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一章誤會(下)


    第六百一十一章【誤會?】(下)

    李伯平眉開眼笑道:“這位同誌真是幽默,邱小姐的資料我們調查過了,她是台胞,是我們的朋友。”

    張揚道:“台胞就沒問題了,搞不好她是台灣間諜呢。”

    邱鳳仙的睫『毛』忽閃了一下,格格笑了起來:“你別把人家嚇著!”

    李伯平笑道:“這位同誌,事情已經查清楚了,是一場誤會,有人惡作劇打電話報警,我們當警察的接到報警本著認真負責的態度必須要查,還望你們能夠理解,對於這件事給你們造成的困擾和不便,我在這代表我們所的警察向兩位道歉了。”

    張揚道:“誤會?李所,你說了這麼半天,我怎麼有些不明白啊,剛才不是懷疑我們有『色』情交易,還說我們躲在房間觀看『色』情光盤,怎麼這會兒又變成了誤會了呢?”

    李伯平尷尬笑道:“真是誤會!”

    張揚向邱鳳仙道:“你信嗎?”

    邱鳳仙嫣然笑道:“無論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會相信。”

    李伯平道:“邱小姐,對不起,我馬上派人送你們回去。”

    小胡子警察這會兒也明白過來了,敢情今晚上捅了個大漏子,他趕緊去把邱鳳仙的手提電腦拿了過來,恭恭敬敬交給了邱鳳仙。

    邱鳳仙問道:“光盤呢?”

    小胡子愕然道:“什麼光盤?”

    邱鳳仙道:“剛才你們拿的那張『色』情光盤,不說是我的嗎?”

    小胡子警察臉上有些掛不住了,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道:“弄錯了,誤會,誤會!”

    張揚道:“我覺著不是誤會。”

    李伯平暗暗叫苦,正應了一句話,請神容易送神難,他看出來了,今晚的事情想要順順利利的解決恐怕沒那麼容易。李伯平耐著『性』子道:“這位同誌……”

    張揚毫不客氣的打斷他的話道:“你不認識我啊?”

    李伯平賠著笑:“不熟!”現在打死都不能承認,要是說自己認識他,不是沒事找事嗎?

    張揚道:“誰讓你查的我?你把人給我交出來!”

    李伯平道:“這位同誌,都說是誤會了!這樣吧,我讓兩名警員正式給你們道歉,再把你們送回酒店,你們今晚酒店的費用我們所負責報銷,你看行嗎?”李伯平態度不錯,他之所以忍氣吞聲是建立在知道對方是誰的前提下,體委主任張揚,不提人家的背景,單單是人家的級別是正處,自己就得罪不起,今天讓房心偉給坑了,如果事先知道張揚的身份,李伯平說什麼也不會幹出這件事。

    張揚道:“看來你是不想知道我是誰了。”

    李伯平笑道:“不調查了,我相信你們是清白的。”

    張揚道:“別介啊,其實我帶身份證了,也帶工作證了,你還是看看吧。”

    李伯平臉上發燒,這他媽什麼事兒,自己這不是犯賤嗎?怎麼招惹了這麼一位煞星,李伯平本想稀糊塗的把這件事給蒙混過去,可張揚較起了真,他想蒙都蒙不過去。

    張揚把工作證掏出來遞給了李伯平,李伯平接又不是,不接也不是,他當然知道張揚是誰,現在人家要跟他挑明了,李伯平的腦子不停地轉,無論他怎麼轉也想不出接下來應該怎麼應對這位爺,一小本工作證拿在手中,感覺真是重逾千斤,李伯平還是展開看了看,這廝也算有些能耐,即使在這樣的狀態下,還是能惺惺作態一番,李伯平拿捏出一副驚奇的表情道:“哎呀,原來是張主任,真是大水淹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識一家人,誤會啊!”他轉向自己的兩名手下道:“今天算你們運氣,遇到的是咱們體委張主任,他大***量不跟你們一般見識,還不趕緊給張主任道歉。”

