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零五章我要複仇(中)


    第六百零五章【我要複仇】(中)

    高廉明低聲安慰道:“範小姐,請保持冷靜,我過來就是為了幫忙搞清楚這件事,羅恩明天才能抵達南錫,我受了他的委托,前來幫助你,現在請你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請耐心一點,咱們從你見到龔市長開始。”

    範思琪調整了一下情緒,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得知星月被南錫市從深水港工程中踢出局,很生氣,也很失望,得到消息之後,我馬上從京城趕回南錫理論,於是我找到了龔市長,說了一些過激的話。”

    “什麼話?”

    “我說,你一定會後悔,你一定會後悔的!”範思琪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打心底感到後悔,她為什麼要說這句話,正是這句話讓她成為了龔雅馨被劫一案的嫌疑人。範思琪道:“我真的不是要威脅他,我又不是不清楚,把我們踢出局也不是龔市長一個人能夠下決定的,是全體南錫市領導的決定,我怎麼可能認準了他一個人去報複?”

    張揚道:“你因為這件事記恨他嗎?”

    高廉明向張揚看了一眼,明顯責怪他不該在這時候『插』話。

    範思琪想了想道:“我對他的確有些怨念,可是我不會采取這樣極端的做法,張揚,你應該清楚,我不是這種人!”

    張揚沒說話,他並不相信範思琪會做出劫持人質的事情,如果範思琪是這種人,當初許嘉勇那樣對她,她為什麼不下手將許嘉勇除去?

    高廉明道:“範小姐,除此以外還有什麼事情?你今天還見過什麼人?還發生過什麼事情?”

    範思琪想了想,自從被帶到公安局之後,她的思緒都處於極度的混『亂』中,高廉明的話幫助她冷靜下來,她忽然想起自己和海瑟夫人見過麵,她低聲道:“離開龔市長辦公室的時候,我見過海瑟夫人,跟她一起喝了咖啡。”

    “她和你說了什麼?”高廉明輕聲問。

    張揚聽到海瑟夫人的名字,內心不禁一怔,他也知道海瑟夫人來到了南錫,而且剛剛交過一百萬的競拍保證金。

    範思琪望著張揚道:“她向我問起我亡夫的事情,說我丈夫生前和她關係不錯,她很欣賞他。”

    高廉明聽得有些糊塗,他並不知道這件事和目前的案子有什麼關係,可張揚卻不這麼想,他一直都覺著海瑟夫人和許嘉勇之間的關係很神秘,現在聽到範思琪這樣說,他的心中又浮起一個大大的問號,海瑟夫人在範思琪的麵前提起許嘉勇,究竟有什麼目的?

    張揚和高廉明離開的時候,範思琪無助的叫道:“張揚,我真的沒有做過!”

    張揚向她笑了笑,這時候,他也不知說什麼好。

    高廉明安慰範思琪道:“你不用害怕,警方至多可以扣留你24小時,他們沒有確實的證據,不可能起訴你!”

    張揚和高廉明出門之後,高廉明道:“你和範思琪之間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張揚搖了搖頭道:“沒有,我認識她有一段時間了,不過交往很少,也就是普通朋友關係。”

    高廉明道:“你認為這件事是不是範思琪做的?”

    張揚道:“做任何事都需要證據,沒有證據之前我無法做出判斷。”

    高廉明正想說他狡猾,卻看到張德放向這邊走了過來,張揚朝張德放點了點頭,笑道:“張局還是不放心我們,所以親自過來看看。”

    張德放笑道:“老朋友了,說哪話!”

    張揚道:“是不是事情有進展了?”

    張德放道:“石沉大海,一點消息都沒有,夏市長待會兒會來這開專案組會議。”

    張揚聽說夏伯達親自抓這件案子,看來龔雅馨被劫持的事情已經震動了整個南錫,根據眼前的情況來看,警方並沒有取得任何實質上的進展,他必須有所行動,利用自己在國安方麵的關係看看能否幫助龔奇偉,決不能眼睜睜看著悲劇發生。

    高廉明道:“張局,我的當事人可以保釋嗎?”

