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三十六章不惜代價(上)

  
  第六百三十六章【不惜代價】(上)
  張揚很快就從聲音中分辨出,對方竟然是田玲,王學海的妻子田玲,張揚曾經在火車上幫助田玲解過圍,本來關係不錯,可後來因為王學海的事情,田玲也跟他產生了隔閡,兩人已經很久沒有聯絡過,記得田玲過去就在外交部。張揚有些不能置信的問道:“田姐?”
  田玲欣喜道:“張揚,真的是你!沒想到你會來美國。”
  張揚也沒想到田玲會在紐約領事館,畢竟能夠找到一個熟人是好事,張揚將自己的麻煩說給田玲聽了,田玲聽完之後,安慰他道:“你不用著急,我馬上去找總領事反映一下,我給你一個電話,領事館已經有人去了搜救現場,他叫白誌軍,告訴我你的具體位置,我讓他去接你。”
  張揚將自己目前的大概位置說了。
  田玲放下電話,首先給白誌軍打了個電話,讓他去波特瓦納鎮附近的公話亭去接張揚,然後她去了總領事舒英的辦公室。
  舒英正在打電話,等他打完電話,抬起頭來,向田玲道:“什麼事?”
  田玲來到他麵前,小聲將剛才的事情告訴了他。
  舒英聽完,表情凝重道:“他的護照丟了?居然還打傷了美國警察?”
  田玲道:“張揚很不簡單,我看他這次來美國一定和顧佳彤的失蹤有關。”
  舒英道:“剛剛收到消息,顧佳彤的鞋子和外衣打撈到了,外套上沾染了許多的血跡,根據現場情況分析,她應該凶多吉少了。”
  田玲咬了咬嘴唇,她見過顧佳彤,對顧佳彤十分欣賞,想不到美麗而年輕有為的顧佳彤會死於一場車禍,心中感到非常的惋惜。
  舒英起身道:“我要去布法羅,顧書記中午就要到了,這麼大年紀了,失去了女兒,這件事對他的打擊一定很大。”
  張揚等了一個多小時,才看到一輛豐田吉普車停靠在公用電話亭旁,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國男子推開車門走了下來,他看到公用電話亭內沒有人,抬起手看了看時間,然後點燃了一支香煙。
  張揚確信周圍沒有其他可疑的人物,這才從樹林中來到了道路前,翻越護欄,走向那名男子。
  那男子看到張揚,向他迎了上去,低聲道:“張揚?”
  張揚點點頭。
  男子道:“上車再說!”
  張揚跟著他來到吉普車內,那名男子這才伸出手:“你好,我是紐約領事館的工作人員,我叫白誌軍。”
  張揚跟他握了握手道:“久仰!”客套話,他也是剛剛從田玲嘴知道這個名字的。
  白誌軍一邊開車,一邊道:“我聽說你的事情了,真是不小心啊,護照都能弄丟,不過你弄丟護照應該第一時間聯係我們領事館,大使館也行,為什麼要攻擊美國警察?我聽說你昨天在尼亞加拉城瀑布城襲警,然後又來到波特瓦納鎮上的警局鬧了個天翻地覆,現在警察到處在找你,事情很麻煩啊!”
  張揚道:“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
  白誌軍道:“我先送你回領事館,順利的話,今天晚上我們就能抵達紐約領事館。”
  張揚突然道:“停車!”
  白誌軍微微一怔,他仍然繼續駕駛著,沒有停車的意思。
  張揚怒吼道:“我讓你停車!”
  白誌軍這才踩下煞車,愕然望著張揚道:“你什麼意思?”
  張揚道:“在找到顧佳彤之前,我不會離開!”
  白誌軍怔怔的看著張揚,過了一會兒方才道:“你不知道吧,救援隊今天清晨在尼亞加拉河下遊發現了她的衣物和鞋子,上麵有很多的血跡,從她失蹤到現在已經整整七十二個小時了,整條尼亞加拉河都搜遍了,沒希望了!”
  張揚麵部的肌肉因為痛苦而抽搐起來。
  白誌軍同情的看著他:“我想你應該麵對現實!”
  張揚用力搖了搖頭,他低聲道:“帶我去搜救現場!”
  白誌軍道:“現在警察到處都在找你,你去搜救現場豈不是自投羅網?”
