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八章念親恩(上)


    第六百一十八章【念親恩】(上)

    張揚一臉壞笑道:“這事兒還是得你親自出馬!”

    杜天野道:“好小子,你來江城之前就盤算好了,想讓我幫你查這件事是不是?”

    張揚道:“我看得出,蘇媛媛對你肯定比我好,我要是去問她,她絕對不會給我幫忙,你要是開口,我琢磨著,她應該願意為你做點事兒。”

    杜天野皺了皺眉頭:“可是,我突然找她是不是有些冒昧?”

    張揚道:“權當朋友間的普通問候就是。”

    杜天野低聲道:“這樣吧,我抽空和她聯係一下。”

    張揚道:“老大啊,這事情不能耽擱了,一定要盡快聯係,我在江城呆不了多長時間,明兒我回春陽看看,後天回來,你千萬要給我個準信兒。”

    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逼』命嗎?事情哪有你想象的那麼容易?”

    張揚道:“無論有沒有難度,這件事兄弟就拜托你了。”

    張揚既然開口,杜天野的確不好拒絕,而且去找蘇媛媛問問情況,也不是違反什麼原則紀律的事情,他終於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蘇媛媛沒想到杜天野會主動打電話給自己,在呼機上看到杜天野的手機號碼,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去馬路對麵的公話亭內回了一個電話。

    “杜***,找我有事?”蘇媛媛的語氣透著禮貌和敬意,她對杜天野一直是抱有深深歉意的,雖然她的謊言沒能造成惡果,可是她辜負了杜天野對她的信任,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背叛了他,這讓蘇媛媛感覺到抬不起頭來,她不好意思麵對杜天野。她本以為杜天野會因此而憎恨她,可後來發生的事情證明,杜天野是個胸懷寬廣的人,他並沒有因為那件事而埋怨自己,非但如此,他還找醫生給她的母親看病。

    母親的病情最近穩定了,身體狀況也好轉了許多,蘇媛媛以為是於子良幫忙的緣故,卻並不清楚,真正負責開『藥』方的是張揚,於子良隻是他請去的幌子。

    杜天野道:“有事,你有沒有時間,我想和你麵談!”

    蘇媛媛咬了咬嘴唇,她考慮了好一會兒,方才道:“杜***,你說時間地點!”

    杜天野道:“一招的飛廬茶社吧。”

    蘇媛媛沒吭聲,飛廬茶社是一招的其中一個部門,當初蘇媛媛就在市『政府』一招工作,那她有不少的熟人。

    杜天野從蘇媛媛的反應中明白了什麼,低聲道:“要不,你定個地方吧。”

    蘇媛媛道:“兩湖茶社吧,距離您辦公的地方不遠,還比較清靜。”

    杜天野道:“好!一個小時後,我在那等你。”

    蘇媛媛是不可能讓杜天野等他的,放下電話之後她馬上就出發了,來到了約定的茶社,特地要了一個雅間,她考慮到杜天野市委***的身份,如果別人看到他和自己在一起,恐怕又要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蘇媛媛坐在桌前,透過落地的玻璃窗向外張望著,她感覺到自己變得劇烈的心跳,望著牆上的時鍾,雙手下意識的交叉在一起按住胸口,她有些緊張了,她很清楚,自己的緊張並非因為杜天野是市委***,而是因為他這個人。

    杜天野很守時,一分不差的來到了約定的地方,蘇媛媛看到他走入茶館,就迎出門外,戴著黑『色』無框眼鏡的杜天野朝她笑了笑,一言不發的跟隨她走入雅間。

    蘇媛媛叫了一壺鐵觀音,現衝現泡,她讓服務員離開,親自承擔了泡茶的工作,過去她專門學習過茶道,當初她在一招的時候,綜合素質評比穩居第一,她是一招的明星服務員,正因為如此,杜天野初來江城的時候,才讓她承擔了照顧杜天野的職責,蘇媛媛想到,如果當初沒有發生清台山的事情,如果她沒有出賣杜天野,也許她仍然在一招工作,可一切都已經改變了,時光不能倒流,她和杜天野之間的關係再也不會恢複到昔日的模樣。

    杜天野默默看著蘇媛媛嫻熟的茶藝,輕聲道:“伯母的身體好些了嗎?”

    蘇媛媛點了點頭道:“好多了,多虧了於博士開的『藥』方,她的身體狀況漸趨好轉。”

    杜天野微笑道:“那就好!”對當初蘇媛媛出賣他的那件事,杜天野一直都感到很困擾,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蘇媛媛要出賣他,事情雖然過去了這麼久,可杜天野仍然不方便提起,他不想蘇媛媛難堪,杜天野道:“最近在忙什麼?”

    蘇媛媛道:“我哥哥放出來了,他開了家摩托車專賣店,我在他店幫忙。”

    杜天野道:“生意還不錯吧?”

    蘇媛媛道:“還好,最近買車的人很多。”她抿了一口茶,小聲道:“杜***找我有什麼事?”

