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九章小城故事(下)


    第六百一十九章【小城故事】(下)

    春陽的冬天比南錫要冷許多,何歆顏和張揚來到牆角空調旁坐下,張揚幫著何歆顏脫下大衣,搭在椅背上,望著何歆顏的俏臉,張大官人笑得很開心。

    何歆顏道:“你笑得很『色』啊!”

    張揚道:“是啊,改不了了!”他拿起菜單點了幾道菜,又叫了一瓶清江特供,他向何歆顏道:“你喝白的還是啤的?”

    “白酒吧,今兒天太冷,喝點白酒暖和。”

    何歆顏從服務員手中接過開好的白酒,給張揚倒上滿滿的一玻璃杯,然後自己倒了半杯酒,感歎道:“上午還在海南拍廣告,晚上就來到天寒地凍的江城了,長期過這樣的日子,我生理都要紊『亂』了。”

    張揚笑道:“有我在不會紊『亂』,回頭我幫你調節調節。”

    何歆顏嫵媚的瞪了他一眼,抬腳在桌下輕輕踢了他一下,張大官人的腿伸了出去,兩人的腿在桌下糾纏在一起。

    何歆顏道:“前天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你都沒說要來江城,怎麼這麼突然?”

    張揚道:“遇到了一點事情,必須要回來,我呆不長,後天就得趕回去。元旦南錫有個萬人環城跑,我本來不想參加,可上頭打電話讓我回去,混在官場,時間都不是自己的了。”

    何歆顏道:“你是體委主任,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當然要出麵了,小張同誌,好好表現,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哦!”

    張揚點了點頭道:“多謝領導重視,以後我會用實際行動好好表現,一定讓領導滿意。”

    何歆顏覺著張揚的雙腿纏得越發緊了,端起酒杯道:“喝酒吧,你還讓不讓我好好吃頓飯?”

    張揚這才放開了她,陪著何歆顏喝了杯酒。

    何歆顏道:“王準前兩天跟我聯係,問我想不想出專輯。”

    張揚道:“什麼專輯?”

    何歆顏道:“他把我介紹給香港的金牌音樂製作人良正,良正看過我的舞蹈,聽過我唱得一首廣告主題曲,他有意幫我出一張舞曲專輯。”

    張揚笑道:“好事啊,總是拍廣告提升知名度相當有限,如果可以出一張舞曲專輯,對提升你的知名度大有幫助。”

    何歆顏道:“其實我並不想有多大的名氣,現在的生活衣食無憂,我已經很滿足,如果讓我選擇,我寧願做一個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婦』,而不願成為什麼明星!”何歆顏這句話說的平淡,可她卻是在婉轉的向張揚表明心跡。

    張揚當然懂得何歆顏的意思,他笑道:“你還年輕,趁著年輕就應該好好做一番事業,相夫教子,過兩年再說,我一定盡力,讓你多生幾個。”

    何歆顏的俏臉紅了起來,啐道:“誰說要跟你生了?”

    張揚嬉皮笑臉道:“你不跟我生,跟誰生?”

    何歆顏又踢了他一腳,張揚的確對她很好,可是這混蛋一提到婚姻的事情,就開始回避主題,何歆顏知道張揚是怎樣的人,任何女人都很難拴住他那顆不羈的心,可是何歆顏真真正正深愛著他,她也想有一日和他步入婚姻的殿堂,她也憧憬著一個美好的未來,可是愛上一個這樣的人,就必須承受幸福的代價,代價是什麼?何歆顏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何歆顏抿了抿嘴唇,端起酒杯道:“我決定了,就試著出張專輯搏一下。”

    張揚舉杯道:“預祝你專輯熱賣,紅遍中港台!不!應該是紅遍全亞洲,全世界!”

    何歆顏之所以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因為她對張揚的態度感到有些失望,她的『性』格很堅強,絕不是個一味癡纏的女孩子,感情上她想做到拿得起放得下,雖然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放下張揚,可是張揚有句話說得對,她應該做些事,趁著年輕,多做一些事,如果命運注定她還要等待,那麼她就這樣等待下去……

    杜天野收到了一封信,信中沒有署名,麵隻有一張照片,這是一張拍攝於66年的集體照,杜天野從中找到了年輕時候的許常德,他頓時明白,這就是張揚所說的那張照片,一定是蘇媛媛寄給了他。杜天野對這張照片的興趣並不是太大,許常德和王均瑤、沈靜賢這些人的關係對他來說不是特別重要,他之所以去找蘇媛媛,主要是因為張揚開口求助,作為朋友,他應該幫這個忙。

