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零六章蛛絲(上)


    第六百零六章【蛛絲】(上)

    張德放抿起嘴唇,龔雅馨的鏡頭一閃而過,屏幕上一片漆黑,一個低沉的聲音道:“範總,你為什麼要欺騙我們?”所有警員都睜大了眼睛。

    那個低沉的聲音仍然在繼續:“你並沒有告訴我們她是市長的女兒,讓兄弟們冒這麼大的風險去做事,最後還想把我們一網打盡,你好毒!這女人對你很重要吧,她的死會讓你清醒一些,你想害我,就隻能先下地獄!”

    一切歸於沉寂,電視機上閃爍著雪花,室內一片寂靜,過了好久,張德放方才道:“馬上將情況通報給夏市長,對了,即刻提審範思琪。”

    天嵐大酒店的住客多數都被警笛的鳴響聲驚醒,海瑟夫人仍然站在落地窗前,靜靜看著下方經燈閃爍的情景,妝容精致的麵孔上充滿了悲憫和惋惜,當看到警員抬著擔架從大樓內走出的時候,她輕聲歎了口氣。

    龍貴低聲道:“夫人並不想她死!”

    海瑟夫人合上窗簾,龍貴打開室內的燈光。

    海瑟夫人道:“倒杯紅酒給我!”

    龍貴去酒櫃中拿了紅酒,倒好後恭敬地遞給她。

    海瑟夫人晃動了一下酒杯,紅『色』的『液』體在杯中搖曳,紅的有些像血,她閉上眼睛,抿了一口,似乎從酒中品嚐到了一絲血腥的味道:“嘉勇死的很慘,他被人設計了!”

    龍貴道:“夫人為什麼不早一點將他的身世告訴他?”

    海瑟夫人握著酒杯的手明顯顫抖了一下,她向後靠在椅背上,兩顆清淚順著她的麵頰緩緩滑落。

    龍貴看到此情此景,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海瑟夫人過了好久,方才道:“他的『性』格很像我,同樣的執著,正是他的執著害死了自己,我勸過他,可是他不聽。”

    龍貴道:“因為他並不知道你們之間的關係……”

    海瑟夫人猛然睜開雙眼,她將酒杯狠狠的扔到了地上,紅『色』的『液』體灑在腳下的地毯上,變成了一片殷紅的『色』彩,就像一灘血跡,海瑟尖聲道:“你以為我不想告訴他,你以為我不想他知道,可是我一直都在等待機會,沒想到一切會這麼突然,還沒有等我對他說,悲劇就已經發生了。”

    龍貴歎了口氣道:“夫人,對不起!”

    海瑟的嘴唇劇烈顫抖著,過了好一會兒,她的情緒方才平複下來:“龍貴,我本以為這個世界上早就沒有人值得我在意,可是我錯了。”

    龍貴默默拾起地上的酒杯,又去取了一隻幹淨的杯子,倒好紅酒再次送到海瑟夫人的手中。

    海瑟夫人道:“我當年拋下他離開,那時候我一心想要開創自己的事業,我不甘心平凡的命運,我要闖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我以為,我忘了他,忘了自己過去的一切,可當我擁有了想要的一切,當他去美國留學,我再次見到他的時候,我才發現,一直以來我都在欺騙自己,這麼多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在牽掛著他!”

    龍貴點了點頭:“有些事永遠都無法改變。”

    海瑟夫人抿了口紅酒,醇美的紅酒飲入口中卻是極其苦澀的,她低聲道:“嘉勇結婚實在太突然,我從一開始就懷疑他和範思琪之間沒有任何的感情,他和她的婚姻隻是一場利用。”

    龍貴道:“您讓我調查這件事,可是還沒等我調查清楚,他就出事了。”

    海瑟夫人道:“所以我才把佩佩派到她的身邊,才知道這個女人根本就是個同『性』戀者,她從未愛過嘉勇,所以才會表現的如此冷血。”

    龍貴道:“我懷疑她有把柄被他抓住,所以她才假意表現的順從。”

    海瑟夫人冷冷道:“我在她麵前提起嘉勇曾經留給我一份文件,她無法掩飾內心的慌張。”

    龍貴道:“您不想知她害怕的是什麼?”