    杜天野笑了笑:“沒什麼大事,隻是想問問你的近況。”

    蘇媛媛心中感到異常內疚,發生了那件事之後,杜天野仍然關心她,越是如此,她心越不好過,她抬起頭,想要說話,卻看到杜天野也張口要說話,兩人同時停住說話,蘇媛媛道:“杜***先說。”

    杜天野笑道:“還是你先說!”

    蘇媛媛道:“我一直都想對你說聲對不起……”她是鼓足勇氣才說出這句話的。

    杜天野搖了搖頭道:“過去的事情,不開心的事情,咱們都不要提了,我相信一個成年人做每件事都有自己充分的理由,小蘇,忘了過去,我相信你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蘇媛媛聽到杜天野的這句話幾乎就要流淚了,她強忍著眼淚低聲道:“我……不該說謊話……”

    杜天野笑道:“都說了,不提過去的事情,對了,我找你還真的有件事。”他看出蘇媛媛明顯有些感動,杜天野這個人也見不得女人的眼淚,趕緊把話題岔開了去。

    蘇媛媛也利用這一時機調整好了情緒,不要意思的向窗外看了看,小聲道:“杜***您說!”

    杜天野道:“你母親是不是和我們平海前省長許常德一起下過鄉?”

    蘇媛媛愣了一下,她咬了咬嘴唇:“杜***,為什麼會突然問起這件事?”

    杜天野微笑道:“是這樣,我有一位世叔最近來到江城,他過去曾經和許省長一起『插』過隊,提起過一些人和事。”

    蘇媛媛充滿詫異道:“他提到過我的母親?”

    杜天野當然不能把這件事的實情說出來,他點了點頭道:“你的母親是不是叫沈靜賢?對了他還提到過一個名字叫王均瑤,他們當時都是一起『插』隊的,他想召集當時一起『插』隊的那些知青聚一聚,所以讓我幫忙打聽一下。”

    蘇媛媛道:“我母親很少提起她過去的事情,我對這方麵一無所知,杜***,不如你把那位先生的名字和聯係方式給我,我回家跟我媽說一聲。”

    杜天野道:“他叫邱德燦,你回去跟伯母說一聲,如果伯母願意跟他見一見,你直接打我電話。”

    蘇媛媛點了點頭,她並沒有生出任何的疑心。

    杜天野還有很多事要忙,和蘇媛媛說完這件事就起身告辭了,臨走的時候,搶先把賬單結了。

    蘇媛媛很看重杜天野委托給她的事情,離開茶社之後,直接回到了家,母親沈靜賢正坐在院子曬著太陽,她每天的大部分時間都是這樣度過,看到女兒回來,沈靜賢有些好奇:“媛媛,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蘇媛媛道:“媽,我大哥在店,最近生意清淡,用不著都守在那。”她走過去推動輪椅道:“變天了,回屋坐吧。”

    沈靜賢笑著點了點頭,這個女兒真是孝順。

    回到房內,蘇媛媛先給母親倒了杯熱茶,然後道:“媽,今天我遇到了一個人。”

    沈靜賢笑道:“傻丫頭,你哪天不遇到人啊?”

    蘇媛媛道:“這次不一樣,我遇到的這個人他提到你。”

    沈靜賢微微一怔,輕聲道:“怎麼可能,我十多年都沒有和外界交往了,認識的也隻是一些街坊鄰居,哪還有人記得我?”

    蘇媛媛道:“他不但提到你,還提到我們平海的前省長許常德,還說一個叫什麼?什麼……”蘇媛媛裝出一副苦思冥想的樣子,眼角的餘光卻在悄悄觀察母親的表情變化,她看到母親的臉『色』瞬間改變了,臉上的笑容完全消失。

    沈靜賢道:“他還說什麼?”

    蘇媛媛道:“他還說了一個名字,好像叫……嗯對了,叫王均瑤!”

    沈靜賢內心感到一陣刺痛,低聲道:“他是誰?他說的人我都不認識,他怎麼會記得我?”

    蘇媛媛道:“他叫邱德燦!”

    “邱德燦?”沈靜賢低聲重複著這個名字,目光中充滿了『迷』惘,她對這個名字相當的陌生,她敢保證,自己還沒有老到糊塗的地步,當年的每一個人,每一個名字都牢牢鐫刻在她的心底。

    蘇媛媛道:“對啊,他叫邱德燦,他說和你們這幾個人一起『插』過隊,當過知青。”

    沈靜賢搖了搖頭道:“沒有,從沒有過,我根本就不認識什麼邱德燦,也不認識什麼王均瑤,許常德我認識,不過那是在電視上看到過,人家活著的時候是省長,我怎麼可能認識他?死了……或許有機會認識吧,不過那得等我死了之後。”沈靜賢滿麵狐疑的看著女兒:“媛媛,真的有這樣一個人去找你?”

    蘇媛媛點了點頭,她竭力控製好自己的表情,不讓母親看出自己撒謊。

    沈靜賢道:“你在騙我!”

    “我沒有!”

