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六章煙火人生(上)


    第六百一十六章【煙火人生】(上)

    聖誕節對國人而言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可大洋彼岸的美國應該很熱鬧,張揚打了個電話給顧佳彤,顧佳彤正在參觀訪問,沒聊幾句就掛了,張揚猶豫了一會兒又打給了楚嫣然,琢磨著跟她說聲聖誕快樂,這廝最近看了不少美國片,聖誕節貌似男女之間很容易發生感情催化,可讓張揚失望的是,楚嫣然壓根就沒接他的電話。張揚發現時間非但沒能讓他對楚嫣然的感情變淡,反而變得越來越深刻了,他決定要找機會和楚嫣然好好的談一談,談談他們的過去,他們的現在,他們的未來。

    蕭苕敏敲了敲敞開的房門,也打斷了張揚的沉思,張揚抬起頭朝她笑了笑。

    蕭苕敏把準備好的文件放在他桌上:“張主任,這是一些等你批示的文件,咱們下午的例會開不開?”

    這些事本該是傅長征做得,怎麼蕭苕敏又親力親為了?張揚很快就想起,傅長征因為家中有事,請假回江城幾天,常海心也回嵐山了,因為最近沒什麼重要事情,張揚給他們放了假,包括高廉明都準備在東江過了元旦再回來。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開了,反正也沒什麼重要事情。”

    蕭苕敏道:“元旦萬人環城跑的報名工作進行的很順利,各企事業單位報名踴躍。”

    張揚道:“借著這個機會好好宣傳宣傳省運會的事情。”

    蕭苕敏道:“一共印製了三萬件文化衫,準備在元旦當天分發給大家。”

    張揚道:“這件事就交給你和李主任了,總而言之一定要辦得風風火火,借著這個機會弘揚我們南錫的體育精神,讓全民健身的理念深植在每個市民的心。”

    蕭苕敏能夠看出張揚有些無精打采,她笑著點了點頭,輕聲道:“市委領導方麵還需要張主任親自去做工作。”

    張揚點了點頭道:“李副市長和龔副市長兩人都答應了會參加。”

    蕭苕敏道:“路線您是不是過目一下?”

    張揚擺了擺手道:“你們看著定吧,你們辦事,我放心。”

    蕭苕敏聽他這樣說也不好繼續打擾,起身告辭。

    張揚把蕭苕敏送出門外,卻聽到門口傳來爭吵之聲,一個帶著港味兒的女聲道:“有沒搞錯,為什麼不讓我的車進去?”

    門衛道:“我們體委有規定,外來車輛一律停靠在南洋國際的停車場內。”

    “你們主任是我師父!”

    張揚循著聲音望去,卻見安語晨穿著黑『色』皮衣,帶著墨鏡酷酷的站在門外,一旁是一輛凱迪拉克吉普車,這輛車張揚看著有些眼熟,很快就想起車是喬夢媛的。

    保安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安語晨,咧著嘴笑道:“我們主任哪能有你這麼大的徒弟?”

    安語晨從來都不是什麼好脾氣,怒道:“你開不開?信不信我把你們大門給撞了?”

    “你敢!”

    安語晨已經拉開車門上車了,這世上還真沒幾件事是她不敢的。

    張揚趕緊跑了下去,衝著門衛道:“開門!開門!”

    安語晨已經轟大了油門,看到張揚跑了出來,俏臉之上綻放出一絲明媚的笑靨,她把吉普車駛入了體委的院子,推開車門跳了下去,衝著張揚抗議道:“張揚,我大老遠的跑來看你,卻讓我吃閉門羹,你們也太不夠意思了。”

    張揚笑道:“這兒是機關單位,誰也不認識你,門衛恪守職責也是應該的。”

    安語晨道:“市『政府』省『政府』也沒說不讓車子進去,你們一個小小的南錫市體委哪來的這麼多規定?”

    張揚知道她從來都是口無遮攔,指了指院子道:“臨時辦公的地方,隻能停下四輛車,實在是沒有辦法。”

    安語晨看了看他們破舊的辦公樓,搖了搖頭道:“這兒還不如你春陽的辦公環境呢。”

    張揚笑道:“小樓雖破能避風雨,我們是在這兒工作的,又不是貪圖享受,跟你這資產階級社會的千金小姐怎麼都說不明白。”他一邊說一邊帶著安語晨來到他的辦公室內。

    安語晨沒坐沙發,來到張揚的辦公椅上坐下,原地轉了一圈,很舒服的把頭枕在靠背上:“嗯,感覺還不錯。”

    張揚笑著在沙發上坐下:“怎麼突然來南錫了?之前也不跟我打聲招呼!”

