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二十五章公事公辦(下)


    第六百二十五章【公事公辦】(下)

    劉翠豔有些害怕了:“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趙國強道:“我們警察辦案講究人證物證,如果證據確鑿,否認是沒用的,你最好有個心理準備,體委那邊準備起訴你們,說你們衝擊國家機關,影響正常工作秩序,對了,根據蕭苕敏的口供,是你打了她,她要告你傷害罪。”

    劉翠豔道:“讓她告去,我還告他們呢。”

    趙國強道:“原本隻是一場內部糾紛,說開了不就行了,為什麼要動手?”不到最後,趙國強仍然不打算放棄調解。

    劉翠豔堅持道:“是他們先動手的,你是警察啊,你說話得公道,不能因為他是幹部你就庇護他。”劉翠豔並不知道,趙國強比任何人都恨張揚,他始終認為弟弟是死在張揚的手,可是他沒有證據,趙國強同時又是個敬業的人,他認為工作的時候不應該摻雜太多個人的情緒在內,他要公事公辦。

    趙國強道:“你的意思是拒絕協調了?那好,我會把你的意思轉告給體委方麵,以後的事情就由法院來解決了。”

    劉翠豔道:“你別嚇唬我,法院就法院,我才是受害者,我不怕!”

    劉翠豔鬧事的過程中,有一個人躲在暗處始終沒有出現,這就是李長峰,市下撥款項的事情他清楚,新世紀公司的事情他也清清楚楚,這一千萬工程款的事情就是他捅給小舅媽劉翠豔知道的,也是他慫恿劉翠豔鬧事,劉翠豔糾集家人跑到體委鬧事,他心中沾沾自喜,雙方誰倒黴他都沒有損失,張揚拆他的超市,當眾打他耳光,這些事情他不會忘記,劉翠豔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新世紀建設最需要錢的時候,她處處刁難自己,自己為新世紀勞心勞力了這麼久,可到最後什麼也沒得到,李長峰心想你們去鬧吧,最好鬧得兩敗俱傷,我樂得看笑話。

    可看笑話也沒那麼容易,工程款的事情隻有內部的幾個人知道,張揚很容易就想到了他的身上,而且這廝從出事開始就躲了起來,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張揚雖然不是個睚眥必報的人,可是秋後算賬他也會,以他的『性』子根本等不到秋後。

    李長峰開車回家的時候,在家門口被張揚和田勝利堵住了,李長峰看到躲不過去,隻能硬著頭皮迎了上去:“這麼晚了,張主任找我有事?”

    張揚笑道:“沒啥事兒。”

    田勝利一言不發走過去,一把就將李長峰的脖領子揪住了,指著自己臉上的傷痕道:“你他媽看清楚,這都是你們家那幫瘋娘們給我撓的!”

    李長峰道:“你幹什麼?你幹什麼?”他對田勝利還是了解的,這小子是個社會混混,耍起無賴來有一套,自己可惹不起。

    張揚道:“勝利,有話好說啊,你別動手。”

    田勝利道:“別以為我不知道,劉翠豔那幫老娘們都是你招來的。”詐!田勝利開始就用上了。

    李長峰那肯認:“我說田科,你別聽別人胡說,我怎麼會幹這種事?”

    田勝利罵道:“還他媽不承認,劉翠豔都招了。”

    李長峰道:“我根本不知道她去鬧事,今天我去靜海出差了,田勝利,你別這樣啊,再抓著我不放,我報警了。”

    田勝利冷笑道:“有種你報警啊,你他媽報警啊!我還怕你不成!”

    下麵的吵鬧聲驚動了樓上的居民,李長峰的老婆也跑到陽台上看,當她看清是自己男人被人家抓著了,尖叫一聲:“幹什麼?你們想幹什麼?”

    李長峰瞪著田勝利道:“再不放手,我真報警了!”

    田勝利笑道:“讓你老婆去報,報唄,你跟徐曉娥的事情是不是也要她知道。”

    李長峰的連刷地一下白了,他的嘴唇哆嗦了一下,這會兒他老婆已經衝出樓道來了,尖叫道:“放手,你放手!”她勇敢的向田勝利衝去。

    田勝利今天已經領教過了潑『婦』們的戰鬥力,這會兒學乖了,他及時鬆開手笑道:“嫂子,我跟長峰開玩笑呢!”

