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零七章一粒紐扣


    第六百零七章【一粒紐扣】

    張揚道:“一粒紐扣?”他看得很清楚,的確是一粒紐扣,沒什麼特別,可是既然唐糖著重指出這件事,而他們又找不到任何的線索,看似不起眼的一個細節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幫助。

    唐糖把紐扣放大,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屏幕上,這紐扣上有字,一行英文字母,常海心小聲道:“nxrd……”

    高廉明重複道:“nxrd?什麼意思?”

    佟秀秀道:“應該是企業名稱的英文縮寫。”

    張揚道:“前兩個字應該就是南錫嘍?他雖然英文不怎麼樣,可畢竟見過的東西不少,從nx聯想到南錫還是很容易的,可後兩個字母代表什麼意思他想不起來了。

    常海心道:“難道是南錫熱電?”

    張揚一聽果然如此,熱電兩個字的英文縮寫不正是rd嗎?張揚對南錫熱電廠還是有些了解的,南錫熱電廠老廠區已經徹底關閉,現在正準備拆遷,新廠區已經遷往南錫市開發區。單憑這件工作服無法確定龔雅馨就被關押在南錫熱電廠內,也很難確定是新廠還是老廠,就算可以確定,這麼大的廠區又應該從何搜起,單憑他們幾個人隻怕無法完成這麼艱巨的搜索任務。

    伍得誌道:“我也有發現!這粒紐扣可以基本上確定人質所在的大概位置,根據錄像帶的音頻分析,我還有一些發現。”

    幾個人跟隨伍得誌來到隔壁的房間,伍得誌重新播放了那盤錄影帶,所有人都聽得很仔細,可是沒聽出什麼。

    伍得誌道:“我處理這盤錄影帶的時候,發現了另外一個顯著的音頻,在龔雅馨哭泣說話的時候,有一個聲音你們聽!”伍得誌熟練地重新播放了這段視頻,所有人都全神貫注的去聽,除了張揚以外別人仍然沒有發現,張揚聽到了除了龔雅馨的哭泣聲之外,還有低沉有節奏的撞擊聲。張揚道:“有撞擊聲!”

    伍得誌欣賞的點了點頭,他將捕捉到的各種音頻以圖譜的方式顯示在電腦屏幕上,他用手指輕點其中一條道:“這是龔雅馨的聲音,這一條是你剛剛聽到的撞擊聲。”他單獨播放了這條聲音,聲音放大之後,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高廉明道:“打樁的聲音!”

    伍得誌道:“不錯,是打樁的聲音。”他又指向另外一條音頻道:“你們再聽!”

    這次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是飛機劃過長空的聲音。

    伍得誌道:“應該是訓練機低空飛行,我剛剛查到南錫北部有一座軍用機場。”

    張揚道:“老熱電廠也在南錫北區,也就是說基本能夠斷定是在老熱電廠!”

    伍得誌道:“開始的時候,我很難確定具體的位置,現在結合唐小姐的發現,應該可以斷定人質被關押的地方就在北區的南錫熱電廠舊址,我分析過打樁聲,距離人質被關押的地方應該不超過二百米。”

    張揚大喜過望,本來認為無跡可尋的事情,想不到在唐糖和伍得誌兩位電腦高手的配合下,終於現出了蛛絲馬跡,張揚道:“我現在就去熱電廠!”

    伍得誌道:“我和你一起去!”

    高廉明也主動請纓前往,這廝是個閑不住的『性』子,聽到有這麼大的熱鬧可以湊,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常海心道:“為什麼不找警察?”

    張揚不屑道:“找警察?他們大部隊還沒到警笛聲就把全城給驚動了,要是讓那幫綁匪有了準備,龔雅馨的處境豈不是更加的危險?”

    高廉明雖然出身警察世家,可他也讚同張揚的話,跟著點了點頭道:“他們的目的是抓住罪犯,我們的目的是救人,想要讓龔雅馨平平安安的回來,就不能讓他們跟著瞎摻和。”

    張揚道:“你小子很明白事理嘛,那你也別跟著摻和,老老實實在這呆著。”

    高廉明一聽不讓他去,頓時不樂意了:“憑什麼啊?我為什麼不能去?”

