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八章小城故事(上)


    第六百一十八章【小城故事】(上)

    張揚知道母親識大體,顧全大局,他打俞美蓮那個耳光形式大於內容,響是很響,不過不疼,小叔子教訓嫂子傳出去也不是啥丟人的事兒,想當初武二郎還把他潘金蓮嫂子一刀給搠了呢。張揚這巴掌多少出了口惡氣,衝著俞美蓮道:“嫂子,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別跟我這當兄弟的一般見識。”

    俞美蓮隻是抽抽噎噎的哭,她的那點兒潑勁被張揚一巴掌給打散了,她倒是想找張揚算賬,可她不敢,關於這個小叔子的傳奇,春陽流傳著很多的版本,她今天算是真正見識到了。

    趙鐵生道:“哭啥,又啥好哭的?你把你媽推倒了,還有理了?立軍,以後你們兩口子要吵架,別到這兒來,我和你媽年紀都大了,擱不住你們攪和!”

    俞美蓮抹幹淨眼淚,爬起來往外麵就走,徐立華慌忙催促趙立軍去追她。

    趙立軍追出去沒多久,又折回頭來,把摩托車開走了。

    趙立武等他們兩口子離去之後,低聲笑道:“活該,瞧她那囂張樣,我都想抽她!”

    趙鐵生很生氣,低聲道:“你們接著吃,我吃飽了。”

    發生了剛才的事情,趙立武也不好意思再提自己的事情了,他草草吃了一點,也借口酒店有事,匆匆離去。

    張揚來到母親身邊握住她的手道:“媽,你沒摔著吧?”

    徐立華笑著搖了搖頭,她起身想去收拾,卻感到腰部一陣疼痛,又不得不坐下,張揚關切的扶著母親來到沙發上坐下,輕聲道:“媽,你趴下來,我給你『揉』『揉』。”

    “噯!”

    徐立華趴在沙發上,感覺到兒子的大手在腰部推拿,說來奇怪,張揚『揉』捏兩下之後,她感覺疼痛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徐立華笑道:“看來當初讓你讀衛校還是有些好處的。”

    張揚道:“還好學了點按摩推拿的本事,以後可以用來孝敬您。”其實他這手功夫可不是從衛校學來的。

    徐立華道:“三兒啊,剛才媽對你那樣,你不生氣吧?”

    張揚笑道:“媽,我怎麼會生您的氣,再說您又不是真衝我發火。”

    徐立華道:“家和萬事興,我們這家人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我總想著一家人還是和和美美,這樣日子才過的有滋有味,你趙叔那個人沒多少文化,過去對你也不好,可這兩年他改了許多,小軍、小武兩個對我也滿孝順的,至於小蓮,她脾氣大了一些,平時也不這樣,可能是女人懷了孕,容易上火生氣,可你當兄弟的不該打她啊!”

    張揚道:“媽,我錯了,剛才我看到她把你推倒,一時心急所以才打了她,不過我沒下狠手。”

    徐立華笑道:“媽知道,你要是下了狠手,她的臉早就腫起來了。”

    母子倆一起笑了起來。

    茶幾上的電話鈴聲打斷了母子倆的對話。

    徐立華想去接電話,張揚讓她繼續躺著:“媽,我去接!”

    張揚拿起電話:“喂!”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驚喜的聲音道:“張揚?你什麼時候來江城的?”

    張揚馬上聽出是何歆顏,他頗感意外,可馬上又明白了,這丫頭肯定是抽空跟母親培養感情呢。

    張揚笑道:“你不知道我回來,怎麼會往我家打電話?”

    何歆顏道:“切,你以為我一定要找你啊,我不能跟徐阿姨聊聊天說說話嗎?”

    張揚笑道:“那好,我把電話給我媽。”

    徐立華聽說是何歆顏,也是開心非常,她接過聽筒道:“歆顏啊,你有日子沒過來看我了。”

    張揚笑了笑,去一旁泡了杯茶,自己喝了起來,還別說,何歆顏倒是很會哄老人家開心,陪著徐立華聊了足足有十多分鍾,徐立華這才依依不舍的掛上了電話,看了兒子一眼,嘴還故意感歎著:“多好的姑娘啊!”

    張揚笑道:“覺著她好,你就認她當幹女兒咯!”

    聽到兒子這樣說,徐立華不由得想起了秦萌萌,這個幹女兒和秦歡一起失去了蹤影,她輕聲道:“萌萌去了哪?”

