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三十二章低調處理(下)


    第六百三十二章【低調處理】(下)

    何歆顏點了點頭道:“這件事因為我爸爸引起的,怎麼能讓你出錢,這些年我廣告代言接了不少,也有了不少的積蓄,二十萬我自己就能負擔得起,這筆錢應該我來出。”

    張揚還想說什麼。

    何歆顏道:“你把錢拿回去,給我點自尊,別讓我以後在你麵前抬不起頭來,我爸爸已經很對不起你,我不想欠你太多。”

    胡茵茹笑道:“我看他就是想你欠他的越多越好,這輩子都還不清。”

    何歆顏俏臉不由得又是一紅,小聲道:“那我隻有用一輩子去償還了!”能夠當著胡茵茹的麵說出這番話,還是需要相當的勇氣的。

    張揚聽得心中一『蕩』,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次歡顏廣告公司的事情對自己的事業是一件壞事,可卻讓他和何歆顏在感情上更加貼近了,一直難於解開的心結也終於打開,何歆顏接受了和其他人分享自己感情的現實,張大官人竊喜不已。

    胡茵茹道:“明天我就把錢給李光南送去,這件事越早解決越好,以免夜長夢多,給你造成不良的影響。”

    張揚道:“這次的事情給南洋國際帶來了很多麻煩,他們剛剛開業,就遭遇到這次意外,生意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我心底很是過意不去。”

    胡茵茹道:“這種事誰也不想發生,廣告展示屏工程安裝有問題,當天又起了這麼大的風,那保安又剛巧從樓下經過,幾件巧合全都遇到了一起,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想挽回也不可能了,隻能最大限度的減輕這件事的影響。”

    何歆顏道:“茵茹姐,是不是我們給了錢,這件事就能夠平息下去?”

    胡茵茹望著張揚道:“單就這一事件來說,應該可以平息,不過我擔心這件事可能會給張揚帶來不良的政治影響。”

    張揚道:“這件事上我的確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就算領導找我麻煩也是正常的。”

    何歆顏握住張揚的手道:“會不會很嚴重?”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會,我也有了一些打算!”

    胡茵茹輕聲道:“什麼打算?”

    張揚道:“我打算休息一段時間。”

    “休息?”胡茵茹和何歆顏兩人同時詫異道。

    張揚點了點頭道:“我打算病休一段時間!”張揚之所以想起病休,是因為在二院遇到了孟允聲,孟允聲當初得罪了他,張揚『逼』他辭職,孟允聲利用病休保全了麵子,現在張大官人已經預感到市肯定會拿他開刀,與其等別人來處理自己,不如自己搶先一步,我也玩病休,反正哥們裝病也不是第一次,我裝病一段時間,躲過風頭,低調處理這件事。張揚做出這個決定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新體育中心的建設已經進行的差不多了,距離省運會召開還有一段時間,他已經提出了省運會金牌數要拿第一的豪言壯語,放眼南錫內外除了他以外,沒有人敢誇下這麼大的海口,市雖然給了六千萬,省運會仍然麵臨著巨大的財政缺口,這個缺口也隻有他有辦法堵住,他退下來,換成誰都玩不轉。你徐光然不是想趁機報複我嗎?我不給你機會,我生病了,從這個攤子撤出去,我看看你們誰能接替我的工作。

    胡茵茹道:“你想通過病休暫避風頭?你不怕別人順水推舟,直接就把你給免了?”

    張揚道:“南錫的體委主任可不是什麼肥缺,體育中心雖然能夠建成,可是資金存在著相當的缺口,馬上就要舉辦省運會了,各項工作必須要緊鑼密鼓的進行,就算徐光然有中途換將的心思,可其他人未必敢接這個燙手的山芋,現在站出來接住的不是權力,而是責任。”張揚對這件事看得很透。

    胡茵茹道:“的確,除了你以外誰也不會惹這個麻煩!”

    “什麼?張揚病了?”徐光然愕然道。

    常務副市長李長宇點了點頭道:“已經住院了,初步診斷是高血壓,低壓170,高壓230,很嚴重了,醫生說是長期辛苦工作,平時生活缺乏規律的緣故。”

    徐光然滿麵狐疑道:“真的?”

    他的這句問話讓李長宇感到有些不爽,其實他對張揚突然生病也感覺十分的奇怪,剛才去醫院探望過張揚,他的血壓的確很高,醫生當著他的麵量了兩次,每次都是這個血壓,李長宇還是相信醫生的診斷的,不過他也知道張揚的本事,這小子醫術很高明,該不是用了什麼法子,造成了高血壓的假象吧。

    徐光然也這麼想,畢竟他的痛風病就是張揚治好的,一個醫術這麼高明的人,會對治療高血壓沒辦法?想起這件事,他都感到這世上的事情變化實在太快了,張揚怎麼就從解除他病痛的醫生突然變成了他的眼中釘肉中刺。

    李長宇道:“徐書記,最近他的麻煩事不少,可能心理壓力過大,所以才造成了高血壓,醫生說很危險了,如果不及時治療,可能會引起心腦並發症。”

    徐光然冷笑道:“他病得可真是時候。”

    李長宇當然能夠聽出他話語中的嘲諷和懷疑,徐光然心很不舒服,他已經醞釀了很久,正準備一拳打出去的時候,張揚這廝先躺倒在地,讓他突然失去了目標,這一拳不知打向何方。其實徐光然也沒想一棒子把張揚打死,他又不是傻子,前陣子文國權夫『婦』來南錫視察的表現他都看到了,他們對張揚這個幹兒子是相當回護的,自己要是當真動了張揚,他們肯定不會坐視不理,可張揚在新世紀公司問題上的挑釁,讓徐光然相當的不爽,身為市委書記,他不能毫無反應,他要給張揚一點顏『色』看看,一來轉移大家的注意力,二來也要借著這件事告訴所有人,南錫說話一言九鼎的隻有自己。

