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章輸液(下)


    第六百章【輸『液』】(下)

    秦清不知什麼時候失去了意識,這一段的記憶一片空白,等她清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赤身『裸』體的趴伏在張揚的懷中,兩人都是赤『裸』『裸』未著寸縷,車內也沒有開暖風,可是他們卻感覺不到任何的寒冷。

    秦清伸出手指在張揚的鼻尖上輕點了一下:“剛才我怎麼了?”

    張揚微笑道:“你剛才太興奮了,所以暈過去了。”

    秦清埋下頭去在張揚的胸口咬了一口,這次下嘴頗重,在張揚的胸口上留下了一個小巧整齊的牙印兒。

    張揚伸出手輕輕在她的玉『臀』上拍打了一記,輕聲道:“這種陰陽雙修的方法必須循序漸進,雖然你的內力有了一定的根基,可是和我相差仍然太遠,因為是第一次練習,所以我掌控不好,傳入你體內的內力稍稍強了一些,你的經脈承受不住這麼大的壓力,所以才會暈倒,不過以後不會了。”

    秦清紅著臉想從張揚的身上爬起,卻被張揚緊緊抱住脫身不得,她又羞又急道:“以後我才不陪你練什麼雙修,我看是個邪法,要是控製不好,我豈不是要被你害死。”

    張揚笑道:“你怕死啊?”

    秦清道:“不怕死,可是我怕這樣死,讓別人知道多難為情啊!”

    張揚笑道:“要是真的因為這事死了,我陪你一起走,最多人家說咱們是輸『液』反應,現在醫院因為輸『液』反應死人的多了去了。”

    秦清含羞去捂他的嘴巴:“還說,就會胡說八道!”

    張大官人道:“咱們是不是要抓緊時間!”

    “做什麼?”一時間秦清並不明白他的意思。

    張揚道:“輸『液』啊,你不是說有兩瓶水要打,想要病快點好,就得『藥』量跟得上。”

    “滾!信不信我咬死你!”

    “舍得嗎?”

    秦副市長當然不舍得咬死張揚,雖然咬了他幾口,可都是不疼不癢的,張揚辛辛苦苦從南錫連夜趕過來,雖然給她治病的這種方式有待商榷,不過張揚對她的關心是毋庸置疑的,秦清很感動,淩晨一點,張揚又把她送回了家門口,老爺子在家等著呢,輸『液』也不可能輸一夜,秦清走下皮卡車的時候,感覺有點兒不舒服,雙腿之間黏黏膩膩的,這廝倒是敬業,留了不少的東西在自己體內,可秦清感覺身體輕鬆了,體溫正常了,也不咳嗽了,看來張揚雙修之術還真的很神奇。

    張揚向市委家屬院的大門努了努嘴道:“我就不送你進去了,太晚了,怕別人看到說閑話。”

    秦清咬了咬櫻唇,輕聲道:“你要走?”

    張揚點了點頭道:“你沒事我就放心了,我現在返回南錫,還能睡個好覺!”

    秦清望著張揚陽光燦爛的笑臉,不知為何鼻子忽然一酸,淚水差一點就要奪眶而出,雖然她竭力抑製,張揚還是看到了她美眸中的那兩點晶瑩,知道秦清舍不得自己,柔聲道:“趕緊回去吧,好不容易病才好了,千萬別再生病了。”

    秦清點了點頭,她的軟弱隻會在張揚麵前表現出來,關切道:“你也別急著趕回去,在嵐山先住下,等明天再回去。”

    張揚笑道:“你就別管我了,我身體好的很,別說是回南錫,現在開車去京城都沒問題。”

    秦清知道並不適合說得太久,向他點了點頭,轉身離去了。

    張揚看到秦清進門也啟動皮卡車離開。

    沒過多久,秦清打來了電話,告訴張揚她已經到家了。

    張揚笑道:“怎麼樣,身體是不是舒服多了?”