    “有這麼開玩笑的嗎?”她看到了張揚,抿了抿嘴唇,當初張揚帶人拆她家超市的事情她仍然記憶猶新,心頭恨著呢。

    張揚向李長峰道:“長峰,趕緊給你老婆解釋,她當真了。”

    李長峰哭喪著臉笑道:“沒事兒,勝利跟我開玩笑呢,你先回去,我們到外麵喝幾杯去。”

    他老婆將信將疑,李長峰一瞪眼道:“我說你怎麼回事兒?老爺們家的事情,女人跟著『插』『插』個啥?”

    田勝利樂摟著李長峰的脖子:“嫂子,你真疼我哥,難怪我哥對你這麼好!”

    李長峰恨不能一拳砸在他臉上。

    張揚道:“勝利,咱們走吧,這麼晚了,別耽誤人家兩口子休息。”

    李長峰道:“張主任,別急著走,我們小區門口有家燒烤不錯,咱們去嚐嚐!”這廝心虛,把柄被張揚抓住了,今天不搞清楚張揚的目的,他肯定睡不著覺。

    三人來到小區門口的燒烤攤兒坐下,李長峰特地選了個偏僻的位置,臉上的笑容也沒了,望著張揚道:“張主任,我沒什麼對不住你的地方,你剛才什麼意思?”

    張揚道:“沒什麼意思,工程款剛剛才撥下來,劉翠豔這就鬧到了體委,我要你給我一個解釋。”

    李長峰道:“我和這件事無關。”

    田勝利道:“無關,你他媽跑什麼?”

    李長峰道:“你們憑什麼賴我啊,上次因為工資的事情,我就和她鬧得很不愉快,我怎麼可能挑唆她做這件事?”

    張揚道:“李長峰,你最好跟我說實話,如果讓我查出這件事和你有關係,你就等著倒黴吧!”

    李長峰道:“威脅我?”

    張揚冷笑道:“就你也配?”

    田勝利道:“你他媽也真有種,你三舅的女人你也敢睡,他進去了,是不是委托你照顧徐曉娥,你小子居然照顧到床上去了。”田勝利扔出一遝照片,他不是專業的跟蹤人員,不過還是拍到了一些李長峰和徐曉娥的親熱鏡頭。

    李長峰臉『色』變了。

    張揚道:“我對你的私生活沒興趣,可你們家做的事情已經幹擾到了我們的正常工作,造成了極其惡劣的影響。”

    李長峰強調道:“我是我,劉翠豔的事情我管不著!”

    張揚道:“劉翠豔現在和幾名老太太賴在醫院不走,你知道該怎麼做,如果明天中午之前,她還不出院,或者以後還有人感到體委鬧事,這些照片就會傳遍南錫的大街小巷。”

    “你……卑鄙……”李長峰居然指責張揚卑鄙。

    張大官人笑了笑,他伸出手輕輕拍了拍李長峰的臉:“你跟你三叔的事兒,會不會暴『露』出去,全都在你,我本來沒想理你們,可你們這家人實在太『操』蛋。”

    李長峰緊咬著嘴唇,他害怕了,也後悔到了極點,自己怎麼這麼不長記『性』,明知道這廝是個混世魔王,幹嘛又要招惹他,在外麵有了女人不怕,可自己把三舅的女人給睡了,這件事要是傳出去,肯定要在南錫炸鍋,別說他,就連他大舅的臉皮也掛不住。李長峰低聲道:“可……我……我小舅媽那脾氣,我不一定能說服她。”

    田勝利笑道:“別謙虛,你肯定行,對付你舅的女人你有辦法。”

    這句話比罵李長峰還難受,李長峰一張臉漲紅了。

    張揚道:“做任何事都是有代價的,劉翠豔這麼鬧,別以為什麼事都沒有,我教你一個辦法,你把你小舅外麵有女人的事情告訴她。”

    李長峰心說你不是坑我嗎?我越是害怕別人知道,你越是讓我捅出來。

    張揚微笑道:“給自己留條後路,以後再有人說你和徐曉娥關係曖昧,你可以說人家是冤枉你,至少你家人會相信你,一個主動舉報小舅作風問題的人,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

    李長峰道:“我……我……想想辦法……”

    田勝利惡狠狠瞪著他道:“你能想出來個屁?反正你要是不說,我來說,把你們的事情全都抖落出來!”