    這兩名民警也明白過來了,他們雖然不認識張揚,可是對張揚的名字早就如雷貫耳,知道眼前這位就是把***係統弄得顏麵無光的張揚,兩人心中都害怕了,剛才還冤枉人家從事『色』情交易,還弄了張『色』情光盤想栽贓,想想都後怕。兩人趕緊走過去向張揚道歉,小胡子表現的很有誠意:“張主任,我們真不知道是您,要不然也不會鬧出這麼大的誤會。”他說話就比起李伯平欠缺技巧。

    張揚冷冷看著李伯平,這廝倒是蠻滑頭的,想利用這種方法堵住自己的話,讓自己對他們不便深責。放棄追究今晚的事情,不過李伯平想得太簡單了,張大官人豈是那麼好糊弄的。

    張揚向邱鳳仙道:“邱小姐,你先回去吧。”

    李伯平聽他這樣說,以為張揚放棄追究這件事,心中大喜過望,慌忙道:“我來送你們回去。”

    張揚道:“我不走,你們先把邱小姐送走。”

    邱鳳仙知道張揚咽不下今晚的這口氣,其實她對今晚的遭遇也是相當的惱火,起身道:“那好,我先走了,有什麼事情,電話聯係。”

    邱鳳仙走後,李伯平掏出香煙,想給張揚上煙,張揚道:“不會!”

    “張主任,你看這麼晚了,是不是我送您回家?”

    張揚道:“你把房心偉給我叫過來。”

    李伯平微微一怔。

    張揚道:“你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他的電話。”

    李伯平抿起嘴唇,他還在猶豫。

    張揚道:“我這個人一向通情達理,今晚的事情不可能這麼算了,你覺著自己能夠承擔下來,我現在就走,我保證,明天你們整個香河派出所都會倒黴,如果你覺著自己沒那麼大的能耐,兜不住這件事,就趕緊讓能兜住這件事的人過來。”

    李伯平的笑容僵在臉上,張揚是在給他下最後通牒。

    李伯平道:“張主任,都說是誤會……”

    “誤會個屁!你明白,我也明白,今晚怎麼回事兒,你們想搞什麼?誰他媽都不是傻子,大家心知肚明,李伯平,我不跟無知的人計較,包括那兩名小警察,我相信你們不認識我,所以才弄出了這些事,但是你要是不知好歹,繼續在這兒敷衍我,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李伯平道:“這……”

    張揚看了看表:“現在是十一點十分,十一點半,我要見到房心偉,你跟他說,我在香河派出所等他,晚一分鍾,明天一早我殺到分局去,把你們今晚幹的事情全都捅出來,讓南錫市領導給我評評理。”

    李伯平嚇得哆嗦了一下,他不是不想兜,的確是兜不住,自己隻是一個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長,張揚這種人吐口唾沫都能把他淹死,今晚是讓房心偉給坑了。李伯平心埋怨著,他走出去打電話。

    房心偉剛剛把喝醉的孟允聲送回家,才來到汽車旁手機就響起來了,一看號碼是李伯平的,馬上就猜到事情還沒搞定,他有些鬱悶的歎了口氣,拿起電話,有些不耐煩道:“還有什麼事啊?”

    李伯平道:“房局,他指名道姓的要見你,讓你十一點半到所來,不然……”

    “不然怎樣?”

    “不然他明天一早要殺到分局去。”

    “他敢!”房心偉說了句狠話,可隨後又軟了下來:“我不是跟你說了嗎?態度好一些,把他哄走得了。”

    李伯平心的怨氣再也按捺不住了:“房局,我能想的辦法全都想了,反正現在我是沒轍了。”

    房心偉當然能夠聽出他話的怨氣,不由得怒道:“你什麼態度?”

    李伯平不敢吭聲。

    房心偉問完這句話,想想這件事都是自己給挑起來的,李伯平算是無辜被波及,斥他也沒用,他低聲道:“你跟他說,我待會兒過去。”

    李伯平聽房心偉這樣說,真是如釋重負,隻要房心偉過來,自己的責任算是了了,他回到房內,笑眯眯向張揚道:“張主任,我給房局打通電話了,他也很生氣,對您的遭遇表示萬分歉意,還說馬上過來當麵向你解釋。”

    張揚懶洋洋道:“等他到了再說。”

    李伯平殷勤道:“張主任,您喝茶嗎?我給你泡點茶提提神。”

    張揚道:“好啊!”

