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一十章不順眼(上)


    第六百一十章【不順眼】(上)

    張揚今天頗有收獲,首先和鍾林談妥了,由市二院在省運會舉辦期間給他們提供急救和醫療服務。鍾林這個人很熱心,他的熱心更表現在對社會活動的熱衷上。

    鍾海燕聽說邱鳳仙是星鑽集團的總裁助理,對她是十分的感興趣,這也難怪,又有哪個女人不喜歡金銀飾品呢?鍾海燕道:“星鑽在南錫也有專賣店,我去過幾次,麵的東西都好貴。”

    邱鳳仙笑道:“鍾小姐何出此言?”

    鍾海燕道:“同樣的黃金飾品,你們的每克要比別家貴出至少二十元。”

    鍾林有些好奇道:“是啊,我上個月給我老婆買了一條項鏈,同樣的重量足足比別家貴出二百多塊呢。”

    邱鳳仙微笑道:“那你有沒有問尊夫人,她為什麼要選擇我們的飾品,而放棄其他品牌同樣重量的飾品呢?”

    鍾林苦笑道:“我也不明白,可能是她喜歡吧。”

    邱鳳仙笑道:“這就對了,同樣重量的金子,別家做出來,顧客看重的是金子本身的份量,也就是說黃金本身的價值,而我們星鑽做得是設計,我們比別家貴,是因為我們的設計和做工,這些都是附加值,也是商品最獨到最珍貴的部分。”

    張揚感歎道:“女人錢真是好賺啊!”

    邱鳳仙道:“從張主任這句話就知道你大男子主義很嚴重,從骨子看不起我們女人。”

    張揚道:“天地良心,我最看得起的就是女人,我認為這世上最偉大的女『性』,沒有她們,人類怎麼繁衍後代,我們的文明如何繼續?”

    鍾林和徐光勝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邱鳳仙和鍾海燕都是見慣風浪的女人,張揚這句話說得有些『露』骨,不過還不至於讓她們感到難堪,邱鳳仙啐道:“你這個人果然滿腦子的封建思想,把我們女人隻看成生兒育女的工具。”

    鍾海燕道:“張主任,現在講究男女平等了,你可不能再用過去的觀點來看待當今社會,誰也沒規定女人必須要在家老實呆著生孩子。”

    鍾林樂道:“這句話說得不錯,社會在不斷發展,男女的地位也在不斷變化,保不齊以後,女人主外男人主內呢。”

    徐光勝道:“你這麼一說,我倒想起前兩天看得一個電影,講的是一個大男子主義的外國老爺們,因為心疼老婆,所以代替老婆懷孕,感受十月懷胎的辛苦。”

    鍾海燕格格笑道:“怎麼可能,男人怎麼可能懷孕,他有沒有……”她本想說***的,可想想在場這麼多人,說出來總是有些不好意思。

    可有一點鍾海燕忽視了,今天在場的三個男人都是醫生,張大官人雖然沒有醫生的身份,可前世那可是不擇不扣的神醫,醫生對這種話題自然不會忌諱。徐光勝道:“怎麼不可能,男人沒有***可是有大網膜,將受精卵種植在大網膜上一樣可以懷孕。”

    邱鳳仙雙手合什道:“都說三句不離本行,我今天算是見識到了,咱們還是別聊醫學話題了。”

    鍾林笑了起來:“是啊,喝酒別聊專業。”

    當晚的氣氛還是比較和諧的,邱鳳仙雖然和多數人都是第一次見麵,可是她出『色』的社交能力起到了作用,加上還有一個交際花鍾海燕,酒場上一直談笑風生,開心不斷。

    如果不是***局副局長孟允聲的到來,這將是一次愉快的晚宴,可是這世上總是充滿了意外和『插』曲,孟允聲當晚出現並不意外,可是他的出現卻帶來了一個不快的『插』曲。

    孟允聲前來敬酒的時候已經有些半醉了,他的身後還跟著河西區***分局副局長房新偉,孟允聲人還沒到,笑聲就先響起來了:“鍾院長、徐主任,我給你們敬酒來了!”

