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九十七章人盡其才(下)


    第五百九十七章【人盡其才】(下)

    這話張揚可不愛聽,常海心也不愛聽,林佩佩今天說話總是針對張揚,常海心道:“看來今天中午我不該來!”說完這句話,她起身就走了。

    李光南也覺著林佩佩說話有些過份,正考慮怎麼幫著圓回來,可他沒想到常海心反應這麼激烈,他和常海心接觸不多,可是他對常海心的背景是清楚的,常海心的父親是嵐山市委書記常頌,而且更麻煩的是她是張揚眼前的紅人,李光南慌忙起身想去追她:“常小姐!”

    常海心擺了擺手,已經揚長而去,常海心之所以這樣不僅僅是對林佩佩的這句話反應過激,而是她利用這種方式來維護張揚,張揚是南錫市體委主任,以他的身份不可能也不適合去和一個刁蠻丫頭翻臉,可常海心不同,她可以將心中的不滿表達出來,她可以利用這種方式讓李光南和範思琪這幫新加坡商人下不來台,常海心這樣做,等於幫著張揚化解了眼前的尷尬,也讓張揚有了一個離開的借口。

    事情陷入僵局全都是因為林佩佩而起,範思琪如果不有所表示也說不過去,她佯怒道:“佩佩,你越來越不像話了,胡說什麼?”

    林佩佩委屈的扁了扁嘴,眼圈紅了,淚水幾乎就要掉下來了。

    張大官人此時表現的相當大度,他笑道:“林小姐隻不過說了句玩笑話,大家都別當真,咱們都這麼熟了,開開玩笑沒什麼,範總,你別責怪林小姐,小常脾氣也不好,我去勸勸她。”張揚起身離去。

    李光南臉上可掛不住了,雖然張揚的語氣還算婉轉,可他也聽出張揚不悅,他陪著笑道:“常小姐是名門閨秀,自然有些脾氣。”

    張揚道:“中國沒有名門閨秀,我們這兒多得是又紅又專的革命兒女。”說完這廝樂走了。

    李光南望著張揚遠去的背影,打心底歎了口氣。

    林佩佩把張揚惹『毛』了,範思琪自然也不好意思繼續呆下去,她向李光南告辭道:“李總,真是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

    李光南擠出一絲笑容道:“哪有那麼嚴重,張主任都說了,隻是玩笑罷了。”

    範思琪和林佩佩回到車內,林佩佩此時已經意識到自己惹禍了,向範思琪怯怯道:“我錯了!”

    範思琪沒說話。

    林佩佩伸出手試圖抓住範思琪的手,卻被範思琪一把甩開,冷冷望著她道:“我早就警告過你,在外麵你要做好自己的本分,生意上的事情你不能多說話,你究竟記不記得?”

    林佩佩咬了咬櫻唇道:“我看不得他欺負你,上次如果不是他,體育場地塊的開發權早就被你拿下了,根本用不著花費這麼大的精力。”

    範思琪怒視林佩佩道:“我再跟你強調一遍,我怎樣做生意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幹涉,你是我的助理,一個助理不可以隨便說話!聽到沒有?”

    林佩佩強忍眼淚點了點頭。

    範思琪有些心煩意『亂』的打開手套箱,從中拿出一盒香煙,抽出一支。

    林佩佩拿出火機給她點上,範思琪抽了口煙,心中的怒火漸漸平息了一些,低聲道:“張揚這個人很不簡單,我不想跟他做敵人!”

    常海心並沒有走遠,沿著南洋國際門前的道路慢慢走著,不久,她就聽到了身後的汽車喇叭聲,張揚開著皮卡車來到她的身邊,落下車窗微笑道:“美女,去哪兒,要不要搭順風車?”

    常海心停下腳步,回頭看著他,俏臉之上『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她拉開車門坐了進去,輕聲道:“算你識趣!”