    秦清啐道:“你還好意思問,我洗了好久,才把你身上的那股味道洗掉,討厭死了。”

    張大官人不無得意的笑了起來。

    秦清道:“我沒事了,剛剛量過體溫,已經正常了。”

    張揚道:“我就說過,這種陰陽雙修的方法對你大有裨益。”

    “好了,別再說這事兒了,好像咱們兩人見麵就沒有別的話,我現在想想,你大老遠的跑過來,究竟幹了些什麼?”

    張揚忍不住大笑了起來,是啊,自己大老遠跑過去就是為了給秦副市長治病,連話都沒有來得及多說幾句。

    秦清道:“我爸看到我病好了,準備這兩天就要回江城。”

    張揚這才想起剛才自己很多話都忘了對秦清說了,他低聲道:“省已經定下來了,李長宇要到南錫來擔任常務副市長和市委副書記,這幾天就要過來上任了。”

    秦清道:“就是他請我爸回去當顧問的,現在他都來了,我爸還回去做什麼?”

    張揚道:“秦叔叔那是想家,根本不是想回去當什麼顧問,你還是讓他回去吧,畢竟秦白在那兒,他不放心。”

    秦清嗯了一聲,又道:“省讓李長宇過去,難道是對南錫的兩位領導人中的一個不滿?”

    張揚道:“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反正李長宇過來對我隻有好處。”

    秦清格格笑了起來:“你啊!是不是又做好了為李市長衝鋒陷陣的準備了?”

    張揚道:“如果在過去我會,可現在我的想法有些改變了。”

    秦清談興正濃,抱了個靠枕躺在床上,柔聲道:“你說,我聽著呢!”

    張揚道:“我在體製中混了這麼久,忽然發現政治就是政治,玩弄政治的高手都是極其理『性』的,我這個人是個異類,一直都是激情四『射』,平海官場中可能隻有我一個人這樣。”

    秦清笑得很開心:“你呀!總算意識到了,不過正因為這樣你才與眾不同。”

    張揚道:“我過去在江城的時候,杜天野也罷李長宇也罷,他們都很理智,感情是感情,工作是工作,他們能夠把兩者很好的區分開來,我幾次栽跟頭其實都栽在了不夠理智上麵,太容易感情用事。”張揚之所以說這些話是有原因的,之前他拜會顧允知的時候,就專門請教過他,顧允知當時給了他一個建議,讓他抽身於政治鬥爭之外,不當那個倒黴孩子。李長宇這次前來南錫,必然會讓南錫本來就暗『潮』湧動的政局變得波濤洶湧,他和市委書記徐光然、市長夏伯達之間肯定要有一場惡戰,縱然張大官人的政治素養一般,這種事還是能夠預見到的。在過去他無數次充當了政治上的勇三郎,可最後的結果往往是充當了倒黴孩子,李長宇來南錫,他肯定會站在李長宇的一邊,不過張揚現在的心態已經有所改變,不可能像過去那樣為他們衝鋒陷陣,打打殺殺。

    秦清從張揚的話中察覺到,張揚對江城新機場事件心理上仍然存在一些陰影,她柔聲道:“其實你沒必要刻意去做什麼,過去你喜歡從個人的好惡出發,重感情,易衝動,可人總是會長大的,你現在已經是南錫市體委主任,正處級幹部,你的首要任務是要把自己的職責做好,上層的心思你永遠不會明白,也沒必要去猜,他們之間的鬥爭如果不波及到你,你也沒必要主動去參予,隻有遠離這個是非圈,才能夠看清楚究竟誰對誰錯,與其花這麼大的精力去搞政治鬥爭,還不如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

    張揚笑了起來:“清姐,還是你說的話最貼我心。”

    秦清道:“你現在雖然認同了,可是我知道你的脾氣,到時候難保不會跟著湊熱鬧。”

    張揚道:“人總會長大的,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我也長了點記『性』,私交和政治我分得清楚。”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又道:“要是省把你派來當常務副市長多好!”

    “有什麼好?”

    “我就不用那麼糾結,我就可以旗幟鮮明的站在你這一邊,誰敢跟你搞政治鬥爭就是跟我張揚過不去,我打的他滿地找牙,我甘為你的馬前卒,為你在南錫殺出一片天!”

