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九十九章吹毛求疵(下)


    第五百九十九章【吹『毛』求疵】(下)

    張揚把梁成龍拉到辦公室內,樂道:“你別小鬼子長小鬼子短的,龜博士是我專門請來的高人,人家在施工監理方麵水準一流,當初江城新機場就是這麼幹下來的。”

    張揚當初在搞江城新機場項目的時候,梁成龍去找他,和龜田浩二也打過照麵,不過因為沒有業務上的來往,他並不知道龜田苛刻到這種地步,他眼中的苛刻,在張揚看來是認真,是一絲不苟。

    梁成龍道:“咱們合同上都說好了,質量驗收的標準依照國家標準,他一來,要求我按照最新的國際標準來幹,張揚,你雇了個日本人砸自己哥們的場子啊。”

    張揚道:“你什麼覺悟?什麼叫砸場子?當初江城新機場建設的時候,龜田就是以認真出名,我也正是看中了他這一點,所以才高薪把他請了過去,成龍,經商我不懂,可是一個企業想走的更遠,想發展壯大,就必須認真要求自己,不是常說細節決定成敗嗎?對自己要求嚴格一點肯定沒什麼壞處。”

    梁成龍歎了口氣道:“這根本是吹『毛』求疵,張揚,我們豐澤在平海可是數得著的大公司,不用你們檢查,我們公司的內部質量檢查就已經很嚴格了,再說了,這次是給你做事,就憑咱倆的交情,我怎麼都不會跌你的份兒,讓你失麵子是不是?”

    張揚道:“我說咱能別把工作和友情混為一談嗎?這次我真不是故意針對你,省體委主任惠敬民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因為他把徐光利牽扯了進去,現在新世紀建築公司已經把體育場給建得差不多了,萬一質量上有什麼問題,出事就不會是小事,你比我應該清楚。”

    梁成龍不說話了,當初東江體育場的事情他到現在都記憶猶新,他差點因為那件事把前途事業全都斷送進去。

    張揚道:“我在體委主任這個位置上,承擔著新體育中心的建設工程,就要為新體育中心負責,這種時候,我不能不慎重,我讓龜田浩二過來的本意是要重點查一查主體育場的問題,他既然來了,順帶著也幫你們也來個質量檢查,成龍,你還別不服氣,龜田就是內行,人家的確有本事,你別跟我說什麼國內標準和國外標準不同的混賬話,工作上,咱們不談交情,現在我就要按照國際標準來,你給我個明白話,到底願不願意配合我?”

    張揚把話都說到這種地步了,梁成龍當然不好再發什麼牢『騷』,他歎了口氣道:“那我就不跟這小鬼子一般見識。”

    張揚笑道:“這才夠意思,你剛才說你們豐裕集團怎麼怎麼著,平中建設夠牛『逼』了吧,龜田照樣查的他們沒脾氣,吳中原最後還不得乖乖聽話,成龍啊,咱可得與時俱進,你說龜田是小鬼子,那就別讓人家挑出『毛』病,把自己的工程幹好,讓人家心服口服,那才是條漢子,是個爺們!”

    梁成龍道:“怎麼說都是你的理兒,我說不過你,得!我改,我按照他的要求整改,以後高標準嚴要求,我按照國際標準來總成了吧?”

    張揚道:“我日,你又不是給我幹活,搞得跟我欠你多大人情似的。”

    梁成龍笑了起來:“我欠你人情,張主任,哥們晚上請你吃飯,不知您是不是有時間?”

    張揚道:“吃飯啊,好啊,不過我準備給龜田接風洗塵的,幹脆兩頓湊一頓,全都你來請客吧。”

    梁成龍苦笑道:“你夠損的啊,小鬼子盡給我出難題,搞得我多費物力人力,到頭來還讓我請他吃飯,說實話,我真有點心不甘情不願,沒辦法,誰讓咱們是哥們呢,這樣吧,去南洋國際吧,最近他們餐廳試營業,檔次還不錯。”梁成龍出手一直都很大方。

    張揚道:“還是在我們招待所吧,馬上就搬遷了,以後想吃這一口也沒有了。”

    兩人一前一後走出了辦公室,張揚剛剛把門鎖上,就聽到一個欣喜的聲音道:“我就說是你嘛!”