    張揚笑道:“不識趣不行啊,人家都說我是吃白飯的了,我哪能厚著臉皮繼續呆在那兒。”

    常海心格格笑了起來。

    張揚道:“你沒生氣啊?”

    常海心道:“為了她一句話,我至於嗎?我是為你不平,我又不是官,人家說吃白飯的指的就是你。”

    張大官人厚著臉皮道:“你真疼我,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維護上級領導,丫頭,到底是革命家庭出身,這政治覺悟就是不一般。”

    常海心道:“別胡說八道,我才懶得維護你。”她對張揚的脾氣『摸』得很清楚,要是不趕緊打斷他,這廝還不知會說出怎樣過分的話。常海心道:“那個林佩佩是什麼人?”

    張揚道:“範思琪的助理,跟咱倆的關係差不多。”

    常海心俏臉微紅道:“我和你什麼關係都沒有。”這話說得一點底氣都沒有,兩人都鑽到一個被窩,耳鬢廝磨了,關係肯定不尋常。

    張揚說完那句話,腦子卻忽然一亮,他低聲道:“你覺著這個林佩佩是不是有些不對頭啊。”

    常海心道:“我怎麼知道?”

    張揚道:“一個助理沒理由這麼囂張啊!範思琪對她好像很關照,關係肯定不一般,不然單單是今天的事情就會把她炒掉。”

    常海心道:“可能兩人是親戚也未必可知。”

    張揚道:“應該不是吧,海心,你說她倆會不會有點不正常啊?”

    常海心道:“怎麼不正常?”

    “我也說不清,不過我總覺著她們兩人在一起的時候怪怪的。”

    常海心道:“兩個女人又怎麼怪怪的……難道你懷疑她們……”常海心的俏臉羞得通紅。

    張揚道:“我什麼都沒說。”

    常海心道:“你滿腦子都是一些陰暗的思想,做人能不能陽光一點?”

    張揚正想回應她,手機響了起來,他拿起手機貼在耳邊,卻看到常海心皺著眉頭看著自己,馬上意識到了什麼,又把手機從耳邊移開了一些,常海心笑了,她忽然意識到自己對張揚越來越關心了,哪怕是一些小小的細節,隻要是關於張揚的,她都會當成最重要的事情去辦。

    電話中的聲音並不熟悉,低沉而沙啞:“張主任嗎?”

    張揚道:“是我!您是?”因為估計到對方的年齡不小,所以張揚才表現的這麼客氣。

    “我是石仲!”

    張揚聽說是天匯區區委書記石仲給自己打電話,不由得愣了一下,他和石仲沒怎麼打過交道,如果說有聯係也是因為石勝利的事情,他找自己難道是為了石勝利的事情?張揚笑道:“石書記啊,您好,找我有事情嗎?”

    石仲道:“我路過體委所以上來看看,沒想到你不在單位。”

    無事不登三寶殿,石仲既然去體委拜訪自己,肯定有事情,而且這事情不會小。

    張揚道:“我在工地安全檢查呢,石書記,要不這麼著,您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回去。”

    石仲道:“好!我就在體委等你。”

    張揚掛上電話,自言自語道:“我跟老石沒多少交情啊,他找我做什麼?”

    常海心道:“去見了不就知道了?”

    張揚點了點頭。

    常海心道:“你把我在這兒放下,我打車去我哥那。”

    常海龍除了新體育中心的綠化、裝修工程之外,新近又通過張揚的關係接下了海天的裝修改建,目前正在海天大酒店現場工地呢。

    張揚把車靠在路邊停下,常海心道:“你別光顧著忙,千萬別忘了和高廉明聯係,再有兩天設備就全部運到南錫了,他給我找的電腦高手連影兒都沒有呢。”

    張揚笑了笑道:“放心,我記著呢。”