    沈靜賢道:“別忘了,你是我的女兒,你的一舉一動瞞不過我的眼睛,到底是誰找了你?”沈靜賢的聲音陡然變得嚴厲起來。

    蘇媛媛有些驚慌道:“媽,真的沒有,我沒騙你。”

    沈靜賢的目光落在空白的牆麵上,牆壁上留有一個四四方方的印記,她想起了那張照片,低聲道:“媛媛,那張照片,你有沒有燒掉?”

    蘇媛媛用力點了點頭道:“燒掉了,真的燒掉了!”

    沈靜賢歎了口氣道:“媛媛,我們隻是一個普通人家,我就是一個家庭『婦』女,連江城都未走出過,怎麼可能認識那些大人物。”

    蘇媛媛默然無語,過了好一會兒,終於鼓足勇氣道:“媽,有件事我一直都想問你,為什麼,為什麼你當初要讓我那樣說?”

    沈靜賢冷冷望著女兒:“你是不是想我死?在你心中是不是當我是一個冷血的毒『婦』,你是不是想我死?”

    “沒有……”蘇媛媛流淚了。

    沈靜賢閉上眼睛道:“我累了,我真的累了,我隻想平平安安的再多活幾年,親眼看著你嫁人!嫁個好人家。”

    徐立華沒想到兒子會突然回來,之前張揚說過,他要等到春節前夕才能回來過年的,徐立華看到兒子,激動地話都說不出來了,拉著張揚的手,眼淚不停的往下流。

    張揚看到母親這個樣子,不由得有些內疚,自己隻顧著工作,忽略了對母親的關心,他笑道:“媽,你哭什麼?我這不是回來了?”

    徐立華道:“媽是高興,高興了才哭!”

    張揚道:“高興了應該笑才對,笑一笑十年少,您笑兩次,千萬別多笑了。”

    徐立華有些不解道:“為什麼不能多笑啊?”

    張揚咧著嘴笑道:“你笑兩次就年輕二十歲,看起來像我姐,要是再笑一次就成我妹了。”

    徐立華啐道:“混小子,滿嘴的胡說八道,我是你媽!”

    張揚的繼父趙鐵生聽到動靜從屋出來,隨著張揚在仕途上做得風生水起,趙鐵生對張揚的態度也是越來越和藹,現在表現的就像是一個慈父了,他笑眯眯道:“三兒回來了,我出去買點好菜去。”

    徐立華道:“老趙,還是我去吧,你們爺倆說話。”

    趙鐵生還是有點自知之明的,他知道張揚和自己沒多少共同語言,在張揚發達之前,他對張揚母子倆也不怎麼好,現在還是用實際行動多表現表現,趙鐵生堅持道:“我去,我和賣菜的熟悉,能買到好菜。”

    張揚樂道:“這年頭什麼都得靠關係啊!”

    趙鐵生笑道:“那可不,幹啥沒熟人都不行!”他這邊出門,徐立華又叮囑他道:“你給小軍、小武他們打個電話,讓他們晚上回來吃飯。”

    趙鐵生連連答應。

    徐立華看到時間還早,也就沒忙著做飯,拉著兒子的手回到客廳坐下,現在他們家的條件已經改善了許多,樓上樓下電燈電話,全都齊備了,徐立華給兒子倒了杯開水還專門衝了點蜂蜜,她端著茶杯遞到張揚手道:“喝點蜂蜜茶,冬天幹燥,去火用的。”

    張揚笑道:“媽,你真疼我,要不你幹脆跟我去南錫得了,在我身邊也好照顧我。”

    徐立華道:“現在還走不開,你大嫂懷孕了,明年四月的預產期。”

    張揚道:“我記得他們兩個都在家住啊,什麼時候搬走的?”

    徐立華道:“老大媳『婦』挑剔了一些,你趙叔那個人又大咧咧慣了,上個月吵了一架,生氣就搬出去了,小軍這兩年跑運輸也賺了點錢。”

    張揚道:“我嫂子對你咋樣?”

    徐立華道:“倒沒什麼,她對我還好,就是手腳懶了些,現在的年輕人不都是這樣。”

    張揚笑道:“她要是敢對你不好,我跟老大說,讓他把老婆給休了。”

    徐立華不無嗔怪的看了兒子一眼道:“別胡說八道,她對我一直都很尊敬。”

    張揚道:“老二怎麼也不在家住了?”

    徐立華道:“牛文強現在去豐澤發展,聽說生意做大了,這邊的金凱越就交給老二打理了。老二整天忙的不見人影,他嫌早出晚歸的住在家不方便,所以就搬到酒店住了,所以家隻剩下了我和你趙叔。現在房子大了,人反倒少了,這麼大房子,整天就我們兩個人樓上樓下的轉悠,我倒開始懷念過去在農機廠宿舍的時候了。”

    張揚道:“早就勸您跟我一起去南錫散散心,可你就是不願走。”

    徐立華笑道:“人一輩子總有這個過程,還好,再過幾個月我又有事情幹了。”

    

Snap Time:2018-06-19 06:40:26  ExecTime:0.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