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三十一章以權謀私(上)


    第六百三十一章【以權謀私】(上)

    張揚第二天去體委上班,發現有不少人在門外等自己,這些人都是歡顏公司的客戶,聽說歡顏公司出了事情,又找不到負責人,所以全都找到了張揚,何卓成不但逃走了,而且卷走了數百萬的廣告款,而且他在做這些廣告的時候,或多或少的利用了張揚的關係,基本上都打著張揚的旗號,有些是張揚知情的,有些是張揚並不知情的,可很多聽說他搬出了張揚,多少都會給幾分麵子,如果昨天的事情沒有發生,可能張揚永遠也不會知道,可昨天的事情發生了,廣告顯示屏倒了下來並砸死了人,何卓成利用張揚的旗號招搖撞騙的事實頓時浮出了水麵,把張揚置於想當尷尬的境地。

    這些客戶一致認定何卓成是個騙子,他們都付了不少的定金,有些人還能保持冷靜和克製,可有些人就顯得非常激動,在張揚的辦公室內就嚷嚷了起來:“張主任,當初這個人是你介紹給我們的,現在廣告沒做成,錢被他卷走了,我們的損失誰來承擔?”

    張揚的臉上保持著謙和的微笑,這廝為什麼這麼好脾氣是有原因的,理虧!何卓成也算得上他事實上的老丈人,老丈人惹下了這麼多的麻煩,現在拍屁股跑路了,自己這個當女婿的隻能給他料理後事,張揚道:“大家不要著急,我也在積極尋找並聯絡相關負責人,你們都知道昨天廣告牌砸死了人,何卓成遇到這種事情肯定害怕,所以估計他躲了起來,害怕承擔責任,我相信他不會躲太久,早晚都會站出來承擔責任……”張揚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個年輕人打斷了。

    那年輕人火氣很大:“你說的容易,我們給了八十萬的廣告費,電視台還沒播出呢,公司就找不到人了,我們的損失誰來負責?當初不是你給我叔叔打電話聯係,誰會把廣告交給這家小廣告公司做?現在人跑了,你倒跟旁觀者似的,別人給你麵子,我可不給你麵子,我就找你,我們八十萬的廣告款你得給我交出來,別想蒙我,是不是你跟何卓成商量好了,故意弄出假象來糊弄我們,卷點錢你們私分啊!”

    張揚這兩天窩了一肚子的火,雖然他竭力克製,可聽到別人這麼汙蔑他,心中的火氣再也壓不住,他拍岸怒起,指著那名年輕人道:“放你媽的屁,你敢再給我說一遍?”

    那年輕人被張揚的威勢嚇得向後退了一步,可又有人站了出來:“張主任,你也別生氣,何卓成跑了,我們的廣告費打了水漂,換成誰不心急啊?我們也不是想為難你,可當初大家誰不是看在你的麵子上才把廣告交給歡顏去做?不然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廣告公司怎麼可能拉到這麼多的業務,張主任,現在大夥兒都很著急,你要是知道何卓成的下落就告訴我們,幫助我們多少挽回一點損失。”

    張揚冷冷看著這幫人:“全他媽給我滾蛋,我告訴你們,這件事我會負責,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但是,誰他媽再敢到我這無理取鬧,我大嘴巴抽你們出去!”

    一群人多少也聽說過張揚的厲害,有些不甘心的退了出去,不知誰說了一句:“不就是一體委主任嗎?牛『逼』什麼?還不信沒說理的地方,走,告他去!”

    張揚氣得差點沒拿起茶杯砸出去。

    常海心默默走入辦公室內,為張揚的茶杯內續上熱水,柔聲道:“中午吃什麼?我去食堂給你打飯回來。”

    張揚搖了搖頭,他不想吃,也吃不下,何卓成的事情弄得他狼狽不堪。

    該來的始終是要來的,那幫自認為受騙的商人把歡顏公司的事情上告到紀委,紀委書記李培源出於謹慎,先通知了李長宇,眾所周之,李長宇是張揚的分管領導,他們兩人之間的交情匪淺,這件事交給李長宇處理,一來是給李長宇麵子,二來也避免了和張揚的衝突,以免他誤會自己在故意針對他。

    李長宇把張揚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李長宇的臉『色』很不好看,市委書記徐光然正在利用海天大酒店的事情大做文章,矛頭指向張揚,自己為了張揚的事情也是頂住了很大的壓力,可想不到在這個緊要的關頭,這小子又生出事來,歡顏廣告公司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廣告牌砸死了人,公司老總席卷了這麼多的廣告款跑路走人,而這些事全都和張揚有關係,李長宇真是有些頭疼了,他有些憤怒的看著張揚道:“你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張揚道:“沒什麼可解釋的,從南洋國際樓頂落下來的廣告牌是我幫忙聯係的,那些廣告業務,有我幫他拉的,也有他自己打著我旗號跑來的,現在出了事情,我無話可說。”

    李長宇怒道:“你以為一句無話可說就交代了?一句無話可說死去的人就能複活?一句無話可說這些單位和個人被騙走的廣告費就能夠找回來?一句無話可說這些惡劣的影響就能消除?”

    張揚沒說話,他看出李長宇火了,讓他發泄一下也好,其實張大官人心也惱火,可他找不到發泄的地方。

    李長宇指著張揚的鼻子道:“你呀,你知道外麵的人怎麼說你?說你以權謀私,說你利用體委主任的身份和歡顏廣告公司串通一氣,你和何卓成到底什麼關係?你這麼幫他?”

