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二十章山人(下)


    第六百二十章【山人】(下)

    周山虎被張揚看穿了心思,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道:“大哥,我剛好像聽你說要去小石窪?”

    張揚點了點頭。

    周山虎主動請纓道:“大哥,我幫你引路吧,從這兒往小石窪不好走,道路很複雜,搞不好就得『迷』路,不常走這條羊腸子的人最好找個人帶路。”

    張揚道:“好啊!”

    周山虎趁機提出要求道:“大哥,那……你幫我把拖拉機拖回村成不?”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早就猜到這小子打什麼主意。

    周山虎看到張揚發笑,更覺著不好意思,一張臉漲得通紅,看看自己的破拖拉機實在太掉分了,人家八成是不想幫自己,他窘迫道:“不方便就算了……”

    張揚道:“好啊,你把車拴好,不過這拖拉機,我可沒拖過。”

    周山虎聽到他願意,欣喜道:“沒事兒,隻要開慢點,我負責在後麵掌把。”

    張揚也不想在這多做耽擱,他點了點頭道:“成,咱們趕快走吧,我還有重要事情要辦。”

    “好!”

    拖拉機拴好了之後,張揚讓其他兩名小夥子都上了車,周山虎在後麵負責掌握方向,皮卡車牽引力很大,這輛拖拉機自然不成為問題,不過這畢竟是在大山,山路九曲十八彎,比平地拖車難度大了許多,張揚開得很慢,周山虎沒騙他,越往開,山路越是凶險,狹窄的地方隻能容一輛車通過,而且一邊是山體,另外一邊就是萬丈深淵,比起黑山子的十八盤還要凶險許多,張揚不但要小心駕駛,還要照顧到後麵的拖拉機,生怕一個不小心把拖拉機給甩到山下麵,要知道拖拉機還坐著一個大活人呢。

    薑亮坐在副駕上,向車窗外看了看,也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他有些小小的畏高,趕緊閉上眼睛,裹緊了大衣,低聲道:“還有多遠啊?”

    身後穿藍衣服的那個鄉下青年道:“從剛才出事的地方到俺們村有十五路,不過全都是山路,難走的很,除了俺們本地人,外邊的司機都不敢開這條路。”

    張揚在前麵的岔路口停了下來,轉身道:“這兩條路那條通往小石窪村?”

    “左邊那條!”

    張揚開了沒多久,水泥路就沒有了,全都是坑坑窪窪,崎嶇不平的山路,天『色』又黯淡了許多,雲層仿佛被墜上了鉛塊,越壓越低,薑亮有些擔心道:“該不會下雪吧!”他的話剛說完,空中就落下了鹽粒子,劈啪啦的砸在擋風玻璃上,車內的暖風很好,當然不用擔心寒冷,可是密集的鹽粒子明顯影響到了視線,張揚越開越是心驚,麻痹的,偏偏這會兒下起了雪。

    一會兒工夫鹽粒子變成了鵝『毛』大雪,張揚這下傻眼了,他不敢開了,路況不熟,搞不好就鑽到懸崖下麵去了。

    穿藍衣服的青年道:“大哥,我下去給你們帶路,我在前麵走,你們在後麵開!”他向一旁的同伴道:“栓子,還有五六地,咱倆輪換,我凍得受不住你下來替我!”

    栓子點了點頭。

    張揚和薑亮對望了一眼,哥倆都是一臉的無奈,已經到這地方了,隻能前進不能後退了。

    兩名小夥子輪番在前麵為他們引路,皮卡車在山間龜速前進,就這樣走走停停,五六的山路足足開了兩個多小時,張揚這個累啊,這趟山路的感覺,比跑趟千長途都累。

    雪越來越大,漫天飛舞的全都是大雪,山嶺樹木全都被染上了白『色』,朦朦朧朧有些影子,雖然隻是下午四點多鍾,可看起來卻像是暮『色』蒼茫,風刮的很緊,薑亮推開車門走下去,一團雪被山風裹著撲到他的臉上,打得他睜不開雙眼,山風呼嘯,宛如一頭咆哮的野獸,卷著大雪,呼嘯著,翻滾著,遮天蓋地的撲向大地。

    張揚把車停在村頭的空地上,村子的道路都很狹窄,皮卡車根本開不進去。

    周山虎從拖拉機上跳了下來,他一身都是積雪,看起來就像一個雪人,頭發、眉『毛』、睫『毛』上都是冰碴兒,咧著嘴衝著張揚笑了笑,大聲說:“謝謝大哥!”雖然竭盡全力的說話,聲音還是被風雪撕扯的四分五裂。

    周山虎把拖拉機交給他的兩名同伴,指了指村子麵,大聲道:“大哥!先去俺們家歇歇吧!”

