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三十三章恐嚇信(上)


    第六百三十三章【恐嚇信】(上)

    張揚道:“我也整不明白,這血壓說高就高起來了,也好,趁著這個機會好好調養調養。”

    袁波道:“該不是海天的事情惹得你著急上火吧。”

    張揚道:“你覺著我這麼容不足事兒?”

    袁波笑道:“剛才我去紀委說明了一下情況,當初我和段金龍簽署轉讓合同的時候,有律師和公證處的人在場,我還把簽約過程進行了全程錄音,當時我就看出段金龍這個人絕非善類,所以留了一手,以備不時之需,想不到現在還怎能派上用場,你放心吧,海天的事情不會牽連到你。”

    張揚道:“我壓根也沒擔心過。”

    袁波道:“事實上你也沒有從中撈取過一分錢的好處,我接手海天之後,連飯都沒請你吃過一頓呢。”

    張揚笑道:“先欠著,等你把海天裝修完成,開業之後,我每天都去吃白飯。”

    袁波哈哈笑道:“沒問題。”他拍了拍張揚的手臂道:“哥們,對不住,這次是我連累了你。”

    張揚道:“都沒什麼事,說這麼多客氣話幹什麼?”

    這時候又有人敲門走了進來,卻是體委副主任崔國柱,這廝臉上的表情很苦悶,他剛剛接到了通知,張揚因病住院,市決定讓他暫時接管張揚的工作,倘若在過去,崔國柱一定會為這個機會歡欣鼓舞,可現在不一樣,他是真不想要這個權力,通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真正意識到張揚出眾的工作能力,體委能有今天的格局,全都是因為張揚努力的結果,現在張揚遇到點麻煩,住進了醫院,突然就這麼大一個攤子甩手給他,他沒這樣的本事。所以李長宇找他談話的時候,崔國柱明確表示,自己在張揚生病期間代理工作可以,但是張揚病好之後,自己馬上把權力交出去。

    崔國柱其實已經跟體委黨組成員一起探望過張揚一次了,他這次過來目的是當麵向張揚解釋清楚,他害怕張揚誤會,他真沒想到過要奪權。

    張揚看到崔國柱進來,微笑道:“崔主任來了,快請坐!”

    袁波看到有人來,他起身道:“我先去海天看看裝修的進展情況,這兩天我在南錫,暫時不會走,有事給我打電話。”

    張揚點了點頭,裝出有氣無力的擺了擺手,也沒從床上起來送袁波,既然裝病了,就得裝出點樣子,要是再拿出平時生龍活虎的勁頭,別人指不定又要說什麼了。

    崔國柱等到袁波走後,小心地把房門關上,然後又來到張揚的身邊坐下,低聲道:“張主任,李市長剛才找我談話,讓我暫時接管您的工作。”

    張揚並沒有感到意外,他笑道:“好啊,你辦事我放心。”

    崔國柱道:“張主任,我害怕我幹不了,眼看省運會就要召開了,這麼大的活動,除了你之外,沒有人能勝任組織領導工作,你現在病倒了,我們都失去了主心骨,張主任,你趕緊把病養好。”

    張揚馬上明白崔國柱是來向自己表白心跡的,他顯然害怕自己會多想,害怕自己認為他趁火打劫搶了自己的權力,張揚道:“我高血壓挺重的,估計要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崔主任,我住院期間,咱們體委的工作就拜托給你了,你不要有什麼顧忌,隻管放手去幹,我一定會支持你。”

    崔國柱苦笑道:“張主任,我清楚自己的能力,我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咱們體委的工作真的離不開你。”

    張揚拍了拍崔國柱的肩膀道:“老崔,別多想了,其實這個地球離開誰都照轉,多給自己一點信心,體委的工作能夠有今天的局麵,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單單是依靠我一個人,根本幹不成事兒,我在或者不在都是一樣,你們都要把工作幹好,我答應你,我一定好好養病,爭取早日回到工作崗位上。”

    崔國柱連連點頭,張揚的話打消了他心中的疑慮,崔國柱害怕自己在這件事上得罪了張揚,所以才主動來到他麵前坦誠這件事,事實證明,張揚的胸襟還是很寬廣的,他並沒有因為這件事而遷怒到自己的身上。

    第二天上午李長宇和葛春麗一起前來探望張揚,剛剛抵達南錫的趙靜也跟著他們一起過來了,張揚沒想到趙靜會來,他笑著坐起身來:“小靜也來了,什麼時候到的?”

