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五章引狼入室(上)


    第六百一十五章【引狼入室】(上)

    張揚也笑了:“我也不瞞大家,拍賣款的一部分會用於我們南錫體育建設,我當然希望拍得越高越好,不過有一點我得聲明,我個人不會從中撈取一分錢的好處。不多說了,今天的主角本來就不是我,咱們從八千萬開拍!每次加價不低於一百萬人民幣,拍賣正式開始!”

    第一個舉起手的是喬鵬舉:“一億!”喬鵬舉做事向來大刀闊斧,一億是很多人的心理界限,他一張口就將價位飆升到一億,其目的就是要直接將一些實力不濟的對手踢出局,此舉果然讓一開始躍躍欲試的本地開發商垂下手去,他們這次前來更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見識一下,談到背景實力,他們根本沒有勝出的可能。不過這種公開拍賣,錢才是硬道理。

    王均瑤向助手看了一眼,她的助手舉起手道:“一億一百萬!”一開始隻是試探,目的是要看看喬鵬舉的決心和實力。在王均瑤看來,年輕人氣勢盛,更何況喬鵬舉有著這麼優越的背景,從剛才他叫價的氣勢就能夠看出,他想速戰速決,在氣勢上壓倒所有人。

    果然不出王均瑤的意料,喬鵬舉的加價依然凶猛:“一億兩千萬!”

    現場已經響起嘩然之聲,喬鵬舉如此凶猛的加價,已經擺出了誌在必得的勢頭,其實他也是一種戰術,他就是要讓所有人感覺到他對這塊地誌在必得,誰想打這塊地的主意,就要做好和他直接交鋒的準備,競拍不僅要依靠實力,智慧也起到相當的作用,誌在必得?其實天下間沒有必得之事,喬鵬舉同樣有他的心理底線,何長安雖然支持他,但是這種支持不會是盲目投入,何長安的心理底線是一億八千萬,如果超出這一價位,何長安建議喬鵬舉放棄。

    每位競拍者之前都按照自己的方法對這塊地進行了評估,他們必須考慮到投入和產出的比例,他們是商人,商者以逐利為先,誰也不會把自己的錢拿到這白白打水漂。

    海瑟夫人沒說話,在喬鵬舉喊價之後,多數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的身上,每個人都認為今天的競爭會在海瑟夫人和喬鵬舉之間展開,海瑟夫人忽然沉默,讓多數人感到遺憾,如果這樣就放棄,那麼這場拍賣就索然無味了。

    喬鵬舉當然也想拍賣就此結束,一億兩千萬如果可以投得這塊地還是相當劃算的,不過現場期望拍賣就此結束的隻有他自己。

    張揚當然不想價格止步於一億兩千萬,要知道他隻能從拍賣款中拿到三成,這廝的胃口還是很大的,他笑眯眯道:“一億兩千萬,還有沒有出價的?”他的目光在幾名競拍者的臉上來回巡弋,喬鵬舉看到這廝的神態,心中都想罵他,丫的真是大公無私啊。

    張揚終於道:“一億兩千萬一次,一億兩千萬兩次,一億……”

    “我加五百萬!”這次說話的竟然不是海瑟夫人,而是從一開始就保持沉默的邱鳳仙,現場的氣氛再度活躍起來了。喬鵬舉皺了皺眉頭,他想不到邱鳳仙也開始加入了戰局。邱鳳仙代表的是查晉北的利益,而他代表的是何長安,不過他和何長安之間的合作知道的人並不多,查晉北沒理由針對自己,難道查晉北真的看中了這塊地?

    海瑟夫人轉向邱鳳仙笑了笑,她樂得見到邱鳳仙加入,她並不想這次的競拍成為她和梁成龍之間的對抗。邱鳳仙的出現讓這場競拍變得更加複雜,圍觀者也感覺到跌宕起伏,更有樂趣。

    海瑟夫人道:“一億三千萬!”有了邱鳳仙的緩衝,她終於不要和喬鵬舉直接交鋒,也有更多的機會可以猜度喬鵬舉的底牌。

    邱鳳仙道:“再加五百萬!”

