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九十六章質量為先(下)


    第五百九十六章【質量為先】(下)

    張揚道:“安心呆在江城吧,南錫這塊兒也是是非之地,指不定哪天我就被人給免了。”

    常淩峰笑了起來:“吃一塹長一智,有了江城新機場的挫敗,你不會那麼容易跌倒的。”

    “對我這麼有信心?”

    常淩峰道:“不是對你有信心,現在整個平海都知道你是文副總理的幹兒子,誰還敢針對你啊!”

    張揚明白了,敢情他是對文副總理有信心啊,看來這件事傳的還挺廣,連江城那邊都知道了,張揚道:“你丫別寒磣我,我現在壓力挺大的。”

    常淩峰笑道:“有什麼壓力?你隻怕高興都來不及吧?其實這件事對下麵沒什麼影響,關鍵是讓那幫領導知道,你就等著飛黃騰達吧。”

    張揚道:“你覺著我幹爹麵子就這麼大,遠的不說,單單是我們喬書記就未必買他的麵子。”張揚說的是實情,文國權雖然是國務院副總理,可喬振梁的政治背景也非同一般,自從羅慧寧當著這麼多省領導的麵強調他是自己的幹兒子以後,張揚的確有些不安,他知道喬振梁和文國權之間並不是那麼的默契,因為這件事老喬會不會對自己產生什麼看法?不過喬振梁這種身份的人想必不會介意這種小事。

    放下電話,張揚才意識到徐宏宴一直都在旁邊坐著呢,他笑道:“徐經理,你還有什麼事兒?”

    徐宏宴道:“沒什麼,沒什麼,我就是問問招待所的事情,順便關心一下臧副主任,平時我們關係還不錯,老朋友了,真不想他出事。”

    張揚笑眯眯看著徐宏宴道:“徐經理,你該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吧?”

    徐宏宴一聽他這樣說頓時慌了神,連忙起身道:“沒有,沒有,我對您從來都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這廝的表情透著惶恐不安。

    張揚哈哈大笑起來。

    徐宏宴趕緊告辭,他意識到張揚可能看出了什麼,雖然他和張揚的關係一直都很融洽,可是這位年輕的體委主任做事的風格始終讓人琢磨不透,還不知道臧金堂的具體情況呢,自己總不能不打自招,本來沒有自己的事情,非得自投羅網,眼前隻能耐心等待臧金堂的處理結果了。

    徐宏宴走後,張揚離開辦公室準備前往新體育中心工地,來到皮卡車前的時候,看到常海心快步朝他走了過來,手拿著一摞文件:“張主任,您等等!”

    張揚道:“什麼事兒?”

    常海心道:“組建信息中心的事情,需要采購的器材我全都列好了單子,你過目一下,如果沒問題幫我簽個字。”

    張揚接過常海心手中的筆,看都不看就在上麵簽了字。

    常海心詫異道:“你都不看一眼啊?”

    張揚笑道:“我相信你,你坑誰也不會坑我啊!”

    常海心俏臉不由得一熱,小聲道:“那可說不準!”

    張揚道:“你要是敢坑我,我可饒不了你,到時候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常海心有些難為情的皺了皺可愛的鼻翼,知道這位上司的流氓習氣又犯了,趕緊岔開話題道:“你去哪兒?”

    “新體育中心,新世紀建設公司出了點事兒,我得去現場看看。”

    常海心繞到副駕拉開車門道:“我和你一起過去,你把我放在南洋國際就行了,我去看看場地,馬上機器就送過來了,應該考慮機房裝修的事情了!”

    張揚點了點頭,上車啟動了引擎。

    常海心雙手抱著文件,一雙美眸盯著前方。

    張揚笑道:“我發現你已經進入角『色』了!”

    常海心道:“什麼角『色』?”

    “信息中心主任的角『色』!”

    常海心道:“領導這麼器重我,我當然要加倍努力認真的工作,不能讓別人說你用人不善,任人唯親。”

    張揚笑道:“我就是喜歡任人唯親……”說這話的時候,他向常海心嬌豔欲滴的櫻唇看了一眼,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常海心聽到他這個誇張的親字,俏臉不由得紅了起來,雙手抱緊了文件,忽然驚聲道:“紅燈!”