    張揚道:“不是不讓你去,是因為咱們必須分頭行動,要有人留在這主持局麵,海心和唐糖兩個姑娘家可不行。”其實張揚是覺著高廉明的身手不行,害怕他跟著去壞事,這次前去營救龔雅馨充滿了危險,伍得誌和佟秀秀都是訓練有素的國安人員,而高廉明隻是一個律師,真要是發生了戰鬥,還得分神照顧他。張揚也是好意,是出於保護高廉明的目的,可高廉明不樂意,他不想錯過這個當英雄的機會,說穿了這廝還是想湊熱鬧:“不行,我得跟著去!”

    佟秀秀忍不住道:“你這人討不討厭啊?這麼大一男人,唧唧歪歪跟個小女人似的,你不懂服從命令聽指揮啊?”

    高廉明道:“你誰啊?我們體委內部的事情幹你什麼事?”

    張揚看到他們兩人又杠上了,不由得苦笑道:“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們吵什麼?高廉明,你丫還留美律師呢,有點風度行不行?”

    高廉明憤憤然道:“我當然不如你,你多會討女人喜歡。”

    張大官人火了,我靠,這混小子把邪火燒到我頭上了,一旁的常海心和唐糖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她們對高廉明的這句話倒是認同。

    伍得誌道:“還沒上陣打仗,自己內部就先『亂』了起來,張主任,你這個領導當得可不怎麼樣。”他幫著打圓場道:“這樣,讓高律師負責開車接應,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張揚也不再堅持,高廉明既然非得跟著去,就由著他,這次的行動無論成功與否,都會讓公安方麵極度不爽,高廉明跟著也有好處,他老爺子是省公安廳副廳長,真要是鬧出什麼事情,他老爺子肯定得幫忙兜著。出於這樣的考慮,張揚終於點了點頭道:“成,你去可以,但是得答應我,我們進入熱電廠之後,你要留在外麵負責接應。”

    高廉明點了點頭道:“沒問題。”

    他們幾個人稍稍準備了一下,就開著佟秀秀帶來的吉普車前往熱電廠,臨行之前,常海心來到張揚麵前,小聲叮囑道:“你一定要小心!”

    張揚笑道:“放心吧!”

    臨上車之前,伍得誌向張揚低聲道:“如果營救成功,我們會馬上離開,他們查不到任何關於我們車牌的資料。”他們這次前來幫助張揚並非官方委派,所以不想聲張,張揚對此表示理解。

    佟秀秀這次隨車帶來了不少的裝備,他們在車上換上了黑『色』夜行衣,每人都配備了防彈背心,佟秀秀將防彈背心遞給高廉明的時候,高廉明有些目瞪口呆了,這是哪家的偵探,看裝備就快趕上特種部隊了。

    伍得誌在電腦上調出了廠區地圖,此時已經是淩晨四點,天空還是一片漆黑,熱電廠周圍靜悄悄的,西北工地也已經停工,他們在錄影帶中捕捉到的打樁聲就應該來自這個工地,伍得誌測算了一下大概的距離,工地距離最近的就是熱電廠的西門,如果龔雅馨在熱電廠,她應該在這附近某處,位於熱電廠西片的可能『性』很大。

    佟秀秀戴上黑『色』頭罩,將機械弩裝配好,試了一下瞄準,弩箭瞄準了高廉明的腦袋,嚇得高廉明縮了縮脖子:“小心,小心走火!”

    佟秀秀不禁笑了起來:“膽小鬼,你當是手槍啊?”高廉明道:“帶機括的都不保險!”

    伍得誌將一把手槍交給高廉明:“會開槍嗎?”

    高廉明點了點頭,他有持槍證,不過那是在美國,在中國私藏槍支是不合法的,高廉明對他們的身份越發好奇,張揚哪兒找來的這幫人,看得出他們訓練有素,極其專業,而且擁有現代化的武器裝備,張揚這個人還真是有本事啊。

    伍得誌道:“工廠這麼大,我們不可能一間一間的尋找,必須將他們引出來。”

    高廉明道:“怎樣引?”