    場麵變得有趣了許多,從開始喬鵬舉的氣勢如虹,忽然變成了兩個女人之間的競爭,現場剛剛彌漫起來的火『藥』味忽然變成了脂粉味道,這會兒喬鵬舉也從主角變成了看客。

    像喬鵬舉這種人,永遠也不會甘心淪為看客的,他不喜歡拉鋸戰,尤其是和兩個女人的拉鋸戰,競拍場上沒有絲毫的香豔可言,在生意場上沒有男人和女人的區別,他所看到的隻是對手,喬鵬舉道:“一億五千萬!”價格一舉拉高到一億五千萬,這個價格已經讓張大官人滿意了。

    邱鳳仙聽到這個價格不由得搖了搖頭,她這次是受了查晉北的委托而來,一億五千萬已經超出了他們的底線,她無法繼續下去了。

    喬鵬舉又強調了一遍道:“一億五千萬!”

    張揚又準備到倒數了,可這次海瑟夫人沒有給他這個機會:“一億六千萬!”

    喬鵬舉內心一怔,他開始意識到今天這場仗勝算並不是那麼的大,邱鳳仙的出手隻是一個『插』曲,海瑟夫人已經表現出對這塊地強烈的占有欲望。喬鵬舉決心繼續試探一下,他這次隻加了一百萬。

    而海瑟夫人的氣勢卻不見有絲毫的減弱:“一億七千萬!”

    憑心而論,張揚並不想這塊地最終落在海瑟夫人的手,可是誰也不會跟錢過不去,價高者得,公開拍賣的目的就在於此。

    梁成龍也看出苗頭不對,低聲向喬鵬舉道:“那娘們跟你杠上了!”

    喬鵬舉明顯有些緊張了,他的雙手交叉在一起,他向海瑟夫人看了看,海瑟夫人剛好也在看著他,向他報以禮貌的微笑。這種時候風度是不能輸的,喬鵬舉還以禮貌的一笑,然後氣勢十足的伸出一根手指:“再加一千萬!”說實話,他真正想豎起的是中指,這塊地已經被推高到一億八千萬,海瑟夫人到底想幹什麼?她就這麼看好南錫的未來發展?

    海瑟夫人的表情從容而淡定:“兩億!”

    這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天價,現場的人們都激動了起來,他們的目光全都注視著海瑟夫人,又很快從海瑟夫人的身上轉移到了喬鵬舉的身上,喬鵬舉泄氣了,兩億!這一價格是不理智的,海瑟夫人看來是要不惜一切拿到這塊地。

    張揚道:“兩億!還有沒有出價的?”他這個拍賣師當得實在很蹩腳,不過大家的注意力並不在他的身上,張揚看著喬鵬舉,喬鵬舉沒反應了,張揚又朝邱鳳仙望去,希望她能製造出一點奇跡,可他仍然失望了,張揚有些不甘心的叫道:“兩億一次,兩億兩次……”這廝來了一個大停頓,確信奇跡不可能發生的時候,方才揚起拍賣槌道:“兩億……”這廝又停頓了。

    海瑟夫人微笑看著他,一直盯著張揚把拍賣槌落下:“兩億三次,我宣布,體育場地塊,由金山集團以兩億人民幣的價格投得!”

    現場響起一片歡呼。

    喬鵬舉笑得很無奈,他抱著必勝之心而來,卻想不到海瑟夫人的手筆如此之大,不過喬鵬舉還是保持著相當的風度,他來到海瑟夫人麵前,向她伸出手去:“恭喜你,海瑟夫人!”

    海瑟夫人笑道:“喬先生,不好意思,搶了你看中的這塊地。”

    喬鵬舉道:“價高者得本來就是商場的道理,敗給夫人我沒有什麼感到遺憾的地方。”

    邱鳳仙也過來恭喜海瑟夫人,海瑟夫人微笑道:“邱小姐,相信我們一定會有合作的機會,等我建成商業廣場之後,希望你們星鑽能夠成為這首批加盟的商家。”

    邱鳳仙笑道:“一定!”

