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二十四章診脈(上)


    第六百二十四章【診脈】(上)

    他的那點根底張揚當然一清二楚,不過周雲帆自從成為印度人之後,算是徹底告別了過去,一直以來他也沒有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最近又開始活躍起來,看來他過去利用走私賺了不少錢,當初吐出來的也不過是九牛一『毛』,張揚始終認為,周雲帆能夠現在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在國內招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得益於他留下的秘密賬本,估計這廝手掌握了不少人的秘密,人活到周雲帆這種境界也算難得。

    周雲帆引著張揚來到房間內,拉庫馬身穿黑『色』長褂,白『色』寬鬆的燈籠褲,站在窗前欣賞著南錫的市容,聽到身後的動靜,他轉過身來,他的膚『色』黧黑,五官輪廓分明,雙目深陷精芒四『射』,如同鷹隼一般犀利。

    周雲帆笑道:“拉庫馬,這位就是我的好朋友,南錫市體委主任張揚!”這番話他是用英文說出來的。

    張大官人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啥也沒聽懂,他真是有些汗顏了,連周雲帆這種無良商人都學會用英語說話了,自己除了幾個常用單詞,啥也不懂。早知道這個樣子,自己應該想到把常海心帶來當翻譯。本來他讓高廉明過來的,可高廉明此時又去看守所見範思琪,談論轉讓股權的事情,所以沒能及時趕到。

    拉庫馬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他伸出手用英語向張揚道:“張先生幸會幸會!”印度被英國殖民了這麼久,很多印度人的英文說得都很棒,尤其是印度的上流社會英語更是必須掌握的語言之一。

    張揚畢竟見慣了場麵,就算聽不懂拉庫馬說什麼,可也能猜出個***不離十,他微笑道:“歡迎拉庫馬先生來到南錫。”

    周雲帆聽到張揚說中文,馬上明白了,這貨不懂英文。周雲帆的英文比張揚肯定要強,可水平也有限,常用語他還能白話幾句,一旦說複雜了,他也隻有幹瞪眼的份兒。

    拉庫馬英文雖然流利,可中文他卻是一竅不通,三個人沒說兩句話全都意識到了這一點,相互望著,不由得都苦笑起來。

    張揚道:“不好意思,我沒帶翻譯來。”

    周雲帆道:“張主任,你這麼年輕應該學過英語,你們不學英語怎麼晉升啊?”現在年輕人不懂英語的的確不太多見。

    張揚道:“我晉升選的是古漢語。”古漢語張大官人認第二,基本上沒人敢認第一。

    周雲帆道:“看來得找位翻譯過來了。”

    張揚正準備打電話把常海心招來的時候,卻見拉庫馬搖了搖頭,他指了指麵的房間:“艾西瓦婭在麵,她聽得懂你的話。”

    周雲帆聽懂了七八成,向張揚說了一遍,張揚點了點頭道:“那咱們先見見艾西瓦婭吧。”

    周雲帆沒打算跟著進去,向張揚道:“你去吧,我在外麵等你。”

    張揚點了點頭,和拉庫馬一起走入麵的房間。

    房間內一位金發碧眼的女護士坐在床邊,她是艾西瓦婭的專職女護士蒂瑪。

    張揚盡量把腳步放輕,他看到了艾西瓦婭。

    艾西瓦婭靜靜躺在床上,她的頭發很長,黑亮而富有光澤,由此看出一直以來她都得到了良好的照顧,和印度人常見的黧黑皮膚不同,艾西瓦婭的皮膚白的像雪,擁有著印度女孩特有的高挺鼻梁,一雙綠寶石般的眼眸靜靜望著上方的天花板,張揚的到來並沒有引起她的任何關注。

    拉庫馬來到床邊輕輕拍了拍艾西瓦婭的手背,微笑道:“艾西瓦婭,幫我們聯係治療的張先生來了。”

    艾西瓦婭的目光一動不動,輕聲道:“我聽到他的腳步聲。”

    因為他們的對話都是英文,張大官人啥也聽不懂,他向前走了一步,禮貌的問候道:“艾西瓦婭小姐,你好!”這廝說的仍然是中文,雖然他也會道聲哈羅,不過想想還是用中國話問候來得自如。拉庫馬不是說她能聽得懂中國話嗎?剛好考驗一下她的漢語水平。

    艾西瓦婭的目光仍然沒有望向張揚:“你很有禮貌,從你的腳步聲可以聽出你是一個有涵養的紳士。”她的中國話雖然帶了點外國腔,不過吐字很清晰。

    還是頭一回有人誇自己紳士,張大官人聽在耳中,心感覺十分的舒坦,他笑道:“謝謝艾西瓦婭小姐的讚賞。”

    艾西瓦婭道:“艾西瓦婭是我的名字,我姓德維辛格,很拗口是不是,那麼你還是直接叫我艾西瓦婭吧。”

    張揚點了點頭,他的目光落在艾西瓦婭的俏臉之上,忍不住感歎造物主之殘忍,既然給了艾西瓦婭天使般的容貌,卻又為何給她這樣悲慘的命運,看來古今中外都是一樣,自古紅顏多薄命啊!

