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零六章蛛絲(下)


    第六百零六章【蛛絲】(下)

    張揚想起了一個人,龔奇偉,發生了這種事,龔奇偉不可能睡著,還有一點,張德放取得了任何進展,他肯定會向龔奇偉通報。那卷錄影帶,就算從張德放手無法得到,找到龔奇偉應該有希望拿到。

    雖然已經是淩晨,龔奇偉家仍然亮著燈,他的母親剛巧這兩天回老家省親不在這,並不知道孫女被人劫持的事情,妻子楊寧已經哭成了淚人兒,聲音啞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張揚來到龔奇偉家樓下的時候,首先打了一個電話。電話響了幾聲之後,龔奇偉方才接通了電話,從號碼上他已經知道是張揚,龔奇偉的聲音沙啞而低沉,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悲涼:“小張,這麼晚有事情嗎?”

    張揚道:“龔市長,我在你家門口,方便和你說幾句話嗎?”

    龔奇偉嗯了一聲,他放下電話,起身向樓下看了看,看到張揚正站在皮卡車前向上張望著。

    龔奇偉來到妻子身邊,握住她的手道:“小寧,你放心,我一定會把女兒找回來。”說這話的時候,連他自己都沒有任何的把握。

    楊寧眼圈紅紅的,淚水又簌簌落了下來。

    龔奇偉也不知該如何勸慰妻子,他拉開房門走了出去,來到樓下,張揚迎向他走去,龔奇偉雖然臉『色』不好看,可是他的目光仍然充滿了堅毅,這是一個不會被輕易打倒的人。

    張揚道:“龔市長,不好意思,這麼晚了還來打攪您!”

    龔奇偉抿了抿嘴唇,他知道張揚不會無緣無故的來到這,他低聲道:“張揚,有什麼話直接說吧,我現在心很『亂』。”

    張揚也沒有繞彎子,把想看錄影帶的想法告訴了龔奇偉。

    龔奇偉道:“剛才他們給我送來了一盤,我還沒敢給你嫂子看。”

    張揚道:“龔市長,我有些關係,我想利用我手頭的渠道幫您查一查,希望能夠幫的上您!”

    龔奇偉點了點頭,他轉身回到樓上,把那盤複製的錄像帶拿了下來,交給張揚,低聲道:“幫我保存好……”他停頓了一下又道:“上麵有雅馨的樣子,或許……或許這是我最後看到她的樣子了……”說到這,堅強如龔奇偉甚至哽咽了。

    張揚道:“龔市長放心,我堅信這世上有公道二字,吉人自有天相,吉人必有天相!”

    龔奇偉用力咬著嘴唇,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他不可以流淚。

    張揚道:“我向你保證,我會發動我一切可能的關係,為你查到雅馨的下落,誰敢動雅馨一根頭發,我會讓他付出血的代價!”

    龔奇偉目送張揚駕車遠去,他的內心因為張揚的那番話而激動著,真正的朋友敢於在朋友危難之時挺身而出,他相信張揚,無論結果如何,張揚一定會盡力而為。

    樓上傳來妻子的哭泣聲,龔奇偉的手機此時響了起來,這次打電話過來的是張德放,張德放道:“龔市長,張揚去過您那?”

    龔奇偉馬上想起自己的手機正處於被警方監控之下,自己的一舉一動他們都很清楚,龔奇偉道:“是,他來問候我一下。”

    張德放道:“龔市長,在案情沒有明朗之前,希望您盡可能不要對外人透『露』細節。”

    龔奇偉沒說話。

    張德放因為他的沉默而感到有些尷尬,他咳嗽了一聲道:“龔市長,我們已經找到了嫌疑人,取得了一些進展……”

    龔奇偉一字一句道:“我要的不是什麼嫌疑人,我要的是女兒,她已經失蹤7個小時了,我隻要我的女兒平安!”

