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三十三章恐嚇信(下)


    第六百三十三章【恐嚇信】(下)

    張揚第一次感覺到趙靜長大了,她對感情能夠看得如此清楚,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夠做到向她這般灑脫。

    張揚道:“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找一家學校實習,然後當一名人民教師,是準備留在東江還是回江城?”

    趙靜道:“我不想當老師了,半年的實習期,我也不想留在學校,兆勇哥跟我說,讓我寒假去他公司幫忙,我發現自己對it行業很有興趣,在這一領域我能發揮自己的所長。”

    張揚道:“還差半年畢業,你總得把畢業證拿到。”

    趙靜道:“兆勇哥說了,我去公司主管市場部,他負責幫我把實習的事情搞定,畢業應該沒有任何問題。”丁兆勇對趙靜的能力一直都很賞識,他讓趙靜幫忙絕不是為了弟弟的事情做出補償,而是真正想讓趙靜去他那發展。

    張揚歎了口氣,既然趙靜已經決定了,自己當然也不好堅決反對,他提醒趙靜道:“做生意不是那麼容易的,女孩子家能有個安穩的工作挺好。”

    趙靜微笑道:“哥,都什麼年代了,每個人活著的目的不僅是要吃飽穿暖,還要實現自我價值,你這麼能幹,我這個當妹妹的當然不能拖你的後腿,我一定要做出一番事業,讓你為我感到驕傲。”

    張揚道:“這事兒,媽還不知道,她肯定不會同意。”

    趙靜道:“你幫我暫時瞞住她,等我想好了再跟她說!”

    “今年過節回家嗎?”

    趙靜點了點頭道:“提前一兩天回去,你要是回去,就去東江找我,我搭你的順風車。”

    張揚笑著伸出手去,習慣『性』的『揉』了『揉』趙靜的頭發,趙靜抗議道:“哥,你老『毛』病又犯了,還當我是小孩子!”

    張揚道:“在我眼,你永遠都是一個小孩子。”

    兄妹倆談得正熱烈的時候,常海心、胡茵茹、何歆顏三人一起過來探望張揚,雖然她們三個都知道張揚是在裝病,可聽說張揚的血壓這麼高,仍然有些擔心,趙靜見慣了哥哥身邊美女成群,她俏皮的向張揚擠了擠眼睛,起身道:“我走了,今天中午答應陪幹爸幹媽一起吃飯,等晚上我再過來陪你!”她又向胡茵茹她們笑了笑道:“我哥就交給你們照顧了。”

    胡茵茹笑道:“放心吧,你哥這麼大人,根本用不著照顧了!”

    常海心把張揚的幾封信放在床頭櫃上。

    張揚讓她們三人在床上坐了,自己拉了椅子坐在她們對麵,樂道:“我發現住院挺好的,每天都有人來看我。”

    何歆顏啐道:“別胡說八道,大吉大利。”

    胡茵茹道:“這邊的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我和歆顏晚上的機票要返回香港,就快新年了,廣告公司忙得很,我們爭取盡快把公司的事情處理完,這樣才能過一個安穩的新年。”因為常海心在場,有些話不能說的太明,其實胡茵茹和何歆顏已經商量好了,今年春節全都陪張揚一起去春陽過年,歡顏廣告留下的一堆事需要盡快處理,要把歡顏欠下的廣告業務製作完成,還要回公司總部做好年終工作,單單依靠海蘭一個人是不行的。

    張大官人望著三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兒,心說什麼時候能夠把她們三個全都推倒在一張床上,那該是怎樣旖旎浪漫的一番情景。

    何歆顏道:“你要多多注意身體,我們趕時間,這就得去機場了。”

    張揚看出了何歆顏眼中的不舍,以傳音入密向她道:“丫頭,早點回來,這次時間倉促,咱倆都沒來得及多那啥幾次……”

    何歆顏一張俏臉頓時紅了起來,她生怕被胡茵茹和常海心看出來,起身匆匆離去了。

    張揚自然也不會冷落胡茵茹,同樣的方法向她道:“早點回來,帶海蘭一起回來過年,咱們好好聚聚。”

    胡茵茹眼波流轉,她輕聲道:“我們走了,海心,照顧好張主任!”目光落在張揚的身上又道:“你可要多多注意身體。”這些話單聽沒什麼,可兩句接在了一起,味道好像有些不同尋常。

    常海心俏臉有些發熱,張揚道:“幫我送送她們!”

