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零四章付出代價(下)


    第六百零四章【付出代價】(下)

    林佩佩握住範思琪的手,以這種方式給她安慰,她小聲道:“我們要不要馬上返回新加坡?”

    範思琪閉上雙目,她正在做一個艱難的決定,過了許久方才道:“我不能這樣走,如果這樣回去,我對公司的各位董事該如何交代,隻要還有一線希望,我就應該努力下去。”

    林佩佩道:“你是說深水港的事情還有轉機?”

    範思琪搖了搖頭道:“也許我應該把精力關注在體育場那塊地上。”

    林佩佩愕然道:“你想通過這件事挽回損失?”

    範思琪歎了口氣道:“損失是無法挽回的,能夠挽回的隻有些許的顏麵,那幫董事除了瞻前顧後剩下的本事就是相互指責,我得做些事,堵住他們的嘴巴。”

    龔奇偉看了看牆上的掛鍾,已經過了班的時間了,他慌忙收拾文件,準備去學校接女兒,今天是女兒的生日,他專門答應了雅馨,要去學校接她,最近女兒功課很忙,他又忙於工作,很少和女兒交流,作為一個父親,他感到有些慚愧,今天總算有了點時間,一定要好好的陪陪女兒才對。可是他又因為有事耽擱了,這次肯定又要惹雅馨不高興了。

    電話鈴響起,龔奇偉並不想在這個時候接電話,他的秘書許方明白他的意思,上前拿起電話:“喂!”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陰測測的聲音道:“我找龔市長!”

    “你哪啊?”

    “不要多問,你隻要讓他接電話,不然他家出了任何問題,你來負責。”

    許方聽到這句話不禁心中一沉,他向龔奇偉看了一眼,龔奇偉從許方的表情明白了什麼,走了過去,伸手從許方那接過電話:“喂!”

    “龔市長!你女兒正在校門口等你,你和她說好了五點鍾去接她,為什麼要遲到?”

    龔奇偉臉『色』驟然一變,他強自抑製住內心的緊張,低聲道:“你什麼意思?”

    “你是個明白人,現在你女兒正走向學校門口的公話亭,看來她要給你打電話。”

    龔奇偉一顆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他再也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怒吼道:“你是誰?有什麼事情,你來找我,為什麼要去找我的家人?”

    “龔市長,我以為你是個大公無私六親不認的人,沒想到這世上也有你關係的人,也有能夠觸動你的事情。”

    龔奇偉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你想幹什麼?”

    “我不想幹什麼,我隻想你知道,這世上做任何事都是有代價的,等等,你女兒給你打電話了,你接完這個電話再說。”

    那男子的話音剛落,龔奇偉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他迅速接通手機,電話那頭果然傳來女兒的聲音:“爸!您說好了要來接我,怎麼現在還沒來?”

    龔奇偉大聲道:“雅馨,你聽我說,現在就回學校,不要和任何人說話,回到學校,找到老師,等我,等我過去接你!”

    “爸,您怎麼了?”

    “雅馨!你聽我說,有人想對你不利!”

    龔雅馨道:“爸,沒事兒,這兒有警察,我去找警察!”

    龔奇偉聽到現場有警察,稍稍放下心來,可馬上他又感覺到有些不對:“雅馨,你離開那,回學校,任何人不要理會!”他聽到敲擊公話亭的聲音。

    龔雅馨轉過身去,看到一名身穿製服的中年警員正向她微笑著。

    那中年警員拉開電話亭的玻璃門,向龔雅馨笑道:“這位同學,需要幫助嗎?”

    龔雅馨搖了搖頭,可那中年警員倏然伸出手去,手中的白『色』手帕捂住了龔雅馨的口鼻,龔雅馨隻覺著天旋地轉,一聲不吭的倒了下去,中年警員一把將她抱住,他冷冷望著不斷晃動的電話,麵傳來龔奇偉焦急的聲音:“雅馨!雅馨!”

    中年警員拿起電話,低聲道:“她很好!”說完就扔下了電話。

    龔奇偉緊握拳頭,他爆發出歇斯底的怒吼:“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碰我女兒一個指頭,我就算追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殺死!”