    張揚轉過身去,從聲音中他已經聽出來了,來的是小眼鏡高廉明,這廝在東江的時候就說來這當法律顧問,可張揚回來這麼多天都沒見他過來報到,常海心還等著他幫忙請什麼電腦高手呢,這兩天沒少催張揚,張揚因為事情繁忙,也沒顧得上給高廉明打電話,他到底還是自己來了。

    高廉明的身邊站著一位瘦弱的女孩子,臉很白,鼻梁上帶著不少雀斑,帶著圓圓的黑框眼鏡,長得算不上漂亮,可看起來很文靜,在張大官人看來,隻要是戴眼鏡的人都很文靜,當然高廉明是個例外,和他接觸的時間越長,越發現高廉明這個人喜歡湊熱鬧,唯恐天下不『亂』,斯文人中少見這種角『色』,張揚隻差沒把他定『性』為斯文敗類了。

    梁成龍和高廉明也認識,笑道:“廉明啊,你跑這兒來幹什麼?不是說你要回美國當大律師嗎?”

    高廉明笑道:“我愛國,我得報效祖國,美利堅合眾國是個危險的地方,我害怕再呆下去,我就被他們給和平演變了。”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

    高廉明把身邊的女孩介紹給張揚道:“張揚,這是我老同學唐糖,她也在美國留學,春節期間回國探親,我好說歹說才把人請了過來,幫你搞信息中心。”

    張揚望著瘦弱的女孩子,他從不以貌取人,高廉明這個人雖然話很多,可說話還是靠譜的,他既然推薦這女孩應該不會錯。

    張揚笑著向唐糖點了點頭道:“唐小姐好,謝謝你能夠來到南錫幫助我們,這樣吧,今晚我安排你們就在招待所住下,具體的事情,咱們吃完晚飯再談。”

    唐糖點了點頭,微笑道:“我時間不多,最多在這呆一個星期,我想今晚就了解你們信息中心的具體設想。”

    張揚讓傅長征過來,帶著高廉明和唐糖兩人先去招待所安頓下來,他又給常海心打了個電話,告訴他高廉明把那位計算機高手帶來了,讓常海心晚上過來吃飯,順便給人家見個麵。

    張揚安排完這些事掛上電話,發現梁成龍在一旁怪怪的看著自己,張揚不禁笑道:“為什麼這麼看著我?”

    梁成龍道:“都說我們商人是無『奸』不商,我忽然發現你比我『奸』多了,合著我今晚過來是幫你請客的,小鬼子我要請,高廉明我也得請,你這種人不升官,是老天爺不開眼,你多會給國家省錢啊!”

    張揚道:“國家的錢咱們能省一分就省一分,其實你也沒吃虧,你請吃飯,你落人情,顯得你梁成龍多仗義,多慷慨啊!”

    可能是覺著招待所沒幾天好幹了,徐宏宴對這的經營明顯不用心了,飯菜比起過去味道降了幾個檔次,梁成龍氣得把徐宏宴叫過來,當著眾人的麵把他數落了一通,徐宏宴又是道歉又是鞠躬,親自去廚房盯著做了幾個好菜。

    梁成龍對張揚道:“看到了沒有?這就是現實,徐宏宴覺著自己無法再這幹下去了,馬上就和過去不一樣了,你沒給人家幫忙,人家用不著你了。”

    張揚道:“你以為別人都像你這麼現實啊?”

    梁成龍道:“改革開放最大的好處就是讓國人明白了什麼叫現實!”

    龜田浩二好奇的問道:“你們中國人眼的現實是什麼?”

