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零五章我要複仇(下)


    第六百零五章【我要複仇】(下)

    張揚聯係了遠在京城的邢朝暉,邢朝暉對這廝的脾氣已經極其了解,知道他沒事不會找到自己頭上,邢朝暉聽張揚說完這件事的來龍去脈,不禁歎了口氣道:“這件事歸公安係統管,你找我也沒什麼辦法,我就算想幫你,現在我人在京城,也鞭長莫及。”

    張揚道:“頭兒,這事情關係到一個副市長女兒的生死,也是一起嚴重危及國家安全的事件。”

    邢朝暉苦笑道:“我說張揚,你身為國安的一份子不會不清楚自己的職責吧,還有,咱們是國安四局,這件事真的不屬於我們分管的範圍。”

    張揚道:“頭兒,我現在遇到麻煩了,你總不能袖手旁觀吧?”他知道邢朝暉也是個熱心腸。

    邢朝暉道:“七局欠你一個人情,你可以去找他們!”

    邢朝暉一句話提醒了張揚,上次發生在靜海的爆炸案,他幫了國安七局一個大忙,如果他開口去找他們,對方應該不會拒絕,前兩天他在東江還見過佟秀秀,如果佟秀秀還在東江,她應該可以幫的上自己,張揚道:“那好,我去聯係他們,如果這件事解決不了,我還得找你。”

    邢朝暉笑了起來:“這樣吧,我可以動用一些關係,幫你找找,不過我不敢保證能起到什麼作用。”

    張揚道:“有你這話就行!”

    邢朝暉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張揚,你還記不記得曾經拿給我一張照片?”

    張揚微微一怔,邢朝暉乍一問,他想不起來了:“什麼照片?”

    邢朝暉道:“就是上次你來京城的時候交給我,讓我幫你找技術部門鑒定的那張,江城市前公安局副局長董得誌和一個女人在一起的照片。”

    張揚這才明白過來,那張照片還是在江城抓住劉五的時候他供出來的,據他所說,照片上的人是董得誌和他的情『婦』,因為那女人戴著墨鏡和帽子,所以看不清她的具體模樣,張揚這才拿著那張照片求助於國安技術部門,不過後來因為種種原因將這件事忽略了,如果不是邢朝暉今天主動提起,他甚至會忘記這件事。張揚道:“有沒有查出那女人的身份?”

    邢朝暉道:“你手頭有傳真機嗎?我把技術部門修複後的照片傳給你!”

    張揚道:“體委有,你等等,我給你打回去。”張揚往體委打了一個電話,剛巧常海心仍然在體委信息中心加班,張揚讓她幫自己收接那份傳真,然後又給邢朝暉打電話說了一聲。

    張揚和邢朝暉通話的時候,高廉明也接到了林佩佩的電話,林佩佩的聲音顯得有些惶恐:“高律師!你在哪?”

    高廉明從手機號碼中已經知道是林佩佩,他和林佩佩並不熟悉,如果不是因為師兄羅恩的緣故,也不可能和範思琪這些人發生聯係,高廉明道:“林小姐嗎?”在得到林佩佩肯定的答複後,高廉明禁不住埋怨道:“我剛剛去酒店找你你不在,打電話你關機,現在為什麼又出現了?林小姐,我是看在羅恩的麵子上才幫你們,拜托你合作一些,不要跟我捉『迷』藏!”

    林佩佩道:“高律師,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對你說。”

    高廉明轉身向天嵐大酒店的方向看了看,低聲道:“你在酒店?”

    林佩佩道:“我在,我剛剛回到這,你要幫我!”

    高廉明道:“你必須把實際情況告訴我,我才好幫你。”

    林佩佩道:“我很害怕,我真的很怕,我沒想到她……她會做這種事……”林佩佩在電話那頭哭了起來。

    高廉明安慰她道:“別哭,也不用怕,我馬上過去,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幫你。”

    林佩佩啜泣道:“我什麼都說出來,我什麼都告訴你……”

    高廉明掛上電話,看到張揚仍在一旁打著電話,走了過去,拉住張揚道:“走,馬上回去。”

    張揚道:“我得去體委收一份傳真。”

    高廉明道:“林佩佩聯係上了,她在天嵐大酒店等著我,她現在的情緒很不穩定,我感覺她應該知道什麼,也許從她的身上就可以找到線索。”

    張揚聽高廉明這樣說,也不敢耽擱,馬上和高廉明一起調轉方向,重新駛向天嵐大酒店。

    兩人來到林佩佩所在的1208房間,高廉明按響了門鈴:“林小姐!”