    秘書許方在一旁聽得目瞪口呆,等到龔奇偉放下電話,他方才結結巴巴道:“龔……龔市長……報警嗎……”

    南錫市公安局代局長張德放聽說龔奇偉的女兒被劫持之後,也吃驚不小,這件事非同小可,副市長的女兒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劫走,根本就是無法無天,這不但是對龔奇偉的挑戰,也是對整個南錫警界的挑戰。

    張德放第一時間趕去了南錫市第一中學門前,龔奇偉已經先於他趕到了這,誰都沒有看到過龔奇偉如此頹喪和悲涼,他木立在公用電話亭前,默默抽著煙,素來梳理整齊的頭發也淩『亂』了起來,臉『色』蒼白,雙目內布滿了血絲,讓人不禁擔心他現在的狀態。

    張德放走了過去,低聲道:“龔市長!”

    龔奇偉點了點頭,他的聲音有些嘶啞:“有什麼消息?”

    張德放道:“找到了一名目擊者,隻是說您女兒上了一輛警車,其他的事情就不知道了。”說完他馬上又補充道:“我可以保證,這件事和我們警方沒有任何關係。”

    龔奇偉轉向張德放,盯住他的雙目一字一句道:“我不管是誰劫走了她,我隻要我女兒平安,我隻要塔她平安,你懂嗎?”

    張德放點了點頭,發生了這種事他也隻能表示同情,可是這件案子看來十分的複雜,對方甚至沒有暴『露』他想要什麼,如果他不提條件,那麼他的目的就是報複,假如這樣的話,龔雅馨的處境就會變得極其危險。張德放道:“龔市長,您仔細回想一下,那個人有沒有說過他想要什麼?他劫持你女兒的目的和動機是什麼?”

    龔奇偉搖了搖頭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他的電話再次響起,是妻子打來的,楊寧還不知道女兒被劫持的事情,她的情緒不錯:“奇偉,有沒有接到女兒?我可告訴你,雅馨最近對你可是很不滿啊,借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和女兒交流一下感情,我在取蛋糕,馬上就回去。”

    龔奇偉想說什麼,可是話到唇邊又咽了回去,低聲道:“好……你小心一些。”

    “知道了!”

    龔奇偉合上電話,張德放道:“龔市長,鑒於案情的需要,我們必須監聽您的電話。”

    龔奇偉點了點頭,將手機遞給了他。

    張德放將手機交給了技術人員,從現在起他們要24小時追蹤龔奇偉的電話,隻要那名劫持者再打電話過來,就可以鎖定他的位置。

    龔奇偉走到電話亭內,技術人員已經在電話上取完指紋,龔奇偉拿起電話慢慢掛好,電話剛剛掛好,鈴聲就響起了。

    龔奇偉迅速拿起電話,還是那個聲音:“我早就說過,你會後悔的,你為什麼不相信?”

    龔奇偉低聲道:“你想要什麼?”他的目光環顧著四周,他有理由相信,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處於對方的監視之下。

    “我要你付出代價,我會讓你眼睜睜看著你的親人離去,而你卻無能為力。”

    “放過我的女兒,她和這件事沒有任何關係!”龔奇偉近乎乞求道。

    “太晚了,從現在起,你失去了發號施令的權力!你以為報警就能夠找回你的女兒?真是可笑,你身邊的那幫穿著製服的家夥,全都是廢物,你把女兒的命運交給他們,等於把自己的女兒推向死亡。”

    龔奇偉低聲道:“你究竟想做什麼?”

    “你不是很威風嗎?你不是以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嗎?哈哈,看到你現在這副搖尾乞憐的樣子,我真是好高興。你女兒今天十六歲生日吧?多麼漂亮的小姑娘,皮膚這麼白嫩,嫩的讓人恨不能狠狠地咬上一口。”

    龔奇偉顫聲道:“你放過她,你有什麼仇恨,隻管衝著我來!”

    “我聽說『共產』黨員都是不怕死的,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借著這件事,我剛好驗證一下,你們『共產』黨的幹部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偉大,龔市長,咱們慢慢玩,不急!”

    龔奇偉握著聽筒,聽著電話中嘟嘟嘟的忙音,過了很久方才緩緩掛上了電話。

    張德放走過來把已經做過處理的手機遞給他,低聲道:“剛才是劫匪打來的電話?”

    龔奇偉沒說是也沒說不是,一臉悲涼道:“他沒有提條件,沒有提任何的條件!”

    張德放道:“龔市長,鑒於此次案情嚴重,我必須向市領導們匯報。”

    龔奇偉黯然點了點頭道:“你想怎樣就怎樣,我……我隻想找到我的女兒……隻想她平安……”

    

Snap Time:2018-01-21 06:41:49  ExecTime:0.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