    梁成龍笑了起來:“我說你一個日本人對中國的事情怎麼這麼感興趣?我就納悶了,你說你閑著沒事為什麼不去回日本奉獻你的力量,為你的祖國建設添磚加瓦,你老留在中國跟我們較什麼勁呢?”

    龜田浩二道:“我喜歡中國文化,打算花兩年的時間,研究中國的古代建築。”

    梁成龍道:“打算把我們中國的文化都偷到你們日本去啊?”

    龜田浩二道:“不是偷,是借鑒!我發現你們中國人的戒備心太重,還喜歡抱著祖宗的東西不放,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想走上高速發展之路,就必須要汲取其他國家先進的建設經驗,因循保守是不行的,當今世界的發展日新月異,你們必須去追趕這個時代,去看看別的國家的優點,而不是關上房門,閉門造車。”

    高廉明笑道:“龜博士有一套,孔夫子有雲,三人行必有我師,國家也是一樣,咱們在當今的時代必須做到古為今用、洋為中用,隻有這樣才能跟上世界發展的腳步。”

    常海心道:“學習是正確的,可是要有選擇的去吸收學習, 畢竟國家的體製不同,國情不同,發展的道路也不相同,如果生搬硬套,反而可能會誤入歧途。”

    張揚樂了:“我說各位,今晚咱們隻談友情不談工作,好不容易才放鬆一下,大家應該多喝兩杯才對。來,我們歡迎高律師和唐小姐的到來!”

    在張揚的倡議下,所有人都向高廉明和唐糖敬酒,唐糖勉強喝了兩杯啤酒,就已經不勝酒力,在常海心的陪伴下一起先回去了。

    張揚看到剩下的都是大老爺們了,說話也方便一些,他衝著高廉明舉了舉杯子,兩人同幹了一杯酒,張揚道:“廉明,你這次來南錫,給我們體委當法律顧問,就一定要堅持到底,省運會一天沒有閉幕,你一天不能走。”

    高廉明道:“你隻管放心,我這次過來就是抱著鍛煉的目的過來的,所以我從沒有跟你談過薪水的問題。”

    張揚道:“不用談,你沒編製,剛來一個月試用期拿學員工資,等試用期滿再給你定工資標準。”

    高廉明道:“工資待遇無所謂,關鍵是讓我們家老爺子知道,我有正經事做,不然他還得趕我回美國。”

    梁成龍笑道:“廉明,你跟著他當法律顧問有什麼前途,幹脆來我公司吧,我這邊剛好缺一位律師,待遇方麵肯定要比體委優厚得多。”

    張揚道:“梁成龍,你真不仗義,公然就敢挖角啊。”

    梁成龍笑道:“我是為廉明感到可惜,在美國讀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拿到了律師證,可回到國內卻要給你當法律顧問。”

    張揚道:“梁成龍,你什麼意思啊?難道廉明來我這還屈才了?”

    高廉明笑道:“不屈才,是金子到哪兒都會發光,梁哥,您也別急,無功不受祿,就算你給我一份高薪,我也未必能夠當得起,我在體委當法律顧問挺好,對了,張主任,我還沒跟你提條件呢,我給你當法律顧問,是不是還可以單獨接案子啊?單憑你們哪點兒工資,真不夠我吃的。”

    張揚道:“接案子可以,但是必須要首先征求我的意見,賺了錢也得先請我吃飯。”

    梁成龍喝了口酒,搖了搖頭道:“周扒皮,張揚啊張揚,你是個不折不扣的周扒皮。”他又衝著龜田浩二道:“龜博士,你也別去考察什麼中國古典建築了,幹脆來我公司,我給你個副經理幹幹,主抓安全質量,怎麼樣?”

    龜田浩二搖了搖頭道:“你們豐裕集團太小,容不下我這尊大菩薩。”一句話又把所有人給逗樂了,想不到龜田對中國文化還真是精通啊。

    張揚笑道:“梁成龍啊梁成龍,你再敢挖我牆角,我就真跟你急!”

    

Snap Time:2018-01-23 04:28:20  ExecTime:0.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