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三章不打白不打(下)

  
  第六百一十三章【不打白不打】(下)
  張揚回到體委的時候,一位老朋友正在等著他,顧明健,此時顧明健正在參觀體委的信息中心,他的真正目的是想和常海心搭訕,顧明健笑道:“海心啊,上次為什麼放我們藍海的鴿子?都談好了,突然改變了主意?”
  常海心笑著回答道:“你們藍海的價格太高,我們綜合考慮了一下,實在是支付不起這麼高的費用,所以我們決定自主開發程序係統,這樣一來我們省了一大筆錢。”
  顧明健樂道:“真是會為公家精打細算,誰要是娶了你這樣的女孩子當老婆,真是前生修來的福分。”
  常海心聽出他話埵閉D逗自己的意思,隻當沒聽到,笑了笑道:“顧經理,隻顧著說話,忘了給你倒茶了,我這就去。”
  顧明健道:“不用,我不渴,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常海心道:“不行啊,我們上班期間禁止聊天,要是讓領導看到了我這月的獎金就沒了。”
  顧明健笑道:“哪位領導,張揚是吧?”
  常海心點了點頭。
  顧明健道:“他這個人出了名的憐香惜玉,是不可能扣你錢的……”話音未落,聽到身後響起張揚的聲音:“誰在這兒說我壞話呢?”
  顧明健轉過身去,卻見張揚已經出現在門外,他樂走了過去,張揚也笑著迎了上來,很熱情的和顧明健握了握手,張揚對他客氣是真的,事實上的小舅子,這是親戚啊!不過說來也奇怪,自從顧明健上次入獄之後,張揚和他之間的關係雖然恢複了正常,可是再也無法恢複到他們剛剛認識時候的無話不談,也許是因為他和顧佳彤關係的緣故,有些事情不挑明,可別人未必沒有回數,以顧明健的頭腦又怎會看不出張揚和姐姐之間的曖昧關係。
  顧明健和張揚之間從朋友變成敵人,後來又因為張揚對他不遺餘力的幫助,而從敵人又變成了朋友,顧明健在心底很感激張揚,可是顧明健麵對張揚的時候感覺又有些不自在。
  張揚笑道:“明健,怎麼突然就來到南錫了?”
  顧明健笑道:“陪老爺子來西樵,順便到你這兒拜訪一下,上次你們信息中心把我們否決了,我始終感到納悶,到底你們能把信息中心建成什麼樣?為什麼我們藍海會被淘汰?”
  張揚哈哈笑道:“現在你的好奇心得到滿足了?”
  顧明健點了點頭道:“很不錯,海心的確很有能力!”
  張大官人聽他海心海心的叫著,心中頗有些納悶,什麼時候他也和常海心這麼熟了?
  常海心一旁聽得也很是鬱悶,顧明健這個人真是有些討厭,女孩子家的心思很奇怪,其實顧明健無論長相還是風度都算的上一個英俊青年,又有著優越的背景,可常海心卻怎麼看他都不順眼,究其原因,是因為她總是不由自主的拿他和張揚相比,這一比差距就顯現出來了,顧明健的瀟灑是賣弄出來的,裝的味道比較弄一些,而張揚這個人雖然大大咧咧的,可是他自然不作偽。
  聽到顧明健親切的稱呼自己為海心,常海心覺著有點兒肉麻,她告辭道:“你們聊,我出去幹活。”
  張揚這才意識到他和顧明健是在信息中心,他笑道:“我們喧賓奪主了,明健,去我辦公室坐。”
&emsp 顧明健點了點頭,又向常海心笑道:“海心,今晚沒別的事情吧,咱們一起吃飯!”
  常海心想都不想就回絕道:“不好意思,我晚上要跟我哥一起回嵐山。”
  顧明健聽她這樣說,不由得有些失落:“這樣啊!”
  張揚對顧明健的『性』情還算是了解的,知道這廝在感情生活上也很不定『性』,張揚當然不想顧明健追求常海心,看到常海心拒絕他,心媮棶P到一陣竊喜。
  回到張揚的辦公室,顧明健道:“海心好像對我很提防,她該不是把我當成『色』狼了吧?”
