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二十章山人(上)


    第六百二十章【山人】(上)

    盧家梁的山民也是在這清台山長大,『性』情之彪悍絲毫不遜『色』於山那邊的黑山子,客貨司機火了:“小兔崽子,你他媽『毛』紮齊了嗎?找揍是不……”話音還沒落呢,那年輕後生一拳就砸在他鼻梁上了,別看這小子黑瘦黑瘦的,不過動手相當的果斷,那客貨司機被他一拳就給放倒在地上了,捂著鼻子,手指縫鮮血忽忽直淌,身邊的那名同伴看到情況不妙,趕緊去駕駛室內抄起了一根鋼管。

    拖拉機上的三名小夥子絕不含糊,他們就地取材,抓起了拳頭大的石塊,準備進行遠距離攻擊。

    張揚抱著膀子一旁樂看著,這事兒跟他沒關係,他樂得看個熱鬧。薑亮不一樣,他是人民警察,看到這種人民內部鬥爭,他有義務製止並調解,薑亮大聲道:“全都給我住手,我是警察!”

    薑亮這一嗓子把幾個人都震住了,他穿著警服,板著臉,威嚴十足的走了過去,警察這兩個字對普通老百姓還是相當有威懾力的。

    那名客貨司機捂著流血的鼻子朝薑亮道:“警察同誌,他們撞了我的車還打人!”

    那小夥子道:“誰讓你罵人來著?再敢罵人我還敢揍你!”

    張揚樂了,這小子有點意思。

    薑亮隻是一個過路警察,他有他的事,想盡快幫他們處理一下,然後趕緊走人,他看了看那兩輛車:“人沒受傷吧?”

    雙方都搖了搖頭,不過那名客貨司機這會兒又回過神來:“剛才沒受傷,現在受傷了,我鼻子被打了,鼻梁骨可能斷了。”

    張揚走了過去幫著那司機看了看,笑道:“沒斷,好好的呢!”

    客貨司機道:“我得拍片子,你說了不算,他得賠我錢!他拖拉機無牌無照的,衝上來把我的車給撞了,我得找他要賠償!”

    小夥子大聲道:“你把車停在路中央不說?突然一個急拐彎,我能看到你嗎?車都來不及了,你有牌照,你有駕照嗎?你不知道在前麵做警示標誌啊?”小夥子居然懂得不少。

    薑亮道:“身份證、駕駛證都拿出來!”

    幾個人把身份證逃了出來,那小夥子叫周山虎,就是盧家梁小石窪村人,載著幾名同伴從西山縣買東西回來,沒想到在這兒和山出來的一輛客貨車撞上了。

    客貨司機也把身份證和駕駛證拿出來了,他叫韓德貴是荊山市的司機。

    薑亮審查雙方證件的時候,張揚閑著無聊,走到客貨車前看了看,他是想了解一下汽車的損毀情況,看看這車還能不能開,能不能把道路給讓出來,可張揚剛剛靠近客貨車,韓德貴的那名同伴就攔住他的去路:“你幹什麼?”

    張揚明顯感覺到了他的緊張,張揚笑道:“不幹什麼,想看看你這車。”張大官人有個脾氣,別人要是讓他順順當當的看,他反倒不想看了,可對方越是緊張,越是神神秘秘的,越是把張揚的好奇心給勾了起來,張揚道:“車裝的什麼?”

    那人臉『色』有些變了:“石頭!“

    “石頭?”張揚走了過去,那人搶上一步攔住他:“我說你什麼意思?”

    張揚道:“你不知道我是警察嗎?居然攔我的路?”

    那人道:“警察怎麼沒穿警服?”

    張揚道:“你沒見過便衣警察?把篷布給我拉開,我要看看麵是什麼東西?”張大官人從這廝的緊張表情隱約推測到其中有鬼。

    張揚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了,客貨司機韓德貴趕緊走過來道:“同誌,對不起,對不起,麵真的是石頭,你想看,我就拉開給你看看。“

    他一邊陪著不是一邊拉開了篷布,薑亮剛才隻顧著審查證件,沒發現什麼不對,想不到張揚這邊嚷嚷了起來。

    韓德貴揭開了篷布一角,讓張揚看,麵果然是一些石頭。

    張揚衝著那名攔住他的人道:“我說,隻不過是一些石頭你緊張什麼?”

    那人道:“我……我沒緊張!”

    這下連薑亮也看出這廝有些不對頭了,說話的時候額頭上布滿了冷汗,憑著警察特有的直覺,薑亮覺著這兩個人很可能有問題,他來到客貨車前,冷冷道:“讓開一些,我看看!”

    韓德貴歎了口氣道:“警察同誌,真沒什麼東西!”

