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七章疑雲密布(上)


    第六百一十七章【疑雲密布】(上)

    高廉明看到張揚若有所思,小聲道:“你在想什麼?”

    張揚道:“我馬上要去江城一趟!”

    高廉明道:“元旦萬人環城跑你不管了?”

    張揚道:“我要回去調查一件事。”他想起艾西瓦婭的事情,把艾西瓦婭的聯係方式交給了高廉明:“你幫我聯係這個印度女孩,力求請她來中國一趟,我會找人幫她治病。”

    高廉明道:“為什麼選我?”

    張揚微笑道:“你是律師,更容易取得別人的信任。”

    高廉明道:“你真的要管範思琪的事情?”

    張揚道:“不是我要管,是你要管,身為律師,你的職責是維護法律的公正,既然覺著這件案子充滿了疑點,就一定要查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還範思琪一個公道。”

    高廉明苦笑道:“你這不是坑我嗎?我師兄都不願接的案子,你交給我?”

    張揚咧開嘴笑道:“我看好你,你比那個羅恩強多了,還有,範思琪也看中了你,她指定要聘請你當她的代理律師,範思琪現在落難,可她手仍然有大部分星月的股份,如果你幫她打贏了這場官司,嘿嘿,錢肯定少不了你的。”

    高廉明琢磨了一下,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道:“好吧,看在你的麵子上,這件案子我接了!”

    張揚決定回江城很突然,自從他知道和董得誌合影的那個女人是王均瑤,他就對這個女人產生了極強的好奇心,許常德和董得誌之間,董得誌和王均瑤之間,王均瑤和許嘉勇之間,他們究竟有怎樣的關係?張揚必須要查清這件事,他深信範思琪和綁架龔雅馨的事情無關,這起事件如果說有受害者,這個受害者就是範思琪,龔雅馨隻是陷害範思琪的一個道具,她才是被無辜波及的,張揚甚至假設這一切是海瑟夫人策劃的,可是他找不到海瑟夫人做這件事的動機,重重的謎團讓張揚心神不寧,他必須要馬上趕回江城,必須要調查清楚王均瑤的過去。

    張揚回到江城聯係的第一個人就是杜天野,杜天野正在辦公室發火,接電話的聲音明顯帶著怒氣:“喂!”

    張揚笑道:“誰招你了?火氣好像有點大。”

    杜天野道:“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有什麼指示?”

    張揚笑道:“我一處級幹部哪敢指揮您這個市委***,那啥,我到江城了!”

    杜天野愣了一下:“江城?什麼時候回來的?”

    張揚道:“剛剛來到三環路,進入江城當然要先給您這個父母官打聲招呼。”

    杜天野道:“我今晚可能要遲一點,這樣,七點鍾一起吃飯!魚米之鄉行嗎?我讓蘇小紅安排一下。”

    張揚道:“不必興師動眾的,這次我回來也不是為了喝酒,這樣吧,咱們去蘇媛媛家附近的那家母雞煲喝湯吧。”

    杜天野有些納悶,這小子怎麼會突然想到那個地方去?他低聲道:“那兒好像不太合適吧,太『亂』。”

    張揚道:“沒什麼不合適的,順便把蘇媛媛請出來一起吃頓飯。”

    杜天野猜到張揚肯定有事,據他所知,張揚對蘇媛媛一向都沒有什麼好感,這次請她又是為了什麼?杜天野道:“晚上不合適吧,你有什麼事也不急於一時,這樣吧,你要是想清靜,咱們去南湖農家菜,我把榮局叫上,有陣子沒見了,咱們好好喝幾杯。”

    張揚覺著杜天野說的也有道理,於是同意了他的建議,他雖然很想去找沈靜賢問明那件事,可想起上次沈靜賢冷漠的態度,如果自己就這樣找到她門上,估計也不會有什麼收獲,還是先周詳的考慮一下再說,杜天野的提議倒是提醒了張揚,榮鵬飛身為江城***局長,又是他的老朋友,這方麵的事情他應該很有經驗,晚上剛好可以請教一下。

    杜天野放下電話,怒氣衝衝的望著江樂,江樂哭喪著臉,嘴唇哆哆嗦嗦道:“杜***,我……我知道錯了,您再給我一個機會吧。”

    杜天野憤然道:“江樂啊江樂,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打著我的旗號在外麵收受賄賂,造成了這麼惡劣的影響,我平時都是怎麼教你的?而你又是怎麼做的?”

