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一章誤會(上)


    第六百一十一章【誤會?】(上)

    邱鳳仙道:“好吧,我跟你們走!”她看出張揚在演戲,既然想演戲,她幹脆配合一下,反正晚上也沒什麼事情做,閑著也是閑著,她倒要看看今晚的事情,張揚如何收場?

    讓邱鳳仙沒想到的是,這兩名警察把她的手提電腦也給帶走了,說是要配合調查。

    張揚和邱鳳仙跟著這兩名警察上了他們的小麵包,麵包車拉著他們來到了距離君緣大酒店不遠的香河派出所。

    邱鳳仙小聲道:“你不解釋啊?”

    張大官人笑了,他低聲反問道:“有必要嗎?”

    邱鳳仙道:“他們根本是在冤枉我們啊!”

    張揚把雙手枕在腦後,懶洋洋道:“清者自清,隨他們去吧,鬧得越大,事情越不好收場。”張揚閉上雙目,他算準了這件事十有***和孟允聲有關,如果說剛開始的時候,張揚對孟允聲的酒後失態並沒有計較,甚至對他的勇氣還有些欣賞,現在發生的情況已經徹底惹火了張揚。

    在營救龔雅馨的事情上,張揚並沒有搶功的意思,他之所以沒有在發現線索之後第一時間通報給***機關,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他擔心***機關打草驚蛇,害怕他們聲勢浩大的行動驚動全城,非但營救不了龔雅馨,反而會對她的生命造成威脅,不是有心去駁***機關的麵子,可是在這件事之後,張揚發現自己似乎把南錫市***係統的人都給得罪了,很多人都對他抱有敵視的態度,也許孟允聲今晚借著酒意發難,是***係統情緒的一種集中反應。

    張揚並不介意他們對自己有些想法,可是事情演變到現在,他們開始利用這種低級而卑劣的手段對付自己,已經讓張揚開始忍無可忍了,老子的心胸雖然寬廣,可老子也是有底線的。

    張揚和邱鳳仙被帶到了香河派出所,來到審訊室,那名小胡子警察道:“說吧,把具體情況說一遍吧!”

    張揚道:“說什麼?”

    “姓名、職業、家庭住址,工作單位。”

    張揚道:“我不想告訴你!”

    小胡子警察重重的拍了拍桌子道:“你最好配合一點,這是派出所,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張揚笑道:“我沒想來,是你們硬要我來。”

    小胡子警察指了指張揚,他差點就罵粗口了,可是看到牆上人民警察為人民的標語,硬生生把要罵人的話又咽了回去,他衝著邱鳳仙道:“你說,你的身份證呢?”

    邱鳳仙道:“我沒有身份證,我就算有也不想給你看。”

    兩名值班民警都愣了,這兩人都不好對付,一點都不配合他們的工作,另外那名警察的脾氣要比小胡子好一些,他低聲道:“你們還是配合一些,把情況說清楚,我們不會為難你們。”

    張揚笑了:“不會為難我們?我就納悶了,我們兩人在房間好好的說話,你們衝進來幹什麼?警察查房為什麼專查我們這一間,我們是違法了還是『亂』紀了?誰舉報的我們?”

    小胡子瞪圓了雙眼道:“你態度好一點!”

    張揚看了看他的警號道:“看你的年紀當警察應該有些日子了,這樣的手法應該不是第一次玩了,想誣陷我是不是啊?”

    小胡子警察怒道:“誰誣陷你?你們孤男寡女大半夜的呆在一個房間,你們想幹什麼?你們是兩口子嗎?”

    邱鳳仙道:“你這說的什麼話?我們不是夫妻就不能在一起說話了?你媽和你平時晚上都不見麵的嗎?”邱鳳仙也有些生氣了,說起話來也是犀利之極。

    小胡子警察憋得滿臉通紅:“你……你……敢辱罵人民警察!”

    張揚笑道:“拉倒吧,就你那熊樣還人民警察?誰讓你去查房的?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我是什麼人你都沒查清楚,就跑到房間去查,出了什麼問題,你兜得住嗎?”