    佟秀秀將一盞警燈接好,向高廉明道:“我們潛入熱電廠之後埋伏好,會通知你,你開著警車圍著熱電廠來回行使,警笛聲一定會驚動那些歹徒。”

    伍得誌道:“我們擁有探測設備,方圓二百米以內的動靜都可以發現。”

    高廉明明白了,他們是讓自己當誘餌啊。

    張揚拍了拍他的肩頭:“保重!”說完他也戴上頭罩跳下車去。

    高廉明望著他們三個的身影迅速接近熱電廠的圍牆,張揚率先騰空躍起,單手抓住圍牆的邊緣稍一借力,身體就已經來到了圍牆之上,矯健靈活的身手讓高廉明咋舌不已,其實張大官人這還是保留了大部分的實力,憑他的武功,淩空飛躍這堵牆頭絕沒有任何的難度。

    佟秀秀助跑之後,一個騰躍,張揚穩穩抓住了她的右手,將她拉了上去,伍得誌也用同樣的方法攀上了圍牆,佟秀秀利用紅外望遠鏡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確信無人在廠區附近巡邏,迅速做了一個手勢,三人跳下圍牆。

    老熱電廠因為汙染嚴重,而且位於城市中心,隨著城市的不斷發展,必須要將之遷出,現在新廠區已經在開發區建成投產,這也就徹底廢棄了下來,這片土地已經拍賣出去,明年開春就會著手拆除工作。重要的設備機組都已經搬運的差不多了,現在廠子平時隻有兩個老頭負責看門。

    想在熱電廠廠區這麼大的範圍內找到綁匪的藏身之處並不容易,伍得誌之前根據對聲頻的分析,剛才又觀察了打樁工地的位置,確定了大概的範圍,龔雅馨應該就被藏在熱電廠的西北區。

    他們三人來到附近,張揚通過手機低聲通知高廉明開始行動。

    沒過多久就聽到警笛聲響起,高廉明圍著熱電廠開始轉圈。

    伍得誌手中拿著一個小型的探測雷達,利用這一設備,可以探察到方圓二百米以內的動靜。

    沒過多久,果然看到在他們東邊的方位顯示出有變化。

    張揚和佟秀秀兩人向人來的方向悄然潛行,一名身穿工作服帶著安全帽的男子緩步走了過來,他的手中拿著一盞手燈,正在觀察情況,佟秀秀端起機械弩,張揚伸手按住她的弩箭低聲道:“要活的!”

    佟秀秀點了點頭,張揚借著夜『色』的掩護衝了出去。

    那名男子意識到有人迫近的時候發出一聲驚呼,沒等他反應過來,張揚已經捂住了他的嘴巴,手中軍刀抵在了那人的胸口,壓低聲音道:“想要『性』命的話就乖乖聽話。”

    那男子滿麵惶恐,手中的手燈也掉在了地上,佟秀秀這時也衝了過來,用弩箭抵住那男子的頸部。

    張揚這才把手從那男子的嘴上移開。

    那男子顫聲道:“你們想拿什麼就拿什麼……我……我就是一個看門的……”

    張揚伸手從那名男子身上把胸牌拽了下來,借著燈光望去,上麵寫著李福來,有工號有照片,照片對得上號。

    李福來嚇得魂飛魄散,顫聲道:“我家還有八十老母,還有老婆孩子……你們饒了我……我保證不說……廠還有點電纜在倉庫,你們想要我這就給你們開門去……”

    張揚真是又好氣又好笑,這他媽還沒怎麼著呢,這貨已經全部都招了,如果在抗日戰爭那會兒,一定是個漢『奸』,張揚道:“少廢話,你們廠子還有沒有其他人?”

    李福來搖了搖頭。

    伍得誌也走了過來,低聲道:“廠子隻有你一個人嗎?”

    李福來道:“今晚隻有我一個值夜班,沒有其他人了。”

    佟秀秀畢竟是女人心思細一些,她輕聲問道:“白天有沒有車輛出入?”

