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零三章信仰(下)

  
  第六百零三章【信仰】(下)
  何長安聽到龔奇偉這樣說,已經明白了,南錫市『政府』沒有把所有投資商都踢出局的意思,星月集團的事情,是南錫市『政府』在殺雞儆猴,就何長安個人而言,如果換成他處在南錫市『政府』的位置上,他也會這麼做,甚至做得比他們更絕,星月集團在這起事件上犯了一個大忌,他們試圖在資金上做文章,要挾南錫市『政府』將老體育場地塊的開發權交給他們,看來這幫新加坡商人對中國的國情並不了解。何長安想起了四個字——秋後算賬!也隻有土生土長的中國人才能夠體會到這四個字的真味。
  龔奇偉並不是想秋後算賬,可是他這次對星月的處理方法,卻不能不讓人產生秋後算賬的想法,龔奇偉道:“何總是不是因為星月的事情而感到不安?”
  何長安微笑道:“不安倒是沒有,龔市長忘了,我的名字麵就有長安兩個字,無論任何時候,我都保持著安心安定。”
  張揚一旁聽著,心中暗道,你安心才怪,如果你能做到長安也不會巴巴的跑到南錫,也不會通過自己邀請龔奇偉麵談了。
  龔奇偉道:“無論是從政或者是經商都必須保持著這種心態,如果自己都做不到心安理得,又怎麼可能做好事?何總能有今天的成就絕非偶然啊!”
  何長安道:“聽龔市長這麼說,何某真是有些汗顏了。”
  龔奇偉道:“在南錫的發展中,你們這些投資商起到了想當重要的作用,我相信在以後南錫的改革開放視野中,你們仍將起到重要的作用,我們南錫市『政府』對投資商的政策不會變,態度不會變。我們處理星月,並不是報複,而是要通過這件事強調在雙方的合作過程中,誠信這兩個字的重要,『政府』要對投資商誠信,要對老百姓誠信,還要對我們的黨我們的國家誠信,這就是公信力,我想這一點何先生並不難理解,誠信是商家的立足根本,真正想把生意做到長久,就必須要講究誠信,我沒做過生意,說得不對的地方還望何總指正。”
  何長安在過去並沒有真正重視過龔奇偉其人,正是龔奇偉將星月集團踢出局的做法,引起了他的注意,而今晚通過和龔奇偉的交談,他開始意識到龔奇偉的厲害之處。何長安道:“龔市長的這番話,讓我對南錫的未來充滿了希望,也堅定了我繼續投資南錫的信心。”
  龔奇偉舉杯道:“何先生放心,我們南錫的大門永遠向愛國商人敞開!”
  張揚留意到龔奇偉用上了愛國商人這四個字,忍不住笑了起來。
  當晚吃飯的氣氛還是很融洽的,龔奇偉的解釋也給何長安吃了一顆定心丸,南錫市『政府』這次並不是棍掃一大片,將星月踢出局是為了以儆效尤。
  龔奇偉逗留了一個半小時之後離開,何長安雖然想挽留他再坐一會兒,可龔奇偉笑道:“不行了,我女兒還在家,眼看期末考試了,我整天這麼晚回家,女兒都有意見了。”
  何長安聽他這樣說,自然不好繼續勉強,他恭敬道:“我送送龔市長!”
  龔奇偉搖了搖頭道:“不用,我和司機說好了,他在外麵等我呢。”他擺了擺手道:“你們回去吧,不用送,讓別人看到影響不好。”
  張揚和何長安也就沒有遠送,目送龔奇偉走遠了,張揚向何長安道:“我也該走了!”
  何長安笑道:“你急什麼?你也有女兒嗎?”
  張揚道:“現在沒有不代表將來沒有。”
  何長安道:“走吧,回去再喝兩杯。”
  難得他今天這麼有興致,張揚陪著他回到房間內,何長安端起酒杯道:“龔奇偉這個人不簡單啊!”
  張揚笑道:“怎麼忽然會有這樣的感慨?”他對何長安算是有些了解的,何長安這個人心氣很高,他和不少高層的關係都很不錯,龔奇偉隻不過是地級市的副市長,按理說何長安不會這麼高看他,可今天何長安卻有些一反常態,難道真的是深水港的問題讓他緊張了?
