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二十九章雨未塗(上)


    第六百二十九章【雨未停】(上)

    這是南錫入冬以來的第三場雨,風很大,雨很密,細密的雨絲在寒風的舞動下,無孔不入的鑽入人們的衣領袖口,張揚不喜歡南錫的冬天,『潮』濕陰冷,很不舒服。拉庫馬已經返回印度了,留下來照顧艾西瓦婭的是他的妻子朗吉。

    朗吉對這位外甥女顯然沒有拉庫馬關心,來到南錫的這幾天,她更樂於到處旅遊,而將艾西瓦婭交給護士照料。

    張揚去看艾西瓦婭的時候,這個印度女孩正坐在輪椅上,看著院子的冬雨,綠寶石般的美眸此時蒙上了一層灰『色』,臉『色』比張揚之前見她的時候更加的蒼白了,甚至連嘴唇也沒有了絲毫的血『色』。

    張揚來到她的麵前,艾西瓦婭的護士向他笑了笑。

    張揚輕聲道:“是不是很冷,回房間休息吧?”

    艾西瓦婭的目光仍然盯著前方:“我不覺著冷……”隨後她又解釋道:“我的身體沒有知覺,冷、熱、疼痛,我什麼都感知不到,我是不是很幸運?”

    張揚聽到這,心中生出一陣同情,他微笑道:“會好起來的,等於博士來了,就為你做手術。”

    艾西瓦婭道:“聽說外麵有一麵小湖,我想去看看!”

    張揚征求了一下護士的意見,那位護士已經見過張揚幾次,知道是他為艾西瓦婭聯係治病的事情,點了點同意了張揚帶她出去看看,提醒張揚盡量不要太晚。

    張揚推著艾西瓦婭向外走去,艾西瓦婭的身體用皮帶固定在輪椅上,這是為了避免她摔倒,她的身體沒有任何的控製力可言。

    張揚一手推著輪椅,一手給艾西瓦婭打著傘,通往湖邊的青石板路麵有些顛簸,艾西瓦婭的身體隨著顫動著,她輕聲道:“我不要打傘,我想感受一下雨滴。”

    此時雨下的很小,張揚收起了雨傘,艾西瓦婭的目光望著前方突然開闊的湖麵,眼眸之中漸漸流『露』出幾分神采。

    “過去有沒有來過中國?”

    “沒有,其實到哪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分別,無論到了哪,我都是呆在房間,白天等著黑夜的來臨,黑夜等著白天的到來,日複一日,年複一年,我厭倦了這樣的生活,我想結束自己的生命,可惜,我現在連結束自己生命的能力都沒有。”

    張揚笑道:“僅有能力是不夠的,很多人有勇氣去殺死別人,可是殺死自己卻沒有那樣的勇氣,因為活著是一件美好的事情,沒有人舍得這樣放棄。”

    “我舍得!”

    張揚忽然想起了顧養養,比起顧養養,艾西瓦婭的命運似乎更加的悲慘。

    艾西瓦婭道:“有件事我一直想問你,為什麼會找到我?為什麼會幫我?”

    張揚道:“我已經說過了,拉茲是我的朋友,正是因為他的緣故……”

    艾西瓦婭打斷了張揚的話:“不是!我知道不是!張先生,我能夠看出你是個坦率正直的人,我希望你不要欺騙我,能夠告訴我一句實話。”

    張揚猶豫了一下,他本想在艾西瓦婭手術之後再告訴她真相的。

    艾西瓦婭道:“如果你不說,我會拒絕你對我的幫助,拒絕手術,拒絕你為我做一切的事情。”

    張揚笑道:“你在威脅我?”

    艾西瓦婭道:“不是威脅,我從不威脅任何人。我隻是想知道,你和我素不相識,為什麼會幫助我?”

    張揚將艾西瓦婭推到湖畔的長椅旁,他在長椅上坐下,和艾西瓦婭一起並肩看著不遠處的鳳眼湖。昔日平靜無波的鳳眼湖,在冬雨飄搖的日子也掀起了層層波浪,湖麵上籠罩著一層薄霧,周圍的景物在霧中顯得朦朦朧朧,模糊不清。

    張揚終於道:“範思琪!”