    常海心起身去送。

    胡茵茹笑著擺了擺手道:“不用,你留下來陪他說說話吧,省得張主任寂寞!”她早就看出常海心和張揚之間有些曖昧,心中不由的感歎,張揚這個勾三搭四的『性』子什麼時候才能收斂一下。

    胡茵茹和何歆顏走後,常海心反而沉默了下去。

    張揚道:“你們怎麼一起來了?”

    常海心小聲道:“在樓下遇到的,大家都很關心你!”

    聽到常海心用上了大家這個詞兒,張揚不禁笑了起來:“我知道。”他停頓了一下道:“單位沒什麼事吧?”

    常海心點了點頭道:“沒什麼事兒,大家都盼著你早點康複,早點回到工作崗位上。”

    張揚道:“你呢?”

    常海心的俏臉紅的越發厲害了:“我……我和大家一樣。”

    張揚道:“告訴大家,我沒什麼事,休養一段時間就能回去上班了。”他的目光落在床頭櫃上,看到那幾封信,拿起來之後,發現其中還有一封是從外國寄來的,張揚拿起那封信翻來覆去的看了看,常海心知道他英文水平有限,小聲道:“美國寄來的!”

    張揚點了點頭,拆開那封信,展開信箋,卻發現上麵隻有一個鮮血淋漓的仇字,張揚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這他媽誰這麼缺德?給他寄這種恐嚇信!張揚沒有聲張,他害怕常海心知道後為自己擔心,悄悄將信折好,然後將信封交給常海心道:“你幫我看看,這封信是從哪寄來的?”

    常海心看了看道:“紐約州,紐約市!”

    張揚仔細想了想,楚嫣然目前在洛杉磯,左曉晴在內華達雷諾大學醫學院學習,兩人都不在紐約,自己在紐約沒啥熟人啊,他又想起了顧佳彤,這封信究竟是惡作劇,還是一個威脅?想起遠在異國他鄉的三位紅顏知己,張大官人的內心再也無法平靜了。

    常海心敏銳地覺察到了張揚的不安,關切道:“信上有什麼?你好像很緊張?”

    張揚搖了搖頭道:“沒什麼,一個朋友寄來的新年問候。”

    常海心知道張揚和楚嫣然的事情,也就沒有多問。在她有記憶以來,張揚居然第一次向她下起了逐客令:“海心,我沒什麼事,你回去休息吧,我也有點困了,想睡個午覺。”

    常海心有些奇怪的看著張揚,總覺著他看完那封信之後有些古怪,可她也不好繼續留下來,輕聲道:“要不要我幫你去打飯?”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用,等我睡醒了自己去食堂吃。”

    常海心離去之後,張揚馬上拿起電話給楚嫣然打了一個,電話處於無人接聽狀態之中,張揚看了看時間現在是上午十點,應該是洛杉磯時間的晚上七點,楚嫣然應該還沒有入睡,可是她並不願接自己的電話。張揚又打了一個電話給顧佳彤。

    顧佳彤很快就接聽了電話,她的聲音很愉快:“張揚,怎麼這時候想起來打電話了?”

    聽到顧佳彤的聲音,張揚長舒了一口氣:“佳彤,我沒什麼事,就是突然想你了。”

    顧佳彤聽到張揚的情話,心中一陣溫暖,她柔聲道:“我也想你,美國這邊的事情進展的很順利,根據目前的工作情況,再有一個星期我就能完成美國的考察,春節前可以回去了。”

    張揚驚喜道:“太好了!”