  何長安道:“我佩服有信仰的人,我經商這麼多年,接觸過的大小官員不計其數,可是真正有信仰的人卻不多,龔市長正是其中的一個。”
  張揚道:“你說的信仰是什麼?”
  何長安道:“隻有擁有信仰的人,才能無視種種的誘『惑』,才能始終如一的朝著既定的方向努力,才能擁有不變的行為準則。”
  張揚道:“我也有!”
  何長安笑了起來:“你和龔市長不同。”下麵的話他沒說,顯然是對張揚有信仰的事情有所保留。
  張揚道:“龔市長的身上有股堅韌不拔的勁頭,我也很佩服他這一點。”
  何長安道:“一個官員走到他這種位置,仍然能夠堅持原則很難,這樣的人在仕途上不會走的太遠,但是我堅信這樣的人會是一個好官。”
  張揚道:“你所謂的不會太遠是什麼意思?”
  何長安道:“官做得越大,越是要做到深沉內斂,含而不『露』,龔市長這個人,棱角分明了一些,他做的事情,很可能會給他招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他現在得到重用,是因為有人想通過他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一旦目的達到,龔奇偉這種人還是官場中的異類……”何長安停頓了一下,望著張揚笑道:“和你一樣。”
  張揚道:“我倒不覺的,我現在已經越來越適應這個體製了。”
  何長安道:“不是每個人都有你這麼好的運氣,我很佩服有信仰的人,但是如果你有信仰,而你的身邊全都是一些沒有信仰,或者是偽信仰者的時候,你就成了異類,你的堅持和信仰就會影響到別人。我們拿南錫深水港的事情來說吧,其實早在深水港工程開始之初,南錫和嵐山就因為深水港的歸屬問題展開了一番激烈的競爭,他們競爭的目的並不單純是為了搞活地方經濟,深水港修在哪都是一樣,可政績卻有很大的分別,歸根結底,他們爭得是政績。”
  張揚點了點頭,這一點他也看得很透。
  何長安道:“深水港因為資金的問題,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南錫市的這幫領導人找投資商追投資,找省要財政支援,卻唯獨不向嵐山這個兄弟城市求助,為了什麼?因為他們害怕政績被分薄。可能我剛才說的話不完全正確,這些人也有信仰,他們的信仰就是官位。”
  張揚道:“可終究嵐山和南錫還是合作成功了,下周嵐山常書記就來南錫商談深水港的事情,順利的話這次就能夠敲定合作事宜。”
  何長安道:“你忘了這次的合作是在怎樣的情況下發生的,文副總理親自發話,省也做出了批示,你以為還有人敢反對嗎?”
  張揚道:“嵐山和南錫合作開發,對你們這些投資商並不算什麼好消息。”
  何長安點了點頭道:“非但不是什麼好消息,簡直是一個噩耗,星月已經被踢出局,可以說星月的下場是咎由自取,是罪有應得,不過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張揚道:“怎會啊?剛才龔市長不是已經表示過,你們這些投資商的利益不會受到影響。”
  何長安道:“說說罷了,商場上的事情我比你要清楚,嵐山加入深水港開發,星月被踢出局,『政府』投資的比例明顯加大,我們這種投資商所占的比例自然縮小。”
  張揚有些納悶道:“你的投資金額沒變啊!”
  何長安道:“這種商業上的手法很常見,就算我的投資金額不變,可是現在嵐山加入之後,深水港麵臨的資金問題已經得到了根本『性』的解決,以後他們可以加大投資,工程投資肯定是他們說了算,『政府』的投資加大,我投資所占的比例就會縮小,而我們簽署的合約是按照比例分成,也就是說我未來從深水港中獲得的利益也會不斷縮小,張揚,雖然我相信我仍然可以從深水港中獲得利潤,可現在已經不如剛開始的時候樂觀了。”說完他歎了口氣道:“『政府』的便宜不好占啊!”
  張揚笑了起來:“這麼說龔市長也損害了你的利益。”
  何長安道:“真正利益受損的應該是南錫市的領導,星月這次也算得上損失慘重,龔市長真的很有膽『色』,換成其他人,這種事必然會三思而後行。”
  

Snap Time:2018-12-13 07:16:19  ExecTime:0.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