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二十二章原來如此(下)


    第六百二十二章【原來如此】(下)

    當晚張揚並沒有急於離開,老道士李信義親自下廚做菜,款待這位許久不見的小友,李信義最為關心的就是安語晨的病情,和張揚談及這件事的時候,李信義不由得長籲短歎道:“張揚,在我有生之年真的希望能夠看到小妖病情痊愈

    張揚能夠理解老道士的心事,畢竟他是安語晨的叔爺,張揚道:“道長放心,我答應過安老,一定會照顧好小妖。”

    李信義道:“我給你的那些東西你看過了沒有?”

    張揚點了點頭道:“看了,不過我沒看明白。”其實張揚對李信義交給他的那卷內功心法已經有了一些領悟,但是上次和秦清嚐試著合體雙修之後,因為彼此功力懸殊過大,反而生了一場病,張揚因此變得謹慎了許多。

    李信義道:“道家練氣之術能夠口口相傳這麼些年,絕非虛無縹緲,我相信通過練氣應該可以重塑經脈。”

    張揚微笑道:“如果真的可以做到,那麼就可以長生了。”

    李信義道:“沒那麼誇張。”

    張揚道:“既然可以重塑經脈,意味著經脈生生不息,豈不是可以長生不老?”

    李信義道:“至少我做不到。”

    陳崇山微笑望著李信義,老道士雖然遁入空門多年,可他心中對親情還是難以割舍,其實何止是他,自己隱居在這清台山多年,寄情山水,本以為早已忘記了塵世中的諸般情感,恩恩怨怨,可是家人的每一件消息都牽動著他的內心,忘情,說的容易,真正做到的又能有幾個?

    張揚道:“陳老伯,您這次一定要幫我寫一幅字。”

    陳崇山笑道:“在你麵前寫字總是讓我感覺有些班門弄斧的味道。”

    張揚笑道:“陳老伯太謙虛了,業精於勤荒於嬉,我平時能夠靜下心來寫字的時候少之又少,現在手生疏得很,眼力還在,正所謂眼高手低,看到陳老伯給杜***寫的那幾個字,我真是愛不釋手,當時就像從他家摘走,可惜杜***不肯割愛。”

    陳崇山知道這小子在拍自己的馬屁,不過聽起來卻是十分的受用,他點了點頭道:“借著酒意,我就送你兩個字吧。”

    李信義道:“快去寫,快去寫,我和張揚繼續喝酒。”

    陳崇山笑著搖了搖頭道:“你這個牛鼻子老道哪像一個出家人。”

    李信義一喝酒鼻頭就有些發紅,兩隻眼睛卻變得越發明亮,他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借著點酒意低聲道:“你說小妖若是嫁人之後,會不會能有轉機?”

    張揚道:“你的意思是?”

    李信義道:“那本冊子精神玄奧,應該有些用途吧。她要是不嫁人,怎麼修煉呢?”

    張大官人雖然臉皮很厚,可李信義當著他的麵說得這麼明白,也禁不住有些臉熱,這老道士當初把那幅春宮圖給自己的用意原來在於此。張大官人尷尬的咳嗽了一聲,佯裝沒聽懂李信義的意思,端起酒碗道:“道長,我敬你一杯。”

    李信義卻沒有放棄這個話題,他低聲道:“張揚,你覺著我這孫女兒怎麼樣?”

    張大官人有些頭皮發緊了:“呃……很好!”

    李信義道:“我看得出她很喜歡你!”

    張揚真是服了李信義,這老道士還是出家人嗎?他哈哈笑道:“我是她師父,她當然喜歡我。”

    李信義道:“你小子少跟我裝傻,她對你的喜歡很不尋常,是那種,你應該懂得。”

    張大官人不想繼續跟老道士在這個話題上探討下去,這廝正義凜然道:“道長,枉我一直如此尊敬你,你怎麼可以說出這種話,我是小妖的師父,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居然曲解我們之間純潔的關係,道長,我真是失望,失望透頂!”

    還別說,張大官人這番正義凜然的言辭真的把老道士給震住了,李信義看著他,一時間分辨不出他是真是假。這下輪到老道士尷尬了,看來張揚和小妖之間真的是純潔的師徒關係,自己多想了,李信義羞得老臉通紅,覺著這輩子都沒這麼丟人過:“那……那……哈哈哈……”老道士支吾了兩句居然哈哈大笑起來,他這一笑就輪到張揚發愣了。

    張揚道:“您笑什麼?”