    天匯區區委書記石仲此時正坐在體委的會客室內,體委副主任崔國柱在一旁陪他說話,天匯區是南錫經濟最為發展的一個區,石仲這個人很有一套,他擔任區委書記之後,天匯區的工農業生產總值連年大幅遞增,可謂是政績卓著,他也是最有希望提升為副市長的一個。

    張揚走入會客室,滿臉笑容道:“不好意思,讓石書記久等了。”

    石仲笑著站起身來,伸手和張揚握了握手:“張主任,我剛巧路過這,所以順便過來看看。”

    崔國柱很有眼『色』,他笑道:“你們聊,我還有事兒要辦。”

    崔國柱走後,張揚和石仲在沙發上坐下,張揚笑道:“石書記這次來是不是為了勝利的事情?”

    石仲搖了搖頭道:“勝利在你手下工作我放心,這孩子整天遊手好閑,幸虧你把他弄到體委來工作,我看他最近改變了不少,張主任,改天我一定要設宴好好謝謝你。”

    張揚笑道:“其實勝利也不像你們說的一無是處,自從來到體委之後,他表現還是很不錯的,工作積極『性』挺高,大家對他的評價都還不錯。”

    兒子一直都是石仲最大的一塊心病,不過自從兒子被張揚打了一頓,整個人真的改變了許多,一物降一物,看來兒子是遇到克星了,在過去,石仲根本不敢想象,他的這個兒子可以穿上製服去維護治安,剛才又聽說張揚還把他吸收進了安全檢查小組,石仲為兒子的改變深深欣喜著,可是他又不敢相信,他害怕兒子隻是做兩天樣子,過不幾天又會故態複萌。

    石仲也知道張揚在海天的事情上利用了他兒子,不過現在的狀況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石仲雖然看透,卻不能說透,張揚這個年輕人很不簡單,他把石勝利弄到體委來,等於把石仲也綁架到了一條船上,石仲一開始的時候還對張揚的這些手段頗有微詞,可後來聽說文副總理夫『婦』來到平海之後對張揚的關愛,石仲的心底又開始活動了起來,兒子真能和張揚處好關係,對他隻有好處沒有壞處,官場中人權衡利弊,第一個念頭就會從政治上考慮,石仲有個原則,他很少和比自己官職低的人結交,和不如自己的人交往,隻有他們求你辦事,他們幾乎不可能給自己幫助,想要在政治上不斷地進步,就要和比自己強的人交往,所以石仲一直都和他的小舅子關係很好,陳浩是南錫市常務副市長,石仲雖然是他的姐夫,可是在官位上不如年齡比自己小的陳浩。

    石仲今天前來的目的也是為了陳浩,他已經聽說陳浩的事情了,這兩天也抽空去了一趟東江,石仲道:“我來是為了感謝你們把陳副市長及時送到了醫院!”

    張揚這兩天一忙,把陳浩的事情給忘了,他關切道:“陳市長的情況怎麼樣了?”

    石仲道:“我昨天下午去看他,情況還算穩定,複查的ct結果出來了,情況比預想中要好得多,他的肺部陰影是陳舊『性』的結核灶,不是什麼惡『性』的東西。”

    張揚道:“那就好。”

    石仲道:“醫生說可以手術,原發病灶在肝左葉,可以將肝左葉切除,以後配合放化療,預後應該不錯。”

    張揚心中一動,如果陳浩的原發病灶在肝左葉,可以行手術切除,如果他的腫瘤沒有發生轉移,那麼他還有辦法將之治愈。

    石仲道:“張主任,我來是想提前給你打個招呼,陳浩對病情產生了懷疑,在他的追問下,我妻子把實情告訴了他,他經過慎重考慮,已經決定辭職去專心看病了。”

    張揚道:“陳市長的身體也的確不能承擔這麼繁重的工作。”

    石仲又道:“他害怕耽誤工作,已經讓我向市代為提出申請,體育方麵的工作以後都要壓在你身上了。”

    

Snap Time:2018-06-18 23:13:07  ExecTime:0.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