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三十一章以權謀私(下)


    第六百三十一章【以權謀私】(下)

    徐光然淡然道:“這件事還是交給紀委去查實吧,你還有其他的工作要做,我找你來,隻是想跟你交換一下意見,我們南錫的領導層從來都是旗幟鮮明的反對貪汙腐敗,當年公安局長唐興生因為腐敗被我們拿下,如今的張德放也是一樣,無論是誰違反了紀律?隻要他敢觸犯人民的利益,他就是我們南錫全體幹部的敵人!”

    李長宇忽然對徐光然產生了一種說不出的反感,就算張揚得罪了他,也不至於急著落井下石吧?李長宇也明白徐光然的格局不會小到這種地步,他這麼急於出手對付張揚,更主要的一個原因是他想轉移注意力,讓南錫上上下下的目光轉移到其他事件上,既可以轉移注意力,又能夠打擊到張揚,這樣的事情何樂而不為呢?

    “你不開心?”即使艾西瓦婭也能夠看出張揚今天的情緒有些低落。

    張揚笑了笑,他推著艾西瓦婭來到了鳳眼湖畔,今天的陽光很好,暖融融的照在他們的身上,湖邊的草地在陽光下泛出金黃的『色』彩,讓人感到一種暖意。

    張揚把輪椅固定好,自己就坐在草地上,折斷一根草梗在手把玩著。

    艾西瓦婭道:“我能夠看出,你的眼深藏著憂鬱。”

    張揚笑道:“你的中國話越來越純正了!”

    艾西瓦婭道:“多虧了你經常過來陪我說話。”

    張揚道:“我可不敢居功!明天就要手術了,感覺怎麼樣?”

    艾西瓦婭道:“很期待,但是,還有點害怕!”

    張揚笑了起來:“沒什麼好怕,你的身體情況很好,承受得住這次手術,於博士是神經外科領域的專家,就算在全世界也是數的著的。”

    艾西瓦婭點了點頭:“其實想想也沒什麼可怕,最壞又能怎樣?”她截癱的日子,無數次期盼過死亡,認為如果自己死去,就可以徹底獲得解脫,現在張揚給了她康複的希望,就算手術失敗,最多還是這個樣子,又有什麼可怕呢?

    張揚微笑道:“其實人生總是充滿希望的。”

    艾西瓦婭道:“我喜歡陽光,每次看到陽光就好像看到了希望。雖然不知道你遇到了什麼不順心的事情,可是你煩惱的時候看看我,比起我你是多麼的幸福,你就會感覺到上天對你是如此的厚愛。”

    張揚笑了起來,的確,比起這世上的多數人他無疑是很幸運的,可以有二世為人的機會,可以擁有這麼多關心他的親人、朋友、愛人!他還有什麼可抱怨的,他又有什麼可遺憾的?

    身後響起自行車鈴鐺的聲音,張揚沒轉身就聞到一股誘人的熏鴨味道,他馬上猜到是老莊,笑著回過身去,看到老莊推著自行車,樂的站在身後的道路上:“張主任,您來玩啊!”

    張揚笑著點了點頭:“老莊,送貨回來了?”

    老莊道:“快過年了,最近生意忙,這不,送了一上午,總算把該送的貨都送完了,張主任,您吃飯了嗎?”

    提起吃飯的事情張揚這才覺著有些餓了,他搖了搖頭道:“沒呢。”

    老莊指了指不遠處的水街道:“水街又開業了,朱老三也在砂鍋居呢,您去哪吃吧,我請客。”

    張揚笑道:“不用!”

    老莊盛情邀請道:“去吧,回頭我給你送兩隻熏鴨過來,再說,我還有點事兒想跟您說。”

    張揚征求了艾西瓦婭的意見,艾西瓦婭在別墅中呆的很悶,樂於跟著張揚過去見見世麵,張揚於是讓老莊先走了,自己推著艾西瓦婭來到朱老三砂鍋居前。朱老三看到張揚來了慌忙樂的迎了出來:“張主任,快請樓上坐……”說完他就有些後悔,張揚還帶著一個殘疾姑娘呢,仔細一看,這漂亮姑娘還是個外國人,朱老三道:“下麵坐吧,我去準備!”