    麵無人應聲。

    張揚和高廉明對望了一眼,高廉明自語道:“不會啊,明明剛剛給我打過電話。”他『摸』出手機又撥通了林佩佩的電話號碼,張揚的耳朵貼在房門上,他清楚的聽到麵響起手機鈴聲。

    高廉明學著他的樣子也將耳朵貼在房門上,他也聽到了鈴聲,低聲道:“難道她在洗澡?”

    麵的手機鈴持續不斷地響著,張揚感覺有些不對。

    高廉明的臉『色』也變得嚴峻起來,他想起剛才林佩佩驚慌的聲音:“難道她在洗澡?”

    張揚搖了搖頭:“不可能!”他示意高廉明讓開,抬腳就將房門給踹開了。

    高廉明用隨身攜帶的美光手電筒向麵照了照,他看到床上應該躺著一個人,他竭力控製著心中的恐懼,將光束投向床上人的麵部,那是一張慘白而失去生機的麵孔,林佩佩躺在那,雙目睜得很大,嘴巴張開,一動不動。

    張揚的膽子比起高廉明要大許多,他從高廉明手中拿過手電筒,來到床邊,伸出手指『摸』了『摸』林佩佩的頸部,林佩佩的頸動脈已經停止了跳動,可是她的體溫尚存,從這一點可以判斷出她被殺沒有多長時間,高廉明呆呆站在一旁,他感到震驚,剛才還和自己通話的林佩佩,一個鮮活的生命,說沒了就沒了,地麵上散落了不少的照片,高廉明拾起一張。

    張揚歎了一口氣道:“馬上報警!”

    對張德放來說,這注定是一個無法入眠的夜晚,聽說範思琪的助理林佩佩被殺,這件案子變得越發的複雜,張德放趕到現場的時候,發現張揚和高廉明正在那錄口供,法醫正在現場緊張的進行調查,現場找到了不少照片和一盤錄影帶。

    張德放拿起其中一張照片,照片上兩名穿著很少的女人在一起擁吻,張德放一眼就認出照片上的兩個女人是範思琪和林佩佩,房間內的許多照片都是她們兩人的,可是還有幾張照片是龔雅馨的,照片上的龔雅馨被反綁在那,嘴堵著爛布,淚流滿麵,應該是被劫持之後的照片。

    張揚和高廉明說明情況之後,獲準來到張德放的身邊,張德放質問他們道:“發現了異常狀況,為什麼不馬上通知警方?”

    高廉明道:“張局,我和林佩佩約好了過來了解情況,我根本不知道她會被殺!”

    張德放道:“如果你能早點把情況告訴我們,也許這場悲劇就能夠避免!”

    高廉明的情緒忽然激動了起來,他大吼道:“我也不想她死,我來是想幫助她,我根本沒有想到有人會對她下手。”

    張揚握住高廉明的臂膀,提醒他冷靜下來,他望著張德放手中的錄影帶道:“張局,我們是不是應該先看看那盤錄影帶?”

    張德放道:“從現在起,我不希望你們再『插』手警方的事情,老老實實去做自己的事情,否則,我會起訴你們妨礙公務!”

    高廉明才不怕他呢,怒吼道:“你去告我啊?有種你把人找出來,對我們凶什麼?”幸虧張揚及時把他拉了出去,避免衝突繼續激化。

    等到張揚他們離去之後,張德放方才向那名負責錄口供的警察道:“情況怎麼樣?”

    那警察道:“報告局長,現場已經初步得出結論,林佩佩死於他殺,應該是被人扼住咽喉窒息而死,根據我們的初步排查,她的死和張揚、高廉明沒有直接關係。”

    張德放對這一點並不意外,張揚和高廉明不可能殺林佩佩,他們缺乏作案的動機和理由。

    那名警察道:“現場有許多張照片,多數是林佩佩和範思琪的,有四張屬於龔雅馨,這四張照片都是龔雅馨被劫持後拍攝的,希望這盤錄影帶能夠提供給我們一些信息。”

    其他警員已經從酒店臨時借來了錄影機,接駁電視之後,張德放將那盤錄影帶塞了進去,短暫的雪花過後,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女孩的影像,張德放辨認出這女孩就是龔奇偉的女兒龔雅馨。

    龔雅馨穿著和照片上一樣的衣服,她的雙手被反綁著,望著鏡頭,哭著道:“爸!救我!爸!救我!”

    

Snap Time:2018-01-17 03:46:21  ExecTime: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