    孟允聲並不是有意忽略張揚,如果他要是知道張揚也在房間內肯定不會過來敬酒,南錫市***係統最近因為龔雅馨綁架案都弄得灰頭土臉,外麵已經到處傳開了,***局都是吃閑飯的,破案救人還不如體委,***局內部都憋著一口氣,對體委充滿了怨念,首當其衝針對的就是張揚,孟允聲過去和張揚也打過幾次交道,不過都是因為張德放的緣故,他和張德放的關係很好,從孟允聲的角度來看,張揚這個人不怎麼厚道,當初張揚來南錫的時候,張德放給他接風洗塵,無論他張揚有什麼事,張德放總會給足他麵子,可反觀張揚做事,好像在處處和張德放作對,這種人是不是有點恩將仇報?孟允聲心很為張德放不值,酒精這個東西容易讓人麻痹,酒壯英雄膽不是毫無根據的。

    孟允聲看到張揚,也是愣了一下,隨即就笑了起來:“張主任也在啊!”

    張揚笑了笑:“孟局也在,真是巧啊!”

    孟允聲笑道:“鍾小姐是我的朋友,作為朋友當然是要相互捧場,不能拆台是不是?”前半句話說的還像這麼回事兒,可後半句話就有些不對味了。

    張揚隻當他是隨口說出來的,並沒有多想,笑道:“孟局坐,一起喝兩杯。”

    孟允聲挨著鍾海燕坐下來,他首先端起酒杯道:“鍾院長,我敬你,上個月我老嶽父開刀,你照顧這麼周到,我一直都想找個機會表示一下,你總是不給我機會。”

    鍾林笑道:“孟局,咱們都是老朋友了,不用說這些客氣話。”

    孟允聲道:“是啊,朋友之間是用不著說客氣話的,但是朋友之間要相互尊重,相互給麵子,你鍾院長給我麵子我記在心,我孟允聲做事從來都是恩怨分明,別人對我一分一毫的好處我都記在心。”

    張揚開始覺著有些不太對勁了。

    徐光勝笑道:“孟局,你是個***員,說話別這麼江湖氣。”

    孟允聲笑道:“其實人活在世上,都是相互給麵子的事情,我能處這麼多的朋友,就是因為我對朋友一個誠字,朋友給咱臉,咱可不能不要臉,你說是不是啊,張主任?”

    在場的人無一不是出類拔萃的人物,誰都不是傻子,馬上聽出孟允聲的這句話很有針對『性』。

    鍾海燕內心咯一下,她了解孟允聲,這個人和張德放走得很近,對張德放很忠心,平時為人低調,可是一沾酒膽子就天不怕地不怕,其實***係統內部有很多人對張揚不滿,鍾海燕這平時的主要業務都是來自***係統,她當然清楚,但是孟允聲這會兒的苗頭不對,有點借著酒勁公開向張揚發難的意思。鍾海燕感到有些害怕,她害怕不是沒有原因的,當初海天是怎樣倒下,段金龍為什麼會落到背井離鄉的地步,她是全程經曆過的。她比孟允聲更加的了解張德放,張德放絕不是一個一味隱忍的人,他之所以在張揚的麵前保持退讓,是因為他惹不起張揚,而不是他看重和張揚之間的友情,張德放從來沒有把張揚當成過朋友,正如張揚也沒把他當成朋友一樣。

    鍾海燕笑道:“孟局,你一來就探討這麼沉重的話題,聊點輕鬆的好不好。”她試圖轉移話題。

    孟允聲也笑了笑,他倒了一杯酒,端起來衝著張揚道:“張主任,你是我們南錫的大英雄,是我們全體***幹警學習的好榜樣,我敬你一杯!”

