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零四章我要複仇(上)


    第六百零四章【我要複仇】(上)

    範思琪打開房門,發現門外站著公安,為首的正是南錫市公安局代局長張德放,她有些詫異道:“你們有什麼事?”

    張德放麵無表情道:“範小姐,我們懷疑你和一宗劫持人質案有關,請你回警局協助我們調查。”

    一旁林佩佩衝了上來:“喂!你們有沒有搞錯,說什麼?”

    範思琪比起林佩佩要鎮定許多,她平靜望著張德放道:“張局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張德放也沒有興趣繞彎子,直截了當道:“範小姐,龔市長的女兒今天下午放學的時候被人劫持了,我想您應該了解一些情況。”

    範思琪的雙目因為詫異而瞪得滾圓,她驚聲道:“你說龔市長的女兒失蹤了?你竟然懷疑我和這件事有關?”

    張德放道:“範小姐,請你配合我們的調查!”

    範思琪道:“我和這件事沒有任何關係。”

    張德放道做了個邀請的動作:“範小姐,我想這並不是解釋的地方。”

    範思琪迅速接受了眼前的現實,她向林佩佩道:“佩佩,給羅恩打電話,讓他馬上過來。”羅恩是她的律師。

    林佩佩看來有些驚慌失措,不知該如何是好,似乎已經被眼前發生的狀況嚇呆了。

    範思琪大聲道:“聽到沒有?”

    林佩佩這才如夢初醒的點了點頭。

    南錫市委第一會議室內,正在召開著一場緊急常委會,市委書記徐光然拍岸怒起道:“無法無天!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持龔副市長的女兒,抓住這些歹徒一定要嚴懲不貸!”

    南錫市長夏伯達歎了口氣道:“這種事實在是讓人痛心!”他隻是表達了一下心中的感受,卻沒有說出任何的見解,常委們多數已經習慣了夏伯達的這種方式,知道他也說不出什麼建設『性』的意見。

    紀委書記李培源道:“什麼人膽子這麼大,竟然敢這麼做?龔市長有什麼仇人?”

    市委宣傳部長梁鬆道:“龔市長的女兒被劫,是不是和深水港的事情有關?是不是因為龔市長觸犯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他們才會利用這種方法報複他?”

    常務副市長李長宇道:“無論是誰?無論怎樣的原因,向一個花季少女下手都是極度可恥的,我們必須要采取果斷的行動,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龔雅馨,我們不能讓自己的同誌一麵為黨的事業流血流汗,一麵又要為家人擔心落淚,這樣的事情,我希望是南錫發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徐光然點了點頭道:“長宇同誌說得好,我決定馬上成立專案組,就由伯達同誌掛帥,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力量,就算把南錫找個遍,也要把龔市長的女兒找到。”

    在這件事的處理上,所有常委都是抱著同仇敵愾的心思,既然這件事可以發生在龔奇偉身上,說不準同樣的事情以後也會發生在他們身上,對這種罪惡行為一定要堅決打擊,絕不姑息。

    夏伯達心中有些鬱悶,徐光然為什麼要把這件事交給他?這分明是在刁難自己,這種案子不好查,雖然大家都動員起來了,可是如果對方真的要存心報複龔奇偉,那麼龔雅馨很可能會遭遇不幸,如果不能成功營救出龔雅馨,那麼徐光然會不會趁機將責任推到自己的身上?夏伯達這個人過於謹慎,即便在這種時候,首先想到的還是如何推卸責任的問題。

    徐光然決定由夏伯達掛帥,並不是故意刁難他,李長宇雖然是常務副市長,可李長宇畢竟剛剛來到南錫,對南錫各部門都不熟悉,這次被劫的又是副市長龔奇偉的女兒,也隻有自己和夏伯達親自掛帥專案組才能夠顯現出對這件事的重視。

    夏伯達現在不得不接下這個任務,他低聲表示:“徐書記放心,各位常委放心,我一定親自抓好這件事,力求早日找到龔市長的女兒。”

    張揚還是從李長宇那才知道龔奇偉的女兒被劫之事,他本想給龔奇偉打個電話問候一下,可轉念一想,龔奇偉現在的心情肯定不會好過,自己還是不要打擾他的好,他準備去張德放那去一趟,了解一些龔雅馨失蹤的情況,利用自己在國安的關係,或者能夠幫一些忙。

    張揚正準備離開辦公室的時候,高廉明過來找他。

    張揚道:“有事回頭再說,我有急事要辦。”

    高廉明道:“你去哪兒?”