    海瑟夫人搖了搖頭,目光中流『露』出刻骨銘心的仇恨:“已經不需要知道了,我隻要知道,她害了嘉勇,所謂的證據,最多是她的醜聞罷了,佩佩已經幫我掌握了足夠多的證據,我已經可以徹底摧毀她!”說到這,海瑟夫人又歎了口氣道:“我原本很喜歡佩佩的,可惜……”

    龍貴道:“夫人,您不必自責,在整個計劃中,她早已成為必須犧牲的一部分,或許本來不應該是現在,可她對範思琪產生了憐憫之心,一旦她的思想動搖,必將影響到您的全盤計劃。”

    海瑟夫人輕聲道:“所以我不能冒任何的風險。”

    龍貴道:“夫人,為什麼你要容留張揚到現在呢?”

    海瑟夫人笑了,她一口將杯中的紅酒全部飲盡:“沒有人比我更恨他,可死亡對他來說太便宜了,我不會讓他好過,嘉勇說過,要讓他嚐到親人離去的痛苦,我要為嘉勇完成這個心願。”

    龍貴道:“夫人打算何時開始?”

    海瑟夫人將空空的酒杯緩緩落在茶幾之上:“這一天,不會太遠!”

    深夜被突然提審,範思琪敏銳的察覺到情況有些不妙,她看著一臉嚴肅的張德放,充滿憤怒道:“該說的我都說完了,你還想問什麼?是不是要我再對你說一遍,我和龔雅馨失蹤案沒有任何關係?”

    張德放低聲道:“林佩佩被殺了!”

    “什麼?”範思琪幾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眼圈迅速紅了,淚水止不住的滑落下來,她激動地大叫道:“怎麼會?什麼人殺死她的?為什麼?為什嗎?”

    張德放示意一旁的助手打開錄影機。

    陰沉的聲音在審訊室內回『蕩』,範思琪含淚望著屏幕,當她看完全部內容之後,用力搖了搖頭道:“我不認識他,我發誓,我不認識他,他在誣陷我,他在誣陷我!”

    張德放道:“範小姐,有些照片我想你有權知道。”他揮了揮手,身邊的女警走了過去,將幾張照片遞給範思琪。

    範思琪看到上麵自己和林佩佩赤『裸』擁吻的惹火場麵,整個人在悲痛和羞辱交織中崩潰,她歇斯底的尖叫道:“為什麼要害我,為什麼要害我……”她撕扯著自己的頭發,一邊尖叫一邊哭泣著。

    張德放望著範思琪,他的臉上並沒有任何的同情,在他看來,範思琪是在演戲:“我們查過你的帳戶,你曾經給境外匯過一筆五十萬的款項,而匯款發生在龔雅馨被劫持之後,範小姐,我想,我不用再強調你和林佩佩之間的關係,她所做的一切,你應該知道。”

    範思琪滿臉淚痕道:“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她感覺自己正被一個無底的深淵吞噬進去,佩佩死了,這些照片全都是在她不知情的時候被拍下的,誰在害她?也許佩佩會知道一些?難道佩佩從未愛過自己,接近自己隻是為了設局害她?範思琪想到這越發的傷心,淚水止不住的往下落,可是她或許永遠也找不到答案了,林佩佩已死,沒有人可以告訴她真相。

    張德放道:“範小姐,林佩佩動用的每一筆錢都要經由你的親筆簽字,這筆錢也不例外,在這我想向你申明一下我們黨的政策,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範思琪一字一句道:“我沒犯法,我無須坦白,我又保持沉默的權力,有什麼話,等我的律師來到再說!”