    張揚笑道:“還是樓上吧,清淨,還能夠觀湖!”

    朱老三道:“那我幫你把輪椅拿上去。”他是想拿輪椅,讓張揚抱著艾西瓦婭上樓。

    張揚擺了擺手道:“不用!”他展開手臂,將艾西瓦婭連人帶輪椅一起給端了起來,氣定神閑的走上樓去。包括朱老三在內的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乖乖格隆,這位張主任好大的力氣。

    張揚把艾西瓦婭帶到了二樓,艾西瓦婭很久沒有來到這種公眾場合了,對一切都感到十分的新奇。

    朱老三拿著菜單走了過來,笑道:“張主任吃點什麼?”

    張揚道:“看著安排吧,我們兩個人吃不了多少!”

    朱老三點了點頭道:“行,我挑幾個拿手的砂鍋送上來。”

    艾西瓦婭平時就不怎麼吃飯,她跟著張揚過來隻是因為好奇,在家悶太久,整個人都快要悶壞了。張揚親自動手喂她吃了幾個丸子一些青菜。倘若艾西瓦婭是個正常人,張大官人這樣的舉動就有些曖昧了,可她是個截癱病人,自己並沒有動手的能力,張揚這樣做很自然,艾西瓦婭也很坦然的接受。

    老莊沒多久就帶著兩隻熏鴨過來了,還有一包鴨舌,張揚也沒跟他客氣,拿了一隻鴨舌喂到艾西瓦婭的嘴,艾西瓦婭自從截癱之後就很少吃葷腥,吃到鴨舌感覺美味之極,忍不住讚道:“真的很好吃!”

    老莊憨厚笑道:“姑娘喜歡就好,下次我多做點,讓張主任給您送去。”

    艾西瓦婭道:“那要先謝謝你了。”

    張揚招呼道:“老莊,喝一杯吧!”

    老莊搖了搖頭道:“不了,我下午還得回家做菜,晚上還有一撥要送,趁著年前生意好,多賺點錢,等賺夠了就能夠退休養老了……”說到這他不由得有些傷感:“我們家那個兒子走得早,我們老兩口隻能自己照顧自己了。”

    張揚安慰他道:“事情過去了這麼久,你也不必總是想著傷心事了。”

    老莊點了點頭道:“張主任,你放心吧,我早就接受了現實,對了,今天我找您是想問問,我聽說唐興生又殺人了,他把傅連勝一家子都殺了,這件事到處都在傳,究竟是不是真的?”

    張揚道:“你都說是傳言了,公安機關正在調查,結果沒出來之前誰也不能確定是不是他幹得。”

    老莊充滿感傷道:“我別的事兒也不指望,我就想咱們公安局趕緊把唐興生給抓住,這個人太壞了,喪盡天良,害死了我兒子,我想在活著的時候看到他得到法律的製裁!”

    張揚道:“老莊,你別急,要相信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法律,常言道,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唐興生做了壞事,不可能始終逍遙法外。”

    “可我聽說他逃到了外國。”

    張揚道:“現在都有引渡條例的,隻要他不是逃到外太空,都有辦法把他給抓回來。”

    老莊對張揚還是很信任的,他感歎道:“我真的很想早一天看到他落入法網。”

    何歆顏和胡茵茹在得知歡顏廣告公司的事情後,第一時間就來到了南錫,何歆顏見到張揚,眼淚忍不住就落了下來,她覺著自己特對不起張揚,這件事全都是因為她父親而起,如果張揚不是看在她的麵上幫助父親,也不會惹下這麼大的麻煩。

    張揚笑道:“好好的哭什麼?這兒可是我的辦公室,讓別人看到還不知我怎麼著你呢!”