    張揚道:“媽!她和小歡在一起,去了外國,總而言之她現在生活得很好。”

    徐立華點了點頭道:“知道他們生活的很好就行,萌萌是個好孩子。”

    張揚陪著母親聊了一會兒家長短,他本以為何歆顏還會打電話過來,可等了一個多小時,竟然沒有接到何歆顏的電話,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八點半了,他想出去轉轉,很久沒回春陽了,不知現在的春陽是否和他過去初來的時候一樣?他向母親說了一聲,離開家門,沿著小街緩步向前方走去,方才走了幾步,就看到前方一個窈窕的身影迎著他走了過來。

    張揚借著路燈微弱的光芒看清那身影竟然是何歆顏,張大官人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丫頭真是神出鬼沒啊,剛剛才打完電話,這會兒就出現在春陽,還是自己疏忽了,剛才忘了問她到底在什麼地方。難怪她會打電話給母親,原來她來江城了。

    何歆顏的目力當然比不上張揚,她手中還拎著一個旅行包,顯得有些吃力,張大官人悄悄躲到一棵大樹下,等何歆顏經過的時候,這廝倏然從後麵衝了出去,其實張大官人重生之後如果沒有選擇當官,這廝做賊也有極其優秀的天賦,一手捂住何歆顏的嘴巴,一手將她抱住,壓低聲音道:“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

    何歆顏的確被嚇了一跳,可馬上從張揚的身上感受到了那股熟悉而溫暖的氣息,男女之間發展到了一定的層麵,對彼此的氣息都很熟悉,張大官人雖然嗓音拿捏的不錯,可還是沒能瞞過何歆顏的鼻子,張揚感覺不到何歆顏的反抗,心中真是納悶,以這丫頭剛烈的『性』格竟然不做抗爭,這廝惡作劇的『性』子又上來了,貼著何歆顏的俏臉,伸出舌頭在她耳垂上『舔』了一口,陰測測道:“我還要劫『色』!”

    張揚感覺到何歆顏的嬌軀顫抖了起來,他雖然沒看清何歆顏的表情,可她顫抖明顯是因為笑得,而不是害怕,張揚知道自己『露』餡了,放開了何歆顏。

    何歆顏笑得就要喘不過起來,好不容易才停住笑聲,俏臉之上『蕩』漾著笑意,瑤鼻可愛的皺了起來,揮動粉拳向張揚的身上打去:“越來越沒出息了你,打死你這個臭流氓!”

    張揚笑著抓住她的手腕:“別介啊,打死了我,你哪兒找這麼好的男人去!”

    “滾!”何歆顏含羞帶怨的瞪了他一眼,將旅行袋扔給他:“幫我拿著!”

    張揚道:“麵是什麼?”

    何歆顏道:“我的東西,還有給徐阿姨買了點營養品。”

    張揚道:“真是孝順啊,我媽都被你『迷』的神魂顛倒了。”

    何歆顏挽住他的手臂道:“我想把你『迷』得神魂顛倒。”

    張揚笑道:“不用你『迷』,我早就神魂顛倒了。”

    何歆顏道:“騙人,『迷』得你神魂顛倒的那個肯定不是我!”

    張揚道:“我說丫頭,怎麼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啊!”

    何歆顏道:“不是我對自己沒信心,是對你沒信心!”

    張揚道:“剛才打電話的時候都不告訴我你在春陽。”

    何歆顏道:“這次來的有點突然,江城酒廠明天有個代言,我剛才打電話的時候,剛剛出了江城機場,原本打算明天做完活動,過來探望徐阿姨的,可沒想到你竟然在春陽,所以我想都不想,打車就來了,我想給你一個驚喜。”

    張揚看到何歆顏柔情脈脈的樣子,心中一陣溫暖,他關切道:“吃飯了沒有?”

    何歆顏搖了搖頭。

    張揚道:“跟我回家去吃。”

    何歆顏道:“不了,外麵隨便吃點吧,別讓伯母麻煩了。”

    張揚把何歆顏的旅行包鎖在自己的皮卡車內,兩人也沒開車,步行出了小街。

    這兩年春陽還是有不少變化的,縣委***沙普源上台之後,把前任領導朱沒有完成的縣城道路改造工作做完了,現在春陽的街道寬闊了許多,張揚感到這座小城有些陌生了,不過他記得春水河,春水河畔並沒有太多的變化,他帶著何歆顏來到了熟悉的知味居,沿著春水河前往知味居的路上,熟悉的感覺仿佛瞬間都回到了張揚的心中。

    

Snap Time:2018-07-16 12:55:22  ExecTime:0.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