  張揚笑道:“她怎麼想我不知道,可我覺著你丫就是一『色』狼。”
  顧明健笑了起來,他本想調侃張揚兩句,可話到嘴邊又改變了主意,他和張揚之間的確不適合開這種玩笑,確切地說應該是張揚能說,他不能說。
  張揚道:“今晚我請你吃飯,給你接風洗塵。”
  顧明健道:“不用你破費,我來體委是專程請你的,我表哥都安排好了,咱們去燕歸來。”
  張揚頓時明白了顧明健這次前來的目的,他是為張德放當說客來的。張揚不動聲『色』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明健,你來南錫應該是我做東啊!”
  顧明健笑道:“誰做東不是一樣,重要的是大家坐在一起好好的聚聚。”
  張揚道:“是張局讓你請我過去的?”
  顧明健笑道:“我在南錫就你們這幾個朋友,這頓飯雖然是他請得,人卻是我召集的。”
  張揚看到他不肯說實話,也不勉強,微笑道:“那好,我去!”
  顧明健又道:“請海心一起過去吧。”
  張揚道:“她剛才不是說了嗎?人家要回嵐山,我可請不動。”
  顧明健又道:“把邱鳳仙請去吧,我想找她訂製一套首飾。”
  張揚知道顧明健說的這些都是理由,今天的這頓飯一定是張德放預先安排好的,甚至連顧明健這次來南錫,都是張德放請來的,張揚的步步緊『逼』已經讓張德放陷入困境之中,他急於擺脫眼前的困境,所以主動向張揚拋出了橄欖枝,現時他和張揚之間的關係早已不複昔日的融洽,張德放也清楚,自己未必能夠說動張揚罷手,所以他把表弟顧明健請來,憑顧明健和張揚的關係,張揚應該會給他一個麵子。
  事實上張揚的確要給顧明健麵子,不但因為他們之間的友情,更因為顧佳彤的關係,顧明健還是自己的事實小舅子。當晚張揚約了邱鳳仙,親自開車去君緣把邱鳳仙接來,邱鳳仙一上車就不禁笑了起來:“怎麼?這場戲打算收場了?”
  張揚微笑道:“你當我是在演戲嗎?”
  邱鳳仙打開化妝鏡看了看自己的妝容,輕聲道:“張德放擺酒請你,意味著他要低頭了。”
  張揚道:“他主要請得是你。”
  邱鳳仙道:“請我做什麼?隻要你的氣消了,你不追究,我自然不會追究。”
  張揚笑道:“這樣一來,你把責任全都推到我身上來了。”
  邱鳳仙道:“你是男士啊,難道你想把責任全都推給我?”
  張揚哈哈笑了起來。
  張揚和邱鳳仙來到燕歸來門前,發現張德放已經等在那堙A滿臉堆笑的迎了上來,向邱鳳仙伸出手去:“邱小姐能夠賞光前來,張某不勝榮幸。”
  張揚笑道:“邱小姐聽說有不花錢的飯局肯定要來。”
  邱鳳仙格格笑道:“我有那麼饞嘴嗎?”
