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零一章接風宴(上)


    第六百零一章【接風宴】(上)

    崔國柱這個人平時還算穩重,很少見到他這樣的表現,張揚道:“怎麼了?又發生什麼事情了?”張大官人感覺最近一段時間事情挺多,他也不想有什麼麻煩事情再發生了。

    崔國柱道:“臧主任『自殺』了!”

    張揚聽到這個消息也是一怔,臧金堂居然『自殺』,不就是行賄嗎?大不了進去坐幾年牢,也沒必要搞到『自殺』那麼嚴重。

    崔國柱生怕張揚不相信,強調道:“真『自殺』了,他把房間內的鏡子砸破了,然後用鏡子的碎片割脈,幸虧發現得早。”

    張揚咳嗽了兩聲道:“這事兒現在是紀委在負責,跟咱們沒多少關係,老崔,你還是別宣揚了,別在體委內部製造恐慌情緒。”

    崔國柱點了點頭,又道:“聽說臧主任當時給惠敬民送禮的時候,一共是送了一萬塊,他送去出去的時候,又從麵抽出來一張,所以就是9900,不到一萬塊,應該不到量刑標準。”

    張揚不禁笑了起來,崔國柱的消息倒是很靈通,如果一切屬實,臧金堂還是留了一手的,不過他說的這件事無法證實。

    李長宇前來南錫,由省委組織部長孔源親自保駕護航,這也充分體現出省領導對這次任命的重視,因為工作需要,李長宇是一個人先行離開江城的,他妻子葛春麗會收拾妥當之後再來南錫和他會合。

    孔源把李長宇送到南錫,帶著他和南錫市委領導班子的主要成員見了個麵,市委書記徐光然對李長宇的到來雖然心不舒服,可表麵上仍然是如沐春風,對待同誌要春天般的溫暖,一個市委書記這點政治素養是有的。

    孔源微笑道:“光然同誌,我把李副市長送到這,我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以後,希望你們能夠配合無間,認真搞好南錫的領導工作。”

    徐光然笑道:“孔部長放心,我和長宇同誌早就認識了,我也早就知道長宇同誌的工作能力和工作成績,組織上委派長宇同誌來南錫工作,對我們南錫的領導層是一件大好事,有助於我們加強領導層的實力,有助於我們更有效的進行改革開放的事業。”徐光然一連用了兩個有助於,表示對李長宇前來南錫的歡迎。

    李長宇謙虛的笑道:“徐書記太客氣了,我這次來南錫工作,是一個難得的學習機會,我以後會緊密地團結在以光然同誌為核心的南錫領導班子周圍,為南錫的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奉獻自己的最大力量。”官話套話誰都會說,李長宇在這方麵的實力不遜『色』於徐光然。

    孔源道:“希望你不要辜負組織上對你的期望,盡快把新的工作開展起來,省領導對你都很看重的。”孔源這句話說得平淡,可在徐光然耳朵卻是一種強調,孔源在強調李長宇的重要『性』。

    李長宇道:“孔部長放心,我會向徐書記多多學習的。”

    徐光然看到李長宇表現的十分謙虛,笑眯眯道:“李市長太客氣了,大家相互學習,取長補短,在一起工作,隻有把各自的優點都發揮出來,這樣才能夠提高工作的效率嘛!”

    孔源笑道:“其實做到你們這種級別,該怎麼去做,怎樣做才對城市有好處,對老百姓有好處,用不著我交代了。”他起身道:“我就送到這了,這就回東江。”

    徐光然慌忙上前挽留道:“孔部長,您不能剛來就走啊,好不容易才來南錫一趟,這次一定要好好玩玩再走!”

