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二十六章虛張聲勢(下)

  
  第六百二十六章【虛張聲勢】(下)
  李長峰尷尬的叫了聲:“大舅、二舅!”
  徐光然嗯了一聲,聲音很低沉,目光卻沒有向李長峰看上一眼,低聲道:“今天你不用上班?”
  李長峰心說你讓我來的,就算上班我也得過來,更別說我已經辭職了。李長峰道:“主體育場就快完工了,最近清閑了許多。”
  徐光然道:“你不是辭職了嗎?”
  李長峰被他突然揭穿,窘得滿臉通紅:“呃……是……是……”
  徐光勝一旁埋怨道:“有什麼好騙的?跟我們還不說實話?”
  李長峰道:“我……怕你們說我。”
  徐光然道:“說你什麼?就算你不辭職呆在公司又能做什麼?”
  李長峰道:“小舅還沒出來,我……我也不想走,可……可現在工程被體委接管了,我在那兒也是一個擺設。”
  徐光然道:“我叫你來不是問你辭職的事情,你跟你小舅媽說什麼了?”
  李長峰張口結舌,他早就料到這件事早晚都會傳到大舅的耳朵,可他沒想到這麼快。
  徐光勝道:“你小子真是不懂事,有什麼事情不能先對我們說?你小舅媽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跑到她那胡說八道,她可當了真,昨天跑到我家哭了半天,又來你大舅這哭鬧,你把這件事告訴她究竟是什麼目的?你還嫌這個家不夠『亂』嗎?”
  李長峰真是苦不堪言,如果不是張揚拿著他和徐曉娥約會的照片威脅他,他怎麼也不會跑到劉翠豔麵前把這件事捅出來,這下好了,自己外不是人,要是讓小舅知道自己出賣他,還不知要怎麼對付自己。李長峰苦著臉道:“小舅媽不知哪兒聽到了風聲,她把我叫過去問,我本來是想瞞的,可沒瞞住。”
  徐光然冷冷道:“可她說是聽你說的。”
  李長峰做無辜狀:“她怎麼能這麼說呢?要是讓我小舅知道,他不得活剝了我!”
  徐光勝指著李長峰的額頭道:“你小子就是沒出息,現在好了,她到處鬧,還嚷嚷著要和你小舅離婚,徐家的臉麵都讓她給丟光了。”
  李長峰從他們的話中估計到,他們應該不知道自己和徐曉娥的關係,李長峰在前往醫院告訴劉翠豔真相之前,就已經悄悄給了徐曉娥一筆錢,讓她回鄉下老家去了,跟她說是暫避風頭,其實他是想保護自己。
  徐光然道:“光勝,你去樓下幫你嫂子做飯!”
  徐光勝點了點頭,知道大哥有事情單獨問李長峰,他起身出去,走的時候,將書房的門帶上。
  李長峰內心忐忑不安,他最怕的就是大舅,如果他和徐曉娥的事情真的被大舅知道,自己肯定完了。
  徐光然道:“我聽說體委正在調查你們新世紀公司的財務狀況。”
  李長峰道:“有這回事,最近他們把我們的進貨單據和收支賬本都拿去審核,說是要給我們結清尾款,可我總覺著不是那麼回事兒。”
  徐光然目光陰鬱道:“是你自己想辭職的,還是有人『逼』你辭職?”
  李長峰嚇得多說了一下,他不敢看大舅的目光,低聲道:“我自己想辭職的。”
  徐光然才不相信他會自己辭職,笛聲道:“你跟在你小舅身邊這麼多年,他這麼多年是怎麼過來的,你應該最清楚。”
  李長峰聽出了大舅的言外之意,他小心翼翼答道:“大舅……我隻是一個部門經理,公司的很多內部事務我都不知道,小舅也沒告訴我。”
  “他在外麵有情人的事情也沒告訴你吧,你怎麼會知道?”