    佟秀秀接到張揚的電話之後,在淩晨兩點鍾的時候抵達了南錫,和她一起過來的還有拆彈專家伍得誌,張揚在靜海恐怖事件的時候已經和伍得誌打過交道,兩人很熟悉,看到伍得誌前來,張揚笑著迎了上去,給了伍得誌一個熱情的擁抱,走向一旁的佟秀秀,他作勢張開了手臂,佟秀秀笑道:“滾蛋,少趁機占我便宜!”

    張揚指了指樓上燈火通明的信息中心道:“我在這成立了一個臨時指揮中心,還有幾位朋友介紹給你們認識。”

    佟秀秀道:“我這次帶了一些資料過來,不過我得事先聲明,這次幫你是為了還你的人情,我們頭兒已經說了,屬於私人幫忙『性』質,可以動用我們的資源,但是不受官方承認。”

    伍得誌一旁道:“別人要是問起我們千萬別把我們的身份給揭穿了。”

    張揚道:“成,我就說你們兩個是私家偵探!”

    伍得誌笑道:“行啊,挺好!”

    他們跟著張揚一起來到了信息中心,高廉明仍然裹著軍大衣躺在連椅上熟睡,還不時打著輕微的鼾聲,佟秀秀湊了過去,認出是高廉明,小聲嘟囔著:“我當是誰?原來是這個貧嘴的家夥!”

    高廉明『揉』了『揉』鼻子,此時偏偏就睜開了眼睛,佟秀秀剛巧湊過來看他,高廉明嚇得一骨碌就從連椅上掉下去了:“鬼啊!”

    佟秀秀氣得抬腳就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記:“你才是鬼呢?”

    張揚樂道:“高廉明啊高廉明,你丫真是不開眼,見過這麼漂亮的女鬼嗎?”

    常海心笑道:“看看人家張主任多會哄女孩子!”

    張揚馬上反應過來了:“罵我呢?”

    常海心道:“真是誇你,你沒聽出來啊?”

    張揚道:“沒聽出來!”他笑著把佟秀秀和伍得誌介紹給常海心認識。高廉明剛才那一跤摔得不輕,一邊『揉』著屁股,一邊嘟囔著:“人嚇人嚇死人,不帶這麼嚇人的!”

    佟秀秀忍不住笑。

    伍得誌湊到唐糖的身邊,他看著電腦屏幕道:“高手啊!”

    唐糖從一旁的煙盒中抽出一支煙,伍得誌趕緊拿出火機幫她點上,唐糖抽了一口煙道:“別在這兒礙事,我還沒處理完呢。”

    伍得誌脾氣很好,笑眯眯來到張揚身邊,張揚讓常海心把隔壁的辦公室打開,伍得誌從隨身的背包內拿出電腦和一些裝備。

    張揚將那盤從龔奇偉那拿來的錄影帶交給他道:“幫我看看,能不能從其中找到一些線索。”

    佟秀秀走過去將房門反鎖,低聲道:“我們調查了範思琪的資料,她過去並沒有犯罪記錄。”

    張揚道:“關鍵不在於找到誰是綁架案的元凶,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龔雅馨,她在劫匪的手多呆一段時間,就多出一份危險。”

    伍得誌已經將錄影帶播放,幾個人的目光都被錄像吸引了過去,看完這段錄像,伍得誌道:“綁匪很狡猾,應該是職業老手,我會利用手中的設備逐段分析,爭取找到一些線索……”

    敲門聲打斷了他的話,卻是高廉明找了過來,佟秀秀本不想給他開門,張揚笑道:“大家應該相互配合,時間對我們來說很緊迫,必須發揮所有人的力量。”

    高廉明進來後,有些不滿的瞪了佟秀秀一眼,然後向張揚道:“錄影帶怎麼說?”

    張揚示意伍得誌給他播放一遍,高廉明看完頓時感覺到事情麻煩了,他低聲道:“範思琪這下麻煩大了!”

    張揚也有同感,根據現在掌握的所有證據全都對範思琪不利,難怪張德放不願他們接觸到這盤錄影帶。張揚道:“你還準備為他辯護嗎?”