    作為這次競拍的組織者和體委負責人,張揚當然也要向海瑟夫人表示祝賀,雖然他並不希望和海瑟夫人合作,可現實擺在眼前,他也必須要接受,想想也沒什麼不開心的,這塊地拍出了兩個億,按照市的約定,有六千萬可以留給體委,有了這筆錢,困擾省運會的財政問題就可以得到徹底解決了。

    張揚和海瑟夫人握手的時候,特地留意了一下她手上的戒指,海瑟夫人並沒有戴那顆精靈之淚,邱鳳仙似乎猜到了張揚想什麼,她微笑道:“海瑟夫人,最近我們星鑽又推出了一批新款鑽飾,有機會來東江的門店去看一看。”

    海瑟夫人笑著接受了邀請。

    這場拍賣雖然有些意外,但是體委無疑從中獲益良多,張揚把這一消息及時通報給了常務副市長李長宇,李長宇接到他的電話也非常的高興,兩個億的資金可以解決很多的問題,李長宇道:“體育場的事情給了我們很多的啟發,為南錫的經濟發展開拓了一個新的思路。”

    張揚笑道:“什麼啟發?賣地嗎?”

    李長宇哈哈大笑:“你小子少胡說八道,地是國家的,不是你說賣就賣的。”

    張揚道:“我別的不關心,最關心的就是我那六千萬什麼時候能夠到位,李市長,年關難過啊,新體育中心建設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再不給我錢,我就撐不下去了。”

    李長宇道:“你放心,市答應你的事情絕不會反悔。”

    “那就好!”

    李長宇又想起了一件事,低聲道:“君緣的事情已經有了點眉目。”

    張揚倒沒聽說,今天他的主要精力都在關注土地拍賣的事情,張揚道:“市做出處罰決定了?”

    李長宇道:“河西分局局長房心偉已經主動辭去分局局長的職位,孟允聲因為被馬蜂蜇傷,引發了過敏反應,所以請了長期病假。”

    張揚聽到這個消息還是比較滿意的,無論最後離開的理由是什麼,最重要的是把這兩個人從***係統內踢出去了,這就意味著南錫市***局空出了兩個比較重要的位置,張揚道:“我跟你提起的那件事怎麼樣?”

    李長宇當然明白,張揚是想把薑亮和程焱東調過來,這廝拉幫結派的意識是越來越強了。李長宇道:“知不知道什麼叫欲速而不達?”

    張揚道:“什麼意思?”

    李長宇道:“程焱東的事情問題不大,我和幾位市領導交換了意見,他們也沒有什麼意見,不過孟允聲的位置,省***廳方麵已經有了意向。”

    張揚道:“什麼意向?薑亮難道不行?”

    李長宇道:“***局不是你開的,你說了不算,省廳有消息說要派人下來。”

    “誰?”

    “趙國強!”

    張揚聽到這個名字後,內心不由得咯一下子,麻痹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趙國強什麼人物?他是趙國梁的親哥哥,泰鴻集團老總趙永福的兒子,前副總理汪達洋的外孫,一直以來,趙國強都把弟弟的死算在張揚的頭上,把張揚視為殺死他弟弟的凶手,張揚甚至感覺到,趙國強之所以來平海,其目的就是為了找自己的麻煩,張揚雖然和趙國梁發生過衝突,可他的確沒殺趙國梁,是有人偷了他的車撞死了趙國梁,當初如果不是顧允知站出來為他作證,恐怕他很難洗脫殺死趙國梁的嫌疑。想起這件事張揚不由得有些頭大,難怪李長宇勸他不要『操』之過急。

    這次他借著君緣的事情,成功把孟允聲和房心偉搞掉了,卻想不到引來了一頭比他們凶惡多了的餓狼,趙國強這次肯定是來者不善啊!

    

Snap Time:2018-01-19 09:52:56  ExecTime: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