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零二章把酒夜話(下)


    第六百零二章【把酒夜話】(下)

    李長宇來到南錫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體育場地塊拍賣的事情,他本以為會受到一些阻力,可沒想到事情竟然進行的十分順利,徐光然對他的工作表現的相當支持,徐光然心中雪亮,李長宇這次是有備而來,他來南錫是為了做一番事,省對他寄予了這麼大的厚望,他必須要盡快證實自己,李長宇銳氣正盛,徐光然如果在一開始就挫他的銳氣,肯定會把矛盾引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徐光然很理智,他選擇避讓,選擇順水推舟,你李長宇既然想做事,我絕不反對,我還會給你幫助,讓你把自己的那點精氣神先消耗一下,等你氣勢過去,我再看看你想搞什麼花樣。

    徐光然隻向李長宇強調了兩件事,第一要照顧到投資商方方麵麵的情緒,一定要確保拍賣公平公正,不可以讓投資商因為這次的拍賣而產生任何不悅的情緒。第二,拍賣所得的款項必須要由財政部門統一管理,不可擅自做主。

    李長宇都答應了下來,而他接下來做得一件事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李長宇將這次拍賣體育場地塊的事情全權交給了張揚,他認為在自己的分管範圍內,自己說了算,他可以將拍賣交給值得信任的人去處理。

    徐光然既然已經點頭,當然不好針對這件事再說什麼,可是他還是覺著李長宇有些輕率了,身為市委書記,他必須要提醒一下李長宇,為此徐光然專門給李長宇打了個電話,開門見山道:“長宇同誌,我聽說你把體育場拍賣的事情全都交給張揚了?”

    李長宇的語氣透著尊敬,他的從政風格始終都是這樣,給人的感覺很謙和很低調,麵對領導的時候,尤其如此:“徐書記,你放心,您交代我的事情我都記得,也專門向張揚強調過了。”

    徐光然聽出李長宇在給自己裝糊塗,他歎了口氣道:“長宇,我並不是說這件事本身,而是覺著,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一個年輕幹部,並不合適。”

    李長宇笑道:“徐書記,我剛到南錫,對這的情況還不熟悉,張揚是體委主任,負責體委工作已經有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從決定土地拍賣到現在,他基本上是全程參與,對這件事比我要了解的多,我既然分管這件事,我就會對這件事負責,不過具體的事情還是交給張揚去做的好,我幫他把把關,大方向絕不會出任何的問題。”

    徐光然知道李長宇已經決定了這件事,再說了,他已經把話都說到了那種地步,自己總不能堅決反對,徐光然道:“那好,既然你對他那麼有信心,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南錫最近有許多大事等待處理,體育場地塊的拍賣隻是其中之一,深水港才是徐光然所麵臨的一個巨大難題,副總理文國權在這次考察中已經發話,建議南錫和嵐山合作開發深水港,省領導也默認了文國權的提議,上頭定下來的事情,徐光然無力回天,嵐山市委書記常頌最近就會親自前來南錫和他磋商這件事,徐光然已經接受了這個現實,政治利益被分薄已經無可避免,真正等這件事確定下來,徐光然反倒平靜了許多,他現在應該做的就是穩住陣腳,他預感到一場危機即將到來,在這種時候,已經沒有精力去考慮政績相關的事情,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想要在征途上無風無浪的走下去,就必須做到未雨綢繆。

    當天的市長辦公會上,夏伯達先是隆重向各位副市長又介紹了一遍李長宇,然後微笑道:“長宇同誌今天第一天正式上任,我們歡迎他講兩句!”

    所有副市長們一起鼓掌,李長宇笑了笑,他站起身道:“謝謝大家!從你們的掌聲中,我感受到了大家對我的歡迎,也感覺到了大家對我的信任,當然從中得到最多的就是期望,套用一句老話,初到貴地,多多關照!”

    李長宇充滿江湖味道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笑了起來,大家又鼓起了掌,多數人對李長宇的到來還是歡迎的,當然也有例外,夏伯達表麵上很歡迎,可內心中對李長宇頗為戒備,他意識到李長宇的到來已經開始危及自己的地位,昨天的接風宴上,市委書記徐光然就明顯的捧他,其目的是想利用李長宇來打壓自己,這對原本在南錫政治地位就很尷尬的夏伯達來說更是雪上加霜,他知道,如果再不拿出點對策,恐怕第一個被踢出南錫政壇的會是自己。

    副市長王海波也不高興,陳浩病倒後,他一度以為自己擔任常務副市長是板上釘釘的事情,畢竟他的身後有徐光然的大力支持,而徐光然也的確推薦了他,可是李長宇的半路殺出,讓王海波的美夢成為泡影,他應該是李長宇此次前來南錫的第一個犧牲者。李長宇的這句話在王海波聽來格外的不順耳,他在心底暗暗道:“嘩眾取寵!”

    李長宇微笑道:“各位同誌,從今天起,我們將共同奮戰在南錫這塊土地上,從今天起,我也成了南錫人的一份子,這是我的光榮,更是我的驕傲,我會拿出我的誠意和努力,在實際工作中證明我自己的能力,我知道,大家對我還不了解,從今天起,我會用事實證明,我李長宇是個稱職的人,我來南錫不是為了做官,而是為了做事,是為了踏踏實實的做點事,無論大小,我所做的,一定會是對南錫有利的,對人民有益的!”