    “公安局!”

    高廉明道:“剛好我也去那!”

    張揚微微一怔,點了點頭道:“好,那就一起走吧。”

    高廉明上了張揚的皮卡車道:“範思琪被公安帶走了!”

    張揚道:“跟你有什麼關係?”

    高廉明道:“她的律師羅恩是我的同門師兄,我剛剛接到羅恩的電話,他正從新加坡往這邊趕,最快也要明天才能抵達南錫,讓我先去了解一下情況。”

    張揚點了點頭,啟動了汽車引擎。

    高廉明道:“你認為範思琪會是策劃綁架龔雅馨的真凶嗎?”

    張揚反問道:“她為什麼要這樣做?”

    高廉明道:“深水港工程,龔市長將她從深水港工程踢出局,讓星月損失慘重,她因此而生出仇恨,所以綁架龔雅馨來報複龔市長。”

    張揚道:“如果這件事是她做的,為什麼不等她回到新加坡再動手,現在動手難道是為了等別人去懷疑她,去抓她嗎?對了,有一點我要提醒你,她剛剛才交了一百萬的競拍保證金。”

    高廉明道:“也許是為了演戲,她做出這一係列的假象,隻是為了『迷』『惑』周圍人。”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你究竟是想幫她辯護呢,還是想把她送進監獄?”

    高廉明道:“我做事的原則從來都是先考慮到最壞的一麵,隻有把這一切全都想到了,我才能夠發現答案。”他說完又笑了笑道:“這件事疑點真的很多,不過範思琪也的確可疑,在龔雅馨失蹤之前,她和龔市長見過麵,還說了一句狠話,說龔市長一定會後悔。”

    張揚道:“無論這件事是誰做的,都很卑鄙,這種人要是落在我手上,我一定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張揚來公安局之前專門和張德放聯係過,張德放直到現在仍然在公安局緊急部署開會,自從海天風波之後,張德放很少和張揚聯係,張揚讓他損失了一大筆錢,張德放嘴上雖然沒有說,可是心底卻失蹤耿耿於懷。然而他也清楚,隨著常務副市長李長宇的到來,張揚在南錫的地位越發穩固,麵對一個這樣的紅人,他不敢得罪,也不能得罪。

    張揚和高廉明一起首先來到張德放的辦公室,了解了一些龔雅馨失蹤的具體情況,張德放對此並沒有保留,事實上他掌握的情況也不多,距離綁匪最後一次和龔奇偉聯係已經過去整整兩個小時,到現在綁匪也沒有主動聯係過。

    張德放道:“這應該不是一起單純的綁架,綁匪根本不提條件,他的目的是報複,所以案情很難查。”

    高廉明道:“我想見見範思琪!”

    張德放道:“可以,我們並沒有為難她,畢竟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確實的證據可以指證她和這件綁架案有關。”

    高廉明道:“按照相關法律,你們最多扣留她24小時。”

    張德放道:“她在我們這是絕對安全的,可是龔雅馨在外麵,哪怕過一分鍾都是極度危險的,我擔心……”張德放沒有將話說完,他的意思很明顯,龔雅馨被撕票的可能『性』很大。

    範思琪靜靜坐在隔離室內,剛才已經有公安對她進行了問話,範思琪將自己知道的一切,以及在龔奇偉辦公室發生的事情全都說了一遍。

    得到張德放的允許,張揚陪同高廉明一起來到了隔離室內。

    範思琪見到他們感到有些詫異,她不明白這種時候,張揚為什麼會來見她,範思琪道:“我沒有做過,我沒有找人報複龔市長。”

    張揚指向身邊的高廉明道:“這位是高廉明,我們體委的法律顧問。”

    高廉明向範思琪伸出手去:“範小姐,是羅恩委托我過來的,我是他的同門師弟,因為他現在無法及時趕過來,所以委托我過來了解一些情況。”

    範思琪道:“該說的我已經向警察說過了,我沒有做過,是,我的確說過要讓他後悔的話,可我隻是說說,我並沒有做!”

    

Snap Time:2018-01-23 04:28:15  ExecTime: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