    何歆顏咬了咬嘴唇道:“就算找遍天涯海角,我也得把他找出來。”

    張揚道:“找他幹什麼?事情已經發生了,就算找到他,也解決不了問題。”

    胡茵茹道:“張揚,我和歆顏在來之前已經商量好了,歡顏欠下的那些帳,由我們負責解決。”

    張揚道:“不用!”

    何歆顏道:“必須的,否則我以後再也不見你了。”她心情很『亂』,當著胡茵茹的麵也不再顧忌她和張揚之間的關係。

    胡茵茹道:“張揚,我了解過,何卓成收了不少的定金,也收了不少的廣告款,那些公司之所以來找你的麻煩,是因為他們認為被騙了,錢給過了,廣告卻沒了著落,我們的廣告公司比歡顏不知大多少倍,影響力也比歡顏大得多,由我們來做善後措施最合適,如果願意繼續履行合同的,我們會負責把廣告做完,不願意履行合同的,我們會退還他們的定金和廣告費,這樣做,一可以幫助歡顏減輕一些罪責,二可以幫助你擺脫麻煩。”

    張揚道:“我不想你們為我的麻煩事負責。”

    胡茵茹不無嗔怪道:“什麼你的我的,你現在還跟我們說這種話?”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道:“我已經和那些受損失的客戶聯係過了,現在就去和他們麵談,歆顏就不要過去了,你的情緒不太穩定,並不適合參與這件事。”

    張揚起身把胡茵茹送出辦公室,來到門外,胡茵茹小聲向張揚道:“別擔心,一切還有我們呢,這件事我相信一定可以圓滿解決。”有道是,患難見真情,張揚心中不免有些感動,他動情道:“茵茹,辛苦你了。”

    胡茵茹啐道:“你別跟我說客氣話,你這樣說,我……我會感覺到你把我當成外人了。”

    張揚抿了抿嘴唇:“好,我不說,你不是外人,你是我內人,最親最親的內人!”

    胡茵茹俏臉微微一紅,她向張揚的辦公室內瞄了瞄道:“歆顏因為她爸爸的事情非常難過,她認為是自己連累了你,我們過來的路上,她哭了一路,你好好安慰安慰她。”

    張揚點了點頭,目送胡茵茹上了汽車,這才轉身回到辦公室內。

    何歆顏的眼皮有些紅腫,父親的事情讓她自責,和張揚單獨在一起的時候,淚水又忍不住落了下來,素來堅強的何歆顏,此時的淚水更是因為心中的內疚。張揚將她擁入懷中,吻去她臉上的淚珠兒,輕聲道:“傻丫頭,哭什麼?我不是好好的嗎?”

    何歆顏含淚道:“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了你。”

    張揚笑道:“跟你沒關係,當初你不止一次勸過我,讓我別管他的事情,是我自己的緣故。”

    可張揚越是這樣說,何歆顏越是埋怨自己,如果不是看在自己的麵上,張揚怎麼可能去幫助父親?現在父親惹出了這麼大的禍端,他自己沒有勇氣承擔責任,逃得不知去向,把所有麻煩都留給了張揚,何歆顏充滿擔憂道:“張揚,這次你會不會很麻煩?”

    張揚道:“沒什麼麻煩的,我的確幫你爸介紹過一些生意,可是我又沒從中撈取好處,最多算是違紀吧。”他嘴上說得輕鬆,心中卻明白,這次的事情不會那麼容易蒙混過去,李長宇找他談話的時候已經向他暗示,市委書記徐光然公開表態要嚴肅處理以權謀私的行為,自己在這件事上的確有利用職權為他人牟取利益之嫌,想要完全脫開幹係很難,他應該為自己的錯誤買單。

    何歆顏也清楚事情沒那麼簡單,可事情已經到了這步田地,再埋怨父親也是沒用的,隻能想想如何解決,盡量做好補救措施,幫助張揚從麻煩中解脫出來。

    

Snap Time:2018-04-22 12:50:59  ExecTime: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