    張揚接到消息之後,第一時間來到了杜天野的辦公室,拿走了這張照片,薑亮那邊也查到了一些線索,許常德當年下鄉『插』隊地點就在北原省荊山市西山縣盧家梁小石窪村。

    張揚決定親自去一趟,他和薑亮一起從江城出發前往荊山。薑亮得到的一些資料全都放在文件袋中,因為寒流突然來了,他特地帶上了一個警用藍『色』大衣,來到張揚的皮卡車內,發現張揚的暖風打得很足,忍不住抱怨道:“穿多了,早知你空調這麼好,我就少穿點。”

    張揚接過他手中的文件袋:“麵都是些什麼?”

    薑亮道:“你委托給我的事情我當然要盡力查,王均瑤和沈靜賢的資料並不好查,許常德的資料咱們這邊不缺,畢竟他是江城過去的市委***,他在66年曾經下鄉兩年,『插』隊的地點就在北原荊山。”

    張揚道:“西山縣就在清台山的背麵,距離江城不遠啊!”

    薑亮點了點頭道:“現在隧道都通了,當然不遠,過去那會兒要繞過清台山,道路也是崎嶇不平,交通十分的不便利,去一趟西山就得花一整天的功夫。”

    張揚道:“你是說許常德他們都在西山縣盧家梁小石窪村『插』過隊?”

    薑亮道:“其他人我不知道,可許常德肯定是從那兒出來的,他的檔案中有這段記錄,我查了很久,才查到這份原始文件,後來他隻是寫這兩年下鄉『插』隊,並沒有指明在哪。”薑亮打了個哈欠,把座椅放倒了,躺下道:“我昨晚值夜班,一晚上都沒睡好,得補個覺,等到了西山縣再叫醒我。”

    沒多久薑亮就發出了輕微的鼾聲,看來他真的累了,張揚望著他笑著搖了搖頭,啟動汽車向荊山市的方向駛去。

    從江城前往荊山,春陽是必經之路,張揚早晨才把何歆顏送到江城,這會兒又得折返回去,來江城的這兩天幾乎都在奔波中渡過了。

    汽車來到清台山前,張揚不由得想起當初他在黑山子鄉擔任計生辦代主任的事情,想起他在山路至上邂逅楚嫣然的情景,一切都是如此親切如此熟悉,張揚發現自己對清台山的感情很深,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將清台山當成了自己的故鄉,他的人生從這兒開始。

    僅僅過了一個多小時,張揚就穿過了連同平海和北原兩省的清台山隧道,出了隧道就是西山縣,沿著縣道走了沒多遠,就駛入通往盧家梁的蜿蜒山路。

    這依然是清台山,不過是清台山的西坡,春陽在清台山的東麵,盧家梁的山路比起黑山子的緊慢十八盤絲毫不遜『色』,道路之崎嶇,路況之複雜,甚至猶有過之,張揚不得不減慢車速,快要到盧家梁的時候前方有兩輛車出了事故,把道路給堵上了,張揚暗叫晦氣。薑亮這會兒也醒了過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到了嗎?”

    張揚搖了搖頭:“前麵好像出事了。”

    薑亮坐起來向前方望去,卻是一輛客貨車和一輛拖拉機撞在了一起,盤山公路本來就狹窄,路麵大部分都堵上了,五個人在那兒吵著呢。

    張揚暗叫晦氣,推開車門走了下去,薑亮也披上棉大衣跟了上去。來的時候還後悔帶了這件累贅出來,可一進了山頓時就感覺到棉大衣的好處,山風凜冽,人原地站在那都能被吹得打晃晃,日頭雖然還掛在天空上,可絲毫沒有晴天的感覺,陽光白乎乎的沒有任何的暖意,薑亮裹緊了大衣。

    張揚看了看那兩輛車,又看了看那五個人,客貨車上有兩個人,拖拉機上有三個人,都沒受傷,不過拖拉機被撞得慘不忍睹,客貨車的前臉也壞了,水箱也漏了,客貨車司機是一個又高又胖的漢子,他『操』著典型的荊山話道:“娘的,老子都把車停下了,你咋還直愣愣的的往我車上撞?”

    開拖拉機的是個十七八歲的後生,跟他一起的兩個也都差不多,年輕人血氣方剛的,瞪著雙牛蛋眼,大聲辯駁著:“你也不睜眼看看,這兒是羊腸子,誰家車停在路當中啊?你不是找撞的嗎?”

    

Snap Time:2018-01-20 03:52:05  ExecTime:0.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