    薑亮一把將篷布又扯開了一些,發現車廂內都是塞得滿滿的石頭。

    韓德貴道:“您都看到了,就是些石頭,我們拉去荊山奇石市場賣的。”

    薑亮道:“你們的事情打算怎麼解決?公了還是私了?”

    周山虎道:“我不賠他錢,哪有他那麼停車的?”

    韓德貴這會兒不知怎麼改變了態度,他歎了口氣道:“算我倒黴,這麼著吧,大家誰也不找誰,各走各路。”

    薑亮眉峰一動,這個人態度轉變如此之大,是不是因為他出現的緣故?他故意道:“我看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必須要當地派出所協同解決,小張,馬上跟當地派出所聯係一下,讓他們出警處理。“

    張揚當然明白薑亮這聲小張是喊自己的,薑亮在做戲,張揚點了點頭,掏出了電話,韓德貴也慌了:“警察同誌,我們不報警了,我們趕著送貨,耽擱不起啊,我們認倒黴了。”

    張揚道:“認倒黴?這車石頭就這麼重要?”他拉住車廂一個鷂子翻身跳了上去,將篷布全都拉開,韓德貴臉『色』倏然變了。

    張揚推開幾塊石頭。

    韓德貴的喉結動了一下,他的那名同伴則拉開車門。

    張揚看到石頭的掩蓋下竟然藏著一尊佛像,拉開車門的那人從中抽出一把獵槍,可沒等他把獵槍拿出來,一直在留意他動靜的薑亮就猛虎下山般衝了上去,一拳就砸在他的頸側,打得那廝瞬間喪失了反抗能力。

    韓德貴從懷掏出一把鋼珠槍,瞄準了薑亮。

    嗖!一塊石頭疾飛而至,準確無誤的砸在了韓德貴的腦門上,韓德貴被砸得仰頭倒地,鋼珠槍也飛到了一邊。卻是周山虎在緊急關頭出手,阻止了他開槍。

    周山虎帶領兩名小夥子衝上來,擰胳膊的擰胳膊,摁大腿的摁大腿,用車上的電線將韓德貴結結實實捆了起來。

    薑亮也把另外一個人給捆了。

    張揚在車廂內又有發現,這些石頭下竟然藏著幾十件文物,難怪這倆小子如此緊張,薑亮在韓德貴身上踢了一腳,怒道:“好大的膽子,盜竊國家文物,還私藏槍支。”

    這倆竊賊悔得腸子都青了,剛才就不該和這幾個山民理論,認倒黴走了不就完了?誰能想到這山溝溝也會冒出警察。

    周山虎也爬了上去,他一眼就認出那佛像是西山寺的,周山虎道:“玉佛,這幫孫子,連玉佛也敢偷!”

    張揚道:“還有不少東西,最少五十件文物。”

    周山虎道:“別的我不認識,可這玉佛是西山寺的。”他指了指半山腰:“高著呢,海拔一千一百米,廟隻有一個濟善師父。”

    薑亮趕緊打電話和當地派出所聯係,這會兒功夫天空變得烏沉沉的,山風比起剛才的時候又猛烈了一些,雖然張揚很想趕到小石窪村去,可遇上了這種事,也不能馬上走開,他們在原地等了一個小時,直到下午兩點鍾的時候,盧家梁鄉派出所才來了三名警察,薑亮有些惱火,他衝著幾名警察道:“你們什麼效率?報案這麼久才來人,都像你們這種工作效率,什麼罪犯都跑光了。”

    三名警察從薑亮的警銜上看出人家級別非同一般,也沒敢辯駁,隻是解釋麵包車在途中出了問題,接連熄火,好不容易才趕到這兒。

    薑亮把情況向他們說了一遍,幾名警察接手了這件案子,其中一名警員調查了一下情況,又查看了一下他們的證件,這都是些必要的手續,那個叫周山虎的年輕人和這些警察看來都很熟悉,他把自己了解的大概情況向警察說了,幾名警察聽說是盜竊文物案,都意識到這案子不小,其中一人向縣匯報。

    張揚道:“事情都了解清楚了,能不能處理一下道路上的這幾輛車,我們還急著去小石窪村呢。”

    三名警察商量了一下,發現那輛客貨車還能開,決定先把客貨和贓物拉到派出所去,拖拉機已經撞壞了,無法啟動,可丟在這又怕失竊,對多數山人來說,這可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周山虎來到張揚麵前,他陪著笑道:“大哥,一看就知道您是個熱心人。”

    張揚樂了:“小夥子,嘴巴這麼甜,說吧,找我啥事兒?”

    

Snap Time:2018-01-17 07:36:59  ExecTime:0.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