    孔源道:“我是來工作的,可不是玩得,既然工作已經交代完了,還是要盡快回去。”

    徐光然道:“孔部長,你看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多鍾了,您返回東江肯定天黑了,今晚就在南錫住下吧,我也好向您匯報一下工作。”

    孔源遲疑了一下,徐光然已經打電話把市委秘書長羅瑞超喊了過來,讓他安排孔源去一招休息,孔源看到盛情難卻也隻能點頭答應了。這會兒市委組織部長何英培也來到了,他和孔源很熟悉,握著孔源的手熱情的攀談起來。

    徐光然道:“老何,你和瑞超先陪孔部長去休息,我帶李副市長和其他同誌認識一下,今晚在一招給孔部長和李副市長接風。”

    李長宇本不想這麼隆重,可是徐光然搞接風宴不僅僅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省組織部長孔源,想要謝絕的話到了嘴邊又咽了回去。

    何英培和羅瑞超陪著組織部長孔源離開了辦公室,在門前遇到了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楊文媛,楊文媛出現在孔源麵前的時候,孔源的目光不由得一亮,這位宣傳副部長雖然已經四十歲了,可是保養的很好,皮膚白皙細膩,舉手抬足之間充滿著成熟女『性』的魅力。

    楊文媛是過來向徐光然匯報工作的,想不到在門前遇到了省委組織部部長,她微笑道:“孔部長好!”她雖然認識孔源,可孔源並不認識她。不過孔源對漂亮女幹部從來都是平易近人的,他笑眯眯道:“你是……”

    羅瑞超向孔源介紹道:“這位是我們南錫市委宣傳部副部長楊文媛。”

    孔源笑眯眯點了點頭道:“小楊啊,你好!”他主動向楊文媛伸出手去。

    楊文媛受寵若驚的和孔源握了握手,感覺孔源的手掌很大,而且有些『潮』濕,在握手的時候,很明顯的用力捏了捏自己,楊文媛早就聽說這位組織部長是位好『色』之徒,從孔源現在的表現來看,這個人果然名不虛傳。楊文媛道:“孔部長來考察工作嗎?”

    孔源笑道:“我負責的是考察和選拔幹部,今天專門送你們新來的副市長李長宇過來。”

    楊文媛一雙大眼睛笑成了月牙兒:“南錫的發展日新月異,孔部長這次來一定要好好看看。”

    孔源故意歎了口氣道:“時間緊迫,又沒有向導。”

    楊文媛是個善於把握機會的女人,她嬌聲道:“孔部長如果願意,我可以給您當向導,帶您到南錫到處看看。”

    孔源眉開眼笑道:“好啊,好啊!”他轉向何英培道:“英培啊,現在還早,我忽然想去南錫四處看看,讓小楊陪我去吧。”

    何英培心中這個佩服啊,孔源肯定看到楊文媛有幾分姿『色』動心了,楊文媛也不是什麼好鳥,從她開始搭話就能看出,她想和孔源搭上關係,省組織部長,擁有這一光環的男人,在很多女『性』政客眼中,那就是無敵魅力的存在。

    羅瑞超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他向孔源道:“我去安排車輛。”

    孔源臉上的笑容一斂:“不用麻煩了,我自己帶車來了。”轉向楊文媛,又換成了一副和藹可親的笑臉:“小楊,你帶我去南錫寶蓮寺看看,聽說那的風景不錯。”

    羅瑞超和何英培兩人看著孔源走遠,誰都沒跟過去,直到孔源和楊文媛消失在他們的視野中,兩人方才對望了一眼,都『露』出無可奈何的笑容。

    羅瑞超道:“這個楊文媛啊,她怎麼會來這?”

    何英培歎了口氣道:“你問我?我去問誰?”

    見過市委書記徐光然,李長宇緊接著就去了市長辦公室,拜會了南錫市市長夏伯達,因為工作關係,過去他和夏伯達就很熟悉,現在夏伯達又成了自己的頂頭上司,李長宇對夏伯達表現的還是很尊敬的:“夏市長!”

