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二十六章虛張聲勢(上)


    第六百二十六章【虛張聲勢】(上)

    周雲帆在南錫鳳眼湖附近租下了一套別墅,南錫的市容整頓告一段落,鳳眼湖水街又恢複了昔日的嘈雜和喧囂。

    別墅距離水街不遠,周圍綠樹環繞,站在別墅的庭院內就能看到鳳眼湖的風光。拉庫馬對這的環境也表示相當的滿意,他當天就帶著艾西瓦婭搬了過來。

    於子良是在當天上午趕到的,他從江城坐臥鋪過來,這一夜休息的並不好,精神顯得有些萎靡,上了張揚的皮卡車,說了沒幾句話,就靠在後座上打起了瞌睡。

    張揚把他帶到了別墅前,車子停好,發現於子良還在睡,他不忍心打擾於子良,推開車門先走了下去,雖然關門的聲音很輕,於子良還是被驚醒了,他『揉』了『揉』眼睛,不好意思的笑道:“太累了,居然睡著了。”

    張揚笑道:“看你睡得這麼香,實在不忍心吵醒你。”

    於子良道:“昨天做了一天的手術,晚上坐軟臥,剛巧同車廂的兩個人都打呼,吵得我一夜沒睡安穩。”

    張揚歉然道:“辛苦了,我應該先安排你休息的。”

    於子良笑道:“看病人要緊,等看過病人,你給我找個地方,我好好的睡上一覺。”

    別墅內拉庫馬聽到動靜已經迎了出來,周雲帆不在,不過他把小女友卓婷留下來了,張揚在東江曾經見過卓婷,她和趙靜是同班同學,卓婷見到張揚笑盈盈走了過來,嬌滴滴道:“張主任,你還記得我嗎?我是趙靜的同班同學!”

    張揚笑道:“當然記得,卓小姐這麼漂亮,讓人過目不忘。”這廝說話就是討女人喜歡,卓婷樂得格格歡笑。

    張揚將於子良介紹給拉庫馬,於子良在美國生活多年,英文說得那個標準,他和拉庫馬聊得很投機,把張揚扔到了一邊,張揚借機提出讓卓婷帶著他參觀參觀別墅,卓婷對張揚很有好感,帶著他在別墅外麵的庭院轉了轉,從別墅後麵的院落,有小門直接可以通往鳳眼湖,沿著防腐木搭建的長橋,一直可以走到湖邊。

    張揚讚道:“這環境真是不錯,我經常到這來,可沒發現過這兒還有別墅。”

    卓婷道:“這些別墅都是德國人建起來的,聽拉茲先生說,南錫煤礦機械廠和德國方麵有過合作,德國專家來的時候,給他們在這準備了別墅區居住,可合作了一年就以失敗告終,德國人走了,隻剩下了這十多棟別墅,平時就作為機械廠招待客人的地方,有幾棟也對外承租,拉茲就租下了這,一次付清了一年的租金。”

    張揚道:“拉茲對他這位印度朋友真是不錯。”

    卓婷道:“他這個人就是大方,不過這別墅也不算貴,一年的租金才一萬塊。”

    張揚點了點頭,此時他的電話響了,是副主任臧金堂打來的,臧金堂的聲音充滿了喜悅:“張主任,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劉翠豔和那幾個老太太全都出院了。”

    張揚淡淡笑了笑,這些都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張揚道:“走了好,鬧下去沒什麼意思,大家都讓一步不就得了。”

    臧金堂道:“我們都在醫院看蕭主人呢,您跟她說兩句?”

    “好!”

    那邊蕭苕敏接過電話。

    張揚道:“蕭大姐,感覺怎麼樣了?”

