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九十七章人盡其才(上)


    第五百九十七章【人盡其才】(上)

    石勝利接到通知後匆匆趕到了新體育中心工地,張揚有些不滿道:“你現在已經是體委工作人員,怎麼還像過去那麼隨『性』?誰讓你脫崗的?”

    石勝利老老實實道:“我去買裝備了,您讓我當工地保衛科科長,我不能丟您的人不是,所以我給兄弟們都弄了身行頭。”

    張揚這才留意到這廝已經換上了草綠『色』的保安服,乍一看跟警察似的,腰還『插』了警棍,不過配上他臉上的表情,怎麼看怎麼滑稽,張揚忍不住笑道:“還別說,你這身衣服真像是偷來的!”

    石勝利笑道:“忘了戴帽子!”他慌忙把帽子給戴上。

    張揚笑眯眯道:“從今兒起,你算正式上崗了,把你弄到體委來工作,我可花了不少的功夫,你自己過去什麼樣,自己也清楚,我這次是力排眾議才把你弄到體委來,而且把新體育中心工地保衛科長這麼重要的職位交給你,你得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

    石勝利連連點頭,他也不傻,心中明白著呢,什麼新體育中心工地保衛科長,說白了就是一臨時工,就是一保安頭兒,不過好歹算是給了一個職位,說出去還好聽些,現在石勝利出去,外麵都叫他石科長了,聽到這樣的稱呼還是能滿足些許的虛榮心的。

    張揚道:“這幾天工地停工,進行全麵安全質量大檢查,我準備讓你加入檢查組,還有你一定要讓那些保安加強工地的治安管理,確保工地秩序良好。”

    石勝利道:“張主任放心,我一定不會辜負您的期望,我會把工地治安切實抓好,誰敢搗蛋,我石勝利第一個不會放過他。”

    張揚滿意的點了點頭,物盡其用,人盡其才,看來石勝利也不是一無是處,隻要把他用對地方,也能夠起到一定的作用,上次海天的事情已經證明了他的能力,把他弄到體委,如果能夠讓石勝利從此走上正途,也算得上是一件功德。

    石勝利道:“張主任,我有個請求。”

    張揚道:“說吧。”

    石勝利道:“咱們保衛科除了我就兩個看門的老頭子,工地這麼大,根本顧不過來,我想招幾個人。”

    張揚一聽就知道他想把他的那幫狐朋狗友弄進來,不過有幾點倒是不能否認,現在工地保衛科的人員力量的確薄弱了一點,張揚道:“招人可以,但是不能超過六個,還有,還有隻要招過來的必須要遵守勞動紀律,哪一個隻要是鬧出了事情,我就會拿你試問。”

    石勝利道:“沒問題。”

    張揚又補充道:“全都拿臨時工工資,每月二百塊!”

    石勝利道:“也沒問題!”他心底是想叫上幾個人幫幫人場,平時這幫狐朋狗友跟著他混吃溜喝,一分錢工資都沒有呢。

    張揚道:“好好幹吧,別讓我失望,也別讓你父母失望。”

    石勝利聽得有些納悶了,什麼時候張揚已經上升到和他父母一樣高度了,可他也不敢多說話,隻是點頭。

    張揚安排完新體育中心安全質量大檢查的事情,又去了南洋國際,考察一下酒店方麵提供給他們的臨時辦公場所。

    酒店目前裝修已經進入尾聲,老板李光南最近都在南錫沒有離開,張揚到的時候,他正在酒店東麵的別墅內接待客人,說起這位客人也是張揚的老朋友了,新加坡星月集團總裁範思琪,她的助理林秀秀也在場。

    範思琪和李光南全都來自新加坡,所以兩人在一起並不奇怪,張揚滿臉堆笑道:“範總,什麼時候從新加坡回來的?”範思琪的星月集團在拿下體育場地塊受挫之後,曾經回國,回去沒幾天又飛來南錫,看來她對南錫的事情仍然無法放下。

    範思琪微笑道:“我回來是為了履行星月的合同,落實深水港的投資。”雖然沒有得償所願,可範思琪在審慎考慮之後,仍然決定繼續投資深水港,這次回來的目的一是為了重啟投資計劃,二是為了參加體育場地塊的競拍,對商人來說,他們的立場是時刻隨著利益而變化的。

    張揚笑道:“這樣啊,歡迎歡迎!”

    範思琪心中對張揚充滿了怨念,如果不是他從中作梗,體育場地塊的開發權現在已經落在了她的手,可是事情發展到如今的地步,已經無法改變了。她也不得不接受現實,必須付出比過去大得多的代價,去競拍那塊土地。

    李光南笑道:“張主任來得正好,我從香港請來了一位專做海鮮的主廚,讓他幫忙把南洋國際的酒店部先搞起來,今天中午,大家一起品嚐一下他的廚藝。”

    張揚微笑道:“李總盛情邀請,卻之不恭啊,那好,咱們就提前嚐嚐。”

    範思琪本來想走的,可是看到張揚又打消了離開的念頭,一起前往餐廳的路上,範思琪和張揚走在了一起,她輕聲道:“張主任,體育場地塊拍賣的事情是不是已經定下來了?”

    張揚道:“基本上定下來了,拍賣方案也已經擬好,如果不是陳市長突然生病,這周就會正式競拍,不過最遲也不會推遲到明年。”在這一點上張揚並沒有做出隱瞞,反正是公平競拍,隻要範思琪出得起錢,他當然抱著歡迎的態度。

    範思琪點了點頭:“有什麼變化還希望張主任盡快通知我。”

    張揚微笑道:“好啊,隻要有消息我第一時間就會通知你,咱們是老朋友了。”

    範思琪笑了笑,沒說話,一直走在他們旁邊的林佩佩忍不住道:“朋友之間都是相互幫助的,沒見過相互拆台的。”

    張揚笑了起來,範思琪不無嗔怪的看了林佩佩一眼,責怪她胡『亂』說話。

    張大官人自然犯不上跟一個女孩子一般計較,他輕聲道:“林小姐對範總維護的很啊!”

