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八章念親恩(下)


    第六百一十八章【念親恩】(下)

    張揚知道母親是個勞碌命,真讓她閑下來,她反倒會渾身不自在,張揚笑道:“媽,你自己多注意身體,要是累病了,我可是會心疼的。”

    徐立華道:“你要是怕我累,趕緊娶個媳『婦』回家,讓她幫我分擔家務。”

    張揚最怕母親提這事兒,他笑道:“那我就多娶幾個,燒水的燒水,做飯的做飯,『揉』肩的『揉』肩,捶腿的捶腿,另外還得有陪你聊天逗樂的,還有唱歌跳舞給你解悶的。”

    徐立華被兒子逗得不禁笑了起來,嘴上卻道:“你別氣我了,這麼大人了,別整天不定『性』,感情上的事情不能朝三暮四,也不能三心二意,天下好女孩兒多了,總不能全都被你娶進門來?”

    張揚道:“媽,我今年才多大啊,你就這麼著急把我推銷出去?”

    徐立華道:“眼看二十四歲的人了,是該成家了,成了家身邊就有個人照顧你,省得我整天為你『操』心了。”

    張揚道:“現在時代變了,都講究先立業再成家,你看江城市委杜***,他都四十掛零的人了,到現在還是光棍一條。”

    徐立華道:“我不管人家,他又不是我兒子,我就管你,你新的一年一定要正兒八經的找一個女朋友,咱們就是普通人家,不一定要找什麼金枝玉葉,也不一定要找多漂亮的,隻要是知書達理,善解人意,懂得關心你,照顧你,會過日子的女孩子就行。”說到這她忽然想起了何歆顏:“對了,我看歆顏就不錯,每次她來江城都會抽時間過來看我,又漂亮,又懂事,還有一手好廚藝,入得廳堂下得廚房,這樣的女孩子打著燈籠也找不到啊。”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看來何歆顏還是很會討好老娘的,難怪母親一個勁的幫她說好話。

    徐立華道:“你這小子,把我給你說的話全都記清楚。”

    張揚一邊打著馬虎眼,一邊扶著母親往廚房走:“媽,我餓了,特想吃你灌得***。”

    徐立華笑道:“好啊,回頭我給你蒸!”

    徐立華這邊走入廚房,那邊老二趙立武得到消息已經從金凱越趕了回來,他也開上車了,一輛二手的長安麵包,從保安到保安部經理,到現在金凱越酒店經理,趙立武的一路升遷全都仰仗了張揚和牛文強的關係。現在的張揚早就不是那個少言寡語的中專生,已經成為了他們家的希望和榮耀,別說欺負了,現在巴結都來不及。

    張揚叫了聲二哥,家和萬事興,張大官人就是衝著母親,也得和老趙家搞好關係。

    趙立武道:“三弟,這次回來咋沒提前打聲招呼,我好讓人準備。”

    張揚笑道:“回自己家還要打什麼招呼?”

    趙立武衝著廚房內大聲道:“媽!別做飯了,都去金凱越吃飯,我請客!”

    徐立華的聲音從廚房內傳來:“你弟想吃***了。”

    張揚道:“酒店早就吃膩了,我在南錫的時候就惦記咱媽做的飯菜,在家吃吧,大家一起熱鬧熱鬧。”

    趙立武聽他這樣說也隻能作罷。

    這時候老大趙立軍兩口子也過來了,趙立軍騎了一輛新買的光陽踏板,一直騎到了院子,他老婆肚子已經初具規模了,徐立華聽到摩托車的聲音,專門從廚房趕出來扶兒媳『婦』下車,嘴嘮叨著:“小蓮,不是跟你說了嗎,別坐摩托車,你挺這歌大肚子凡事都要小心。”

    兒媳『婦』俞美蓮笑道:“沒事兒,這摩托車穩當。”

    趙立武也湊了過來,『摸』了『摸』摩托車道:“哥,光陽150,新買的啊!”

    趙立軍不無得意的點了點頭道:“最近生意不錯,所以琢磨著給你嫂子買台車,以後上下班的也方便。”

    趙立武道:“發財了啊!”

    趙立軍道:“比不上你,汽車都開上了。”

    趙立武道:“我那是開人家的,自己可買不起。”

    張揚笑著叫了聲大嫂。

    俞美蓮眼睛眨了眨道:“你們兩個都別互相捧了,還是咱們三弟有出息,你們加起來收入也不如三弟高啊!”

    趙立軍和趙立武不吭聲了,都跟著點頭。

    張揚笑道:“嫂子別這麼說,我就是一普通小幹部,指著工資吃飯,哪有什麼收入。”

    俞美蓮是典型的小市民,喜歡自作聰明,眼睛眨巴眨巴:“三弟,都是一家人,還掖著藏著,誰不知道你賺錢容易啊。”

    張大官人差點沒被嗆著,心說跟這個女人沒啥好說的,老子可是清官啊。

    徐立華道:“行了,都別在這站著了,你們該幹啥幹啥,等飯菜準備好了我叫你們。”

    俞美蓮道:“咱們打麻將吧。”

    張揚道:“不會!”