    張揚早就聽出了孟允聲話中濃重的嘲諷意味,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張揚還是表現出很好的涵養,他端起酒杯,微笑道:“這世界哪有那麼多的英雄,有句話說得好,時勢造英雄,不是你想當英雄,而是形勢把你『逼』到了這個位置上,你不去做,別人又做不了,還有人不願去做,如果這樣的話,這個社會會變成什麼樣子?”

    孟允聲哈哈笑道:“說得好,張主任說得好,這世上哪有什麼英雄,都是他媽『逼』出來的!”

    鍾海燕聽到這句話臉『色』頓時變了,孟允聲是在罵娘啊!

    張大官人仍然在笑,不過笑容中已經帶著三分冷意。

    鍾林是個擅長察言觀『色』的主兒,看出形勢不對,慌忙打岔道:“都說不聊這些沉重話題了,咱們喝酒,難得遇到一起,大家同幹一杯怎麼樣?”

    張揚咧開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齒,望著孟允聲道:“孟局,你喝多了!”

    現場一片寂靜,靜得連每個人的呼吸聲都可以聽得到,鍾海燕被這種寂靜折磨得快要瘋了,她甚至懷疑,自己和張揚是不是八字相克,又或是做經營的時候,沒有找人看黃曆?為什麼每次和張揚的相遇總是要以不快收場?

    孟允聲望著張揚,他的目光卻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喝多了才敢說實話……你是大英雄啊,我說錯了嗎?”

    張揚笑道:“到此為止吧,趕緊回去休息,言多必失!”如果不是這麼多人在場,依著張揚過去的脾氣早就一個耳刮子扇了過去。可以說今天他還是相當克製的,沒有當場翻臉,已經給足了孟允聲麵子。

    孟允聲道:“我這人從來都是直來直去,懶得在背後搞什麼手段。”

    徐光勝笑道:“孟局,你是有些喝高了,我看咱們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改天再聚!”今晚畢竟是他做東,他實在不想鬧得不快。

    孟允聲道:“張主任,你不來當***真是可惜了。”

    邱鳳仙適時的站起身來:“張主任,我還有事,得先走了。”

    張揚明白她的意思,也跟著站起身道:“我送你!”,張揚並不是怕孟允聲,一個南錫市***局副局長,他還真不會放在眼。

    徐光勝看到張揚走了,慌忙追了出去。

    鍾海燕不無怨憤的看了孟允聲一眼:“孟局,你這是幹什麼?”

    孟允聲端起酒杯把那杯酒喝完了:“我就是看不慣某些人,仗著有些背景什麼人都不放在眼,沒親戚沒朋友,為了自己的政績不惜踩著朋友的肩膀往上爬。”

    鍾林笑了笑,借口上廁所也走開了。

    房間內隻剩下鍾海燕和孟允聲兩個,鍾海燕歎了口氣道:“孟局,你啊,今天是真喝多了。”

    孟允聲道:“我不是喝多,我是為張局不值,交了這種朋友,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他站起身搖搖晃晃向外走去。

    河西區***局副局長房心偉在外麵等著他,看到孟允聲出來,慌忙上前攙扶住他,孟允聲道:“你扶我做什麼?真當我喝多了?告訴你,我沒醉!”

    房心偉笑道:“孟局,您可真敢說,剛才的那番話說得真是痛快。”

    孟允聲道:“有什麼不敢說的?我怕他個鳥?不就是有些背景嗎?我一不想升官,二不想發財,我才不怕他,我就是看不慣有些人的小人嘴臉,麻痹的,什麼東西!”

    孟允聲湊在窗口向下望去,看到徐光勝正在送張揚,看情形他似乎想請張揚上車,可張揚謝絕了,和邱鳳仙一起上了一輛出租車。

    房心偉道:“他和那個女的關係好像不一般啊!”

    孟允聲皺了皺眉頭,忽然道:“跟上去,查查他!”

    房心偉愣了一下,有些錯愕的看著孟允聲。

    孟允聲道:“你沒聽明白嗎?”

    

Snap Time:2018-07-18 08:52:02  ExecTime: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