    張揚和高廉明來到體委,林佩佩的死也讓他們的心情變得異常沉重,今晚常海心和唐糖都在信息中心加班,進行最後的係統調試工作,常海心幫助張揚收好了那份由邢朝暉傳真來的照片,照片是黑白的,一共傳來了兩張,一張是原件複印,還有一張是經過國安技術部門處理後的,根據對照片的後期處理,去掉了那個女人的帽子和眼鏡,放大了她的麵部特征。

    張揚拿著那張照片仔細的看,覺著這女人的麵容相當的陌生,唐糖走了過來,拿起那張照片道:“這張是電腦處理過的,隻能作為參考,不過有些特征還是符合實際的。”,她指向兩張照片:“在這張遠景上看不清這女人臉上的黑痣,從這張修複後的就能夠看出,她的左眉有一顆痣,還有,戒指的形狀看不出來,修複後可以看出這是一顆鑽石戒指,從戒指的外形來看應該是定製款。”

    張揚原本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經她提醒認真看了看:“你怎麼能夠認定這是定製款?”

    唐糖道:“這是我們女人的天『性』,這麼大的鑽戒不是每個人都能買得起的,不過我看不出品牌,你要是真想查出,還是找一個專家去問問。”

    張揚點了點頭,把照片收了起來。

    高廉明這才把自己從林佩佩房間內藏起來的照片拿了出來,這張照片是龔雅馨的,張揚也不知道他居然偷藏了一張照片在身上,拿過去看,照片上的龔雅馨被反綁著,淚流滿麵,背景很暗,依稀能夠看出是在一間小屋內。

    常海心驚聲道:“這不是龔市長的女兒嗎?”

    高廉明點了點頭:“我剛才趁那幫警察沒注意拿到的,不知道能不能從中找到一些線索。”

    唐糖道:“把照片給我!”

    高廉明知道她在電腦方麵的水平,將照片遞給了唐糖,唐糖將照片放入掃描儀中,將照片掃入電腦,她輕聲道:“我可以利用電腦圖像軟件提升這幅照片的分辨率,放大照片上的細節,看看能不能找到可以幫助你們的線索。”

    常海心小聲對張揚道:“龔市長的女兒還沒有找到?”

    高廉明道:“何止沒有找到,剛才我們去找林佩佩,發現林佩佩也被殺了。”

    常海心驚呼了一聲,她對林佩佩還是有些印象的,那女孩子長得挺漂亮,不過對張揚是相當的尖酸刻薄,想不到幾天不見竟然已經被人殺害了,常海心充滿惋惜道:“怎麼會?”

    張揚道:“我也想不通,好好的,為什麼有人會對林佩佩下手,難道她真的和龔雅馨的失蹤案有關係?”張揚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已經有些動搖了,和林佩佩有關就意味著和範思琪有關,難道範思琪真的策劃了這件事,可以他對範思琪的了解,範思琪又似乎不是這種人。

    高廉明有些惋惜道:“都怪張德放那幫人來得太早,不然我把那卷錄影帶拿來,什麼情況都清楚了。”

    張揚道:“還有一種方法可以知道錄影帶的內容!”

    高廉明道:“什麼方法?”

    張揚笑道:“去找你家老爺子,隻要他發話,張德放不敢不聽。”

    高廉明苦笑道:“你丫是想讓我去找罵嗎?我要是因為這件事去找我爸,估計他要帶著警棍追到南錫來揍我!”他想了想道:“張揚,要不……還是你去找張德放,看看他能不能透『露』點信息給你。”

    張揚道:“我估計他不會答應,這件事非同小可,要是龔雅馨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身為公安局長,他肯定是要承擔責任的。”

    高廉明道:“還真是麻煩啊!”

    張揚向電腦屏幕上看了看道:“多久才能處理好?”

    唐糖道:“想要把背景和細節全都處理清楚,大概需要三到四個小時吧,或許更多。”

    張揚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現在已經就快淩晨了,他低聲道:“我出去一趟,有什麼消息,馬上打電話給我!”

    高廉明找了件軍大衣,跑到暖氣旁的連椅上躺下:“我得眯一會兒,有結果叫我!”他可沒有張揚那種精神頭兒。

    

Snap Time:2018-01-17 03:47:27  ExecTime:0.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