    張揚和薑亮兩人也沒有其他選擇,跟著周山虎深一腳淺一腳的向村子走去,周山虎的家位於小石窪村西頭,院子是石頭壘起來的,房子也是石頭搭建的,一共三間石頭房子,東邊還有間夥房。

    一走進院子,一條大黑狗就叫著衝了過來,周山虎喝道:“老黑,給我回屋呆著去!”

    黑狗很聽話,咿嗚了一聲就掉頭回狗舍呆著了。

    張揚他們跟著周山虎進了堂屋,屋子沒人,大門也沒上鎖,周山虎推開房門道:“兩位大哥,快請麵坐!”

    張揚環視了一下這個房間,麵沒多少家具,一張條案,一張八仙桌,還有兩把破破爛爛的椅子,因為年月久遠,加上室內光線黯淡,根本看不清家具的顏『色』。

    周山虎拿起桌上的抹布在椅子上撣了撣,熱情道:“快請坐,我去給你們生盆火過來。”

    張揚笑道:“不用麻煩了,兄弟,你們村子還沒通點嗎?”

    周山虎點了點頭道:“是啊,還沒呢,聽鄉說,明年俺們村能通上電,到時候,俺們就能看上電視了。”他走了出去,過了一會兒才拎著一個爐子走了進來,把爐子放在張揚和薑亮身前,一股濃重的煤氣味兒很快就彌散在空氣中。

    薑亮兩隻手都抄在棉大衣袖子,這會兒他得意了,真是佩服自己有先見之明,穿著棉大衣出來就是暖和啊。他看了看一旁的張揚,發現這廝沒事人一樣坐在那,似乎根本感覺不到絲毫的寒冷,薑亮真是佩服他的體質,心說到底是年輕人,火力旺。

    周山虎弄了件髒兮兮的羊皮襖穿上,他搬了個馬紮在火爐旁坐下,一邊烤火一邊道:“兩位大哥,這麼大風雪你們來俺們村幹啥?是不是有啥重要事兒?”

    薑亮道:“你們村支書在不?能帶我們去找他不?”

    周山虎笑道:“你們找對人了,支書就是我親大爺,他就住在俺家前麵。”

    張揚和薑亮大喜過望,兩人起身道:“走,帶我們找他去。”

    周山虎點了點頭,帶著他們兩人來到村支書周友亮的家,周友亮的家雖然也是石頭房子,可比起周山虎家齊整的多,房子都是用方方正正打磨好的石頭砌成的,院子也大上許多,他們走進院子的時候,周友亮正在院子生爐子呢,看到周山虎進來,他一邊『揉』眼睛一邊道:“虎子,你來的正好,幫我把爐子給生好了,我眼給『迷』了。”

    周山虎道:“大爺,有兩位警察同誌找你!”

    周友亮眯起眼睛看了看張揚他們兩個:“警察?我沒見過你們啊!鄉派出所的?”

    薑亮笑道:“周支書,我們是江城市***局的,這次專門過來向您了解點事兒。”

    “啥事兒?俺是個老實人,不偷不搶的,能幫你們什麼忙?”周友亮還是相當警惕的。

    薑亮樂了:“周支書,我是打聽點過去的事情。”

    周友亮拉了一把棉襖道:“屋坐吧!”

    幾個人來到了屋麵,周友亮家的堂屋和周山虎家在布局上沒多大分別,不過周友亮家的牆壁上貼了不少偉人畫像,這在當地的小山村很常見。

    薑亮從麵相上推測周友亮的年齡大概在四五十歲的樣子,他應該對當年知青下鄉『插』隊的事情有所了解,於是道:“周支書,是這樣的,我們想調查一些事情,***前後,小石窪村曾經來過不少的下鄉知青,不知你是否還有印象?”

    周友亮道:“我跟他們不熟悉,當年我在西山采石場工作,平時很少來家,最長的時候半年才回來一次,我知道城來了不少知青,有些知青就住在俺們家。”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摸』出一盒煙,準備給客人上,薑亮道:“抽我的!”他從口袋拿出了一盒紅塔山,抽出一支遞給周友亮,其他的就放在桌上。

    周友亮看了看那盒煙道:“好煙啊,紅塔山!”

    張揚道:“周支書,回頭我送你一條,待會兒我給你拿去。”

    周友亮假惺惺道:“哪能呢,我怎麼能收你們的東西,那不成受賄了嗎?”

    張揚暗笑,屁的受賄,你一村支書就是想受賄也沒這樣的機會啊。

    周友亮抽了一口煙,吐出一團煙霧,慢條斯理道:“俺爹那時候是小石窪村的黨支書,這些知青就是俺爹負責接待的,他對這些事情最清楚。”

    張揚大喜過望道:“周支書,請問他老人家現在在哪?”

    周友亮歎了口氣道:“前年的時候就走了!”

    薑亮和張揚對望了一眼,彼此都掩飾不住內心的失望。

    薑亮道:“村應該有對這些事熟悉的人吧?”