  李長峰道:“他讓我去給她送過錢。”
  徐光然道:“你們讓我很失望!”
  李長峰耷拉著腦袋,一句話都不敢說。
  徐光然擺了擺手道:“出去吧!”
  李長峰默默退了出去,徐光然從煙盒抽出一直香煙點燃,他起身來到窗前,靜靜看著窗外,院落中的那棵老樹在冬天剩下的樹葉已經不多了,冷風吹過,樹枝微微顫動,枯黃的葉子如同蝴蝶翅膀般瑟縮著,它拚命想吸附在大樹身上,可終於還是沒有扛住冷風的牽扯,倏然飛入了空中,隨著冷風起伏旋轉,落葉似乎不甘心隨風而逝的命運,飄過玻璃窗,又吸附在玻璃之上,徐光然望著那片枯黃的葉子,目光中竟然流『露』出悲憫之『色』,他吐出一團煙霧,看到落葉的同時也看到了玻璃窗中的自己,憔悴了許多,消瘦了許多……
  雖然經曆了匆匆波折,南錫市新體育場的主體工程部分還是在一月八號這一天竣工了,竣工之日,常務副市長李長宇專程來到現場,內部的裝修工作已經開始緊張的進行,張揚陪著李長宇圍著即將要鋪設跑道的位置緩緩漫步,李長宇對體育場如期竣工表示滿意,主體育場工程在整個新體育中心的建設中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也是最容易出問題的一個環節,新世紀公司的特殊背景,徐光利的被抓,這一係列的事情都讓市委領導感到頭疼,張揚在徐光利被抓之後采取的應對措施是果斷而正確的,如果不是他果斷采用幹預機製,嚴格監督新世紀公司的建設進程,說不定體育場工程就會出很大的問題。
  李長宇點了點頭道:“不錯!”
  張揚道:“內部裝修在去年底已經開始同步進行了,現在裝修工程也進行了大半,跑道鋪設,草坪種植,燈光架設的工作也會馬上跟進,估計最遲三月份我們就能夠將主體育場的內外裝修全部完工。”
  李長宇微笑道:“其他場館的建設也要抓緊跟進,現在省運會已經開始倒計時了。”
  張揚道:“沒問題,不過市答應的財政撥款隻給了三千萬,還有三千萬沒有到賬。”
  李長宇道:“體育場拍賣得到的那兩億,按照合同規定,要在月底全部到賬,你別著急,絕對不會耽誤你們的使用。”他背著手向體育場的中心走去,張揚跟著他走了過去,低聲道:“聽說海瑟夫人就要動那塊地了?”
  李長宇道:“能夠早點開發是好事,我看過她的計劃書,應該說做得還是很不錯的,如果她的計劃書可以全部實現,體育場地塊必將成為我們南錫新的商業中心。”
  張揚道:“但願如此。”他對海瑟夫人可沒什麼好感。
  李長宇道:“我聽說李長峰從新世紀辭職了?”
  張揚笑道:“我們體委隻是監督管理體育場工程的建設,新世紀公司內部的事情,我們不過問。人事上的事情跟我們更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李長宇停下腳步道:“我聽說你在調查新世紀公司。”
  張揚看著李長宇,他知道李長宇不會平白無故提起這件事的,看來他今天前來的目的不是為了視察主體育場,而在於此,張揚點了點頭,在這一點上,他並沒有隱瞞的必要。
  李長宇道:“徐光利因為行賄被調查,聽說惠敬民最近就會審判,現在是個敏感時期。”李長宇的這番話說的不是太明白。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他能夠懂李長宇的意思。
  李長宇道:“你笑什麼?”
  張揚道:“惠敬民跟我查的事情無關吧,你是擔心我查徐光利,可能會觸動某些人敏感的神經。”
  李長宇道:“你做事這麼大張旗鼓,誰都知道你想幹什麼。”
  張揚道:“我這叫明查!”
