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二十七章波瀾再起(下)


    第六百二十七章【波瀾再起】(下)

    張揚送他回去的路上,李培源漫不經心的問起了海天大酒店的事情,他低聲道:“張揚,海天大酒店的新老板你認不認識?”

    張揚微微一怔,李培源和他的關係雖然不錯,可畢竟他的身份擺在那,他是紀委書記,有些話不會平白無故的問。張揚道:“認識,一位老朋友,他叫袁波,在東江餐飲業很有名氣。”

    李培源笑道:“我父母就住在海天大酒店東邊的向陽小區,我最近從那過,海天正在裝修。”

    張揚笑了笑道:“新人新氣象,段金龍把海天經營的烏煙瘴氣,換一個人管理也好。”

    李培源點了點頭,李培源問張揚這件事並不是毫無原因的,最近紀委收到了一些舉報材料,主要是針對公安局代局長張德放的,舉報張德放利用職權收受賄賂,勒索錢財,生活作風存在著很大的問題,『亂』搞男女關係,可其中也有內容把張揚給捎帶上了,主要是關於海天大酒店的,說張揚利用不法手段,巧取豪奪,搶占海天,『逼』著段金龍將海天大酒店低價出讓給現任老板袁波,其實這種材料雖然匿名,可李培源一看就能猜到出自海天大酒店前老板段金龍之手。

    皮卡車經過海天大酒店的時候,張揚忍不住向那邊看了看,海天的裝修開始沒多久,是常海龍負責的,袁波還沒有到南錫,估計要到春節後才能抽出時間來到這。

    李培源也朝海天大酒店的方向看了看,他故意笑了笑道:“聽說段金龍六百萬就把海天給轉讓了,這麼一間大酒店,真是吐血賤賣啊!”

    張揚總覺著李培源話有話,他分明想從自己這試探到什麼,張揚笑道:“我是搞行政的,對金錢沒什麼概念,你問我一斤豬肉多少錢我知道,要是說六百萬這間酒店值不值?我還真不知道。”

    李培源哈哈笑道:“你幫忙聯係的?”

    張揚點了點頭道:“當時段金龍處境很艱難,海天食物中毒差點鬧出了人命,誰也不願幫他,他找到了我,覺著我朋友多,可能有人願意接手海天,我本來不想幫他,可看到他這麼可憐,於是幫他打聽了一下,剛巧袁波有意向在南錫發展,所以他們一拍即合,具體的談判過程我不知道,最終的成交價格我都不太清楚。”張揚說的很坦然,這件事上他沒什麼好怕的,就算段金龍借著這件事告他,也不會有事,抓不住他的『毛』病。

    李培源道:“海天倒在了那場食物中毒事件,對了,我聽說現在石勝利也在你那上班?還是什麼保衛科長?”

    張揚已經斷定李培源是有目的的在問這件事了,張揚笑道:“李書記,您是不是聽到什麼傳言了?這些捕風捉影的事兒太無聊了,還是別相信。”

    李培源微笑道:“可有些事傳得有模有樣的,要是解釋不清楚,以訛傳訛,隻會越傳越走樣。”

    張揚笑道:“我行得正坐得直,人家愛說啥說啥,反正我沒啥問題……”他的話還沒說完呢,隻聽到蓬!地一聲悶響,震得地麵都顫動了起來,張揚下意識的反應過來,一腳踩下了車,他們剛剛駛入向陽小區,這聲爆炸震得小區內不少房間的玻璃都碎裂了,張揚驚魂未定的抬起頭,看到前方一棟居民樓上有火光和黑煙冒出。

    李培源也看到了,他驚呼一聲,推開車門就衝了出去。

    張揚擔心李培源有事,也將汽車就地停好,向李培源追了過去。

    發生爆炸的正是李培源父母所在的樓房,而冒出火光和黑煙的房間恰恰是他父母所在的那個單元,201室火光衝天濃煙滾滾,李培源來到單元門口,有不少樓上的居民正從麵往外逃,他的父母也在其中,父親的身上隻是有些擦傷,母親額頭被碎裂紛飛的玻璃劃傷了,血流如注。李培源看到父母沒有生命危險,這才稍稍放心,他叫了聲:“爸,媽!”衝上去扶住母親,老太太嚇得兩腿發軟都走不動路了。