    安語晨道:“今天什麼日子?”

    “聖誕節!”張揚說完又跟上一句:“可聖誕節跟你有什麼關係嗎?”

    安語晨白了他一眼:“我在香港一個人過聖誕好無聊,所以決定來大陸。”

    張揚道:“大陸不興這個!”

    安語晨道:“我在東江下機之後找了夢媛,她要陪家人去京城,沒時間陪我,所以把吉普車留給我用,我想來想去,內地的親人就你一個了,所以隻能來投奔你了。”

    張揚聽到親人這兩個字,心中不由得一暖,他和安語晨之間真可謂不是親人勝似親人,自從安老離世之後,安語晨在世上真正親近的人屈指可數,自己肯定是其中之一。

    張揚給安語晨倒了杯茶:“丫頭,最近身體怎麼樣?”

    安語晨笑道:“挺好的,我估計應該可以活到九七!”她說得雖然輕鬆,可在張揚聽來卻是心中一陣難過,到現在為止,他仍然無法找出徹底醫治安語晨的方法。想起安老生前的囑托,張揚不由得感到汗顏,自己一定要做好這件事,完成安老的遺願。

    安語晨道:“對了,我從香港給你帶來了禮物,你等等啊!”

    張揚望著這丫頭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不由得笑著搖了搖頭,他忽然發現這些年周圍的許多人都在改變,可是安語晨從未改變過,她始終還是那個愛憎分明的安小妖,始終還是那個在黑山子鄉一語不合大打出手的瘋丫頭,在當今越來越功利的社會,能夠保持這份單純該是多麼的難得。

    安語晨給張揚帶來了一部愛立信手機,手機很小,比起張揚的那個船型摩托羅拉小了許多,握在手小巧輕盈,張揚有些好奇道:“這玩意兒也是手機?”

    安語晨笑道:“你那磚頭是模擬手機,這部愛立信是數字電話,我也送給夢媛一部。”

    張揚笑道:“行賄啊!”

    安語晨道:“就當醫『藥』費吧,你給我治病,我付給你醫『藥』費理所當然。”

    張揚也沒跟她客氣,把手機揣在兜,的確輕便了許多。

    安語晨道:“你們南錫數字網還沒開通,夢媛在東江幫忙開了一個號,你隻管用,手機費用她幫你解決了。”

    張揚笑道:“你們這麼照顧我,我豈不是成了吃軟飯的了?”

    安語晨俏臉一熱:“你是我師父噯,跟我說這種話,你要不要臉皮啊?”

    張大官人道:“那好,我就當你孝敬我的,坦然接受了。”

    安語晨看了看時間,小聲道:“什麼時候下班?”

    張揚道:“什麼意思?”

    安語晨道:“我大老遠的來到南錫,難道你就不打算陪我好好玩一玩?”

    張揚道:“過聖誕?咱們中國人沒那習慣?”

    安語晨一把將他從座椅上拉了起來:“走吧,別總是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生活其實挺美好的。”

    生活其實挺美好的,張大官人多數時候都是微笑麵對生活的,他陪著安語晨過了一個印象深刻的聖誕節,去了教堂,張揚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了唱詩班的大合唱,品嚐到了所謂的聖餐,忽然發現聖誕節在中國並非是無人問津,很多青年男女已經賦予了這個西方節日浪漫的意義。

    安語晨很開心,她的生命原本就比別人就短暫的多,為什麼不開心一些?途經煙花店的時候,安語晨忽然很想放煙花,她把吉普車停在煙花爆竹商店前,因為距離春節還有一段時間,所以煙花店的生意並不是太好,安語晨將其中的大型焰火一掃而光,吉普車的後座椅全都放平了,也把這一空間塞得滿滿的。

    張揚笑道:“早知如此,我就把我那輛皮卡車開來,肯定比這輛車裝得多。”

    安語晨笑著將錢付給店老板,張揚望著那滿滿的一車煙火,苦笑道:“丫頭,知道的明白你想放煙火,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搞恐怖襲擊呢。做人要低調,別幹什麼都大張旗鼓的,太張揚,不好!”

    安語晨笑道:“真不相信這話能從你嘴說出來,你叫什麼?談到張揚,誰能比你更張揚?人活在世上,要的就是隨心所欲,做什麼事都要瞻前顧後的,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張揚道:“咱們去雲曦山莊放煙火吧,那兒沒人!”

    安語晨卻搖了搖頭道:“人民廣場!”

    

Snap Time:2018-07-23 15:33:39  ExecTime:0.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