    江樂道:“杜***,我是一時糊塗,又覺著親戚的麵子不好駁,所以我才給城建局李局長打了招呼,我已經把錢全都退回去了。”

    杜天野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收受別人賄賂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今天,你自己整理一下,把情況交代清楚,然後去檔案館報到吧。”

    江樂一夜回到解放前,什麼前途希望都沒有了,這還是杜天野念在他跟隨自己這麼久的份上手下留情,不然恐怕他連工作都保不住,江樂真是悔不當初,他哀求道:“杜***,我隻收了三千塊,我都退了,我也沒幫親戚辦成事兒,沒有給國家造成損失,我保證,以後我一定痛改前非,好好表現,我再也不會犯錯了,杜***,求求你,給我一次機會吧。”在他看來,隻要杜天野願意,他犯下的小錯誤根本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在江城,杜天野擁有絕對的話語權,隻要他肯原諒自己,別人自然不敢說什麼。

    杜天野搖了搖頭道:“正因為你是我的秘書,我才要嚴格要求你,這樣的錯誤我無法容忍,江樂,你很聰明,也有些能力,可是聰明也要用對地方,你在體製中這麼多年,什麼叫小聰明,什麼叫大智慧應該懂得,你去檔案館工作可以好好的反思一下,好好的在這個崗位上幹好。”

    江樂用力抿著嘴唇,他去了檔案館,雖然是個清閑的所在,可是他從市委***秘書的位置上下來,等於向所有人宣布,杜天野不會用他,以後也不會有人用他,他的政治前途基本上就到此終止了。江樂是個有誌向有野心的人,對他來說這次付出的代價太慘痛了。可杜天野的態度很堅決,看他的樣子已經知道幾乎沒有回旋的餘地,江樂剛才聽到了張揚的名字,想起張揚,他心中又燃起一絲希望,張揚是他的老領導,當初正是通過張揚的幫助他才得以成為杜天野的秘書,張揚對他一直都很不錯,也隻有張揚能為他說幾句話了。

    江樂黯然離開杜天野的辦公室之後,來到外麵給張揚打了一個電話。

    張揚聽說是他,有些奇怪,可很快就想明白了,江樂是杜天野的秘書,自己回江城的事情肯定是杜天野告訴他的。

    江樂的情緒很低落,從他的聲音就能夠聽出來,江樂道:“張主任,你有時間嗎?我想跟你說點事。”

    張揚正在駛往南湖木屋別墅的路上,他微笑道:“說吧!我聽著呢。”江城的冬天比南錫冷很多,南湖已經冰封了,前些日子下過一場雪,不少地方雪還沒有融化。

    江樂道:“張主任,還記得上次我在東江求你的事情嗎?”

    張揚經他提醒才想起,上次他和杜天野在東江見麵的時候,江樂曾經求他幫忙說情,不過張揚當時就拒絕了,讓江樂去向杜天野主動承認錯誤,張揚道:“怎麼?你沒聽我的?沒找杜***主動坦白這件事?”

    江樂道:“沒有……可這件事還是被舉報了,杜***知道後很生氣,他讓我去檔案館報到。”

    張揚道:“你小子活該,這都算便宜你了!”

    江樂乞求道:“張主任,你幫我一次,我知道你和杜***的關係最好,他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你幫我說說情,讓杜***再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張揚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氣,他決定的事情很少更改。”

    江樂道:“張主任,我是你一手提攜起來的,我還年輕,我要是現在就去了檔案館,可能這輩子都要窩在那麵了。張主任,我求求你,你幫我一次,就幫我這最後一次。”

    張揚聽他說得可憐,想想他們畢竟是相交一場,過去江樂也一直都很聽話,張揚道:“好吧,我說說看,不過你別抱太大的希望。”

    江樂連連稱謝。

    自從張揚去了南錫,南湖木屋別墅這邊就閑置了下來,胡茵茹因為業務的關係最近一段時間也沒有回來江城,不過她雇了一位保潔,每周都會過來打掃衛生,所以別墅一直收拾的都很幹淨。

    張揚回到別墅洗了個澡,稍稍休息了一會兒就前往南湖農家菜。

    張揚來到農家菜的時候,***局長榮鵬飛已經趕到了,和他一起同來的還有薑亮,聽說張揚過來了,所以榮鵬飛招呼薑亮一起來了,薑亮是他的左膀右臂,前些日子,張揚想把薑亮弄到南錫擔任***局副局長,頂替孟允聲的位置,榮鵬飛很是舍不得,可薑亮出於和張揚的關係,決心要走,沒想到臨了省決定讓趙國強去南錫,薑亮也未能成行,張揚很失望,可榮鵬飛卻十分高興,他可不想輕易就放走一位這麼好的助手。

    薑亮在麵點菜呢,榮鵬飛樂迎上來握住張揚的手道:“張揚,聽說你在南錫幹得不錯,快讓南錫的警察失業了。”

    張揚知道他是在說龔奇偉女兒被綁架的案子,不由得苦笑道:“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我就快成***係統的公敵了。”

    榮鵬飛哈哈大笑:“作為***戰線的一員,我倒希望你這樣的熱心人越多越好,隻要能夠幫著維護社會治安,杜絕犯罪,我們***就算失業了也無所謂。”

    張揚道:“可惜不是每位***都有你榮局這樣的境界。”

    榮鵬飛拉著他的手筆把他請了進去。

    這的老板和張揚也是很熟悉,見到他過來也驚喜道:“張主任啊,您可有陣子沒來了。”

    張揚笑道:“那就拿出你最好的手藝,做頓好的給我嚐嚐!”