  張德放笑道:“張老弟說話就是幽默,快請進,今天都是自己的朋友,大家聚聚,喝點閑酒,交流交流感情。”
  顧明健已經先來了,他的美女助理柳延也在,這小子也是個情種,如果今天常海心能來,他肯定不會帶柳延同來。燕歸來的老板鍾海燕也在,當然她是陪張德放的。
  張揚笑道:“想不到啊,今晚上全都是情侶檔。”一句話把柳延說得臉紅了,這位女助理麵皮薄,鍾海燕笑道:“張主任,可不興『亂』點鴛鴦譜的,我是臨時過來充數的。”
  邱鳳仙道:“張揚,咱倆是臨時搭檔,可不是情侶檔。”
  張大官人笑道:“電影上演情侶的多了,生活中也不一定真的要戀愛結婚,逢場作戲,咱們今晚就臨時充當一下情侶檔。”
  顧明健哈哈大笑:“張揚,我真是服了你。”
  張德放總覺著張揚那句逢場作戲另有所指,不過他也不願多想,現在人家占據了主動,說兩句風涼話,自己也得聽著。
  幾杯酒下肚之後,談話自然而然的轉向正題,張德放端起酒杯向邱鳳仙道:“邱小姐,今天咱們朋友間聚會是其一,我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見到邱小姐後,當麵向你道歉,我們***局的部分同誌在上次的問題上處理的很不好,影響了邱小姐的名譽,對你的生活造成影響,借此機會,我要向你鄭重道歉。”
  邱鳳仙道:“張局長太客氣了!突擊檢查的人又不是你,你不用道歉。”
  張德放內心一怔,邱鳳仙這話什麼意思?自己身為南錫市***局代局長當然有資格代表南錫市***係統向她道歉,邱鳳仙這麼說分明是不接受他的道歉,難道她還準備把這件事鬧到底?張德放一臉笑容道:“就知道邱小姐氣量大,不會計較這些小事。”張德放是想用話把邱鳳仙架上去,讓她礙於麵子不好繼續追究。可張德放忘記了一件事,邱鳳仙可不是普通人物,她出身台灣珠寶世家,後來又獨自來到內地曆練,在生意場上遊刃有餘,對於這個社會的了解要比同齡女孩子深得多,她微笑道:“張局,你想當殺人犯嗎?”
  張德放愣了一下,不解道:“殺人犯?”
  邱鳳仙道:“把我捧這麼高,萬一摔下來,我豈不是沒命了,你不是殺人犯是什麼?”
  滿桌人都笑了起來,鍾海燕笑得尤為開心,她格格笑道:“邱小姐真是幽默。”
  邱鳳仙道:“幽默與否全在各人理解,有些事你很認真的說出來,偏偏有人當成是玩笑話,可有些時候,你想說笑話,可偏偏就沒有一個人笑,要是遇到了這樣的場麵真是尷尬啊。”
  張揚笑眯眯望著邱鳳仙,發現邱鳳仙處理這些事很有一套,張德放想方設法的想把她繞進去,可惜邱鳳仙頭腦清醒得很,在她的麵前,張德放半點便宜都占不到。
  邱鳳仙看了看時間,起身道:“我還有事,不打擾你們聊天了。”剛剛坐下沒多久就告退,等於給了張德放一個難堪,張德放的表情尷尬無比,留她也不是,不留她也不是,他今天準備的很充分,可還是低估了邱鳳仙的厲害,邱鳳仙為人高傲的很,壓根沒把他張德放放在眼堙C
  鍾海燕自然要維護張德放,她輕聲道:“邱小姐,剛剛才坐下,怎麼就要走呢?”
  邱鳳仙微笑道:“我來之前已經和張揚說過了,張局請我來,我不來會讓他覺著不給麵子,我來過了,頭三杯酒我也喝了,我真有事兒,今晚有重要業務要談,你們要是不相信,張局,你再派兩名警員跟著我去看看。”這句話無異於給了張德放一個耳光。
  張德放這個惱火啊,自己好歹也是南錫市***局代局長,邱鳳仙當著這麼多人竟然不給他一點麵子,當初去查她房又不是自己下得命令,她有氣憑什麼朝著自己發啊?可今天自己擺下這座酒宴,主動求和,就是向人家低頭,可邱鳳仙並不領情。
  張揚表現的若無其事,好像邱鳳仙的事情跟他沒有任何關係一樣。這廝越是淡定,張德放看在眼堙A心中越是惱火,認為邱鳳仙之所以這樣做,全都是受了他的指使,其實張德放冤枉張揚了,張揚可沒讓邱鳳仙這樣做,隻不過是邱鳳仙明白張揚想要借題發揮,幹脆來一個順水推舟,推波助瀾,幫著張揚把火燒得更旺一些,這也證明邱鳳仙對這次***鬧出的查房事件深感不滿。
  

Snap Time:2018-10-17 18:19:12  ExecTime:0.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