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六章煙火人生(下)

  
  第六百一十六章【煙火人生】(下)
  安語晨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第二天就乘機返回了香港,不過她很快就會回來南錫,準備在南錫投建紅旗小學,嘴上說是為了完成爺爺的遺願,盡可能的讓內地的貧困孩子上得起小學,可真正驅使她選擇南錫的原因是張揚,她對張揚的感情絕非師徒那麼簡單,在她心中張揚已經是自己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年終的這幾天,往往是最繁忙的時候,可張揚卻很清閑,新體育中心的事情已經理順,老體育場地塊也如期拍賣,環城萬人長跑的事情也交給了李紅陽去做。張大官人從來都是個閑不住的人,他想去嵐山和秦清相會,可秦清很忙根本抽不出時間陪他,這廝百無聊賴的時候開始盤算起有些應該做而一直沒有去做的事情。
  他去醫院探望了前常務副市長陳浩,他探望了因為行賄罪仍在羈押中的臧金堂,這些人都很感動,雖然他們過去對張揚一直都沒多少好感。甚至一度仇視過他,可現在他們都是在落難的時候,什麼世態炎涼他們都品嚐到了,這種時候在官場上春風得意的張揚能來看他們,已經讓他們很感動,陳浩握著張揚的手久久不放,心說隻要以後我還能重返工作崗位,一定會善待你。
  陳浩的表達方式很含蓄,臧金堂顯然沒有陳浩的心理素質了,他也握著張揚的手,眼圈都紅了,他很委屈,當初給惠敬民送錢的時候,他抽出了一張,送了九千九,不是一萬,可檢察機關仍然揪著他不放,他認為自己還不夠行賄罪的標準,可***得到惠敬民的口供是一萬,臧金堂現在已經成了祥林嫂,反反複複的重複那句話:“我隻送了九千九,我以我的黨『性』原則起誓,我真的隻送了九千九。”
  張揚心說***都找到你頭上了,你還有屁的黨『性』原則,不過嘴上不能這麼打擊他,安慰他要相信黨,相信『政府』,一定會給他一個公平的處理。
  張揚當然也不會忘記範思琪,範思琪比起臧金堂明顯要堅強了許多,她把律師羅恩給炒掉了,在***機關對她的審查過程中表現的很不配合。
  範思琪的頭發長了許多,看起來比過去多出了點女人味,因為缺少陽光的緣故,皮膚顯得很蒼白,這讓張揚有些擔心她的健康狀況,張揚道:“最近怎麼樣?”
  範思琪環視了一下周圍的牆壁道:“被困在這堙A還能怎麼樣?”
  張揚道:“為什麼要把律師給炒了?”
  範思琪道:“身為律師,應當為他的委托人服務,而羅恩服務的不是我,是公司。”她停頓了一下又道:“我的死活沒人在乎,現在新加坡的大小報紙都刊載了我和林佩佩的那些照片,我讓整個家族蒙羞,他們恨不能我死。”
  張揚歎了口氣道:“想開一些,這些事隨著時間的推移會逐漸淡忘的。”
  範思琪微笑道:“你不是我,你不會懂,就算我可以忘記,我的家族不會忘記,他們會永遠把我釘在恥辱柱上。”
  張揚道:“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證明你自己,證明你無罪。”
  範思琪搖了搖頭道:“我現在的心境平和了許多,開始的時候,我總覺著上天對我不公,我明明沒有做過,為什麼要把這件事栽在我的身上,可後來我又想,這或許就是我的報應,是我當初棄艾西瓦婭於不顧的報應,這堨豪荋N是我應該呆的地方,所以我拒絕保釋。”
  張揚低聲道:“你有沒有想過,這件事既然不是你做的,又會是誰?到底是誰在布局?什麼人這樣針對你?”
  範思琪道:“我不在乎……”
  張揚道:“我相信你沒有做過,你有沒有想過,這一事件真正的目標是你!你到底有什麼仇人?”
  範思琪道:“我不在乎……”可是她的目光中卻分明透『露』出不甘的成分。
  張揚道:“綁架龔雅馨的周炳貴在泰國被殺了,從他的行李中搜到了一些和你的合影,你們過去見過麵,而且被人拍下了這些照片。”
  範思琪道:“這是一個局,精心設計的局,我現在已經徹徹底底的掉進來了,無法脫身。我沒有精力,也沒有心情去考慮破局,就讓我自生自滅吧。”
  張揚道:“你懷疑這件事和艾西瓦婭有關?”