    顧佳彤道:“來到美國的這些日子馬不停蹄的工作,真是有些累了,打算明天抽時間去尼亞加拉大瀑布去玩,聽說那兒冬天的景『色』很美,是一個冰雪世界,瀑布全都被冰凍住了。”

    張揚笑道:“瀑布被凍住了還有什麼好看。”

    顧佳彤輕聲道:“我去過尼亞加拉大瀑布兩次,可是從沒有看到過她在冰雪中的美態,我想那景『色』一定非常的壯觀。”

    張揚道:“真想陪你一起去看看。”

    顧佳彤格格笑道:“一定有機會,你答應過我,有一天,你會陪我一起去尼亞加拉大瀑布去看彩虹,我不會忘記的。”

    張揚用力點了點頭道:“我記得,等我忙完省運會的事情,我就陪你去尼亞加拉瀑布看彩虹。”說完這句話,張揚又想起了自己打電話的目的,他關切道:“佳彤,你在美國要多注意安全,畢竟不是在國內,我可以照顧你。”因為害怕顧佳彤擔心,他還是沒說那封恐嚇信的事情。

    顧佳彤笑道:“放心吧,我這麼大人,懂得照顧自己,對了前兩天我在洛杉磯的時候,專門去見了嫣然,她已經是貝寧集團的ceo了。”

    張揚道:“她還好吧?”

    顧佳彤賣了個關子道:“等我回去跟你詳細說。”

    張揚和顧佳彤通完這個電話,心頭安穩了許多,他又給左曉晴打了個電話,電話是直接打到左曉晴宿舍去的,張揚和左曉晴近來的聯係已經少了許多,可左曉晴聽到張揚聲音的時候,仍然第一個就想到了他,左曉晴已經記不起他們上次通話是什麼時候,這些年的留學生活已經讓她變得自立而堅強,她再不是過去那個動輒流淚的小姑娘,左曉晴的聲音十分的平靜:“張揚,找我有事嗎?”

    她的話似乎在強調著和張揚之間的距離感,張揚道:“你還好嗎?”

    左曉晴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桌麵上的鏡子,卻看到了擺在桌上的一張照片,照片上的張揚穿著軍大衣,站在雪地上笑得陽光燦爛,左曉晴的目光頓時變得溫柔起來,她的手指輕輕撫『摸』著那張照片,時光的流逝並沒有讓她和張揚之間那段美好的記憶淡去,每次閉上眼睛,昔日的一切就會一幕幕出現在她的腦海中,她會想起春水河邊的漫步,想起清台山的山水,會想起張揚為她怒發衝冠,會想起他們在電影院內臉紅心跳的牽手,會想起雨中張揚霸道而蠻橫的那個親吻……

    想忘,卻從未忘記。真正的感情不會隨著時光褪『色』,隻會在時光中一點點沉澱,變得越來越清晰。左曉晴道:“我很好,你呢?”

    張揚道:“我也很好……”他停頓了一下,低聲道:“忽然想起了我們在春陽實習的時候,所以給你打了個電話。”

    左曉晴言不由衷道:“很久了,許多事都記不得了。”

    “美好的記憶永遠也忘不掉。”

    左曉晴淡淡笑了笑:“這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一成不變的,也許我們見麵的時候,我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張揚道:“我沒變,還是那麼沒心沒肺。”

    左曉晴輕聲道:“人要是能一輩子都做到沒心沒肺也不容易。”

    張揚不再說話,他發現自己對左曉晴還是放不下的,盡管發生了這麼多的事,盡管他從一個衛校實習生已經變成了南錫市體委主任,可是他的感情沒變,嘴上說自己是個沒心沒肺的人,可他對和自己相處的每個人都透著關心,真真正正的關心,張揚道:“一個人在外麵,多多注意身體,很晚了,你早點休息吧。”張揚說完就掛上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左曉晴反倒愣在了那,她本想告訴張揚自己今年春節要回江城,可沒來得及說。

    張揚望著那封信,望著那個觸目驚心的仇字,心中仍然感覺到有些緊張,究竟是什麼人,從美國給他寄來了這封恐嚇信,誰對自己擁有這麼大的怨念和仇恨?

    

Snap Time:2018-01-17 14:54:52  ExecTime: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