    高廉明道:“我是幫我師兄羅恩了解情況,她的辯護律師不是我!”

    張揚拍了拍他的肩膀,兩人走出門去,來到院子,高廉明道:“這件事你覺著是不是很蹊蹺?”

    張揚道:“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好像是,範思琪請人綁架了龔雅馨,可是在綁架的過程中,綁匪和她反目,根據錄像帶上所說,應該是範思琪想要讓綁匪殺死龔雅馨,然後她又找人殺死這些綁匪,從而鏟除後患,撇開自己和這件事的關係。”

    高廉明道:“為她做這些事的是林佩佩,我在林佩佩房間內看到的照片,有不少都是她和範思琪赤『裸』擁吻的,她們之間應該是同『性』戀人關係。”

    其實張揚也看到了那些照片,隻是一直沒有把這件事說出。

    高廉明道:“根據這盤錄影帶,因為範思琪想殺綁匪滅口,所以觸怒了他們,他們轉而殺死了一直都在和他們憐惜的林佩佩,然後陷範思琪於囹圄之中。”

    張揚道:“看來應該是這樣。”

    高廉明道:“可範思琪為什麼要這樣做?她這樣做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她可以得到什麼?難道僅僅是為了報複龔市長,僅僅是為了出一口氣?她為什麼不先離開中國,然後再策劃這件事?而要留在這,等到事情一點點暴『露』,自己又無法脫身呢?”

    張揚道:“我也覺著很奇怪,那些綁匪不可能了解她這麼多,她怎麼會暴『露』這麼多的弱點給這些綁匪?”

    高廉明道:“林佩佩!林佩佩才是整件事的關鍵人物,我敢斷定,這件事一定和她有關,她清楚整件事的內幕。”

    張揚道:“可是林佩佩死了,我們不可能從一個死人的身上得到任何的線索。”

    高廉明因為這件事的錯綜複雜而變得異常興奮,他舉起手來用力的揮動了一下:“我們假設一下,如果範思琪不知情,林佩佩策劃這件事的目的是為什麼?她和範思琪既然是同『性』戀人,為什麼又要背著她做這些事,還有這些照片,究竟是她們自己拍下的,還是她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拍下的?究竟是什麼人這樣仇恨範思琪,一定要將她置於死地呢?”

    張揚低聲道:“按照你的這個推測,龔市長女兒失蹤,導演這出戲的人真正的目的並不是針對龔雅馨,而是針對範思琪,他是要利用這件事讓範思琪陷入絕境!”

    高廉明道:“如果存在這個人,那麼他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了。”

    張揚道:“你是說範思琪現在已經無路可退?”

    高廉明道:“明天羅恩就能抵達南錫,我會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他,我的職責就算完成了。”

    張揚道:“希望我們能夠找到線索,範思琪的事情還可以等等再說,龔雅馨卻已經不能再等了。”

    常海心的聲音從樓上響起,她站在陽台上向張揚揮手道:“張主任,你上來一趟!”

    唐糖有了一些發現,經過她對照片的處理,終於從照片漆黑一片的背景中提取出了一些東西,她指著電腦屏幕道:“這兒有一件工作服,因為背景虛化,光線比較暗的緣故,開始幾乎隱藏在黑暗中,我經過幾次處理……”她停頓了一下向張揚解釋道:“和你得到的那張照片,處理的技術方法基本相同,我從中找到了……”她將畫麵切換到下一幅,龔雅馨的背景明顯強化了許多,可以看出她的身後有一排掛衣鉤,上麵掛著一件衣服,唐糖將圖像放大。

    此時佟秀秀和伍得誌也聞訊趕來,兩人都沒有想到張揚的手下竟然有這麼一位精兵強將。伍得誌低聲道:“這件衣服上有什麼明顯的特征嗎?”

    唐糖道:“我通過圖像軟件進行銳化,終於發現……”她又切換了一張圖像,指向工作服袖口的位置:“大家留意一下!”

    

Snap Time:2018-04-23 06:13:21  ExecTime:0.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