    周友亮道:“當時村負責這件事的幹部多數都不在了,要不,你們去找老會計問問,看看他能不能幫上忙。”

    周山虎主動道:“我帶你們去!”

    周友亮送他們出門的時候,又來了一句:“那煙我不要啊!”他不是不要,根本是提醒張揚別忘了把煙給他。

    張揚笑了笑,他先去村口皮卡車拿了三條煙,把其中的兩條交給周山虎:“虎子,這兩條煙,一條給你大爺,一條你自己留著。”

    周山虎搖了搖頭道:“我不要,剛才不是你們幫我拖車,我拖拉機肯定要撂在半路上了,感謝你們都來不及呢,難能要你們的東西?”

    張揚道:“那就把這條煙拿著,回頭給你大爺。”

    周山虎道:“他說不要了,不用給他!”從他說話的語氣可以聽出,他對這個大爺也並不怎麼喜歡。

    薑亮道:“老會計住哪兒?”

    周山虎道:“前麵的石頭房就是!”

    薑亮抬頭望去,前麵全都是石頭房,他也分不清是哪一個。

    周山虎道:“門口栽著一棵梧桐樹的就是!”

    老會計周友金已經七十多歲了,聽說江城來了人,問起當初知青『插』隊的事情,他顯得有些『迷』惘,望著爐火想了一會兒方才道:“都過去二十多年了,我都不太能記清楚了。”

    薑亮提醒他道:“周大爺,您仔細想想,當時來你們小石窪村下鄉的知青中,有沒有一個叫許常德的?”

    周友金苦思冥想了老半天:“許常德?聽著有些熟悉,可我想不起來……”

    張揚把那張照片拿了出來遞給周友金道:“周大爺,您看看這照片上的人有沒有你認識的?”

    周友金翻來覆去的看了幾遍,終於還是搖了搖頭道:“不認得,一個都不認得……看著好像又有點熟悉,可我想不起來。”

    周友金的老伴兒一旁道:“你們就別問他了,他這兩年腦子不頂事了,別說是過去的事情,就是剛剛做過的事情,一掉頭就給忘了,知青下鄉過去了那麼多年,誰還記得呢,當時那些年輕人都是從城來的,負責接待的都是村的幾個幹部,可現在多數都去世了,我們家這口子頭腦又不靈活了。”

    張揚道:“大娘,總得有人記得吧,當年知青『插』隊的時候不可能封閉起來,不可能不和村民們發生聯係的啊。”

    老太太道:“你們還是去學校吧,陳校長那時候跟他們走得比較近,都是知識青年,想必他應該知道一些。”

    張揚又看了看周友金,老會計靠在椅子上已經打起了瞌睡,歲月不饒人,從這老爺子身上是得不到什麼線索了。

    離開老會計的家,外麵的雪並沒見停,反而越發的大了,周山虎道:“學校離我們村還有一地,咱們今天還過去嗎?”

    薑亮抬頭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手表,歎了口氣道:“原指望今天能趕回去呢,這都快五點了。“

    周山虎道:“這麼大的雪,不能回去了,太危險,我一個人住,家有地方。你們要是不嫌簡陋,就在我家住一夜,明天一早我送你們出山。”

    張揚點了點頭,雖然到了小石窪村,可是事情還沒有查出一丁點眉目,他當然不想就此放棄。張揚道:“虎子,今天要辛苦你了。”

    周山虎笑道:“辛苦啥,你們又不是沒幫過我,不過要去學校,咱們也得抓緊,回頭雪再大了,山路可不好走。”

    這點山路對張揚並不成為問題,可薑亮就不一樣了,走了沒多遠,他就落在後麵了,氣喘籲籲道:“今兒我算是體會紅軍翻雪山過草地的艱難了,幸福的生活來自不易啊!”

    張揚哈哈笑道:“隻是爬雪山,沒你說的那麼誇張。”

    薑亮道:“早知這樣,我應該讓杜宇峰陪你過來……他也是山出來的……爬山是把好手……”

    周山虎笑道:“大哥,沒多遠的,天冷,多走動走動暖和。”他們爬上雪坡,周山虎指著不遠處迎風招展的紅旗道:“那兒就是!”

    張揚道:“這麼大的雪,還有學生上課嗎?”

    周山虎道:“沒有,今天星期天!”

    薑亮道:“星期天校長不休息嗎?”

    周山虎道:“陳校長沒結過婚,孤家寡人一個,他的家就是學校。”

    張揚道:“他多大年紀了?”

    周山虎道:“五十來歲吧,我不知道!反正從我小時候就跟著他上課,現在他還在學校代課。”

    張揚道:“這樣的人不多見,一輩子都捐給了教育事業。”

    周山虎道:“陳校長脾氣有點怪,待會兒見到他的時候,你們最好有個心理準備,我們村人基本上都沒見過他的笑臉。”

    張揚笑道:“沒事兒,我們盡量讓著他就是。”

    

Snap Time:2018-01-19 13:36:56  ExecTime: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