    艾西瓦婭道:“走近一些,讓我看清你的樣子,我脖子以下全都不能動,沒有一絲一毫的知覺。”

    張揚繞到床尾處,讓艾西瓦婭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

    艾西瓦婭終於看到了張揚,綠寶石一般璀璨的雙目充滿了問詢:“我從未見過你,你為什麼要提出幫助我?”

    張揚道:“如果硬要一個理由,助人為樂是我們中國人的傳統美德。”

    艾西瓦婭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一絲笑意:“你不想說,無論你出於怎樣的理由,我都要對你說聲謝謝!”

    張揚道:“你的中國話說得很好。”

    艾西瓦婭道:“我學習中國話的時間太短,所以我的發音並不標準,這次來到中國,也許能夠有些進步。”她打量著眼前的這個年輕中國人,艾西瓦婭自從受傷導致高位截癱之後,嚐試過各種方法,西醫看過、佛醫也看過,甚至非洲巫醫也看過,可是都沒有任何的好轉,她早已失去了希望,這次張揚讓高廉明聯係她來中國看病,艾西瓦婭本不想來,是舅舅拉庫馬堅持要來一趟,中醫在世界上很多人的眼中都是極其神秘的,隨著改革開放的發展,中醫學有更多的機會走出國門,自然被越來越多的人們認同。

    拉庫馬之所以堅持要來中國,是因為他過去認識周雲帆的時候,和周雲帆一起接觸過中國的按摩和拔罐,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拉庫馬不忍心看到艾西瓦婭一輩子都躺在床上,所以抱著有棗無棗打一杆的想法來到了中國。

    張揚道:“我可以幫你把把脈嗎?”他一邊說一邊用右手在自己的左手上比劃了一下,方便艾西瓦婭的理解。

    艾西瓦婭雖然沒有接受過中醫治療,可是對中醫還是有些模糊的概念,知道古老的中國醫學看病是不需要用聽診器的,甚至不需要借助任何現代的醫療設備。艾西瓦婭道:“好的!”

    得到她的應允之後,張揚來到床邊,翻轉她的右臂,右手的中指貼合在艾西瓦婭的脈門之上,中醫講究望聞問切,張揚在剛才和艾西瓦婭的交流過程之中,已經完成了望、聞兩個步驟,問診則早在艾西瓦婭來中國之前,由範思琪將這件事情發生的詳細經過告訴了他。考慮到艾西瓦婭對這件事的反應,他目前無法將真相全盤托出,所以也不適合做詳細詢問,想要了解艾西瓦婭現在的身體狀況,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通過診脈。

    艾西瓦婭傷在第七頸椎,意外摔倒讓她的椎體發生移位,造成了脊髓損傷,從而導致受傷脊椎橫斷平麵以下所有肢體功能的喪失,在現代醫學上屬於神經外科學。在中醫之中並無神經之概念,張揚學習過一些西醫知識,可畢竟隻是一些皮『毛』,對於截癱的治療在他看來無非是三大基本原則,化瘀、通絡、營養。這並不是什麼特殊的療法,普通中醫師都知道的道理,然而原則都懂,真正實施治療卻有著很大的差別。張揚需要通過手法將艾西瓦婭受傷的頸椎骨骼精確複位,以內力散去她傷處的淤滯,打通經絡,再以金針刺激她的神經再生,最後輔以中『藥』,營養潤澤她的身體,讓她受損的神經係統加速恢複。

    張揚初步為艾西瓦婭檢查之後驚奇的發現,艾西瓦婭雖然癱瘓就快兩年,可是她的四肢肌肉並沒有發生萎縮,這一點也讓他百事而不得其解。

    張揚放下艾西瓦婭的手腕,艾西瓦婭輕聲道:“怎樣?我還有沒有恢複的希望?”

    張揚點了點頭道:“應該有恢複的機會,你受傷的時間並不算太長,幸好沒有進行後續的治療。”

    艾西瓦婭道:“看了很多醫生,沒有人敢冒險為我做手術,他們害怕手術會照成更大的傷害,有可能會危及我的生命,其實……我現在這個樣子,活著和死了又有什麼分別?”

    

Snap Time:2018-06-18 22:59:38  ExecTime:0.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