  李長宇道:“徐光利老婆的事情是不是弄得你很不爽,你要查新世紀和這件事有沒有關係?”
  張揚道:“都讓你猜著了,其實劉翠豔這麼鬧,不是讓我難看,她是讓我們的徐書記難看。”
  李長宇笑道:“你都知道了,還敢這麼幹,這不是故意觸徐書記的逆鱗嗎?”
  張揚道:“徐書記讓你來找我的?”
  李長宇搖了搖頭道:“他才不會跟我說這些,張揚啊,劉翠豔隻是一個家庭主『婦』,她之前鬧事的確不對,可事情已經過去了,你就別拿著那件事做文章了。”
  張揚道:“她可不是家庭主『婦』,她是一個潑『婦』,你是沒看到她來體委鬧事的情景。”
  李長宇道:“女人瘋狂起來是很可怕的,惠敬民的案子宣判,徐光利的事情也就差不多有眉目了,他的問題不少。”
  張揚道:“他有問題就代表新世紀公司有問題。”
  李長宇提醒他道:“龔市長女兒被綁架一案已經讓你和公安係統的關係鬧得很僵,你應該從中吸取一點教訓,有些事不屬於你的職權範圍內,應該查,可是輪不到你查,這就叫責權分明。”
  張揚道:“我明白,其實我也不是真的想查,我就是造出點影響,她不是跑到體委來惡心我嗎?我也得讓他們家難受難受。”
  李長宇意味深長道:“南錫還是徐書記說了算,他是個愛麵子的人,有些事我們還是應當把握好分寸。”通過和張揚的這段談話,李長宇了解到,張揚這小子故意聲張調查新世紀公司的事情,一是為了出前兩天劉翠豔鬧事的那口惡氣,二是為了惡心一下徐光然,其實南錫體製內的很多人都明白,徐光利的問題絕不止是行賄那麼簡單。新世紀公司肯定存在問題,可是誰也不敢去查,徐光然在任一天,就沒有人會主動提起這件事。張揚查新世紀,其實是一種虛張聲勢,他就是想讓徐光然緊張,通過徐光然給徐家人施加壓力。
  張揚的目光投向體育場上方的天空,微笑道:“雖然過程是曲折的,可畢竟這座體育場還是建成了。”
  李長宇道:“不但要建成,還一定要保證質量,你要知道,再過十個月,全省老百姓的眼睛全都注視在這,這座體育場將成為平海萬眾矚目的焦點。”
  張揚道:“我最看重的也是質量,有龜田浩二來把關,質量方麵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李長宇對今天的視察還是滿意的,從目前新體育中心的進度來看,各項建設應該都可以在預定期限內完成,張揚這小子雖然『操』蛋,可工作能力是突出的,這一點從春陽到江城到南錫已經得到了多次驗證。
  工作上的事情談完,免不了要拉幾句家常,李長宇對幹女兒趙靜還是很關心的,他輕聲道:“張揚,眼看放寒假了,你給小靜打個電話,讓她來南錫玩幾天,你葛阿姨已經搬過來了,家房子大得很,你葛阿姨的工作目前還沒有落實,每天悶得發慌,讓小靜過來陪她聊聊天也好。”
  張揚道:“她今年要實習了,我最近工作太忙,也沒關注她的事情,給她打了幾個傳呼,她也沒回。”
  李長宇點了點頭道:“這樣啊,那我給她打電話,要不幹脆讓她來南錫實習得了,讓她住在我們家。”
  張揚笑道:“小靜也和我一樣是個不受約束的『性』子,我想她肯定不會答應,要不你約她過來,當麵跟她談談。”張揚也很想見妹妹,自從聽卓婷說過丁斌要去英國留學,他就有了一樁心事,可是給趙靜打了幾個傳呼她都沒回,原本想找丁兆勇問問,可仔細想了想又不太合適,還是先問問妹妹的想法再說。
  

Snap Time:2018-12-14 07:14:59  ExecTime:0.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