    “你敢威脅我?”

    張揚哈哈笑道:“威脅你?我至於嗎?就你一個派出所的小民警,我犯得著跟你計較嗎?你們想幹什麼我清楚,我說你們辦事不用腦子嗎?想查房,也要先去服務台調查一下客人資料,她沒有身份證明是怎麼登記入住的?你們兩個急惶惶的衝進來幹什麼?真想作『奸』啊?讓你們失望了吧?”

    邱鳳仙被張揚說得俏臉一紅,悄悄牽了牽他的衣袖,示意他說話注意一點。

    張大官人呢卻道:“怕什麼?身正不怕影子斜!”

    小胡子警察氣得臉『色』鐵青,他指著張揚的鼻子道:“我當警察這麼多年,就沒遇到過你這麼囂張的犯罪分子。”

    張揚樂了:“你什麼水準啊?我是犯罪分子?你給我定『性』了,你也別著急,你的警察也當到頭了。我給你一機會,現在就把背後的指使者交代出來,我說不定會饒了你。”

    小胡子警察霍然站起身來:“你不要太囂張!”他向一旁的警察說了兩句,那警察出門去了,沒多久他又回來了,手拿著一張光盤晃動了一下,小胡子警察頓時神氣了起來,大聲道:“這是什麼?你們的電腦為什麼會有『淫』穢光盤?”

    邱鳳仙氣得俏臉通紅,這兩名警察可真是敗類,她的手提電腦哪有光盤,根本是他們想刻意栽贓。邱鳳仙道:“你們栽贓也得技術一點,我的電腦根本沒有光盤,而且,我電腦設置了密碼,你們進的去嗎?”

    小胡子警察道:“還嘴硬,還不承認,孤男寡女,大半夜的躲在一間屋觀看『淫』穢光盤,你們想幹什麼當我不知道啊?幸虧我們去的及時,不然還不知道你們要幹出什麼事情來。”

    邱鳳仙氣得臉『色』由紅轉白,她柳眉倒豎怒斥道:“你混蛋。”

    張大官人倒是氣定神閑:“我開始隻是覺著你們無知,現在才發現你們夠無恥,香河派出所屬於河西分局吧,是不是房心偉指使你們幹的?你們倆啊,就是倆***,被人當槍使了,現在趕緊給房心偉打電話,讓他到這來,把今晚發生的事情給我解釋清楚,我給你們二十分鍾,如果我見不到房心偉,你們倆……倒黴了!”

    張揚說完拉著邱鳳仙在連椅上大剌剌的一坐。

    兩名警察愣了,他們就算再沒有眼『色』,這會兒也能聽出來,張揚這個人不一般,其實張揚還真是高看他們兩個了,以他們的級別怎麼可能夠得上河西分局局長房心偉,小胡子警察讓另外那名警察負責看守,自己溜了出去,他是去匯報情況了。

    當晚派出所內,副所長李伯平也在,不過他躲在值班室睡覺呢,查房的事情就是他下得命令。體製之中往往存在著領導動動嘴,下屬跑斷腿的普遍現象,***係統內也不例外,最早提出要跟蹤張揚和邱鳳仙的人是南錫市***局副局長孟允聲,他把這件事交給河西分局局長房心偉,房心偉又把這件事交給了香河派出所副所長李伯平,李伯平就交給了兩位值班民警,說起來每個人都很認真的為領導辦事,可是這麼層層傳遞下來,到最後『性』質就有所轉變,執行的過程中應對的方法就有些走樣,李伯平認為張揚和邱鳳仙得罪了分局長,房心偉又沒把張揚的身份事先說明,所以才造成了現在的局麵。

    李伯平被小胡子從夢中叫醒,聽他把情況說完,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道:“他真這麼說?”

    小胡子點了點頭道:“李所,那小子傲慢的很,根本不把我們警察放在眼,我問他情況,他給我來了個一問三不知。”

    李伯平道:“查出『毛』病沒有?”