    蕭苕敏道:“張主任,我也沒啥事,我想出院了。”

    張揚笑了起來,蕭苕敏住院隻是他們的一個手段,現在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了,蕭苕敏當然沒必要在醫院待下去了,他低聲道:“你想回家就回家吧,先別急著辦手續,那些人指不定什麼時候又發瘋,借著這個機會好好歇兩天吧,這次讓你受委屈了。”

    蕭苕敏道:“我沒事,謝謝張主任關心。”

    張揚掛上了電話,沒等他把電話收起來,公安局副局長趙國強又打來了電話。趙國強打來這個電話,是想幫著他們雙方調解的,趙國強道:“張主任,我和劉翠豔談過,她已經出院了,也不打算追究昨天的事情了,你們體委方麵打算怎麼辦?”

    張揚道:“趙局,這件事的主動權不在我們,從一開始就是她帶人鬧事,我們一貫主張和平解決問題,任何事情都是可以談的,再說了,我們有這麼多工作要忙,也沒時間跟這幫潑『婦』攪和!”

    趙國強提醒張揚道:“張主任,注意你的措辭,如果你早就注意一點自己的工作方法,也不會把事情鬧到這種不可收拾的地步。”

    張揚道:“你什麼意思?何著你覺著這件事都是我的原因?”

    趙國強道:“天下間有的是說理的地方,你別跟我說,我也不想聽,局把你們的事情交給我,我幫你們調解,隻要你們雙方達成諒解,我就和這件事再沒有任何的關係。”趙國強的言外之意很清楚,我才懶得管你們的閑事呢。

    張揚道:“多謝你了,趙局,給您添麻煩了,您要是真覺著麻煩,您就別管了!”

    趙國強被這廝氣得七竅生煙,麻痹,這他媽還是人話嗎?老子為了你們的那點破事跑前跑後,現在事情總算可以解決了,你反倒給我說風涼話:“你們以後有事自己解決,別報警!”趙國強氣得蓬!地一聲掛上了電話。

    張大官人咧嘴笑了笑,他可不認為趙國強給他幫了什麼忙,劉翠豔之所以不再鬧下去了,是李長峰起到了作用,跟公安無關。看到身邊卓婷有些詫異的看著他,張揚笑道:“剛才說到哪了?”

    卓婷笑了:“張主任真是很忙啊!”

    張揚道:“瞎忙,盡忙別人的事兒,跟自己沒啥關係。”他想起現在還沒有放假,有些好奇道:“你不用上課啊?”

    卓婷有些不好意識的笑了笑道:“就快實習了,我實習單位找好了,沒什麼可忙的。”其實她自從認識周雲帆後經常逃課。

    張揚點了點頭。

    卓婷道:“趙靜也要出國嗎?”

    張揚被她問得一愣:“什麼?”

    卓婷看到張揚的表情,有些詫異道:“你不知道?丁斌過了春節就去英國留學,你妹不是和他談戀愛嗎?難道他們不是一起去?”

    張揚是真的不知情,趙靜根本沒有把這件事告訴過自己,妹妹顯然是不會出國的,不然他早就知道了,丁斌出國留學意味著什麼?張揚的心中忽然籠上一層不祥的兆頭。他必須要找妹妹好好談談了,如果丁斌出國,他們的感情必然會發生變化。

    於子良在拉庫馬的陪同下向他們走了過來,張揚轉身迎了過去,來到於子良麵前道:“怎樣?”

    於子良笑了笑道:“回頭再說。”

    張揚安排於子良在南洋國際住下,回到房間內,於子良脫下大衣,鬆了鬆領帶,舒了口氣道:“艾西瓦婭的情況還不錯,我看過她的病曆資料,頸椎發生了錯位,而且有一小塊的碎骨刺入了脊髓,如果能夠用手術的方法取出這塊碎骨,並將頸椎恢複原位,就會解除脊髓受到的壓迫。”

    張揚道:“那不是很簡單!”

    於子良搖了搖頭道:“如果那麼簡單,早就有人動手術了,真正的難題在於,就算我可以取出這塊碎骨,將頸椎恢複原位,也無法保證脊髓能夠恢複過去的狀態,換句話來說,我無法保證她的四肢恢複功能。”他向張揚看了一眼道:“不過我知道你能!”

