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五章引狼入室(下)


    第六百一十五章【引狼入室】(下)

    張揚心說我這不是引狼入室嗎?送走了兩個助紂為虐的幫凶,卻招來了一個虎視眈眈的狠角『色』,真是悔不當初啊,早知這樣就不把事情鬧這麼大了,可張大官人的懊惱隻維持了一會兒,這廝天生樂觀,他很現實,知道這世上沒有賣後悔『藥』的,種什麼樣的因,結什麼樣的果,哥們這次步子邁得有些大了,一不留神尺度沒掌握好。張大官人從來都不怕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一個趙國強有什麼好怕。

    張揚給高廉明打了一個電話,他讓高廉明專門回去斡旋這件事,爭取做好省廳的工作,把薑亮調到南錫來,這小子人倒是走了,可結果卻讓張揚大失所望,朋友沒來,卻來了一個對頭。

    高廉明道:“我正準備告訴你這件事呢,你消息很靈通啊。”

    張揚道:“不是我靈通,是你的反饋速度太慢。”

    高廉明從張揚的話中聽出了些許埋怨的意思,他歎了口氣道:“這事兒你怨不了我,我把薑亮的事情說了,可我家老爺子說,這件事要討論決定,趙國強是我爸的老部下,也是王廳長親自點明的,其實我爸也舍不得讓他走,是他自己主動要求去南錫。”

    張揚幾乎能夠斷定趙國強之所以主動要求來南錫就是為了針對自己,還有一個更大的可能,他來南錫擔任副局,是不是準備接替張德放的位置?

    高廉明對張揚和趙國強之間的恩怨多少了解一些,他笑道:“我說頭兒,你是不是擔心趙國強去南錫之後和你作對?”

    張揚道:“我沒什麼好擔心的,他***的***,我搞我的體育,我們根本不搭界。”

    高廉明道:“這一點你不用擔心,趙國梁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趙國強和我爸的關係很好,算是我爸的門生,等他到了南錫,我幫著你們兩個說和說和。”

    張揚笑道:“算了,你小子少多事。”

    張揚這邊剛剛掛上電話,梁成龍就來到了他的辦公室,一臉笑容道:“恭喜,恭喜,今兒這塊地拍出了一個南錫有史以來的天價。”

    張揚表情怪異的看著他。

    梁成龍道:“幹嘛這麼看著我?”

    張揚道:“你來幹什麼?”

    “恭喜你啊!”

    “狗屁!”張大官人的笑容顯得格外陰險:“想找我要錢是不是?”

    梁成龍道:“哥兒們,我真欣賞你,真是冰雪聰明,你說你怎麼就這麼聰明絕頂呢?”

    “玩兒去啊,別在這兒惡心我!”

    梁成龍樂在張揚的辦公桌上趴了下來:“兩個億,百分之三十就是六千萬,那啥……”

    張揚道:“想要錢是不是?”

    梁成龍道:“這可是咱們事先說好的。”

    張揚道:“你要多少?”

    梁成龍道:“我知道大家夥都盯著呢,我不可能吧六千萬全都拿走,這麼著吧,你先給三千萬。”

    張揚搖了搖頭。

    梁成龍道:“不行?”

    張揚道:“新世紀建設那邊還得給一千萬,省運會各項組建工作都需要用錢,我不可能一次給你這麼多,先給你一千萬。”

    梁成龍苦著臉道:“一千萬啊,新世紀建設再有一千萬所有錢都結清了,你不能這麼厚此薄彼吧?再說了徐光利都被***弄進去了,還不知道要判幾年呢,你管他們幹什麼?那一千萬還不如給我。”

    張揚道:“正因為徐光利被抓進去了,所以新世紀建設那邊的壓力突然增大了許多,我們體委必須要接管他們的工作。我好不容易才說服了龜田浩二,由他來管理新世紀建設,完成主體育場的後續工程,沒有資金作為保障肯定不行。”

    梁成龍道:“那也不能隻給我一千萬,杯水車薪,我現在手頭這麼多工地齊頭並進,資金周轉困難啊。”