    張揚也及時出現在他們的麵前,李培源想背起母親,張揚道:“讓我來!”他一把就將老太太給橫抱起來了,李培源都五十多歲了,人又生得瘦弱,當然沒有張揚的力量。張揚抱著老太太來到小區的空地,途中就悄悄點中了她身上的『穴』道幫她止血。

    李培源的父親也被剛才的爆炸聲嚇得不輕,哆哆嗦嗦道:“我和你媽正在做飯,可……可忽然聞到很濃的煤氣味……本來以為是咱們家的,可後來發現不是,應該是隔壁小唐家的,你媽剛敲門也沒人答應,誰想到突然就炸了……”老爺子一臉的難過:“小唐不知怎麼樣?她和女兒不知道在不在家……”

    李培源的目光和張揚相遇,他們的臉『色』突然都變了,兩人同時想起了一件事,不久前唐紅英給李培源打過一個電話,她說自己找到了證據,自己的丈夫傅連勝是被殺的。

    此時消防隊的火警聲響起,消防車呼嘯駛入向陽小區,救護車也來了,最後到來的是警車,天匯區公安分局局長林光明率隊來到,李培源臉『色』嚴峻,他拿起電話撥打了市局的電話,憑著他的直覺,他意識到這次很可能不是一次普通的煤氣爆炸事件,事情不會這麼巧,唐紅英剛剛說找到了證據,緊接著她的家就發生了煤氣泄漏爆炸事件,如果她真的掌握了某些關鍵的證據,那麼這次的爆炸,極有可能是一次蓄意謀殺。

    市公安局副局長趙國強率隊也來到了現場,因為消防隊要從事現場救援和滅火,公安機關不可能馬上開展工作,趙國強和林光明交流了一下意見,先分頭進行現場情況調查,主要是通過小區居民了解爆炸前後的情況。

    趙國強來到李培源麵前,他很詫異在這遇到了張揚,不禁皺了皺眉頭道:“張主任真是動作神速,凡事都搶在我們公安機關前頭,看來真想讓我們這些警察失業啊!”他的話中充滿了譏諷的成分。

    李培源道:“小趙,張揚是順路送我來父母家的,沒想到遇到了這次爆炸。”

    趙國強聽他這樣說也就沒繼續針對張揚,張揚真正感興趣的是唐紅英到底是不是還活著,也沒精力和趙國強鬥嘴。

    李培源把趙國強悄悄叫到了一邊,低聲把剛才唐紅英給他打電話的事情說了,趙國強越聽表情越是凝重,這件事的確疑點重重,難怪李培源會通知市局。李培源讓他們過來還有一個原因,他對南錫公安係統的事情是非常了解的,唐興生雖然逃了,可是他在南錫公安係統經營了這麼多年,影響力很大,可以說這件事極有可能牽涉到公安係統內部的事情,李培源盡早通知趙國強也是這個原因,還有重要的一點,趙國強這次來南錫雖然擔任的是公安局副局長,可公安廳的意思是要在他和張德放之間進行考察,篩選出南錫公安局局長的最終人選,李培源對趙國強還是很看好的,當然和最近他收到不少張德放的舉報材料有關,一旦那些材料查實,張德放肯定失去了競爭局長的機會。

    火勢很快就控製住了,消防隊員進入房內開始搜救行動,沒過太久的時間,就從麵抬出了兩具燒得發黑的屍體,從屍體的外形來看應該是一大一小,李培源的父母聽說大人小孩都死了,老兩口難過的不住落淚。