    “好!”

    薑亮點完菜也來到包間內,張揚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七點一刻了,他低聲道:“杜***還沒到啊!”

    榮鵬飛道:“他是市委***,日理萬機的主兒,跟我們不能比!”

    張揚道:“市委***也得守時啊,這都過去十五分鍾了!”他剛剛說完,杜天野就推門走進來了,他穿著黑『色』大衣,帶著墨鏡,一進門就笑道:“我在門外就覺著耳根子癢癢的,是不是有人在背後說我壞話?”

    榮鵬飛和張揚對望了一眼,同時笑了起來,榮鵬飛道:“杜***料事如神。”

    杜天野等了張揚一眼道:“一定是你,覺著自己現在出息了,不受我管了是不是?”

    張揚道:“不敢不敢,以你杜***升官的速度,我早晚還得犯在你手,為了以後打算,我說誰的壞話也不敢說你的。”

    薑亮一邊開酒一邊道:“杜***,我可以作證,我們都在說你工作辛苦,壞話可一句沒說。”

    杜天野歎了口氣道:“真是沒完沒了的煩心事兒,剛剛清淨了幾天,那個江樂又給我捅了漏子,你說他一個秘書怎麼就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背著我收受賄賂,張揚,這小子還是你推薦給我的。”

    張揚笑了笑道:“人非聖賢孰能無過,人不犯錯誤,哪能明辨是非啊,江樂收的也不多,對待這樣的年輕同誌,要本著批評教育為主的態度,不能一棍子打死吧?”

    杜天野搖了搖頭道:“你別幫著說情,誰說情都沒用。我給他機會了,讓他去檔案館工作,沒把他開除都是手下留情。”

    張揚聽杜天野這麼說,也知道江樂這次是在劫難逃,當著榮鵬飛和江樂的麵也不方便說太多。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來吧,我們歡迎張主任回家!”

    回家這兩個字讓張揚感到溫暖,望著這一張張熟悉的麵孔,張揚忽然產生了一種錯覺,仿佛自己從未離開過,他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回家的感覺,真好!”

    杜天野接到他的那個電話之後就知道張揚這次回來有事,三杯酒過後,忍不住問道:“年底應該是工作最為繁忙的時候,你這個時候跑回來,是不是有事啊?”

    因為都是自己人,張揚也沒有隱瞞的必要,他低聲道:“我這次回來是想查清楚一件事,需要你們給我幫忙。”

    榮鵬飛道:“說出來聽聽,隻要我們能夠做到的,一定會盡力幫忙。”

    張揚道:“南錫副市長龔奇偉的女兒前些天被人綁架,我想這件事你們都聽說了。”

    幾個人都點了點頭,這件事在平海體製內都引起了震動,***係統還專門針對這件事進行了內部討論,榮鵬飛道:“不是說案子已經破了嗎?”

    張揚道:“目前最大的嫌疑人就是範思琪!”

    杜天野低聲道:“你說的是星月集團的董事長範思琪?”

    張揚道:“就是她,根據南錫警方掌握的證據,好像她是最大的嫌疑人,很多證據都對她不利。”

    榮鵬飛笑道:“我沒說錯,你小子就是想搶我們***的飯碗。”

    張揚道:“我不是想搶你們的飯碗,我是覺著這件事很奇怪,以範思琪的身份地位,她根本不用這麼做。”

    榮鵬飛道:“犯罪都是要有動機的,也許龔奇偉真的在某些方麵觸怒了範思琪。”

    張揚道:“如果說範思琪是綁架者,可是她從這次的綁架中能夠獲得什麼好處?留下這麼多的證據,可隻要是仔細想想,這些證據全都是破綻,其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證明範思琪有罪,我懷疑範思琪才是這次事件的首要目標,有人想要害她。”

    薑亮忍不住『插』口道:“誰會花費這麼大功夫去害一個人,如果說真的有這樣一個人,他為什麼會這麼恨範思琪?”

    張揚道:“我總覺著這件事可能和許嘉勇有關。”

    聽到許嘉勇的名字,榮鵬飛不禁皺了皺眉頭,張揚和許嘉勇的恩怨他多少是了解一些的,榮鵬飛道:“許嘉勇已經死了,誰會為他做這些事呢?”

    張揚道:“榮局,你還記得董得誌嗎?”

    榮鵬飛微微一怔:“董得誌?他和這件事有關係嗎?”他當然知道董得誌死去多年,不可能也不應該和這件事有任何的關係。

    

Snap Time:2018-07-18 08:59:27  ExecTime:0.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