    李長宇拿出張揚的辭職信道:“這是他的辭職信,打算休息一段時間好好養病,讓組織上安排其他合適的人選接替他的工作。”

    徐光然看都沒看那封辭職信:“長宇啊,你是他的分管領導,你看著辦吧。”

    李長宇道:“徐書記,我準了他一個月的病假,希望他能夠盡快恢複健康,至於他的工作,我認為還是應當由他繼續擔任體委主任,臨陣換將可不是什麼好事。”

    徐光然道:“他最近事情可不少啊,歡顏廣告公司的事情解決了嗎?海天大酒店的事情說清楚了嗎?不要因為生了病,這些事情就可以忽略不計,他犯的錯誤就能隨隨便便翻過去。”

    李長宇道:“海天的新任管理者袁波已經來到了南錫,他去紀委說明了情況,張揚在海天大酒店的交易過程中隻是起到了一個引見的作用,他並沒有做其他的工作,也沒有從中撈取任何的好處,袁波提供了一盒錄音帶,他和段金龍交易的時候,他進行了全程錄音,當時也有律師證明,雙方是秉著公平自願的原則簽署了轉讓合同,而不是段金龍所說的,張揚並沒有給他施加任何的壓力。”

    徐光然皺了皺眉頭道:“有錄音帶?”

    李長宇點了點頭道:“那份錄音帶已經交給了紀委。”

    徐光然道:“歡顏廣告公司的事情呢?長宇同誌,我也很欣賞張揚,知道他很有些工作能力,可是我們不能因為他的工作能力而無視他以權謀私的事實,一條人命啊,這在社會上已經造成了想當惡劣的影響,如果我們對這件事視而不見,那麼我們以後該如何麵對其他的同誌?我們以後又該怎樣麵對南錫的老百姓?”李長宇越是回護張揚,徐光然越是感到惱火。

    李長宇道:“歡顏廣告公司的事情目前已經得到了妥善解決,我個人認為,這件事不應當把影響擴大化,對張揚的處理也應該低調進行,其實到現在為止,我們並沒有直接的證據說明他和這次的安全事件有任何關係,如果我們把責任都歸咎到他的身上,顯然是不公平的,不是我想幫助他推卸責任,而是沒這個必要,他畢竟是一個年輕幹部,在政治覺悟上存在著很多的不足,如果我們因為一件小事就否定他的工作成績,那麼我們是不是片麵了一點,我們對待自己的同誌是不是苛刻了一點?”

    徐光然道:“什麼叫小事?一條人命就這麼沒了,這叫小事?長宇同誌,在你的眼中,老百姓的『性』命就這麼不值錢?我否定他的工作成績了嗎?可成績和能力代表不了一切,我們黨的幹部政策就是要獎罰分明,有了成績我們要獎勵,犯了錯誤就一定要處罰,不能因為他的成績就可以逃脫應該承擔的責任,年輕不是理由,如果不讓他從這次的事件中吸取教訓,那麼以後他還會有同樣的錯誤發生。”徐光然的目光在桌麵上的那份辭職書上瞄了一眼道:“他不是有病了嗎?住院期間體委不可能群龍無首,就讓他好好休息,反省反省自己,等紀委最後的調查結果再決定對他如何處理。體委的工作,我看就由崔國柱同誌暫時代理吧!”

    李長宇看出徐光然的態度也很模糊,他的內心肯定充滿了矛盾,想要處理張揚,又擔心因為處理張揚而得罪了文國權夫『婦』,如果繼續在張揚的問題上和他發生爭執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唯有暫時把張揚給吊起來,李長宇對體委目前的形勢了解的很透徹,現在的體委離開張揚還真轉不了,崔國柱過去沒那個能力,現在就算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仍然沒有那個本事。至於徐光然,他應該不敢對張揚做的太絕,上次文國權來平海的時候,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力捧他的這個幹兒子,徐光然就算抓住了張揚的『毛』病,至多隻是出出氣,轉移一下注意力罷了,太過分的事情,他應該沒那個膽『色』,想到了這一層,李長宇也就不再擔心,張揚這時候生病無論是真是假,都是一件好事,能讓事情得到一個緩衝,給所有人一個下台階的機會,一個冷靜思考的機會。

    袁波走入病房內的時候,看到小護士正在給張揚測量血壓,這次的測量結果仍然不理想,低壓都達到了一百八了,張大官人躺在床上,精神萎靡不振,嘴嚷嚷著:“暈,頭暈眼花!”

    袁波道:“血壓這麼高,不暈才怪!”

    張揚笑道:“你來了,中午我請你喝酒!”

    為他量血壓的小護士驚聲道:“還喝啊?你不要命了?這麼高的血壓不能喝酒,很危險的,搞不好就會誘發心腦疾病。”

    張揚心中暗樂,其實他的血壓全都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想高就高,想低就低,武功練到張大官人這種地步,隨意調控經脈運行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袁波將果籃放在床頭,張揚向那小護士道:“楊護士,你把果籃拿走給姐妹們分著吃吧,我不吃這玩意兒。”

    那小護士也沒跟他客氣,拿起果籃,向張揚交代道:“你要好好休息,躺在床上哪兒都不能去,血壓太高,必須要休息治療,煙酒都是絕對不能碰的,還有情緒不要激動。”

    張揚點了點頭。

    小護士出門之後,袁波拉了張椅子在床邊坐下,他笑道:“怎麼?突然就病了,你不是一直都壯得跟牛犢子似的嗎?”

    

Snap Time:2018-08-15 03:25:33  ExecTime:0.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