    李福來道:“有幾輛廠的車過來拉廢料。”

    張揚道:“下午五六點鍾的時候,有沒有車輛進入這?”他之所以這樣問,是因為龔雅馨是在這個事時段被綁架的。

    李福來想了想道:“沒有!”他說得並不肯定,張揚盯住他的雙眼,心中充滿了疑慮。

    李福來被張揚的氣勢所懾,嘴唇囁嚅了一下又道:“有幾輛車臨時停在我們後院……”原來熱電廠後院的土地自從熱電廠搬遷後一直都閑著,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他們幾個負責看門的老頭商量了一下,幹脆利用這兒創造一些效益,就私自掛上了停車場的牌子,供一些外地車輛晚上停靠,他們借此收點小錢。

    張揚道:“帶我們去看看!”

    李福來道:“隻有車,沒有人,我們隻留車,不留人的。”

    張揚怒道:“少廢話,趕緊帶我們過去!”

    後院的小停車場內隻停了四輛貨車,伍得誌走過去逐一檢查,車輛並無異樣,張揚道:“隻有這些嗎?”

    李福來道:“我接班的時候隻有這些。”他拿出車輛臨時登記的小本本,對照了一遍,忽然道:“老陳收了輛客車,放在2號車庫。”

    張揚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佟秀秀推了李福來一把道:“趕緊把門打開!”

    李福來找出鑰匙盤,來到車庫門前哆哆嗦嗦把門打開,因為擔心麵有埋伏,伍得誌和佟秀秀全都嚴陣以待,手中的武器瞄準了車庫內。

    車庫的大門緩緩打開,幾道光束照在車庫內,這間車庫能夠並排停放兩輛大型客車,麵隻有一輛少林牌客車,除此以外再沒有其他人在,李福來望著他們手的武器,隻差沒嚇得『尿』褲子,這都是些什麼人啊?搶劫還帶著槍支武器!

    佟秀秀發現了西側的牆麵的掛衣架上掛著一件深藍『色』的廠服,她走了過去,抓起廠服的袖子,看到袖口處有一粒金屬紐扣,上麵果然有南錫熱電的縮寫——nxrd,佟秀秀驚喜的向張揚指了指。

    張揚點了點頭凝神傾聽,他聽到了微弱的呼吸聲,他用手燈向車內照去,並沒有看到什麼,他反轉軍刀的刀柄,一下就將前門的玻璃砸爛,然後把手伸進去拉開了車門,他向來對自己的聽覺相當的自信,相信自己沒有聽錯,伍得誌跟上來和他一起逐一搜索,車內沒有任何人,張揚仔細辨別著呼吸的位置,應該是來自腳下,他低聲道:“行李艙!”

    伍得誌找出虎頭鉗,將行李艙門的大鎖擰斷,拉開行李艙的鐵門,看到其中一個身影蜷曲在那。從身形可以看出那是一個少女,張揚扳轉了她的身軀,龔雅馨臉『色』烏青雙目緊閉,嘴唇因為缺氧已經呈現出紫紺,張揚『摸』了一下她的脈搏,還好心跳仍在。

    李福來看到他們找出了一個少女,嚇得六神無主:“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什麼時候車庫關押了一個女孩子。

    張揚怒斥道:“你閉嘴!”他本想馬上搶救,想了想還是向佟秀秀招了招手,佟秀秀走了過來將手中的弩箭放下,趴在龔雅馨身上給她做了人工呼吸,張揚則握住龔雅馨的手,將內息緩緩度入她的體內,龔雅馨的情況並不算太糟,如果他們再晚來一刻,恐怕她就有窒息死亡的危險了。

    三分鍾之後,龔雅馨終於緩緩睜開了雙目,她看到張揚幾個人,嚇得尖叫起來,張揚這才想起自己還戴著頭罩,他取下麵罩,向龔雅馨道:“雅馨別怕,我是你張叔叔,一切都過去了!”