    張大官人正在意『亂』情『迷』之時,注意力難免不集中,聽到常海心的驚呼,這才意識過來,一腳捫下車,也得虧他這輛皮卡車『性』能優良,車距離短暫,不然就撞到前麵一個橫穿馬路的行人身上了,那行人對張揚怒目而視,抬腳在皮卡車上踢了一腳。

    換成平時張揚肯定不能饒了他,可今天不一樣,是他自己注意力不集中,怨不得別人,常海心知道張揚是個不服軟的脾氣,趕緊提醒他別動氣,張揚今天心情頗佳,笑了笑道:“放心,我犯不著跟他一般見識。”

    常海心小聲道:“你最近好像改變了許多!”

    張揚道:“是不是變得更加有內涵,更加有修養了?”

    “切!”常海心不屑的翹起了櫻唇,這廝從來都改不了自吹自擂的『毛』病。

    張揚把常海心放在南洋國際,想起借任文斌的那輛沃爾沃還躺在體委車庫呢,他囑咐常海心道:“回頭你見到李總,跟他說一聲,任文斌那輛車還在體委,我改天再給送過來。”

    常海心點了點頭,拿著文件下車了,走了兩步又想起了一件事,來到車窗前道:“張主任,那個高廉明什麼時候過來啊,他不是說要幫我找一位計算機高手嗎?我看那個人辦事不牢靠,說話沒什麼準頭,你還是多催催他。”

    張揚笑道:“放心吧,我今天就給他打電話,讓他盡快過來幹活。”

    常海心向張揚擺了擺手,轉身走入了南洋國際的旋轉門,南洋國際目前還沒有正式開業,一切都在籌備之中,李光南借給張揚一層樓作為體委的臨時辦公地點,這也是在還張揚的人情,當初如果不是張揚幫忙,他也不能將酒店範圍內的違章建築給清理掉,所以張揚一提出這個要求,李光南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李長峰呆在辦公室一籌莫展,新世紀公司管理層的幾個都坐在辦公室,他們的臉上全都是愁雲慘淡,總經理被檢察院弄過去了,到現在事情都沒有眉目,假如徐光利真的因為受賄而被起訴,新世紀就會麵臨一場空前的危機,就憑李長峰根本沒可能領導公司繼續前進。

    李長峰道:“都別發愁,應該沒什麼大事,我小舅隻是去配合調查,沒什麼大問題,今天就能出來。”其實他小舅能不能出來,他心一點底都沒有,今天去找大舅,被斥了一頓,李長峰實在拿不準這次大舅會不會出手幫忙。

    副經理劉正陽道:“長峰,徐書記是你大舅啊,檢察院不會這麼不給麵子吧!”新世紀的這幫管理層和徐光利不是朋友就是親戚,普遍沒什麼水準,像這種話是犯忌的,他想都不想就能說出來,其他人居然還跟著一起點頭。

    李長峰歎了口氣道:“這事兒你們別管了,都好好幹活,無論我小舅在或不在,我們都得繼續搞好建設。”這句倒是實話。

    這時候工程部的小陳走了進來,趴在李長峰的耳朵邊低聲說了句什麼。李長峰皺了皺眉頭,起身道:“體委張主任來了,我先去會會他!”

    張揚帶著安全帽,背著雙手就站在主體育場工地前,現在體育場的主體工程已經基本完工,很快就要進入內外裝修階段。張揚不是建築方麵的行家,單從外表是看不出任何問題的,其實之前已經聘請了工程方麵的專業人士過來檢驗,也沒發現什麼問題,不過張揚知道徐光利向惠敬民行賄,而且工程的不少材料都是惠強負責的,他心底就開始打怵,惠強那小子他了解,東江體育場看台的坍塌事件跟他就有些牽扯,想不到他居然手伸這麼長,夠到南錫來了。

    李長峰對張揚積怨頗深,可張揚是體委主任,也是新體育中心工程總指揮,他就算心再恨張揚,也得硬著頭皮過來見他。來到張揚身後,低聲道:“張主任來了!”

    張揚嗯了一聲,也沒回頭看他,下頜昂了昂道:“就快封頂了!”

    李長峰道:“元旦前能夠封頂,然後進行整體裝修階段。”

    張揚道:“工程質量能夠保證嗎?”

