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六百章輸液(上)


    第六百章【輸『液』】(上)

    梁成龍隻是說說罷了,他自然不會當真挖龜田浩二,龜田浩二的薪金可是和國際接軌的,在梁成龍看來,花這麼一大筆錢,去挖一個小日本不值,他的集團內不缺乏這種人才,同樣的技術管理人員選用國內的要比洋貨便宜的多,商人首先考慮的當然是成本。

    談到喝酒,高廉明、梁成龍加上龜田浩二也不是張揚的對手,不過張揚今晚有些心不在焉,七點半的時候就提前離席,說有急事要先行離開。

    這還是從沒有過的事情,梁成龍把張揚送到門外:“哥們,你可真不仗義,人都是你請來的,你居然要先走?”

    張揚笑道:“我真有事,今天客人們就拜托你來照顧了,咱哥們革命友誼萬年長,以後我一定好好補償你。”

    梁成龍哭喪著臉道:“你怎麼補償我?再讓小日本查我的安全質量嗎?”

    張揚道:“馬上就拍賣了,想想你的工程款!”

    梁成龍無奈的看著這廝遠走的背影,感覺張揚變的是越來越滑頭了,連望梅止渴這招都給他用上了,就南錫目前政壇上混『亂』的局麵,那塊地還不知什麼時候能夠拍賣呢,就算拍下來,工程款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拿到。

    張揚之所以走這麼急是有原因的,他吃飯的時候接到了秦傳良的一個電話,秦清病了,已經病了三天,可始終高燒不退,讓她去醫院,她又不去,隻是自己吃了點『藥』,可沒見好轉,更讓秦傳良揪心的是,秦清每天仍然堅持上班,秦傳良原本打算這兩天就返回江城的,可因為女兒生病又耽擱下來。無論他怎樣勸女兒在家休息,可秦清就是不聽,秦傳良沒奈何隻能給張揚打了個電話。

    張揚一聽秦清病了,自然顧不上其他的事情,馬上驅車前往嵐山。

    秦清沒想到張揚會這麼晚過來,她頗為詫異,望著門外的張揚幾乎有些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不過她馬上就猜想到究竟怎麼回事,轉向父親道:“爸,是不是你給小張打的電話……”話沒說完,就咳嗽起來。

    張揚目光中流『露』出幾分關切,他輕聲道:“秦叔叔說你病得厲害,所以我過來給你看看。”

    秦傳良熱情的把張揚給請了進去。

    秦清有些無奈的向父親搖了搖頭,表麵上雖然不悅,可內心卻歡喜非常,這段時間,她和張揚都忙於彼此的政務,雖然南錫和嵐山距離如此之近,他們卻少有見麵的機會。

    秦傳良道:“張揚,你幫我勸勸你清姐,她病了這麼多天,還是堅持去工作,簡直是摧殘自己的身子嘛!”秦傳良對這個女兒是相當的疼愛。

    秦清道:“爸,我都沒事了,你就會小題大……”她又開始咳嗽。

    張揚道:“清姐,我為你診診脈吧!”

    秦清點了點頭,來到沙發上坐下,將手腕反轉,平攤在茶幾之上,張揚在她身邊坐下,右手的中指貼在她凝脂般的肌膚之上,從秦清的脈相來看,不僅僅是傷風感冒這麼簡單,而是秦清的內力修為即將麵臨一次突破。之前秦清也曾經遇到過類似的情況,張揚教她的這套內功心法,其實顧佳彤、海蘭她們都會,不過她們都做不到像秦清這般心無旁騖,秦清身為嵐山市副市長,本來應該要數她最為繁忙,不過她在工作之餘,反倒是最能靜下心來的一個,所以她自從跟張揚修習內功之後,勤練不輟,所以內力修為已經是諸女之中最高的一個。

    當著秦傳良的麵,張揚自然不能說秦清這病到底是什麼緣故,他皺了皺眉頭。

    秦傳良看到他的神態,不由得驚慌道:“張揚,怎麼?小清的病要不要緊?”

    張揚道:“是感冒,不過很重,得去醫院看看。”

    秦傳良道:“我早就說過要去醫院嘛!”他準備去換衣服跟著一起過去,秦清卻道:“爸,這麼晚了,你就別去了,讓張揚陪過我去就是,等看完病,再讓他送我回來。”

    秦傳良聽到女兒這樣說,點了點頭,他本身對張揚也放心得很,叮囑道:“等到了醫院給我打個電話回來,看醫生怎麼說。”秦傳良把秦清的大衣拿下來,讓她穿好,直到目送張揚帶著秦清驅車走遠,這才關上房門。

    汽車市駛出市委家屬院,秦清側過身,螓首枕在張揚的肩頭,小聲道:“你好壞,為什麼要騙我爸?”

    張揚道:“我什麼時候騙他了?”

    秦清道:“什麼病你看不好?為什麼要說去醫院?”

    張揚笑了,『露』出一口潔白而整齊的牙齒,暗夜,貝殼一樣閃亮:“我也沒說不讓秦叔叔一起去,明明是你不讓他跟著去,應該是你別有用心才對!”

    秦清被他說中,俏臉不由得一熱,本想爭辯兩句,可是嗓子一熱,又劇烈咳嗽了起來。

    張揚左手駕駛,右手憐惜的輕拍著秦清的美背,秦清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咳嗽,喘息道:“也許我真應該去醫院了!”