    電話那頭秦清笑得花枝『亂』顫,張揚雖然說得離譜,可是卻溫暖著秦清的一顆芳心,秦清道:“張揚,為了你,做什麼我都心甘情願……”

    強悍如張大官人居然也會生病,他當晚回到南錫後就打起了噴嚏,然後咳嗽不止,醫者難自醫,張揚費了一番思量才搞明白,自己應該是被秦清傳染了,以他的身體本來不會這麼容易感冒,問題出在雙修上,可能是第一次修習,張大官人沒有很好的掌握住這個度,把秦清治好了,自己卻病倒了。

    雖然生了病,可工作不能耽擱,第二天一早還要去現場談信息中心的事情,張大官人有史以來第一次捂上了大口罩,來到了位於南洋國際旁的體委臨時辦公樓。

    高廉明在大門口遇到了張揚,差點沒認出他來,盯著張揚仔細看了一會兒方才道:“張揚!”他驚奇中帶著詫異,一夜不見,這廝捂著個大口罩做什麼?

    張揚甕聲甕氣道:“感冒了……阿嚏!”

    高廉明慌忙向後撤了幾步:“是不是昨晚幹啥壞事了?衣服穿少了吧?”這廝在惡意猜度著,不過還真讓他猜中了。

    張揚指著高廉明想罵他一句,可話還沒說出來,鼻子癢癢的:“阿嚏!”

    高廉明歎了口氣:“革命工作還需要你呢,要好好保重身體啊!”

    張揚跟著高廉明來到二樓的微機室,東江方麵已經將電腦器材發了過來,常海心和唐糖、傅長征一起正在那兒對照清單點貨呢,看到張揚戴著大口罩走進來,每個人都帶著驚奇。

    常海心詫異道:“你怎麼了?”

    張揚眼圈有些發紅,不是感動的,是感冒引起的,鼻子麻酥酥的,想打噴嚏又打不出來,難受的眼淚就快掉下來了。

    高廉明看到張揚的模樣,心中感到十分可樂:“張揚,誰欺負你了,跟我說,我幫你出氣去!”

    張揚瞪了他一眼:“阿嚏!”這個噴嚏總算打出來了:“一邊玩兒去,你給我記著,以後在公開場合要叫我張主任,別沒大沒小的!阿嚏!”

    高廉明仍然在笑,笑得有些幸災樂禍。

    常海心看到張揚的樣子,禁不住有些擔心,關切道:“張主任,你生病了就別過來了,在家休息就是!”

    張揚道:“沒多大事兒,我說過要過來的,說話得算數啊!”

    常海心道:“器材方麵我們基本上清點完畢了,應該沒什麼問題。”

    “那就好!”

    常海心道:“你要是覺著不舒服就別戴口罩了,呼吸點新鮮空氣對你有好處。”

    張揚道:“我是害怕傳染給你們!”

    高廉明道:“戴口罩有用嗎?該傳染還是得傳染,放心吧,我們沒那麼小氣,真被你傳染上了,我們也不怪你。”

    張揚道:“你小子少廢話,找到自己的辦公室了沒有?”

    高廉明搖了搖頭,他剛剛來到這,還不知自己要幹什麼?應該從何處著手。

    張揚向傅長征道:“長征,你回頭帶他去看看辦公室,順便把體育場地塊拍賣的相關文件給他看看……阿嚏!”

    高廉明有些同情的看著張揚:“張主任,你要是真難受就回家休息吧,想表現也不在一時。”

    張揚發現高廉明真是一張破嘴,老子是想表現嗎?我是工作認真。

    常海心從手袋找出一盒康泰克,前兩天她感冒吃剩下的,遞給張揚道:“你先吃一粒,很有效的。”

    張揚笑了笑,結果那盒『藥』,雖然他不打算吃『藥』,可常海心的一片關心他可不能拒絕,他正準備聽從大家的話,回去休息的時候。體委副主任崔國柱滿頭大汗的跑了進來:“張主任,不好了,不好了!”

    

Snap Time:2018-04-24 16:56:57  ExecTime:0.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