    李長峰聽出他語氣不善,應該是想挑『毛』病,人在遇到非常情況的時候,腦子往往會想得多一些,李長峰過去有任何事首先都會去找小舅徐光利請教,可現在小舅被檢察院請去問話,目前新世紀就是他說了算,徐光利離開的時候也特地強調了這一點,讓李長峰認真看住工地,任何事情都等他回來再說。

    李長峰道:“能保證!”

    張揚道:“徐總呢?”這就有點明知故問了。

    李長峰道:“我小舅有事情要處理,這邊暫時交給我全權負責。”

    張揚點了點頭,目光轉向李長峰道:“你負責啊,也好,你馬上下達一個通知,停止一切建設,開展為期三天的安全質量檢查。”

    李長峰愕然道:“什麼?”

    張揚冷冷道:“你沒聽清?”

    李長峰道:“可是我們的工期很緊,在這種時候還要停下建設,搞什麼安全質量檢查,萬一耽誤了工程交付,誰能承擔這個責任?”

    張揚道:“別跟我談責任,什麼也不如安全重要,什麼也不如質量重要,文總理昨天來工地現場視察,特別指出這一點,你不樂意,找文總理說理去。”張揚根本就是信口開河,文國權什麼時候說過要他們把工程建設停下搞安全質量大檢查,他這樣說的目的是從氣勢上壓倒李長峰,他也算準了李長峰不可能去找文國權說理。

    李長峰點了點頭道:“我們的安全過得硬,就算安全檢查也沒必要停工吧?”

    張揚道:“我說你哪來的這麼多廢話,你當我不想趕緊加快建設進度?上頭的命令,我們要無條件執行,還有,你小舅到底幹什麼去了?”

    李長峰咽了口唾沫,這事兒真不好開口。

    張揚道:“等會兒去現場指揮部開會,我有話要對你們這些承包商說。”

    新體育中心的主要工程承包商隻有徐光利和梁成龍,現在徐光利去了檢察院,隻能是李長峰替他前往參加會議。

    前來參加會議的還有新近加入新體育中心工程建設的常海龍,兩位體委副主任,劉剛和李紅陽。

    此前梁成龍已經聽到了一些風吹草動,張揚抵達指揮部會議室的時候,他和常海龍正在交頭接耳的說著什麼。

    張揚走入會議室,蕭苕敏也跟著進來了,最後來到的是李長峰,按理說他是沒有資格過來參加會議的,可徐光利不在,他隻能頂上。

    張揚坐下之後道:“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歡開會,所以咱們就長話短說,大家都知道文總理昨天來到新體育中心工地現場視察,他對咱們工程的總體建設表示滿意,不過也提出了我們很多存在不足的地方,尤其重點提出了安全質量問題,安全第一質量第一,這兩者是我們必須要做到的,缺一不可。其實過去我們不止一次的強調過這件事,可我還是發現,我們的有些同誌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所以我決定在新體育中心工地範圍內開展一場安全質量大檢查,成立檢查組,徹底檢查在建工程,利用自查和互查,盡早發現我們工程建設中的不足,發現存在的隱患,並且將之及時克服。”

    聽張揚這麼一說,李長峰心平衡了許多,原來不是針對他們新世紀一家,而是要在新體育中心建設工地範圍內開展這場大檢查,梁成龍的豐裕也不能例外。

    梁成龍和常海龍對望了一眼,兩人都覺著張揚的這個決定相當的突然,昨天文國權過來視察的時候,並沒有提出什麼安全質量的問題,張揚今天究竟唱的是哪一出?

    會議過後,幾名建築承包商先退場,張揚向劉剛道:“劉主任,你盡快整理一下新體育中心工程建設的供貨商名單,查清楚惠強的公司究竟提供了哪些材料!”體委方麵是在張揚來到南錫之後才獲得新體育中心工程指揮權的,對過去的一些材料供應商具體情況並不十分清楚,劉剛點了點頭。

    李紅陽道:“惠強?是不是惠敬民的兒子?”

    張揚道:“就是他!”