    “別……”李長峰嚇得差點哭出來。

    李長峰連一刻都不想和他們多呆下去,他走的時候,掏出一百塊給燒烤攤兒,心中暗暗咒罵著,吃,吃,撐死你們倆混蛋。

    田勝利興奮的眼睛發亮,端著酒杯跟張揚碰了碰:“張主任,其實這事兒很多人都知道,要是捅出去,有樂子可看了。”

    張揚道:“我說勝利,咱們是國家幹部,用這些照片要挾別人的事情咱可不能幹。”

    田勝利納悶了,這不明明在要挾李長峰嗎?怎麼不叫要挾呢。

    張揚喝完那杯酒慢慢放下酒杯道:“必要的政治策略還是需要的,對於這幫潑『婦』刁民,不給點教訓他們是不會老實的。”

    李長峰第二天一早就趕到了醫院,劉翠豔看到他走進病房,不由得笑道:“長峰來了,怎麼這麼早!”

    李長峰一夜都沒睡好,兩隻眼睛布滿了血絲,他將水果籃放下:“我昨晚想來的,可看到太晚了害怕耽誤您休息,小舅媽,您沒事吧?”

    劉翠豔道:“沒事兒,他能怎麼著我?我把我們家七大姑八大姨全都叫去了,現在住院的就六七個,不鬧則已,要鬧就要鬧大,他不給我工程款,我繼續鬧。等會兒,我媽他們還會去體委。”

    李長峰慌忙道:“別……”

    劉翠豔這才感覺到他的表情不對,低聲道:“怎麼了?”

    李長峰道:“剛大舅打電話來了,讓你別鬧了。”

    劉翠豔不屑道:“他是害怕我給他這位市委書記臉上抹黑,我算看透了,你小舅入獄,誰關心他,誰在乎他?什麼親兄弟,還不如路人呢!”

    李長峰道:“小舅媽,體委那邊蕭苕敏也住院了,診斷說是耳膜穿孔,你要是繼續鬧下去可能……”

    劉翠豔心中咯一下子,昨天趙國強來的時候就說過這件事,如果蕭苕敏真的這麼嚴重,事情恐怕有些麻煩了,她低聲道:“真的?”

    李長峰點了點頭,他嘴囁嚅了一會兒,又道:“有件事我不知該說還是不該說……”

    “說吧!”

    李長峰內心在激烈的交戰著,他終於橫下心來:“小舅媽……我……我本來不想說這件事……可……可不說又覺著對不住你!”

    劉翠豔道:“快說,啥事兒,你都快急死我了!”

    “我……我們公司的徐曉娥你知道吧?”

    劉翠豔道:“不就是你們過去的那個會計?”

    李長峰道:“我小舅被抓之前給了她二十萬……”

    “什麼?”劉翠豔尖叫起來,她馬上明白李長峰在暗示自己什麼,女人在這方麵都是敏感的,劉翠豔道:“你是說……”

    李長峰道:“我什麼都沒說,其實公司所有人都知道,就隻瞞著你……前兩天這女人又來公司要錢,我沒給她,她說要鬧,我擔心她鬧事所以先跟你說一聲。”

    劉翠豔哭天搶地的哀嚎起來,她一邊拍打著雙腿一邊道:“徐光利,你這個王八蛋,枉我辛苦為你奔走,你居然背著我幹出這麼不要臉的事來,徐光利……你不是人啊!”

    李長峰看著劉翠豔的樣子,心中忽然明白了,難怪張揚要『逼』著他把這件事告訴劉翠豔,這是借著他的手給她一個深刻的教訓。

    

Snap Time:2018-04-21 13:34:50  ExecTime: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