    張德放道:“我們隻是請範小姐過來協同了解案情,沒有其他意思。”

    高廉明道:“我有必要提醒你,你們警方最多隻能扣留我的當事人24小時。”

    張德放對高廉明的根底知道的很清楚,他歎了口氣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也不瞞你們,從龔市長的女兒被劫到現在,我連一刻都沒消停過,這件事的影響極其惡劣,市所有的領導都被驚動了,要求我們務必要在24小時內拿出一個結果,可是根據現場情況來看,我們根本就是無從入手,如果劫犯提條件還好說,現在這名劫匪根本不提出任何條件,他的目的很可能就是為了報複,現在我們整個南錫市公安係統的警察開始進行內部排查,根據現在得到的反饋,並沒有任何警員和這件事有關。”

    張揚道:“這件事想都不用想,沒有一名警察敢明目張膽的開著警車去劫持人質,那名劫匪百分百在冒充警察。”

    張德放還想說話,一名警員匆匆趕來,卻是市長夏伯達到了,他慌忙出去迎接。

    張揚和高廉明離開大廳的時候,看到市長夏伯達在一群警員的簇擁下向麵走去,高廉明忍不住譏諷道:“什麼時候了,還搞這麼大排場,給誰看啊?”

    張揚拉了拉他的手臂道:“趕緊走吧,這兒沒你說話的份兒。”

    高廉明打算去找林佩佩,今天她和範思琪幾乎寸步不離,範思琪說過什麼,做過什麼,她應該最為清楚。他來見範思琪之前,也和林佩佩約好了在這相見。張揚很讚同高廉明的想法,和高廉明一起前往天嵐大酒店,範思琪被警方控製之前就住在那。不過他們這次撲了一個空,林佩佩並不在那,高廉明有些奇怪,明明是林佩佩約他相見,可來到這卻不見人,高廉明拿出手機,找到林佩佩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卻發現林佩佩關機了,手機關機並不是什麼稀罕事兒,可是現在範思琪被警方請去調查,作為她助理的林佩佩卻在這個時候關機就讓人有些費解了。

    張揚道:“怎麼樣?”

    高廉明接連打了幾個電話,對方始終都處於關機狀態,他搖了搖頭道:“找不到她,看來真的關機了。”

    張揚也有些奇怪:“不會啊,範思琪出這麼大的事兒,身為範思琪的助理怎麼可以在這種時候消失呢?”

    他們並沒有想到,他們現在的一舉一動全都在林佩佩的視線之中。

    林佩佩站在窗前,望著樓下正在說話的兩個人,她顯得有些慌張:“他們在找我!”

    一個沉穩的女聲道:“張揚!”

    海瑟夫人站在林佩佩的背後,仿佛一片濃重的陰雲籠罩在林佩佩的心頭,林佩佩低聲道:“她會怎麼樣?”

    “範思琪?”海瑟夫人充滿不屑道:“和你有關嗎?”

    林佩佩道:“她並不是一個壞人……”

    海瑟夫人輕輕撫『摸』著林佩佩的秀發,溫柔道:“好孩子,你看到的隻是事情的表麵,我之所以雇你接近她,就是要為了證明她扭曲的『性』取向,你為此蒙受了不少的屈辱,我明白,我也很感激你。”

    林佩佩道:“可是如果……”

    海瑟夫人道:“沒有什麼可是,也沒有什麼如果,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她罪有應得,佩佩,我一直都將你當成我的女兒看待,你不可以猶豫。”

    林佩佩道:“夫人,我欠你很多,所以你讓我做任何事我都毫不考慮的去做,可是這次我真的不明白……為什麼?為什麼一定要將她置於死地?”

    海瑟夫人沒說話輕輕撫『摸』著手指上的藍寶石戒指。

    林佩佩道:“是不是為了許嘉勇?為了他做這麼多事,值得嗎?”

    海瑟夫人輕柔的歎了一口氣,拍了拍林佩佩的肩頭:“傻孩子,別胡思『亂』想了,把這件事做完,你就可以永遠的擺脫她,和你的愛人過上幸福的生活。”

    林佩佩聽她這樣說,俏臉之上流『露』出一絲淡淡的笑靨,對美好生活的期望從她的目光中一閃而過。

    海瑟夫人扶住她的肩頭,附在她的耳邊低聲道:“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林佩佩用力咬了咬嘴唇,終於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如果我為你做完這件事,你就會讓我走,就會放過阿城?”

    海瑟夫人慈祥的笑了,仿佛一個母親看著自己的女兒:“做完這件事我絕不會再勉強你!”

    

Snap Time:2018-04-22 12:51:26  ExecTime:0.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