    艾西瓦婭的表情並沒有預想中震驚,甚至她的表情沒有絲毫的變化,這反倒讓張揚有些好奇。

    艾西瓦婭輕聲道:“我早就猜到是她!”

    張揚道:“她想幫助你,治好你,補償她昔日對你的過失。”

    艾西瓦婭淡然道:“她沒有什麼對不起我的地方,我摔倒隻是一個意外。”

    張揚道:“你不恨她?”

    “不恨!張先生,她應該向你說了不少的事情。”

    張揚點了點頭道:“很多!”

    艾西瓦婭道:“她喜歡你?”

    張揚笑了起來:“我和她隻是普通朋友,不是你想象的那種!”

    艾西瓦婭道:“我和她之間的事情從沒有向任何人提起過,包括我的舅舅,我在英國讀書的時候,我和她曾經在一起形影不離的生活了大半年,可是我厭倦了這種生活,我想擺脫她,她不接受,我們發生了爭吵,她想留住我,我想走,是我自己失足踏空,和她沒有關係,和任何人都沒有關係,所以,你可以轉告她,讓她不必自責,也不必為我做任何事。”

    張揚望著這個善良的女孩兒,心中充滿了欣賞,如果說過去是因為範思琪求他出手幫助艾西瓦婭,可現在張揚已經拿定主意,一定要幫助艾西瓦婭恢複健康。

    張揚道:“等你好了,你親口對她說。”

    艾西瓦婭道:“我不想見她,我不想回憶起那段過去。”

    張揚道:“她遇到了些麻煩,很可能要坐牢,她想把星月的股份轉讓給你,當然這需要你的同意。”

    艾西瓦婭想都不想就回答道:“我不同意,她坐牢,我很遺憾,我知道她想用這種方式換取心理上的安慰,可是,我從沒怪過她,所以她沒必要這樣做!”艾西瓦婭深深呼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氣:“張先生,我會付給你診金!”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

    艾西瓦婭有些詫異的看著他,不知他為何發笑。

    張揚道:“艾西瓦婭,雖然我認識你的時間不長,可是我相信你是個善良單純的女孩子,我願意幫助你,開始的時候和範小姐有關,可現在我願意無條件的幫助你。”

    艾西瓦婭輕聲道:“我有必要提醒你,你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的,很多有名的神經科專家都為我看過病,可是他們都無能為力,沒有人敢為我動手術……”

    張揚道:“你對中醫沒有信心?”

    艾西瓦婭低聲道:“我對自己沒有信心,我已經失望過太多次了。”

    張揚伸出手握住艾西瓦婭纖長白嫩的右手,艾西瓦婭的手長得很美,肌膚細膩滑潤,張揚有些詫異道:“你癱瘓了這麼久,你的肢體肌肉居然沒有任何的萎縮現象。”

    艾西瓦婭道:“我從小就修習瑜伽,別的醫生也對此感到不解,我想應該是這個緣故,我舅舅說,瑜伽可以延緩新陳代謝的速度,曾經有位高僧,他埋在地下三年,不吃不喝,一樣可以存活下來。”

    張揚道:“可能嗎?”

    艾西瓦婭道:“我舅舅不會騙我!”

    張揚將一絲內息悄然透入艾西瓦婭的體內,內息沿著艾西瓦婭的經脈流走,艾西瓦婭開始並沒有什麼反應,可過了一會兒,她竟然感覺到一股熱流在體內行進,她震驚無比,一雙美眸不可思議的看著張揚,張揚微笑道:“閉上眼睛,我隻是想向你證明,這世上總是有很多奇跡存在的!”