    夏伯達看到李長宇登門,滿麵笑容的站起身,迎上前去,極其熱情的握住李長宇的雙手:“長宇啊,我總算把你盼來了!”領導就是領導,表麵功夫都很不一般,李長宇知道這次自己來南錫,最不開心的可能要屬夏伯達,他笑道:“夏市長是我的老領導,一聽說這次來南錫,能和夏市長有共事的機會,從那天起我就充滿了期待,以後可以跟在夏市長身邊好好學習了。”

    夏伯達哈哈大笑:“長宇啊,你太謙虛,實在太謙虛了。”

    兩人在沙發上坐下,李長宇也明白,在南錫開展工作,接觸最多的人就是夏伯達,雖然夏伯達這個市長並沒有多少實權,可他畢竟是自己的上司。

    夏伯達關切道:“長宇啊,我都沒想到你來的這麼快!”

    李長宇道:“我想盡快開戰工作,我年齡已經不小了,到了爭分奪秒為國家奉獻的時候了,不然以後想奉獻也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夏伯達笑道:“到底是老同誌,覺悟就是不一樣。”

    李長宇道:“夏市長,明天我就準備正式開展工作。”

    夏伯達一邊說好一邊點頭,心中卻道:“你急什麼?以為自己很有本事?以為你來到南錫就能很快改變南錫市的麵貌?想要做出成績給省領導們看嗎?”夏伯達嘴上說出的版本卻全然不同:“長宇啊,你來得正是時候,我們南錫現在正是用人之際,你應該知道,常務副市長陳浩同誌得了肝癌,現在正在東江開刀治療,他負責的工作要有人接手。“

    李長宇來南錫之前已經對南錫的政治情況已經有了一個全麵的了解,對陳浩現在分管的工作清楚得很,李長宇微笑道:“那我就先接手李市長的工作,把工作先理順再考慮其他的事情。”

    夏伯達笑道:“長宇啊,常務副市長肩負的任務很艱巨,你要做好思想準備。”

    李長宇微笑道:“我過去幹得就是這個工作,說穿了,我這個職位就是萬金油,哪有需要就抹到哪去。”

    夏伯達聽著這話多少有些不順耳,可他又說不出什麼來,笑道:“希望你的到來能夠給南錫帶來一片新的氣象。”

    李長宇道:“單靠一個人是改變不了什麼的,隻有靠大家的集體配合,才能帶給南錫真正的改變,我會認真做好我的工作,會讓老百姓滿意,會讓夏市長和徐書記滿意。”

    夏伯達笑眯眯點了點頭,看了看時間道:“還有些時間,我和你談談幾項等待解決的問題。”

    夏伯達所說的第一件事就是老體育場地塊拍賣的事情,夏伯達道:“這件事如果不是因為陳浩生病,應該已經完成了,現在對這塊地感興趣的商人很多,體委方麵也拿出了一個拍賣方案,你開始工作之後,首先就要把這件事解決好,拍賣要秉著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讓這些商家憑實力說話,拒絕一切的人情關係,力爭讓我們『政府』的利益最大化。”

    李長宇笑了,夏伯達的最後一句話很有意思,力爭讓『政府』的利益最大化是不是意味著要盡量拍出一個高價,這隻能是盡人事聽天命了,他輕聲道:‘這件事是不是張揚在負責?“

    夏伯達笑道:“是他,這小子很有一套,來到南錫之後把體委的工作搞得有聲有『色』,以後你們接觸的機會就多了。”他故意停頓了一下道:“長宇啊,我聽說你們的關係可不一般啊!”

    李長宇微笑道:“我應該算得上他政治上的領路人,勉強算他老師吧。”

    夏伯達意味深長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你來南錫,張揚肯定會很高興。”

    李長宇道:“私下的關係不可能帶到工作中,夏市長放心,我對張揚和其他同誌會一視同仁的。”

    夏伯達嗯了一聲,心中對李長宇的這句話卻是不信,一點都不信!

    

Snap Time:2018-07-23 00:23:17  ExecTime: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