    龔雅馨認出張揚,淚水頓時流了出來,隻叫了聲張叔叔,就哭得說不出話來,張揚已經為她檢查過,確信她的身體並無異樣,這丫頭也沒有受到侵犯,這倒是不幸中的大幸。

    佟秀秀和伍得誌兩人看到已經成功解救了龔雅馨,雖然綁匪並不在現場,對他們來說也沒有任何遺憾,佟秀秀道:“我們走了,下麵的事情交給你自己處理了。”

    張揚點了點頭,佟秀秀攬著龔雅馨的肩頭走出了車庫門外,得到消息的高廉明開著警車駛入了熱電廠內,這廝在外麵拉著警笛跑了近半個小時,竟然沒有一個人出來過問的,高廉明看到龔雅馨被解救出來也是欣喜萬分,他迫不及待的問道:“綁匪呢?”

    張揚搖了搖頭道:“沒在這,隻是把雅馨藏在這然後走了,不過如果我們再晚來一會兒,恐怕雅馨就得窒息而死,這幫人夠歹毒!”

    高廉明不由得想到了範思琪,這下範思琪隻怕麻煩更大了,目前掌握的所有證據對她都很不利,龔雅馨安全了,可是範思琪的事情遠沒有結束。

    張揚拿起手機首先給龔奇偉打了一個電話,電話中他簡單的告訴龔奇偉,雅馨找到了,人平安無事,讓龔奇偉暫時不要通知警方,張揚並不知道龔奇偉的電話早已被警方監控了。

    龔奇偉在接到電話之後,十分鍾內就趕到了熱電廠,當他看到女兒裹著大衣在黎明青灰『色』的天光下含淚向他走來,龔奇偉的熱淚再也忍不住,滾滾落了下來,他沙啞著喉頭叫道:“雅馨!”

    龔雅馨一邊哭喊著爸爸,一邊快步衝向父親,撲入父親的懷抱,父女緊緊擁抱在一起,看到他們父女重聚的場麵,張揚和高廉明都浮現出會心的微笑。

    看門人李福來知道這件事非同小可,嘴不停解釋著:“我真不知道,我和這件事沒關係……”

    高廉明把他拉到一邊,低聲道:“想沒事就別多說話,剛才那兩個人的事情不要提起,知道嗎?今天就我和他來過,沒有其他人過來,你清不清楚?”

    李福來哪敢說半個不字,隻是不停的點頭。

    尖銳的警笛聲撕裂了清晨的寧靜,二十多輛警車從熱電廠的大門魚貫而入。

    龔奇偉這才想起張揚交待過的事情,他有些歉意的向張揚道:“張揚,我的手機被監控了!”

    張揚笑道:“沒關係!”他了解龔奇偉的為人,知道他不會故意將消息泄『露』給警方。

    南錫市公安局代局長張德放率領近百名警察來到了熱電廠,警方一直在監聽龔奇偉的電話,他們認為綁匪還會和龔奇偉聯係,隻要他們打電話來,就可以在短時間內確定綁匪的位置,讓警方失望的是,綁匪始終沒有打過電話,不過監聽龔奇偉的電話還是起到了作用,他們在第一時間得知張揚找到了龔雅馨。

    張德放的臉『色』很不好看,雖然龔雅馨平安無事,可是張揚這麼幹等於給了包括他在內的南錫市公安係統一個難堪,張德放甚至沒顧得上和副市長龔奇偉打招呼,徑直走向張揚道:“張揚,你什麼意思?你有了線索,為什麼不跟我們警方聯係?為什麼要擅自行動?”

    張揚還沒說話呢,高廉明走了過來:“我說你說話客氣點兒,我們倒是想跟你們合作,可你們什麼都不告訴我們,還把我們趕出來了,什麼叫擅自行動?等你們行動,黃花菜都涼了!”

    張德放的臉漲得通紅,不但是他,所有參與行動的警察都感覺到臉上無光。

    張揚笑道:“張局,大家的出發點都是為了救人,既然雅馨平安無事,我看就不必那麼較真了。”

    龔奇偉道:“是啊!雅馨平安就好,有什麼事,回去再解釋清楚!”