    如果說第一次為艾西瓦婭診脈,隻是初步了解她受傷的情況,這第二次利用內息行遍艾西瓦婭周身的經脈,張揚已經對她的身體狀況有了一個全方麵的了解,艾西瓦婭的情況比他想象中還要樂觀,她的身體狀況很好,隻要能夠用手術取出她脊髓內的碎骨,再將頸椎複位,張揚可以利用中『藥』滋養她受損的脊髓,讓她得以盡快的恢複,而她的瑜伽根基,讓她在受傷之後,機體自然而然的產生了自我保護,良好的身體狀況能夠讓她康複的時間大大的縮短。

    張揚的內息行進到艾西瓦婭的頸椎處,艾西瓦婭感到一陣刺痛,這痛感從她的頸部一直延伸到她的尾椎,疼痛沒有讓她感到恐慌,反而讓她感到異常的驚喜,自從發生截癱之後,她的脊椎還從沒有感受過這樣清晰的痛感。

    張揚緩緩收回內息,微笑道:“你的情況比你想象中要好的多,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康複,現在你對我有點信心了嗎?”

    艾西瓦婭綠『色』的美眸宛如泉水般『蕩』漾開來,其中閃爍的是晶瑩的淚光,她本已絕望,可是張揚剛才的表現,又重新燃起了她心中的希望。

    和艾西瓦婭相反,此時的範思琪正一天天走向絕望,開庭日期臨近,依然找不到對她有利的證據,範思琪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準備。

    張揚把艾西瓦婭的決定告訴了她,艾西瓦婭的決定早就在範思琪的意料之中,她歎了口氣道:“為什麼要告訴她?”

    張揚道:“她早晚都會知道,你想把手頭的股份轉讓給她,也需要征得她的同意。”

    範思琪咬著嘴唇,她的心情有些煩『亂』,不僅僅因為艾西瓦婭,還因為她即將走上法庭。

    張揚道:“艾西瓦婭讓我轉告你,她沒恨過你,摔倒的事情跟你無關,讓你不要自責。”

    範思琪道:“她依然是那麼善良。”

    張揚笑道:“過去的事情就忘了吧,想要解脫,必須放手。”

    範思琪黯然道:“要是我當初早點放手,也不會讓她遭受這麼多的磨難。”

    張揚安慰範思琪道:“她的情況很好,我和於博士探討過,於博士有信心治好她。”

    範思琪道:“謝謝你,張揚,我永遠都會記住有你這樣一個朋友。”

    張揚道:“還有三天就要開庭了,你感覺怎麼樣?”

    範思琪道:“證據確鑿,我沒有勝訴的機會,謝謝你們一直以來對我的幫助,我認命了!”

    張揚搖了搖頭:“可這件事明明不是你做的,為什麼要承認?”

    範思琪道:“我也不甘心,我也不想承認,可是我拿不出任何的證據,我沒得救了!”說完這句話,範思琪用力閉上了眼睛,兩行淚水順著她的麵頰緩緩滑落。

    張揚伸出大手蓋在她的左手之上,張揚和高廉明不止一次討論過範思琪的案情,這次範思琪必敗無疑,張揚低聲道:“未必會輸,就算這次輸了,還有上述的機會!”

    “沒用的!”範思琪泣聲道,她睜開雙眸竭力控製住內心的傷感:“張揚,艾西瓦婭如果不要我的股份,你就幫我成立一個基金會,把我的錢用於慈善事業,我不想白白便宜了那幫冷血的畜生!”

    張揚拍了拍她的手背,範思琪忽然感覺到手背一陣刺痛,一股冰冷的氣流沿著她的手背一直傳到她的身體內,頃刻間半邊身體變得無比麻痹,望著張揚,雙目之中流『露』出震駭莫名的光芒。

    張揚以傳音入密向範思琪道:“範小姐,我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救你,所以隻能出此下策,你可能會生一場重病,現代的醫學條件應該查不出你得了什麼病,也無法為你提供治療,利用這個機會,你可以申請保外就醫,甚至引渡回國。雖然會遭到警方的監管,失去一些自由,可是要比你從此入獄好的多,在此期間你會承受一些痛苦,可是也隻有這種方式,我們可以換取一些時間。”

    範思琪望著張揚,她仔細傾聽著張揚的每一句話,身體的冰冷麻木感卻越來越劇烈了。

    

Snap Time:2018-04-22 15:04:17  ExecTime: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