    趙靜笑道:“剛剛下車,我聽幹爸說你病了,所以趕過來看看。”

    張揚道:“這事兒你千萬別跟媽說,我怕她擔心。”

    趙靜點了點頭道:“哥,你放心吧,我知道,家我什麼都沒說。”趙靜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紮著羊角辮的小姑娘,隨著年齡的增長,社會閱曆的豐富,人也變得成熟了許多。

    張揚這才放下心來。

    葛春麗把鮮花和營養品放下。

    李長宇在張揚身邊坐下,看了看他的床頭卡,輕聲道:“感覺怎麼樣?”

    張揚道:“還不錯,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葛春麗和趙靜知道他們兩人有話要說,兩人借口出去打水,離開了房間。

    李長宇道:“你病得太突然,外麵有不少人說你是裝病。”

    張揚笑道:“我就是真裝病又能怎麼著,有人憋著勁要打我的板子,我偏偏不讓他得逞。”

    李長宇當然明白張揚所說的有些人就是徐光然,他低聲道:“我剛才和紀委李書記溝通了一下,海天的事情已經說清楚了,應該和你沒什麼關係,至於歡顏廣告公司,現在那幫客商已經接受了補救條件,死者的家屬也接受了二十萬的撫恤金,表示不會繼續追究,看來事情不會繼續惡化下去。”

    張揚道:“這兩天我冷靜的考慮了一下,之所以鬧出這麼多的事情,和我自身處理問題不夠成熟有關。”

    李長宇道:“徐書記現在的態度也有所緩和,昨天的常委會上,有多名常委站出來幫你說話,你不要有太重的心理負擔,好好養病,組織上不可能當這些事都沒發生過,不過對你的處理也不會太嚴重,畢竟省運會還要等著你來組織,誰也不想臨陣換將,你小子敢在這時候病倒,是不是算準了自己還是很重要的?想利用生病來證明一下?”李長宇的話十分的耐人尋味。

    張揚道:“我沒覺著自己有多重要,地球離開誰都照轉不誤,自從來到南錫之後,我整天圍著省運會的事情忙活,現在新體育中心建設搞得七七八八了,錢也要來了一部分,最困難的時候過去了,換成誰都能把工作做好。”

    李長宇道:“說的容易,真正重要的事情還在後麵,省運會這麼大的活動不是隨便誰都能組織起來的,昨天我和崔國柱談話,讓他在你生病期間暫時代理你的工作,他拚命拒絕,好像我害了他似的。”

    聽李長宇這麼說,張揚也忍不住笑了起來:“昨天他來看過我,把這件事都跟我說了,我給他做了點思想工作,讓他好好接替我的工作,千萬別有什麼思想壓力。”

    李長宇道:“馬上就過年了,這段時間沒什麼重要事情要忙活,不管你真病還是假病,我給你放個大假,讓你好好休息休息,憑你自己的醫術,就算你真有病,也一定能夠治好,別想偷懶,省運會的工作還等著你去做,你不去做,換成別人我還真不放心。”

    張揚道:“李市長,你這麼頂我,不怕因為我得罪了有些人?”