    範思琪道:“佩佩年輕,說話口無遮攔,還望張主任不要見怪。”

    張揚道:“怎麼會?”

    來到餐廳門前,常海心剛好也從樓上下來了,李光南笑道:“常小姐,對辦公場地還滿意嗎?”

    常海心道:“多謝李總幫忙,場地很好,我很滿意。”

    張揚指了指東北方的三層小樓道:“那座小樓怎麼還沒拆?”

    李光南笑道:“那座小樓是我們剛來到南錫時候的臨時辦公地點,這邊酒店已經裝修差不多了,我們也開始搬了,以後也不打算拆除,將那改造為後勤保障處。”

    張揚道:“這樣啊,你幹脆把那座小樓給我們用得了,省得我們在酒店租你一層房間,影響你的生意。”

    李光南道:“那邊條件簡陋和我們酒店沒法比。”其實他心倒是樂於將小樓借給張揚,畢竟南洋國際剛剛開業,如果將新裝修的酒店借給體委作為臨時辦公場所,勢必會影響到他們的經濟效益,但是客氣話必須要說的,張揚怎麼說都幫過他的大忙。

    張揚道:“我們也是臨時過渡一下,等新體育中心的辦公樓蓋好就搬過去,就這麼定了!”

    常海心聽說張揚改變了主意,要借用那棟小樓,小聲道:“那我豈不是又得重新考察場地。”

    張揚笑道:“反正午飯還沒準備好呢,咱們這就去看看。”

    李光南道:“我先去準備,張主任隨便看看,不要耽擱太久啊。”

    “知道了!”

    張揚和常海心一起來到那座小樓,小樓基本上已經被搬空了,初步估算了一下,房間和體委辦公樓差不多,三樓過去就有微機室,常海心看了看微機室的條件,十分滿意,她向張揚道:“這兒好像也不錯!”不過她還是有些不解,之前已經定下來了租用南洋國際大酒店的一層樓,可張揚為什麼又突然改了主意。

    張揚道:“其實我倒不是害怕影響他們的經濟效益,我給他幫這麼大忙,他就算付出那麼一點也是應當,不過咱們體委那麼多人,如果真的在南洋國際酒店內辦公,出來進去的肯定不方便,還是這小樓好,關上大門,就是我們體委單獨的世界,誰也幹擾不到我們。”

    常海心笑道:“你是不是害怕影響不好?”

    張揚點了點頭道:“應該說有這方麵的原因,最近南錫麻煩事情挺多,隨著省運會臨近開幕,咱們體委肯定會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常海心有些驚奇的看著張揚:“張揚,你境界提高了!”

    張揚笑道:“其實我過去境界一直都很高,隻是你們沒跟上我的腳步,是你提高了才對。”

    常海心啐道:“從來都是說你胖你就開始喘,張大主任,咱什麼時候能學會謙虛?”

    張揚道:“謙虛使人發胖,我不能謙虛!再說了黨教育我們要實事求是,謙虛是虛偽的一種表現,咱們可不能虛偽。”

    常海心道:“得了,人家都等著我們吃飯呢,趕緊過去吧,別讓人久等了。”

    香港來的名廚手藝果然非同一般,這頓飯所有客人吃得都是讚不絕口,範思琪道:“和我在香港鮑翅世家吃到的口味一模一樣。”

    李光南笑道:“範總厲害,從口味上已經猜到了我這位大廚從哪兒請來的。”

    範思琪道:“等你以後正式開業,如果一直能夠保持這種水準,我一定會經常光顧。”

    李光南道:“我調查過南錫的餐飲業,發現南錫五星級酒店雖然有幾家,可是真正能夠做到高端餐飲的卻是少之又少,所以我來做南錫高端餐飲業的先行者。”

    林佩佩舉起紅酒道:“李先生,預祝你的南洋國際能夠在南錫取得巨大成功。”

    李光南微笑道:“謝謝林小姐吉言,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爭取為南錫的餐飲業樹立新的標杆。”

    範思琪道:“過去我以為中國內地高端餐飲業沒有太大的市場,可等我來中國的次數增多漸漸改變了當初的看法。”

    張揚笑道:“是不是覺著我們中國改革開放之後,變得國富民強了?”

    範思琪笑道:“其實和國富民強沒有太大的關係,我說一句不中聽的話,在中國有個很特殊的現象,中國的高端餐飲業全都是由公款吃喝在支撐,這一現象在別的國家是不可能出現的。”

    張揚雖然知道範思琪所說的是事實,可範思琪是個新加坡人,她肆無忌憚的評論讓張揚還是有些不爽。

    常海心也聽不過去,她輕聲道:“公款吃喝隻是少數現象,應該看到我們國內的多數官員都是清廉的。”

    張揚哈哈笑道:“怎麼說著說著扯到官場上了?別人怎麼做咱麼不管,隻要咱們自己做好本分就行。”他向李光南道:“李總,你這邊的高端餐飲我估計吃不起,以後我得繞著你的大門走。”

    李光南笑道:“你是我的貴客,我想請都請不來,除了業務飯以外,張主任私人吃飯全都免單。”他這句話是出自真心,絕無半點虛偽的成分在內。

    張揚道:“李總啊李總,你把我當成吃白飯的了!”

    滿桌人都笑了起來。

    林佩佩突然來了一句:“不是說你們中國的官員最喜歡吃白飯了嗎?”

    

Snap Time:2018-07-21 23:40:11  ExecTime:0.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