    李信義笑得眼淚就快掉出來了,他拍了拍張揚的肩膀道:“張揚啊張揚,不枉我和你相交一場,我剛才是故意出言考驗你,聽到你的話我就放心了,你知道的,我最疼小妖,當然害怕別人欺負她,對她抱有企圖。”老道士的狡黠可見一斑。

    張揚心說拉倒吧,你這個老滑頭,肯定是被我把話封住了,又怕臉上掛不住所以找個台階下。張揚笑眯眯道:“道長,你真是不厚道,連我你都信不過?”

    李信義點了點頭道:“現在信了,張揚,別見怪,關心則『亂』,我『亂』說話,你可別當真,更別生我氣。”

    張揚道:“豈敢豈敢,道長,我雖然年輕,可人倫五常我還是懂得,從來都是有所為有所不為,這樣的考驗以後還是盡量不要再有才好,我倒是沒什麼,可要是讓小妖知道,你讓我們師徒之間以後該如何相處?”

    李信義還真被張揚給蒙住了,心中頗感慚愧,看來張揚對小妖真的沒有一絲一毫的邪念,反倒是自己多想了。

    張大官人心中卻有些忐忑,要說他對安語晨沒有一點想法那是假的,可每次和安語晨相見,他首先考慮到的是安語晨為時不多的生命,自然顧不上去想其他的事情,最近一段時間,他們相見的時候,甚至連逗樂的話都很少說,可在張揚心底深處,安語晨十分的重要,他會盡自己最大的可能去拯救她的生命。

    李信義感歎道:“張揚,小妖的命很苦,我害怕自己也走在她前頭,到時候,這世上還有誰關心她愛護她?”

    張揚笑道:“道長,你六根不淨,看來是無望成仙得道了。”

    李信義低聲道:“我不在乎什麼得道成仙,我隻想這孩子平安。”望著李信義真摯的表情,張揚再也笑不出來,親情果然是這世上最為珍貴的東西。

    陳崇山送給張揚一幅字,上書——忘情這兩個大字,這幅字一氣成蒼勁有力,張揚對這幅字也是愛不釋手,其實這兩個字張揚是永遠做不到的,更像是陳崇山自身的內心寫照。

    李信義低聲誦念道:“忘情?問世間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這世上真正能做到忘情的又能有幾個?”

    陳崇山意味深長道:“忘情並非無情,我送你這兩個字,隻是提醒你,不要受到感情的困擾,趁著年輕的大好時光,多做一些事,做大事!”

    張揚樂道:“以後這兩個字就是我的座右銘!”

    張大官人肯定做不到忘情,所以這兩個字肯定不能成為他的座右銘,可杜天野卻早已將正大光明這四個字作為指導自己的人生準則,杜天野笑眯眯看著父親送給張揚的這兩個字,輕聲道:“我看,他老人家一定看出了你太過多情,濫情,所以才送給你這兩個字,讓你在感情方麵好好收斂一些。”

    張揚搖了搖頭道:“我在感情方麵一向都是認真的,杜***,陳老伯說過,忘情並非無情,他送我這兩個字,是讓我排除感情的困擾,趁著年輕的時候,為黨和國家多做一點有意義的事情。”

    杜天野道:“那你一定不要辜負他的期望啊!”

    張揚小心把那幅字收好了,杜天野道:“老弟,我上午還得開會,不能陪你多聊了。”

    張揚道:“你忙你的,我來這是想告訴你一件事,關於那張照片……”這廝故意停頓了一下。

    杜天野道:“這次去小石窪村查出結果來了?”

    張揚道:“查出了一部分,而且和你有著相當大的關係。”

    杜天野微微一怔,他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這件事會和自己有關係,低聲道:“說來聽聽,跟我有什麼關係?”

    張揚道:“你知道自己有個大哥叫陳天重嗎?”

    杜天野道:“我聽老爺子說過,怎麼?他也在照片中?”杜天野馬上聯想到了什麼。

    張揚點了點頭,把那張照片拿了出來,指著其中的陳天重給杜天野看:“這就是你大哥。”

    杜天野真的有些震驚了,一直以來他都知道這位大哥的存在,不過因為大哥早已去世多年,也沒有留下任何的照片,他雖然好奇,可一直都沒有在父親的麵前提起過,害怕這件事會勾起父親痛苦的回憶,他真的沒想到大哥也會和這件事有關。

    

Snap Time:2018-07-19 23:09:52  ExecTime:0.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