    張揚無言以對。

    李長宇道:“何卓成卷走了三百多萬!被騙的單位個人目前已經有二十三家,他們聯合告到了紀委,人家告得是你,你一個國家幹部老老實實的幹你的本職工作不好嗎?為什麼要摻和別人生意上的事情?海天的事情還沒解決,你又鬧出了歡顏廣告的事情。”

    張揚道:“我純粹是給朋友幫忙,我在其中沒有收取一分錢的好處。”

    李長宇道:“你現在跟我這麼說,我信,我始終都信你,可是別人會相信嗎?張揚,多少幹部在經濟問題上栽跟頭,我一直都覺著你政治覺悟很高,足夠理智,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可是你看看你自己都幹了什麼?”

    張揚道:“算我倒黴,既然出了事情,我來承擔責任就是。”

    李長宇道:“你來承擔責任?說得輕巧,你承擔得起嗎?就算你能把經濟賬給補上,可是你一旦承認了這個責任,就得付出代價,不是錢就能夠解決問題的,身為一個領導幹部,利用自身權利,幫助他人謀取利益,這本身就是一件違反原則的事情,難道你意識不到嗎?”

    張揚道:“李市長,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就算意識到了又有什麼用?該怎麼解決怎麼解決唄!”

    李長宇道:“你說得倒是輕鬆,怎麼解決?何卓成卷走的三百多萬誰來負責?死去的那名保安誰來賠償?造成的惡劣社會影響誰來買單?”

    張揚無言以對,李長宇還想說什麼,這時候他的電話響了,李長宇拿起電話,卻是市委書記徐光然叫他過去一趟。李長宇放下電話,向張揚道:“你哪兒都不許去,就在這等我!”

    徐光然也知道了歡顏廣告公司的事情,連他都沒有想到這件事會牽連到張揚,這是一個機會,他必須要做點什麼,想起前些日子,張揚利用徐光利的事情大張旗鼓的檢查新世紀公司的事情,徐光然就氣不打一處來,一個小小的處級幹部,仗著背後有人給他撐腰,就全然不把他這個市委書記放在眼了,當時徐光然就想到,你小子最好別讓我抓住『毛』病,一旦讓我抓住『毛』病,我絕不會對你客氣。徐光然不想對他客氣的原因一是因為私怨,二是因為私利,雙規張德放,緊接著要打張揚的板子,他這個市委書記在反腐倡廉方麵絕不猶豫,在他看來打張揚板子的意義更大,李長宇這次前來南錫,讓他感到迫切的危機感,張揚是李長宇衝鋒陷陣的排頭兵。

    徐光然認為張揚之所以敢在新世紀公司上做文章,都是因為李長宇在背後支持的緣故。

    李長宇來到徐光然辦公室,臉上帶著笑意道:“徐書記找我?”

    徐光然點了點頭,他的表情很凝重,他要給李長宇造成心理壓力,徐光然道:“張揚的事情你聽說了嗎?”他不說是歡顏,而是直接將目標鎖定在張揚的身上。

    李長宇故意裝糊塗道:“張揚的事情?什麼事情?”

    徐光然暗罵李長宇裝傻,他聲音低沉道:“剛才有二十多個單位個人聯名把張揚告到了紀委。”

    李長宇笑道:“這件事啊,我剛才問過他,他說自己和歡顏廣告公司並沒有什麼關係,他沒有利用職權為歡顏廣告公司創造任何的便利,一直都是那個何卓成打著他的旗號到處拉生意。”

    徐光然歎了口氣,毫不客氣的揭穿李長宇道:“長宇同誌,我知道張揚是你一手提拔起來的幹部,他的確也很有工作能力,可這並不能成為我們袒護他的理由。”

    李長宇道:“徐書記,不是我袒護張揚,而是我本著實事求是的態度來分析這件事。”

    “實事求是?我告訴你事實,南洋國際上方的廣告牌從天而降,砸死了一名保安,這廣告牌是歡顏廣告公司製作的,歡顏廣告隻是嵐山的一家小公司,他們之所以能夠在南錫接下這麼多的業務全都靠了張揚幫忙,那些被騙的單位和個人為什麼要去紀委告張揚?難道這麼多人都想誣陷張揚?既然這件事和張揚一點關係沒有,別人為什麼會找上他?”

    李長宇道:“徐書記,一些不法商人利用別人的名義招搖撞騙的例子並不少見,我們不能因為一些外部的傳言就輕易下結論。”

    李長宇對張揚的極力回護激怒了徐光然,徐光然道:“什麼叫傳言?長宇同誌,海天大酒店的事情你說是傳言,如今歡顏的事情你又說是傳言?利用職權為自己謀取利益那叫以權謀私,可是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就叫大公無私了嗎?錯!一樣是以權謀私!歡顏廣告公司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社會影響極其惡劣,嚴重影響到了我們黨員幹部的形象,你是張揚的主管領導,這件事應該怎麼解決,你自己看著辦!”徐光然在隱忍許多天之後終於發飆了。

    李長宇沒說話,可心中卻對徐光然充滿了鄙夷,你徐光然說得冠冕堂皇,看似理直氣壯,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新世紀怎麼說?你讓你的親弟弟去承建新體育中心工程就叫大公無私?真搞不懂他怎麼好意思說出這番話,說別人的時候也不想想他自己。

    徐光然道:“我不是針對張揚,我也不是針對任何人,我身為南錫市市委書記,看到南錫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很痛心,我希望張德放、張揚的事情都隻是個例,我更希望我們的其他同誌要從中接受教訓,真正意識到國家賦予你權力是為了什麼?”

    李長宇道:“徐書記,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調查清楚,如果證實張揚在這件事中負有責任,我一定會嚴肅處理絕不姑息。”

    

Snap Time:2018-04-20 08:40:49  ExecTime:0.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