    張揚道:“這次隻能這樣了,如果我給你太多,別人肯定會說閑話,你可以找喬鵬舉想想辦法,新體育中心是你們兩人共同出資承建的。”

    梁成龍看到張揚決心已定,知道也沒有什麼回旋餘地,他歎了口氣道:“喬鵬舉這會兒正難受呢,拍賣會結束就走了。”

    張揚笑道:“商場之上,勝敗乃兵家常事,喬鵬舉不是一個輸不起的人。”

    張揚說得不錯,喬鵬舉絕不是一個輸不起的人,他此時正和何長安一起,坐在畫舫內,遊『蕩』在翠雲湖內。何長安沏茶的手法很熟練,原本負責沏茶的服務員站在一旁,驚訝的看著何長安的一舉一動。

    喬鵬舉笑道:“我認識何總這麼久,還不知道你竟然是茶道高手!”

    何長安笑道:“高手談不上,我這人涉獵廣泛,什麼都喜歡,什麼都想嚐試,可對每件事都不精通,全都是略懂,略懂而已!”兩人同聲笑了起來。

    喬鵬舉道:“何總雖然是略懂,可我對茶道卻是一竅不通,所以在我看來何總就是高手!”

    何長安倒了兩杯茶,做了個邀請的動作,喬鵬舉撚起茶盞喝了一口:“好茶!”

    何長安微笑道:“我始終認為,品茶之真諦在於心境,再好的茶如果沒有好的心境也品嚐不出其中的真味,他抿了口茶,愜意的閉上雙目:“其實一個人真的很容易滿足,粗茶淡飯足矣!”

    喬鵬舉道:“我做不到如此超脫。”

    何長安笑道:“我也做不到,但是如果讓我去過粗茶淡飯的日子,我想我還能忍受。”

    喬鵬舉道:“可能人生到了一定的境界就可以返璞歸真。”他不覺想起了自己的爺爺,他老人家不正是返璞歸真的最好詮釋嗎?

    喬鵬舉的話題轉入今天的拍賣上:“王均瑤竟然擁有這樣的實力,我真是沒想到。”

    何長安道:“這個人很神秘,年輕的時候去了美國,在海外拚搏多年,現在回到國內,頗有點衣錦還鄉的意思,不過過去我一直沒有料到她會有這樣的實力。”

    喬鵬舉道:“兩個億可不是小數目,江城那邊她也投資了一個現代化的影視娛樂城,看來她的實力還真是非同一般。”

    何長安微笑道:“實力當然很重要,這世上有實力的人很多,就體育場這塊地來說,我有實力拿下,查晉北也有實力拿下,為什麼我們選擇放棄?”

    喬鵬舉道:“因為我們事先對這塊土地進行了全麵評估,這塊地的價值最多一億八千萬!”

    何長安緩緩放下茶盞道:“我做每件事之前,都會進行一番詳盡的評估,力求考慮到每一個細節,一億八千萬相信已經是這塊地的最高價值,如果超出這個數字,將麵臨很大的風險,甚至可能血本無歸。”

    喬鵬舉道:“大概海瑟夫人真的擁有不為人知的經濟實力。”

    何長安道:“投資就要有回報,入不敷出的事情誰願意去做?我們是做生意,又不是做慈善。”

    喬鵬舉道:“難道海瑟夫人對這塊地的前景比我們還要樂觀?或者她錯誤的估計了這塊地的升值潛力?”

    何長安道:“我隻是有些奇怪,她的錢究竟是通過何種途徑得來的?”

    喬鵬舉不解的看著何長安。

    何長安道:“應該好好查查她的底細。”

    喬鵬舉低聲道:“何總懷疑什麼?”

    何長安微笑道:“我總覺著有些古怪,可是卻又找不出原因。”

    一輛黑『色』奧迪a8駛入了南錫帝景苑別墅群內,在河岸旁的一棟剛剛裝修好的別墅前停下,身穿黑『色』西裝,黑超敷麵的龍貴拉開了車門,海瑟夫人優雅的走下汽車,她摘下太陽鏡,看了看周圍的環境,輕聲道:“這別墅居然沒有泳池!”

