的仇恨一直都隱藏在內心之中,今天在張揚的幫助下總算得以手刃大仇,趙天才一時間悲喜交集,情緒無法控製。

    張揚從他的手中拿過手槍,低聲道:“走吧,警察很快就會找到這。”

    趙天才點了點頭。

    正午的陽光很好,照著地上血淋淋的屍首,說不出的淒慘和詭異,陽光下,一輛悍馬吉普車正駛向他們的下一個目的地——布法羅。

    張揚打開收音機,麵傳來一首悠揚的西部民謠,這多少緩衝了車內壓抑的氣氛,趙天才已經止住了淚水,不過他的眼睛依舊很紅,低聲道:“謝謝!”

    張揚道:“你終於完成了心願,以後有什麼打算?”

    趙天才道:“幫你做完你的事情。”

    張揚道:“很危險的。”

    趙天才低聲道:“我這條命已經是你的了,唐先生那我不能去了,美國也沒有我的容身之地,走一步算一步。”

    張揚點了點頭,趙天才雖然稍顯文弱,但仍然不失為一條熱血漢子。

    趙天才道:“我們在前麵把悍馬車扔掉,這輛車是一個線索,警方會沿著這條線索找到我們。”

    張揚道:“手槍和其他的證據也要抹掉。”

    趙天才道:“沒問題!”他們將悍馬車開到無人的路段,利用汽油將悍馬車引燃。

    剛才張揚順手拿走了小野正洋的皮夾,麵除了信用卡以外,還有五萬美元的現金,對現在的他們來說,這筆錢算得上一筆不小的財富。

    在美國搭順風車很容易,兩人搭車來到距離布法羅不遠的約克鎮,兩人在小鎮的二手車行內購買了一輛七成新的福特,隻不過花去了四千美元。又在小鎮的超市內買了兩個手機,一些日用品和兩身衣服,換好之後,將原來的衣服全部扔掉。

    張揚利用鎮上的公用電話給唐山打了一個電話。

    唐山此時正在機場,他接聽張揚電話的時候,顧允知父子乘坐的飛機已經起飛,唐山聽說小野正洋已經死了,也是非常開心,他樂道:“幹得漂亮,看來尼亞加拉瀑布城這兩天不會太平了。”

    

Snap Time:2018-04-20 14:57:29  ExecTime:0.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