  範思琪道:“我不知道,這世上我最對不起的人就是她,我最恨的人是許嘉勇,他已經死了,也許是他的家人做的,也許是我家族中的人做的,誰知道呢?君子無罪懷璧其罪,我執掌星月的管理大權,很多人看著眼紅,想把我除之而後快。”
  張揚感覺範思琪變得消極,似乎已經接受了命運的安排,他低聲道:“範小姐,我希望你應該鼓起勇氣,就算你過去做錯過,可是也不能用這種方式為自己的行為買單,可以告訴我艾西瓦婭的聯係方式嗎?或許我能夠幫忙把她治好。”
  範思琪抬起頭,雙眸充滿質疑的看著張揚。
  張揚解釋道:“我認識一位老中醫,他對這類病很擅長,如果能夠治好艾西瓦婭,你對她的虧欠不就解開了。”
  範思琪咬了咬嘴唇道:“如果可以治好她,我願意拿我的一切去換!”
  張揚道:“我可以幫你,但是我希望你不應該這樣消極的應對,你既然無罪,就要證明自己,就要找出那個幕後的真凶,看看究竟是誰在背後對付你,要把他繩之於法,要讓他昭然天下!”
  範思琪道:“我需要一個律師。”她望著張揚道:“你能幫我把高律師請回來嗎?”
  張揚道:“沒問題!”
  高廉明被張揚召回了南錫,聽說張揚想讓自己為範思琪辯護,高廉明不由得苦笑道:“老大,你有沒有搞錯,她的案子想要打贏,勝算微乎其微,而且這個人很難伺候,我師兄都被她給炒了。”
  張揚道:“高廉明,我是覺著這件案子的疑點太多,僅僅因為深水港投資的事情受阻,她就找人綁架,這理由實在太牽強了。”
  高廉明道:“我也一直覺著她的案子有疑點,可是根據目前掌握的證據,全都對她不利,綁匪留下的錄影帶,她開出的支票,甚至那個周炳貴還和她見過麵,現在周炳貴死了,知道內情的林佩佩也死了,正所謂死無對證,這件案子想要翻案難度很大。”
  張揚道:“動機呢?”
  高廉明點了點頭道:“從動機上說不過去,深水港投資受阻不能成為她綁架龔雅馨的理由,更何況把星月踢出局也不是龔奇偉一個人能夠決定的,是南錫市領導層經過商討之後做出的決定,她要是報複,應該報複很多人,為什麼單單選中了龔奇偉?而且這些指向她的證據全都是吸引警方去尋找,指向『性』很明確。”
  張揚道:“我能夠看出範思琪沒說謊。”
  高廉明道:“證據,你相信,法官不會相信,法庭上看中的是證據。範思琪的事情比較棘手,她和林佩佩的那些不雅照片流出,在新加坡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她的家族認為是奇恥大辱,所以才『逼』迫她讓出公司的管理權,而範思琪在這方麵表現的相當堅定,因為這件事她失去了家族的支持。”
  張揚道:“你是說她的家族想她死?”
  高廉明道:“如果她這次被定罪,就算她不簽署那份權力轉讓書,星月的管理權也會理所當然的落在他人的手中。”
  張揚道:“她的家族內部有沒有可能策劃了這件事,為了星月的權力而設下這個圈套?”
  高廉明道:“不能排除,但是可能『性』不是太大,據我師兄羅恩所說,範思琪的事情讓她的家族蒙羞,就算她家族內部想搞掉她也不會拿整個家族的榮譽作為賭注。”他停頓了一下道:“她還有沒有其他的仇人?”
  張揚想起了那個艾西瓦婭,當初範思琪棄她於不顧,這個印度女孩因愛生恨也很有可能,不過一個高位截癱的少女應該沒有那麼大的能量,難道是許嘉勇?張揚想起範思琪提到過的一件事,在龔雅馨被劫的當天,海瑟夫人專門和她見過麵,提到過許嘉勇的事情,言談之中對許嘉勇充滿了感情,難道海瑟夫人和許嘉勇之間有著某種不為人知的關係?張揚又想起海瑟夫人和董得誌的合影,又想起當初在江城之時,在蘇媛媛家中看到的一張照片,記得他當時從照片上看到了王均瑤,還看到了蘇媛媛的母親沈靜賢,還有後排的許常德,他們之間應該是相互認識的,沈靜賢一定知道些什麼。
  

Snap Time:2018-10-18 19:25:02  ExecTime: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