    掌聲再度響起,這次是副市長龔奇偉帶頭鼓掌,李長宇的這句話說得很煽情,但是聽起來很實在,如果每一個官員能夠有這樣的覺悟,能夠把做事放在做官的前麵,那麼我們的領導層會擁有更高的效率,我們的隊伍會變得更加純潔。

    夏伯達也在鼓掌,不過他的掌聲和笑容一樣矜持,李長宇的話像是宣言,更像是對他的挑戰,夏伯達道:“說得真好!長宇同誌說得真好啊!”感慨,表麵上是在讚同,可是背後還藏著一句話,說得好不如做得好。

    李長宇坐下後,夏伯達微笑道:“大家還有什麼問題嗎?”

    副市長龔奇偉道:“夏市長,我有件事想要匯報。”

    夏伯達點了點頭,曾幾何起他對龔奇偉也開始產生了戒備,龔奇偉當上副市長,也是省起到了作用,根據新近得到的內幕消息,龔奇偉正是去了省,在省委書記喬振梁麵前侃侃而談,把南錫深水港中存在的具體困難加以說明,然後提出地方領導應該有大局觀,嵐山和南錫聯合開發深水港才能最大程度的維護國家利益,正是他的這一觀點獲得了喬振梁的欣賞,從而打動了喬振梁,喬振梁為此專門幹涉了南錫市長的內部分工,在他的幹涉下,龔奇偉從分管並不重要的體育工作,一躍成為深水港工程的負責人,甚至將常務副市長陳浩擠走。

    龔奇偉道:“深水港工程建設方麵已經穩定下來,我們總結了前一階段工作的不足,進行了多項改進,下周嵐山市委常書記會親自來南錫,磋商合作開發深水港的事情,嵐山方麵也已經派來了代表和我進行細節上的商談,根據我們初步商談的情況,深水港開發的前景是美好的,我們共同認為,隻要雙方合作之後,困擾深水港已久的資金問題就會完全解決,換句話來說,我們已經不需要這麼多外來的投資。”

    夏伯達並沒有聽明白龔奇偉是什麼意思,李長宇卻有些明白了,他低聲道:“龔市長的意思是,這些外來投資會加大我們的建設成本?”

    龔奇偉點了點頭道:“是!根據我們最初的招商方案,外來投資會占據深水港建設的百分之六十,目前到位的資金隻有預計投資額的百分之十,占總投資額的百分之六,一期投資很順利,可是在二期投資到期的時候,星月集團遲遲沒有按照合同將資金入賬,何長安方麵也同樣推遲了投資,這兩大投資商的違約行為讓我們的深水港工程蒙受了一定的損失,而星月集團甚至借機提出苛刻的條件。”

    夏伯達道:“這件事不是已經解決了嗎?何長安的二期投資已經到位,星月方麵表示年底之前也會將二期資金全部到賬。”

    龔奇偉站起身將手中深水港投資合約的複印件分發給每位與會者一份,龔奇偉道:“大家請看清楚,當初深水港簽訂投資合約的時候,有附加條件,如果因為投資方的原因導致投資款拖延,而影響了工程,我方有權追究他們的責任,具體的細則上麵都清清楚楚的寫著,星月的投資款至今沒有到賬,他們一共拖延了兩個月!“龔奇偉亮出手中的合同,翻開後指向其中用紅筆勾勒的一行:“合同上當初規定,如果超出兩個月,我們有權單方麵終止合同,也就是說,我們今天可以單方麵撕毀和星月的投資合同,他們的投資我們不需要了!”

    所有人都是一怔,夏伯達一時間顯然無法消化龔奇偉的這番話,他低聲道:“奇偉……你把話說明白,你要撕毀合同?”夏伯達的確有些不明白,在現在全國各地對投資異常渴望,各地『政府』都把投資商當爺供起來的時候,他龔奇偉竟然要單方麵撕毀投資合同,而且要一腳把投資商從南錫踢出去,真不知道這廝腦子是怎麼想的。

    龔奇偉道:“不錯,我就是提議撕毀這張投資合同,按照投資合同,如果星月集團全部資金到位,他們將在深水港一共投資十個億,現在他們隻拿出了一點五個億,還有八點五億沒有投資,根據我們的測算,如果他們十個億的資金全都順利投入在深水港,未來三十年內,他們不但可以收回所有的成本,而且可以從中至少拿走五倍的利潤,也就是說他們投入十個億可以拿走五十個億,也許會更多,以當今改革發展的速度,我認為這隻是最保守的測算,星月集團給南錫的所有投資商帶了一個很不好的頭,他們在資金的問題上做文章,要挾南錫市『政府』,挑戰我們的尊嚴,雖然他們現在表示會盡快將資金到賬,那是因為目前的投資局麵發生了改變,他們要挾我們『政府』失敗,又不想放棄深水港這邊豐厚的利潤,所以才改變了念頭,但是有一點他們忘記了,他們的行為造成了違約,而且是嚴重違約,一直以來,我都在等待,今天已經超過了合同上規定的最後期限,他們的資金仍然沒有到位,是他們自己主動放棄,而不是我們拒絕他們的投資。”

    李長宇望著龔奇偉,他和龔奇偉不熟,可是龔奇偉的話讓李長宇感到驚豔,龔奇偉是個有『性』格有魄力的人,像他這種堅持原則的人官場上並不多見。

    夏伯達道:“這可不是小事,如果我們撕毀合同,勢必造成投資商的恐慌情緒,後續影響可能會不可估計。”

    龔奇偉道:“我建議單方麵中止和星月集團的合同,聘請律師,起訴並追討星月集團因為違約而給深水港造成的損失,投資商,我們就是要讓這些不守規矩的投資商害怕,要通過這件事達到敲山震虎的目的,要讓所有人意識到南錫市『政府』是有尊嚴的,想在南錫搞投資,做生意,就應該老老實實,就應該遵守規矩!”

    

Snap Time:2018-07-23 23:45:03  ExecTime:0.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