    小胡子搖了搖頭,馬上又低聲道:“他們電腦我進不去,在光驅找到一張光盤!”

    李伯平當然明白小胡子的意思,他皺了皺眉頭道:“你等等,我先打個電話。”

    李伯平回到房內,打通了河西分局局長房心偉的電話,房心偉一聽張揚和邱鳳仙都被他弄到派出所去了,當時就有些愣了,他怒道:“誰讓你把他們抓到派出所去的?”

    李伯平愕然道:“房局,您不是讓我好好調查調查他們嗎?”

    房心偉眼前一黑,他一腳把車踩住,孟允聲躺在後座上,嘴不時發出囈語,他喝多了,房心偉正在送他回家的路上,老孟同誌這會兒睡得倒是自在,房心偉看了孟允聲一眼,方才道:“發現什麼了?”

    李伯平道:“沒多大『毛』病,警察進去的時候,他們穿得好好的,坐在一起聊天。”

    房心偉哭笑不得道:“他們聊天,沒什麼事情你們就走唄,為什麼要把他們帶到派出所去?”

    李伯平道:“我……我所的兩名民警幹的,我也沒想到。”

    房心偉道:“我不是讓你親自去處理這件事嗎?你怎麼回事兒?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

    李伯平意識到這件事可能辦岔了,他慌忙賠不是道:“對不起,房局,我這就去處理。”事實上是這廝昨天打了一夜的麻將,今兒實在太困了,所以才讓手下人去處理。

    房心偉道:“既然沒抓住他什麼『毛』病趕緊讓他走人。”

    李伯平聽出房心偉似乎頗為忌憚,他小心翼翼地問道:“房局,他究竟是誰啊?好像挺囂張的。”

    房心偉本不想說,可事情發展到現在這種地步,又害怕李伯平再壞事,低聲道:“體委主任張揚。”

    李伯平聽到張揚的名字,打了個激靈,手機差點沒掉到地上,他顫聲重複道:“張……揚?”

    房心偉雖然隔著電話,仍然能夠感覺到李伯平的恐懼,他低聲道:“這個人不好對付,你還是讓他走吧。”說完房心偉就掛上了電話。

    李伯平拿著電話愣在那,腦子一片空白,等他回過神來,心底湧出的第一句話就是,麻痹的房心偉,你害人不淺啊,讓我查他的時候怎麼不跟我說他是誰?現在說他不好對付,還他媽用你說?整個南錫誰不知道他不好對付,李伯平此時已經睡意全無。他前思後想,這件事不盡快處理不行,自己不親自出麵不行,他硬著頭皮來到了審訊室。

    進去之後就怒斥道:“你們是怎麼辦事的?不問清楚就能胡『亂』抓人嗎?誰給你們的權力?你們還想不想幹?”

    小胡子警察一直跟在他身邊的,一進屋就被劈頭蓋臉的臭罵了一通,一時間沒能反過勁來。

    張揚笑眯眯看著李伯平的表演,等李伯平把兩名警員罵完了,他才來到張揚麵前:“這位同誌,你們受驚了,剛才我們已經調查過,這次的報警可能是個惡作劇,是一場誤會。”

    張揚笑道:“你是……”

    “我是香河派出所副所長李伯平!”李伯平的態度很好。

    張揚笑道:“你不認識我?”

    李伯平就算認識也不能說認識,他搖了搖頭道:“不認識,不過看你好像有些眼熟!”

    張揚笑得越發開心:“我沒身份證,我過去幹過不少壞事,犯過法!”

    李伯平也笑了起來:“這位同誌真是會開玩笑,一看就知道你是好人,怎麼可能犯法呢?”

    張大官人知道,這位李所長不會突然態度轉變的這麼和藹,他一定是打聽到了自己的身份,張揚道:“看人不能隻看表麵,你別看我身邊這位邱小姐長得漂亮,其實她也是罪犯,而且是國際罪犯。”

    

Snap Time:2018-07-22 18:51:22  ExecTime:0.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