    前方就是嵐山市第一人民醫院,張揚來到大門前並沒有停下,而是繼續向前方駛去。

    秦清無力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我會不會傳染你感冒?”

    張揚微笑道:“為什麼不問我要帶你去哪?”

    秦清閉上美眸:“不想問,你願意帶我去哪就去哪。”秦清忽然想,如果張揚從現在就帶著自己浪跡天涯,自己會不會跟他走?答案顯然是肯定的,她在人前是一位冷靜而睿智的副市長,如此年輕就已經在政界有所建樹,不知被多少人嫉妒和羨慕,然而在秦清的心中,沒有什麼比得上張揚更重要。

    汽車來到嵐山西郊的喬山,張揚沿著盤山道路一直駛上山頂,在山頂的平地上泊好車,秦清睜開美眸,這才意識到張揚把自己帶到了什麼地方,她輕聲道:“大半夜的到這來做什麼?”

    張揚笑了笑,從車內拿出一個水壺喝了一口:“這兒清淨!”

    秦清推開車門走了下去,山風迎麵吹來,她不由得打了個冷顫,馬上裹緊了大衣,喬山雖然不高,可是站在這可以清晰地看清嵐山的全貌,夜深人靜,沒有人會像他們這樣跑到這座空山來的。

    張揚跟著秦清走了下去,他張開臂膀將秦清的嬌軀摟在懷中,用自己的體溫溫暖著她,低聲道:“這兒隻有我們兩個,沒有人會打擾我們。”

    秦清扭過頭,張揚低頭想要吻她,秦清小聲道:“不,小心傳染你感冒……”

    張大官人才不管這些,捉住秦清嬌豔欲滴的櫻唇,用力啜了一口,可此時秦清的手機響了起來,張揚不得不將秦清放開,秦清拿出手機,看到電話是家打來的,吐了吐舌頭,宛如做錯事的孩子一樣俏皮可愛,卻是父親擔心她有事,打電話過來詢問她的情況。

    秦清輕聲道:“爸,張揚剛剛陪我看過醫生,醫生說要輸『液』,您先睡吧,我得掛兩瓶水呢,估計還要過兩三個小時才能回去。”掛上電話,發現張揚表情古怪的看著自己,秦清俏臉一紅,嗔道:“都是你,害得我要向爸爸說謊話。”

    張揚笑道:“沒說謊話啊,我們出來是為了輸『液』啊,要不咱們抓緊給你輸『液』,別讓老爺子久等了。”

    秦清紅著臉在他胸口捶了一拳:“流氓,好好的話到你嘴就變味兒了。”

    張揚微笑道:“那咱們就一邊輸『液』一邊談。”

    秦清道:“我還感冒呢,你不想我病情加重吧?”

    張揚道:“治病有很多種方式,你的病隻有我才能治好!”

    秦清開始的時候還有些嗔怪,認為張揚在這種時候,仍然想著男女歡好的事情,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可是她又不忍心拒絕張揚,兩人在車廂內糾纏在一起,秦清小聲道:“你要是被我傳染感冒了,別怪我!”

    張揚笑道:“你主要問題不在於感冒,而是內力麵臨突破,我幫你!”

    秦清感覺到這廝的大手已經開始脫自己的衣服,俏臉發熱道:“這種事兒也和修煉內功有關?”

    張揚道:“過去我以為沒啥關係,可最近發現真正達到武功大成的地步,這是一個捷徑。”張大官人並不是玩笑話,他從李信義那得到了一卷春宮圖,經過他一段時間的研究,發現其中蘊藏著一套陰陽雙修的內功。

    秦清道:“我不信!”

    張揚打開了閱讀燈,從扶手箱內將那卷春宮圖拿了出來,出示給秦清看,秦清看到那幅春宮圖,上麵畫的極其『露』骨,方才看了兩眼俏臉就紅了起來,嬌羞難耐道:“你這個厚臉皮的家夥,怎麼收集這些東西?小心被警察發現,以散播『淫』穢物品罪把你給抓起來。”

    張揚道:“這可不是普通的東西,你仔細看看,這畫麵上小人的身上繪有經脈圖譜,乃是一套陰陽雙修的內功方法,你想想是一個人力量大還是兩個人力量大?按照上麵的方法修習,可以通過陰陽交合的方式讓兩人的經脈融會貫通,水『乳』 交融,修煉也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秦清有些不能置信道:“真的會有這麼神奇?”

    張揚道:“我剛剛搞清楚一些門路,不過還沒有練習過。”

    秦清啐道:“我才不相信呢。”

    張揚道:“我騙你做什麼?修煉這種功夫,兩人的內力必須都要有一定的根基,你的內力已有小成,應該可以配合我。”

    秦清含羞道:“你這人,做這件事都要找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張揚笑道:“你還是不信我!”

    秦清的電話偏偏又響了起來,還是父親的電話,秦清拿起電話,一手捂住張揚的嘴巴,生怕他發出任何的聲響。竭力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爸,我還在醫院呢,輸完『液』就會去……”說完,秦清就匆匆掛上了電話。

    張揚一臉壞笑的看著她,低聲道:“這世上有這麼大的針頭嗎?”

    秦清羞不自勝的將他用力推倒在椅背之上,嬌軀撲了上去,小聲道:“你想害死我嗎?”

    張大官人自然不會害她,疼都來不及呢。

    

Snap Time:2018-04-23 04:27:24  ExecTime:0.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