    “真的假的?打麻將都不會?”

    張揚笑道:“真不會!”他看到趙鐵生買菜回來了,笑道:“你們和趙叔去打牌,我陪媽做飯。”

    徐立華也想趁著這個機會讓趙鐵生和兒子兒媳之間修補一下關係,她接過趙鐵生買來的菜,讓他們去了。

    等幾個人進屋打起了麻將,張揚陪著母親來到廚房,徐立華笑了笑道:“你別不高興啊,你嫂子就是那個脾氣,想什麼說什麼,嘴上沒個把門的,你千萬別跟她一般見識。”

    張揚笑道:“怎麼會!其實也不怪她這樣說,現在社會上很多人都認為當官就有錢,從古到今升官發財都是聯係在一起的。”

    徐立華道:“這些年你幫了家不少,真是辛苦了。”

    張揚道:“媽,你怎麼越說越是生分啊。”

    徐立華感歎道:“這些年你的變化最大,過去你不喜歡說話,和這個家庭格格不入,我最擔心的就是你,沒想到人長大了真的會變。”

    張大官人當然知道自己發生了怎樣的轉變,可這件事永遠也不會說出來,其實他已經適應了重生後的角『色』,他就是張揚,張揚就是他,這輩子是不會發生改變的。張揚真摯道:“媽,無論怎樣變,我都是你最親的兒子。”

    徐立華轉身看了看兒子,感動的點了點頭。她想起了在東江上學的女兒趙靜,輕聲道:“要是小靜回來就好了。”

    張揚笑道:“趙靜最近忙著實習的事情,要回來也得等到寒假了。”

    徐立華道:“她和那個丁斌到底怎麼樣了?平時打電話過來,她也不提兩人的事情。”

    張揚道:“上次我去東江見到他們了,還好吧,不過我聽說大學畢業對感情是個考驗,希望他們能夠順順利利的度過這個門檻兒。”

    徐立華聽兒子這樣說不由得有些擔心了:“考驗?什麼考驗?”

    張揚道:“大學畢業的時候都要麵臨畢業分配,感情再好的兩個人,如果不能分配在一起,感情就會出問題,很多人因此而分手,我沒上過大學,上中專那會兒也沒談過對象,都是從雜誌上看的。”看到母親有些擔心,張揚又笑著安慰她道:“您別擔心,隻要他們兩人感情好,分配的事情就算丁家不管,我也能幫忙搞定。”

    徐立華又歎了口氣道:“你是說小靜很可能不回江城了?”

    張揚心說十有***是這個樣子,丁斌是不可能陪著趙靜來江城定居的,不過嘴上卻道:“小靜怎麼打算咱們也不知道,媽,其實隻要小靜能有好的發展,在哪兒還不是一樣,就算留在東江,也沒多遠啊。”

    徐立華點了點頭,心中卻有些難過,這麼多兒女之中,隻有張揚和趙靜是她親生的,可現在這兩個孩子都去了外地工作,每想起這件事,她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

    家的每個人都很歡迎張揚的到來,親情固然是一方麵,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是張揚是趙家兩兄弟眼的貴人,認為這個當初的拖油瓶,現在對他們能有很大的幫助。

    幾杯酒下肚,趙立軍咧著嘴笑道:“三弟,聽說你最近在南錫幹得不錯,省運會工程都是你說了算,那啥,能不能給我這個當大哥的弄點小工程幹幹?”

    張揚笑道:“大哥,你不是在跑運輸嗎?”

    趙立軍道:“這年頭,誰不想發展啊!”他朝老婆的肚子看了看道:“你嫂子就快生了,我得抓緊時間賺點『奶』粉錢,不然以後我連『尿』不濕都買不起。”

    張揚還沒說話呢,趙立武笑了起來:“大哥,少在這兒哭窮了,光陽150都騎上了,還說買不起『尿』片,誰信啊?”

    趙立軍道:“老二,你比我混得好,汽車都開上了,咱們當兄弟的得相互幫助,你好我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你說是不是?”

    趙立武道:“大哥這句話說的我讚成,老三啊,我也有事求你,我在金凱越雖然當上了經理,可酒店畢竟是人家的,我始終都是在給人家打工,賺得都是小錢。我琢磨著想盤一家飯店自己幹,你關係多,人脈廣,幫我參謀參謀,要是能幫忙從銀行弄出點貸款就更好了。”

    張揚聽到這哥倆全都為了這些瑣事煩自己,礙於母親的情麵他不好說什麼,可徐立華實在是有些聽不下去了,她輕聲道:“小軍,小武,你弟剛回來,咱們不提這些事兒,讓他好好吃頓飯,再說了他是南錫的體委幹部,又管不了江城的事兒,你們別難為他。”

    趙立軍和趙立武對望了一眼,趙立軍道:“媽,誰不知道老三現在是手眼通天啊,連咱們春陽縣委***都得給他麵子,我們可都是您的兒子,我們都混出個人樣來,您老臉上也有光是不是?”