    張德放望著張揚道:“你必須要給我一個合理解釋!”自從他和張揚相識以來,還從未對張揚說話的口氣這樣強硬過。

    張揚此時的心態倒是很好,他們今晚的行動成功找到並營救了龔雅馨,南錫警方可謂是顏麵掃地,張德放惱火也是正常的,不過他也不想多解釋,反正事情已經這樣了,人我也救出來了,你張德放愛咋地咋地吧。

    龔雅馨依偎在父親的懷中,她顫聲道:“爸,那個警察拿著一塊手帕在我鼻子上一捂,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醒來後,他們讓我對著攝影機說話,然後就把我綁起來塞到汽車行李艙內……”

    龔奇偉愛憐的撫『摸』著女兒的頭發,輕聲道:“回來就好,沒事就好。”

    “爸,我媽媽呢?”

    龔奇偉道:“她病了,半夜的時候我把她送到了醫院,剛剛已經給她打電話說過。”龔奇偉又撥通了妻子的電話,將手機遞給女兒,龔雅馨拿著電話隻叫了聲媽媽,就哭泣起來,那邊楊寧也是哭得一塌糊塗。

    張德放來到龔奇偉麵前,他低聲道:“龔市長,我想還是帶雅馨去醫院做個全麵的身體檢查……”

    龔奇偉明白張德放的意思,他沉『吟』了一下道:“待會兒我陪她過去,你們警方就別參予了,我不想她再受到驚嚇。”

    張揚一旁道:“放心吧,雅馨沒事!”

    龔奇偉向張揚看了一眼,他對張揚充滿了感激,其實龔奇偉心中也充滿了疑問,為了女兒的事情,南錫市公安係統可謂是全員出動,這樣的規模都沒有找到任何的線索,張揚又是怎麼辦到的?

    所有人都對此表示好奇,警察內部更有人懷疑綁架的事情根本就和張揚有關,不過這樣的事情隻能想想,沒有人敢把這種想法說出來,要是讓張揚知道,肯定要吃不了兜著走。

    張大官人也明白,必須要給所有人一個合理的解釋,於是他把唐糖請了過去,當著全體專案組成員的麵,解釋了這件事,張大官人的開場白就是:“其實這件事很簡單,隻是因為一粒紐扣!”

    唐糖將自己處理照片,在照片的背景上發現了那件工作服,乃至發現了工作服袖口上的紐扣,從紐扣的英文縮寫上推測到南希熱電廠的事情全部說了一遍,因為張揚的要求,整個過程中對佟秀秀和伍得誌的事情隻字未提。

    專案組組長,南錫市市長夏伯達不解道:“可是那張照片你們是從哪得到的?”

    高廉明得意洋洋道:“我和張揚發現林佩佩死的時候,我趁著公安沒注意從地上撿的!”

    張德放望著高廉明,恨得咬牙切齒,如果這廝不是現任公安廳副廳長的兒子,一定要告他個私藏證據。

    張德放道:“就憑著一張照片你們就能斷定熱電廠的位置?”

    張揚笑道:“還要多虧了龔市長提供給我們的錄影帶,唐糖用電腦對錄影帶進行了音頻分析,從中捕捉到了工地打樁的聲音,和飛機低空飛行的聲音,綜合這些因素,我們推斷出綁匪極有可能把龔雅馨關押在熱電廠內,因為我們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推測的基礎上,所以沒有及時通知警方,我們來到熱電廠,找到了看門人李福來,把具體情況向他說明,他也表現的很配合,幫我們一起在熱電廠內進行了搜索,終於在車庫內發現了被關押在那的龔雅馨,說起來,我們的運氣真是不錯!”張揚的這番話事先已經和李福來溝通過,李福來那邊巴不得脫開自身的關係,當然會配合他的說辭。

    夏伯達聽到這,意味深長的看了張德放一眼:“德放同誌,你們公安的技術部門還不如體委的一個計算機程序員,說出去也不怕人笑話!”

    張德放的臉一直紅到了脖子根,麻痹的,今兒這臉可丟大發了。

    

Snap Time:2018-08-20 16:55:05  ExecTime:0.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