    這世上的事情變化真是太快,剛才張揚還被當成階下囚,這會兒卻變成了上賓,誰敢說當今的社會人人平等?人心是杆秤,每個人心的秤不同,衡量的標準自然有了千差萬別,有了差別,又怎會有真正的平等。

    張揚喝著李伯平送上來的大紅袍,想不到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長還收藏了這麼好的茶葉。

    李伯平在一旁默默陪著,一邊盯著牆上的鍾表,一邊打著哈欠。

    河西分局局長房心偉終於來了,這件事歸根結底是孟允聲引起的,房心偉來的路上,後悔不已,孟允聲今晚明顯喝多了,可自己沒喝多,孟允聲發瘋,自己沒必要跟著他一起發瘋,本來這件事自己隻要當作沒聽見就過去了,可他卻按照孟允聲的旨意去辦了,下邊這幫人又拿著雞『毛』當令箭,辦事的過程中偏離了原有的方向,鬧出了這麼大的麻煩。從張揚讓他過去這一點上能夠推斷出,張揚一定把帳算在了自己的身上,這件事真是麻煩啊。

    房心偉走入派出所內,他的聲音率先響起,房心偉怒道:“李伯平,你們搞什麼?有你們這麼辦事的嗎?事情都沒調查清楚,就『亂』抓人?”

    李伯平陪著小心,心卻把房心偉祖宗八輩罵了一個遍,我這麼幹,還不是受了你的指使,你他媽不給我暗示,我敢這麼幹嗎?這幫當官的沒一個好東西,惹事的時候都躲在後麵指揮,出了事情,拚命把別人往前推,我他媽就活該給你當炮灰啊?埋怨歸埋怨,可李伯平也明白,人家官大,今天這件事十有***都要讓自己承擔責任了。

    房心偉來到張揚麵前,一臉歉然之『色』:“張主任,我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對不起啊,都怪我平時疏於對他們的管理,才鬧出了這樣的誤會。”

    又是誤會,張揚不由得笑了起來,他緩緩放下茶杯道:“李所長,你的茶不錯。”

    房心偉和李伯平都有些愣了,張揚這句話有些不著調。

    李伯平道:“朋友送的,張主任要是喜歡,回頭我給你拿兩盒。”

    張揚道:“房局,照你的意思,今晚的事情你不知道啊,全都是李所長的主意?”

    房心偉道:“我真不知道!”

    李伯平氣得臉都白了,不知道你麻痹,狗日的房心偉,你他媽還是人嗎?有這麼推諉責任的嗎?

    張揚笑道:“李所說是誤會,那兩名民警也說是誤會,既然全都是誤會,看來這件事應該就這麼算了。”

    房心偉笑道:“還是張主任好說話,到底是領導,胸懷就是不一般。”

    張揚臉上的笑容卻忽然收斂:“我他媽就這麼好欺負嗎?你糊弄我啊?搞完我,現在說聲誤會就沒事了?你當我傻子?這世上有這麼便宜的事情嗎?”

    房心偉尷尬到了極點,臉『色』發紅道:“張主任,別動氣,我知道這件事上我們做的不好。”

    張揚冷笑道:“做的不好?沒把我捉『奸』在床當然做的不好,你很失望是不是?”

    房心偉道:“張主任……你這話什麼意思?我專程趕過來向你道歉的,派出所是接到舉報才過去檢查的,他們也是本著對工作負責的態度……”

    張揚道:“別跟我提負責這兩個字,狗屁,你他媽蒙誰啊?我是三歲的小孩子?這樣的手法我見多了,我說你們***就不能拿出點新鮮的?剛才那倆警察還想弄張『淫』穢光盤陰我,麻痹的,你們是警察還是賊啊?”

    

Snap Time:2018-01-17 03:47:41  ExecTime: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