    張揚道:“我覺著她的手術和秦歡有點類似,不過比秦歡的病情要輕許多。”

    於子良哈哈大笑道:“跟我想到一處去了。”

    張揚道:“隻要你治好了艾西瓦婭,我保證你能夠得到一大筆資金,用來開辦一所現代化的醫院。”

    於子良笑道:“我可不是為了診金來的。”

    張揚道:“看病的事情交給你,出名的機會讓給你,我幫你敲敲邊鼓行嗎?”

    於子良幽默道:“每次都讓你當無名英雄,那我多不好意思。”

    張揚道:“人怕出名豬怕壯,我最怕出名,出名真不是什麼好事兒。”

    於子良笑道:“真是搞不懂你這小子,你要是棄政從醫,一定能夠成為舉世聞名的醫學家。”

    張揚道:“可能是我上輩子從事過這一行當,累了也厭煩了,這輩子想換一種方式生活。”

    於子良當然不知道張揚說得都是真話,於子良道:“明天我還要返回江城,雖然確定做手術,也需要一定時間來做準備,咱們大概定在下周吧,等我這次回江城把醫院的事情處理完,然後過來給艾西瓦婭做這個手術。”

    張揚道:“今晚我在這準備了一桌飯給你接風洗塵。”

    於子良笑著搖了搖頭道:“不用,真的不用,我想好好睡一覺,下午我和艾西瓦婭約好了,陪她去醫院再做一個全麵的檢查,全麵了解她的身體狀況。”

    張揚也了解於子良嚴謹治學的脾氣,也沒有勉強他。

    劉翠豔製造的這場風波終於平息下去了,然而張揚並沒有因此作罷,他讓李長峰主動辭職,李長峰因為有把柄被張揚捏在手中,自然不敢違拗,老老實實遞交了辭呈,張揚聯係了審計,針對新世紀公司之前的財務狀況進行了全麵的調查。

    李長峰辭職的第二天,被大舅徐光然叫到了家,二舅徐光勝也在,兄弟兩人坐在書房下著圍棋,房間內煙霧繚繞。

    李長峰不敢打擾他們,老老實實垂著手站在一旁,他看不懂圍棋,隻是耐心等待著。

    足足等了二十分鍾,兄弟兩人的這盤棋仍然沒有分出勝負,徐光然把煙蒂摁滅在煙灰缸內,端起茶杯想喝一口,卻發現杯子早已沒有了水,把茶杯遞給李長峰,李長峰慌忙去給他續滿水。

    徐光勝落下一子,笑眯眯道:“大哥,你敗了!”

    徐光然皺了皺眉頭,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水,目光仍然關注著棋盤,足足看了一分鍾,方才搖了搖頭道:“不行了,我的棋藝真是越來越退步了。”

    徐光勝謙虛道:“我是湊巧罷了。”

    徐光然道:“有段時間沒和崔國柱下過棋了。”

    徐光勝道:“下棋心境很重要,大哥最近工作是不是很忙,我看你有些心不在焉啊!”

    徐光然緩緩放下茶杯道:“今年不知是怎麼了,什麼不順心的事情都碰到了一起,真是很煩。”

    徐光勝道:“今年春節明秀和明達回來嗎?”他說的明秀是徐光然的大女兒,明達是徐光然的兒子,現在徐明秀已經結婚並定居加拿大,徐明達也在加拿大留學,而且去年就拿到了綠卡。

    徐光然道:“明秀肯定要回來,明達還沒定下來,說是剛開了公司,忙得很。”

    徐光勝道:“再忙也得回家看看父母,回頭我給他打電話。”

    徐光然笑道:“兒子大了,總要有自己的事業,我們這些當父母的不能拖孩子的後腿。”兩人談著孩子的事情,似乎根本沒有留意到李長峰站在一旁。

    徐光勝終於抬頭看了李長峰一眼,沒好氣道:“你站在這幹什麼?坐啊!”說是讓他坐下,可書房內隻有兩張椅子,李長峰坐哪兒?總不能坐在地上。

    

Snap Time:2018-07-22 15:06:23  ExecTime:0.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