    徐立華道:“三兒又不是國家『主席』,他也有領導,他也要講究組織紀律。”

    俞美蓮道:“養兒方知父母恩,我現在可緊張肚子的這個小東西了,親生的兒子誰不愛啊?”她陰陽怪氣的腔調讓人聽著很不舒服,一聽就知道她是在譏諷徐立華。

    張揚有些聽不下去了,趙立軍兄弟倆說什麼他無所謂,可俞美蓮對他母親不尊敬,他可受不了,張揚冷冷道:“嫂子,你什麼意思?”

    俞美蓮笑道:“沒什麼意思,就是有感而發,親生的就是不一樣!”

    趙鐵生也聽不下去了,他對這個兒媳『婦』從來就不怎麼順眼,趙鐵生過去對張揚母子倆不好,可後來張揚發達之後,沒跟他一般計較,反而對他們趙家盡心照顧,趙鐵生雖然沒多少文化,可是他也懂得感恩,這也是這兩年他對徐立華越來越體貼的原因,趙鐵生重重的把酒杯頓了一下,兩道眉『毛』擰在一起道:“我們家的事兒你『插』『插』個啥?”

    俞美蓮愣了一下,馬上意識到老公爹是在說自己,她眉『毛』豎起道:“怎麼著,不把我當這家人了?趙立軍,我不是你媳『婦』嗎?”

    趙立軍尷尬道:“美蓮,你少說兩句!”

    俞美蓮道:“我就知道你們不歡迎我來,趙立軍,你什麼老大啊,在這家沒人看得起你!”

    趙立軍臉漲得通紅:“你閉嘴!”

    俞美蓮怒道:“你讓誰閉嘴?”

    趙立軍雖然平時蠻橫,可是卻有些懼內,但是當著家人的麵,也不能顯得太慫,他大聲道:“你他媽閉嘴,我們爺幾個說話,你『插』『插』個啥?”

    俞美蓮也不是好『性』子,揚起右手,啪!地就給了趙立軍一個耳光,這一巴掌把趙立軍打懵了,把全家人都給弄愣了。張揚和這位嫂子接觸不多,沒想到這娘們兒居然是個潑『婦』。

    趙立軍麵子可掛不住了,揚起手作勢要打俞美蓮,徐立華慌忙把他的手臂攔住,大聲道:“小軍,別犯渾,小蓮還懷著身孕呢。”

    這句話提醒了俞美蓮,俞美蓮母老虎一樣向趙立軍衝了過去:“趙立軍,我他媽跟你拚了。”

    徐立華好心想要攔住她,卻被彪悍的俞美蓮一把給推倒在地。

    張揚離得比較遠,原本他隻是抱著坐山觀虎鬥的念頭看看,畢竟清官難斷家務事,大哥大嫂的那點事兒他也管不了,可是看到俞美蓮把母親給推到了,張揚火大了,他一個箭步衝了上去,扶起地上的母親,徐立華這一跤摔得不輕,臉『色』蒼白,忍著痛擠出一絲笑容道:“三兒,我沒事兒!你們別怪小蓮。”

    俞美蓮有些不識好歹,尖叫道:“誰要你虛情假意?你又不是趙立軍的親娘,你隻疼你親生兒子,別再這假惺惺的充好人……”

    話還沒說完呢,眼前掌影一晃,隻聽到啪!地一聲脆響,卻是張揚出手賞了她一記耳光,以張大官人的胸懷原本是犯不著和這個市井潑『婦』一般計較的,可是俞美蓮把他母親推倒在地,嘴上還不幹不淨,張揚自己受點委屈沒什麼,可是不能看到母親受委屈,這一巴掌他當然不會盡全力,俞美蓮畢竟懷有身孕,張揚打得很巧妙,雖然很響很脆,可是並沒有多少力量用在俞美蓮的臉上,這一巴掌把俞美蓮打愣了,也把所有人都看愣了。

    俞美蓮捂著臉,眼淚一個勁的往下流,她醞釀著情緒準備不顧一切的撒潑發動反擊。

    張揚道:“這巴掌是替我大哥教訓你的,你嫁到這家來,就應該懂得尊敬長輩,我大哥不管你,我這個當兄弟的隻能代勞,別覺著肚子壞了孩子就有了撒潑的資本,胎教不好,小心帶壞了孩子,你敢罵我一句,我一樣敢打你,在這個家不懂得尊重我媽,就是不尊重你自己。”

    俞美蓮望著張揚,隻覺著一股強大的威勢『逼』迫過來,她竟然不敢衝上前去,這會兒想起老公來了,可憐兮兮的看著趙立軍道:“趙立軍……就看著我被他打?”

    趙立軍這會兒反過勁來了:“我他媽都想抽你,俞美蓮,你在我家撒什麼潑?有氣你衝我來,你推我媽幹什麼?”趙立軍的這番話多少博得了張揚的一些好感。

    俞美蓮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哭道:“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徐立華走過來道:“都別吵了,三兒,給你嫂子道歉!”

    張揚道:“媽!”

    “不道歉,就別叫我媽!”徐立華似乎真的生氣了。

    

Snap Time:2018-04-21 21:16:30  ExecTime:0.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