    李長宇哈哈笑道:“我是幫理不幫親,你小子的確犯了錯,可你的錯誤都不是什麼大問題,你今年的先進工作者和十佳青年都沒戲了,我還準備給你一個處分,你說給個什麼好?”兩人的關係的確非同一般,李長宇這些話都不避諱張揚,全都說了出來。

    張揚道:“那就給個警告處分吧,您要是給我記了過,我以後就有政治汙點了。”

    李長宇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好養病,其他的事情都不要多想。”他還有事,來這主要是給張揚吃上一顆定心丸,李長宇也明白通過這次的事情,自己和徐光然的矛盾已經挑明了,還好市委常委中他並不是孤家寡人,包括紀委書記李培源,組織部長何英培在內的多數人都建議給張揚一個機會,通過這件事他也看清楚一件事,常委中和徐光然不同意見的人已經越來越多,這是一個很好的苗頭。

    趙靜送走了李長宇夫『婦』,回到病房,看到張揚已下床來到了窗前,趙靜有些緊張道:“哥,醫生不是讓你臥床休息嗎?你怎麼忘了?”

    張揚笑道:“我沒事,我根本就是裝病。”在自己妹妹麵前,他當然不用偽裝什麼。

    趙靜將信將疑。

    張揚道:“我的身體壯的像頭牛,怎麼可能出問題!”

    趙靜來到他身邊,挽住他的手臂道:“哥,是不是你工作上遇到什麼麻煩了,所以才裝病?”趙靜多少聽說了一些事情。

    張揚笑道:“你這丫頭真是鬼精靈,對了,你別關心我的事情,最近和丁斌怎麼樣啊?”

    提起丁斌的名字,趙靜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了,她垂下頭去,小聲道:“挺好的……”

    張揚滿懷深意的看著妹妹,有些嗔怪道:“你還當我是你哥哥嗎?有什麼話都不向我說!”

    趙靜咬了咬嘴唇道:“哥,你有聽到什麼流言蜚語了?”

    張揚道:“丁斌是不是要出國了?”

    趙靜聽哥哥問起這件事,知道瞞不住了,她默默點了點頭,悄悄放開張揚的手臂,來到床邊坐下。

    張揚來到妹妹身邊,趙靜把臉擰了過去。

    張揚探出身去看了看她的眼睛,發現趙靜的眼圈紅了,閃爍著兩點晶瑩的淚光,張揚抽出一張紙巾遞給妹妹,低聲道:“是不是他欺負你了?我去找那個混小子算賬!”

    “不!”趙靜拉住張揚的手臂:“哥,你別多想,他沒有欺負我,隻是……隻是……”

    張揚道:“隻是怎麼?”

    趙靜擦去眼角的淚痕道:“我終於發現,我和他之間並不適合。”

    張揚雖然是趙靜的哥哥,可對她感情方麵的事情還真不好多說話,他這個妹妹『性』格很獨立,並不喜歡家人幹涉她的事情。張揚道:“一句不適合,你們這麼久的感情就完了?”

    趙靜道:“我們的家庭出身不同,他的一切父母都安排好了。”

    張揚道:“如果是因為這個緣故,你不必擔心,他能上英國留學,我一樣可以供你去英國讀書。”張揚對這個妹子相當的疼愛。

    趙靜搖了搖頭道:“其實自從發生我被打的事情之後,我們之間的感情就再也回不到過去的那種狀態,他和我在一起更像是為了還債,補償對我的虧欠,他很小心,生怕得罪了我,我知道,那是因為你的緣故。”

    張揚沒說話,當初他為了趙靜被打的事情,一怒之下衝到省政法委書記丁巍峰的家大打出手,丁斌被他嚇破了膽子,如果是這個原因,他才和趙靜談了這麼多年的戀愛,自己非但沒幫妹妹,反而是耽誤了她。

    趙靜道:“分手是我主動提出來的,我看得出,他辦好去英國留學手續之後如釋重負,他和我在一起並不快樂,也許這幾年他都生活在壓力之中,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勉強他呢,就算勉強在一起,以後呢?我不想成為別人的壓力,更不想成為別人的負累,既然不快樂,我不如早點放手。”

    

Snap Time:2018-04-25 15:03:20  ExecTime:0.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