    蕭苕敏道:“聽說惠敬民因為貪汙受賄被雙規了,涉及到的金額挺大的。”

    張揚笑道:“咱們是體委不是紀委,惠敬民的事情和咱們無關,現在我們的首要任務就是要查清我們職責範圍內的事情,在出問題以前把隱患消除掉,千萬不要等到別人查出問題。”

    李紅陽道:“可過去新體育中心的事情又不是我們體委在負責,就算查出問題也和我們沒關係。”

    張揚道:“真出了問題,領導才不會跟你講這些道理,他們要的是交代,要的是有人出來承擔這個責任,大家還是提高警惕,我不希望體委再出什麼事情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張揚用上了一個再字,這讓他們想到了臧金堂,臧金堂的事情已經給每個人都敲響了警鍾,張揚未雨綢繆的做法是正確的。

    散會後,梁成龍並沒有馬上走,他站在指揮部的院子默默抽著煙。

    張揚交代完事情離開的時候,看到了他,緩步來到他的身邊道:“等我呢?”

    梁成龍並沒有否認,嗯了一聲,他把煙蒂扔在地上一腳踩滅。

    張揚忍不住罵道:“你丫就這素質,一點公德心都沒有。”

    梁成龍笑道:“好好的為什麼要停工搞什麼安全質量大檢查?”

    張揚道:“徐光利的事情你知道了嗎?”

    梁成龍點了點頭道:“惠敬民的事情牽出了很多人,他隻是一條小魚罷了。”

    張揚聽到這句話內心忽然一動,他想起梁成龍過去和惠強之間的關係也很不錯,工程承包承建的過程中是最容易出現暗箱『操』作的地方,當初梁成龍因為東江體育場的事情栽了跟頭,他能夠承建東江體育場的翻新工程,和惠敬民也不無關係,以惠敬民的貪婪,梁成龍肯定也少不了給他好處。

    梁成龍說完那句話也覺著有些過了,他笑了笑道:“哥們,你可別多想,我跟惠敬民沒什麼關係。”

    張揚笑道:“此地無銀三百兩,你跟他什麼關係我管不了,我也懶得管,最近這件事牽涉很廣,大家都多點小心。”

    梁成龍沒說話,又點燃一支香煙。

    張揚道:“我讓全部停工並不是針對你,徐光利被檢察院叫過去問話,惠敬民把他供了出來,徐光利給他先後送過二十萬,惠強在早期新體育中心的建設中提供了不少建築材料。”

    梁成龍道:“你擔心惠強提供的材料有問題?”

    張揚沒說話,可是他的表情已經認同了梁成龍的這句話。

    梁成龍道:“這你倒可以放心,惠強提供的材料肯定會比別家貴,可是質量方麵應該有所保證,這麼大的工程,他不敢在材料上做手腳。”

    張揚道:“小心為妙,還是徹底查一查,如果主體育場工程質量上存在問題,現在改正還來得及。”

    梁成龍道:“徐光利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吧,畢竟他大哥是市委書記。”

    張揚道:“宋省長親自抓的案子,徐光然也不敢徇私,你等著瞧吧,這次徐光利搞不好會進去。”

    梁成龍低聲道:“他要是進去了,主體育場工程怎麼辦?”

    張揚道:“走一步算一步,先把隱患排除了再說,成龍,你也得把好質量關,新體育中心工程事關重大,不容有失。”

    梁成龍點了點頭,其實他的心情也有些沉重,他嘴上雖然說和惠敬民沒有關係,可過去他承建過東江體育場整修工程,還是給過惠敬民一些好處的,現在惠敬民不停的咬人,很難保證不會咬到他的身上,不過梁成龍在這方麵做得都很隱蔽,沒有直接給惠敬民送過錢物,隻是通過讓惠強參與的方式,讓他得到實際的好處,在法律上應該不會挑出太多的『毛』病,而且東江體育場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梁成龍也為那件事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再說他的叔叔是東江市委書記,平海省副省長,惠敬民要是將矛頭指向自己,顯然是不明智的。

    張揚能夠看出梁成龍的心情並不太好,拍了拍他的肩頭道:“犧牲幾天的時間,對大家都有好處,你也是檢查組的主要成員,建築方麵你比我懂行,這次一定要好好查查新世紀那邊。”

    梁成龍道:“真是一件事接著一件事,老體育場那塊地拍賣的事情都不見你提了。”

    張揚笑道:“你急著用錢啊?陳市長病了,最近市都在忙著文總理視察的事情,我看拍賣要等幾天了,你放心吧,隻要拍賣的事情定下來,拍賣款到賬,我會第一個考慮你的事情。”

    

Snap Time:2018-01-19 13:56:16  ExecTime: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