    李培源也是緊咬嘴唇,看來他的內心中充滿了憤怒,張揚能夠理解,如果唐紅英之前沒有打來那個電話,李培源還好過一些,可唐紅英明明打過那個電話,如果李培源能夠重視一點,或許這件悲劇就不會發生。

    屍體抬上車之後,趙國強也來到車廂內,他拉開裹屍袋,忍著難聞的腳臭味道,搬開屍體的口腔,用手電向其中照了照,隻是初步的屍檢,他就已經能夠斷定,死者應該死於爆炸發生之前,不是被燒死的,口腔內幹幹淨淨,如果是被燒死,口腔內應該存有大量的灰燼。

    趙國強心情極其凝重,他來到車下,呼吸了一口新鮮的空氣,李培源來到他身邊,低聲道:“怎樣?“

    趙國強搖了搖頭,歎了口氣,低聲道:“全都死了,具體結果還要等詳細的屍檢報告。”

    張揚看到唐紅英母女都死了,心情也很是沉重,他本以為唐興生的事情早就結束,可沒想到又有事情發生,他走過去向李培源道:“需不需要我送伯母去醫院?”

    李培源搖了搖頭,母親傷得不重,急救醫生已經幫她處理過傷口,他低聲道:“張揚,你回去吧,忙了大半天,趕緊回去休息吧。”

    張揚點了點頭,又和李培源的父母說了一聲,才離開,來到皮卡車前,正準備上車的時候,聽到趙國強在身後叫自己:“張主任!請留步!”

    張揚停下腳步轉過身去,淡然笑道:“趙局找我有事?”

    趙國強道:“我隻是感到奇怪,為什麼每當發生重大案件的時候,你總會出現在現場,是你未卜先知呢?還是你聽到了什麼風聲?”

    張揚道:“你懷疑我?”

    趙國強道:“我沒懷疑你,隻是感到有些好奇。”

    張揚道:“唐紅英母女倆是不是他殺?這次的煤氣泄漏爆炸是不是一場蓄意的謀殺?”

    趙國強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張揚向李培源的方向看了一眼,低聲道:“趙局,我是總覺著維護正義製止犯罪才是你們警察的職責,這件事可能牽涉很多,我相信李書記不會告訴你那麼多,如果你有興趣,拜托你拿出一些誠意,也許我可以給你一些幫助。”

    趙國強微微一怔,他看著張揚的眼睛,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口,他想從中看出張揚究竟有沒有欺騙的成分在內,張揚的目光很坦然,坦然到趙國強看不出任何的虛偽和破綻。趙國強抿了抿嘴唇,他似乎還在猶豫。

    張揚道:“一個小時後,我在體委旁邊的奧運酒家等你,你愛來不來!”

    趙國強收隊之後,終於決定去和張揚見上一麵,他不得不承認,張揚的話已經激起了他強烈的好奇心,李培源剛才跟他說了一些話,可都是皮『毛』,沒有涉及太深的內容,趙國強相信事情沒那麼簡單,李培源應該認為這是一次謀殺案,所以他才會直接給局打電話。

    張揚已經點好了菜,看到趙國強過來,他把準備好的清江特供打開了。

    趙國強在他對麵坐下,脫下大衣,除下手套放在旁邊的凳子上:“張主任讓我過來,不是來喝酒的吧?”

    張揚在趙國強麵前的玻璃杯中倒滿了酒,然後給自己也倒滿:“我還沒吃飯,你應該也沒吃吧,既然坐在一起了,邊吃邊聊吧。”

    趙國強道:“我的時間很緊,等會兒還得去局看屍檢報告。”

    張揚道:“這個世界上不止是你的時間寶貴,我也很忙,可再忙也得先吃飽飯,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權當這一頓是我歡迎你來南錫的接風宴吧。”他端起玻璃杯,小二兩白酒一飲而盡。

    趙國強端起酒杯,低聲道:“真心話嗎?你真的歡迎我到南錫來?”他一仰脖也把杯中酒喝了個幹幹淨淨。

    

Snap Time:2018-08-19 02:32:01  ExecTime:0.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