  張揚道:“帶我去,大不了把我驅逐出境。”
  白誌軍道:“你是國家工作人員,你要知道這樣做的後果。”
  張揚道:“帶我去,佳彤是我的未婚妻!”說出這話的時候,張揚忽然有種想嚎啕大哭的衝動,他相信顧佳彤心底一定是想嫁給他的,可是還沒等實現這個願望,她就已經離開了自己,張揚用手堵住嘴唇,試圖用這樣的方式來堵住自己的淚水。
  白誌軍望著張揚發紅的眼圈悲痛欲絕的表情,他終於點了點頭。
  舒英通過外交途徑給美方施加了一定的壓力,所以自從顧佳彤乘坐的吉普車失蹤之後,美方展開了一係列的搜救工作,吉普車的殘骸已經打撈上來,車內發現的兩具遺體都不是顧佳彤,今晨在下遊發現了顧佳彤的衣服和鞋子。可以說這72個小時內,美方已經盡全力搜救,他們認為顧佳彤沒有生還的希望。
  白誌軍專程前來跟進搜救行動,他對搜救的情況十分清楚,此前他和張揚並不熟悉,隻是剛剛從田玲的口中知道,張揚是國內某地級市的官員,更重要的是,他是現任國務院副總理文國權的幹兒子。田玲在電話中強調了張揚在美國惹下了很多的麻煩,讓白誌軍務必要保護好他,盡量不要讓事態惡化。
  白誌軍知道總領事舒英和顧佳彤的父親顧允知相交莫逆,所以舒英才會對這件事如此關注,他並不知道張揚和顧佳彤的關係,到目前為止,具體的內幕他了解的很少,可張揚的悲傷多少感動了他,張揚不遠萬從中國來到這,就是為了證實愛人的生死,這樣的人的確是至情至『性』,白誌軍決定帶張揚去現場看看,也許隻有現實才會讓張揚死心。
  美國方麵的搜救隊已經停止了工作,在尼亞加拉河下遊,有一間搭起的帳篷,這是美方搜救隊臨時的指揮所。
  白誌軍把吉普車停在帳篷旁邊,他向張揚道:“我帶你過去,你什麼都不要說,一定要保持冷靜,辨認那些物品之後,我們馬上離開,一旦引起美國警方的注意就會很麻煩。”
  張揚點了點頭道:“你放心,我不會給你添麻煩。”
  白誌軍帶著張揚來到搜救現場,搜救人員已經準備收隊,他和領隊交談了兩句,一名美方工作人員帶著他們來到帳篷右側,兩名搜救隊員正在那整理找到的物品,一隻鞋子,一件染滿鮮血的外套,還有一個手袋,白誌軍走了過去,搜救隊員跟他已經很熟悉,他們從手袋中找到了護照和證件,將護照遞給白誌軍,白誌軍看了一眼,然後轉交給張揚。
  張揚的手顫抖著打開了護照,當他看清上麵顧佳彤的照片的時候,眼前一黑,胸口宛如一柄冰冷的尖刀刺了進去,他的身軀搖晃了一下,麵孔頃刻間變得毫無血『色』,白誌軍扶住他的手臂,低聲道:“你沒事吧?”
  張揚搖了搖頭,看到眼前的一切,他終於意識到,顧佳彤已經永遠離開了他。顧佳彤的笑靨不時鑽入他的腦海之中,張揚用力閉上了眼睛,熱淚宛如決堤的洪水般滾滾流下。
  白誌軍充滿同情的看著張揚,他低聲道:“節哀順變,這是一次意外。”
  “不是意外!”張揚的話剛剛說完,兩輛黑『色』謳歌汽車先後來到了現場。五名身穿黑『色』西裝的聯邦調查局特工將張揚圍堵在那,為首的一人是麥克。
  張揚拿著顧佳彤的那張護照,眼睛始終盯著顧佳彤的照片,仿佛周圍發生的一切都和他沒有任何關係。
  白誌軍的臉『色』變了,他暗叫不妙。
  麥克走到張揚的麵前,他盯住張揚的眼睛道:“先生,請上車!”
  白誌軍道:“對不起,我們是中國駐紐約大使館的工作人員,我們有外交豁免權!“
  麥克用手臂攔住白誌軍,冷傲的看著他道:“走開,如果你不想招惹麻煩的話!“
  張揚將護照交還給白誌軍,他沒有說話,兩名聯邦調查局的特工將他夾在中間,他們的手都放在西服,明顯握著手槍瞄準了張揚。麥克望著張揚道:“張先生,你這次來美國的目的是什麼?張揚沒有理會他。
  麥克道:“你可以不說,可是,我保證你會後悔。”身邊的一名fbi特工居然懂得中文,雖然不怎麼熟練,可是充當翻譯還算勝任。
  張揚道:“我來找我的未婚妻!”
  麥克搖了搖頭道:“不要騙我,我們已經掌握了你的一些資料,有理由證明,你這次來到美國想要從事間諜活動。”
  張揚沒說話,他的表情充滿了憂傷。
  “看著我,回答我的問題!”
  一旁的fbi特工用手槍抵住張揚的腰間,張揚忽然抽搐了一下,他的身體癱軟下去。
  幾名fbi的特工都是一愣,再看時,張揚已經倒在那,麥克大聲道:“小心他偽裝!”可看張揚的樣子並不像是在偽裝,麥克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頸側,臉『色』頓時變了,張揚的心跳竟然消失了。
  麥克趴在張揚的胸口又聽了聽,確信沒有任何心跳的聲音,又用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懊惱道:“死了!他『自殺』了!”他實在是搞不懂,在他們的眼皮底下,張揚怎麼會如此從容的『自殺』。
  白誌軍始終沒有走開,他目睹眼前的一切也感覺到太過突然,他憤怒的衝了上去,大聲抗議道:“你們是什麼人?他死在你們的手上,我要向你們的『政府』提出抗議!”