    龍貴道:“按照您的意思,右側的別墅也買下來了,那棟別墅前麵有泳池。”

    海瑟夫人點了點頭,她舉步走入別墅的大廳,龍貴緊跟她的腳步道:“兩棟別墅之間有通道相連,裝修全都是請香港良臣設計所來做的。”

    海瑟夫人脫下大衣,走上二樓的平台,站在上麵眺望著相鄰的那棟別墅,低聲道:“還沒有完工?”

    龍貴道:“隻剩下陽光房在搭建,春節前全部工程就可以結束了。”

    海瑟夫人道:“很好!”

    龍貴道:“夫人打算什麼時候搬過來?”

    海瑟夫人搖了搖頭道:“我喜歡到處置業的原因是,無論我去哪兒都有自己的家,給我一種歸屬感,我住不住無所謂,重要的是要有家的感覺,是要感覺到這座城市有那麼一塊地方屬於我自己。”

    龍貴有些不明白。

    海瑟夫人在沙發上坐下,龍貴把窗簾拉開了一些,夕陽的餘暉剛好灑在海瑟夫人的身上,讓她感到暖融融的,十分的舒服,海瑟夫人道:“喬鵬舉的背後是何長安,這隻老狐狸真是唯利是圖,深水港已經『插』了一腳,體育場地塊他也想從中牟利。”

    龍貴道:“何長安是個厲害角『色』。”

    海瑟夫人淡然笑道:“他怎樣和我無關,我們是井水不犯河水,今天的競拍也隻是公平競爭,價高者得,他就算聯合喬鵬舉也是一樣。”

    龍貴道:“兩億的價錢是不是太貴?”

    海瑟夫人道:“錢對我來說沒有太大的意義,更何況這筆錢原本就不屬於我們。”

    龍貴道:“為什麼不把錢投資在美國?”

    海瑟夫人道:“把錢從黑變白沒那麼容易,而且這筆錢本來就是從中國流出去的,憑什麼要便宜美國人?”

    龍貴道:“可測算表明,這塊地並不值兩億。”

    海瑟夫人微笑道:“他們不在乎是賺是賠,他們所關心的隻是如何把錢合法的從黑變白,我有辦法,我可以讓他們的錢從非法變成合法,我不在乎這塊地能否掙錢,在拍賣的過程中,我們已經獲得了想要的利潤。”

    龍貴歎了口氣道:“國內的貪官真的很多。”

    海瑟夫人道:“他們中的多數人隻知道無止境的貪汙,卻不知道如何把這筆錢變白,我給他們提供了途徑,如果我不做,一樣會有別人來做,我洗白了這筆錢,再把這筆錢投入國內,則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還是減少了國家的損失。”

    龍貴心悅誠服道:“夫人的見識絕非常人能及。”

    海瑟夫人道:“其實對錯黑白永遠都是相對的。”

    龍貴道:“這次用兩個億拍***育場地塊,事實上幫了張揚的一個大忙,據我說知,南錫市『政府』會拿出百分之三十的拍賣所得用於體育建設。”

    海瑟夫人道:“他的確很賣力,運氣也不錯,龔奇偉的女兒竟然能讓他找到。”

    龍貴道:“周炳貴死了,屍體被泰國警方發現,從他身上找到的證據應該足以毀掉範思琪。”

    海瑟夫人笑了笑:“欠下的債始終都是要還的。”

    龍貴道:“這件事讓張揚和南錫***之間產生了不少的矛盾,孟允聲和房心偉兩人因為種種原因離職,其實根本上的原因都在張揚。”

    海瑟夫人道:“他想利用這次機會在南錫***係統內安***的知交好友,計劃的很好,可惜事情並不會像他想象的那麼簡單。”

    龍貴道:“趙國強來南錫,應該是夫人的意思。”

    海瑟夫人淡然道:“有些仇恨一經種下就會開始萌芽,隨著歲月流逝,非但不會枯萎,仇恨反而會茁壯成長,終有一天長成大樹,親生骨肉的仇恨永遠也不會抹去……”她停頓了一下方才道:“趙國強不會忘記弟弟的死!”

    

Snap Time:2018-01-24 19:46:52  ExecTime:0.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