  麥克一把推開了他,他向手下使了一個眼『色』,這樣的結果是他們沒有想到的,剛剛找到張揚,想不到張揚就死了。他們上了汽車,驅車離去,誰也不向死去的張揚看上一眼。這具屍體是個麻煩,fbi對活著的間諜感興趣,對死人可沒有任何的興趣,既然是中國人,還是交給中國人自己去處理吧。
  白誌軍來到張揚麵前,他『摸』了『摸』張揚的頸部,發現張揚的心跳果然消失了,就在此時,他聽到張揚的聲音:“帶我離開,我裝死的!”
  白誌軍愕然向張揚看了看,這廝還是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周圍沒有其他人說話,好像也沒有人聽到張揚的這句話。
  白誌軍以為自己聽錯了,張揚又道:“自然點,別讓其他人看出『毛』病。”白誌軍這次相信了,張揚的確是在跟他說話,裝死能夠裝到這個境界也實在是令人佩服,不過剛才的那種情況下,也的確想不出其他脫身的辦法。
  白誌軍把張揚的屍體拖上了吉普車,驅車離開了搜救現場。
  汽車駛入高速公路之後,張揚才從後座上坐了起來,白誌軍幸虧知道他是裝死,不然一定會以為是詐屍,嚇都嚇死了,白誌軍充滿不解道:“他們為什麼會找上你?”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也許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陰謀。”他向白誌軍伸出手:“電話給我!”
  白誌軍把電話交給了他。
  張揚聯係了邢朝暉,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想要找到殺害顧佳彤的真凶,單靠孤軍奮戰是不可能的,更何況fbi找上了自己。
  邢朝暉聽說張揚人在美國,也是無比詫異,他愕然道:“你去美國幹什麼?”
  張揚低聲道:“佳彤死了,美方認為是一起意外交通事故,我不這麼認為,在她死前,有人給我打過威脅電話。fbi剛才也找到了我,我裝死蒙混了過去。”
  邢朝暉對顧佳彤和張揚的關係有所了解,顧佳彤之死對張揚的打擊顯然是巨大的,以他對張揚的了解,這次他一定會為了找出真凶而不惜一切代價,邢朝暉道:“你現在在哪?”
  張揚道:“我和紐約領事館的人在一起。”
  “先回領事館,我會讓人跟你聯絡。”邢朝暉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這件事令邢朝暉相當的棘手,他主管的部門是國安四局,美國方麵的工作並不屬於他的工作範圍,他深思熟慮之後,前往十局將這件事告訴了十局的主任章碧君。
  章碧君聽說這件事也是頗為震驚,她驚聲道:“顧佳彤死了?”
  邢朝暉點了點頭道:“張揚已經去了美國,他說在顧佳彤出事之前,有人給他打過恐嚇電話。”
  章碧君皺了皺眉頭,低聲道:“你是說,顧佳彤的死絕非意外,而是有人策劃?”
  邢朝暉歎了口氣道:“我擔心的是張揚,他剛到美國fbi就找上了他,我真不知道為什麼美國人會無緣無故的盯上他?這次他前往美國並非是為了執行我們的任務。”
  章碧君道:“張揚的脾氣你知道的,為了給顧佳彤報仇,他會不惜一切代價。”
  邢朝暉道:“我擔心的也是這一點,我害怕他的複仇行動會影響到我們的組織。”
  章碧君道:“必須阻止他!”
  “怎麼組織,境外的事務不屬於我們四局的範圍。”
  章碧君道:“這件事交給我來做。”說完之後,她又停頓了一下,低聲道:“必要的時候,或許要否認我們和他之間的一切聯係。”
  邢朝暉從章碧君的這句話中意識到了什麼,他打心底暗自歎了一口氣,這小子的前景隻怕不是那麼樂觀。
  白誌軍忽然發現反光鏡內兩輛黑『色』謳歌正在飛速向他追趕而來,他微微一怔,驚聲道:“他們追上來了!”
  張揚道:“產生懷疑了?”
  白誌軍有些緊張道:“怎麼辦?你繼續裝死!”
  裝死對張揚來說沒有任何難度,他再度躺了下去,白誌軍將吉普車緩緩停靠在路邊,兩輛謳歌車一前一後將他的吉普車夾在中間。
  五名聯邦調查局特工,舉起手槍瞄準了吉普車內,麥克大吼道:“下車!全都給我下車!”
  白誌軍聽得清清楚楚,他是在說全都給他下車,難道張揚裝死的事情敗『露』了?
  白誌軍推開車門,舉起雙手走了下去,剛一下車,就被一名聯邦調查局特工抓住手臂,粗魯的壓在汽車的引擎蓋上,白誌軍怒吼道:“你們想幹什麼?我是中國駐紐約領事館的工作人員,我要向你們的『政府』嚴重抗議!”
  麥克冷哼一聲,來到白誌軍的身上,從他的外衣上取下了一顆小小的竊聽器,這是麥克剛才趁著白誌軍不注意在他身上留下的,張揚死的太突然,麥克對此很懷疑,所以才動了些手腳,可沒想到居然發現了張揚裝死的事實。
  

Snap Time:2018-12-13 07:15:18  ExecTime: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