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九十五章平易近人(上)


    第五百九十五章【平易近人】(上)

    這次徐光然總算找到了機會,他陪在文國權身邊,向他介紹深水港的情況,分管深水港工程的副市長龔奇偉反倒沒有了說話的機會,他跟在視察隊伍的後方,和組織部長何英培走在一起。

    應該說徐光然對深水港的工程還是十分了解的,文國權的幾個問題他都很圓滿的回答了出來,文國權也表示滿意,視察進行到尾聲的時候,文國權微笑道:“光然同誌還有什麼困難?”

    徐光然道:“建設一座這麼大規模的深水港是南錫曆史上第一次,也是平海曆史上第一次,困難是在所難免的,但是我有信心,我們全體南錫市的幹部都有信心,我們可以克服任何困難,在規定的時間內將南錫深水港建設起來,讓它為平海的經濟,為整個國家的經濟作出巨大的貢獻。”

    文國權當然能夠聽出徐光然這番表決心的話都是套話,可說得很不錯,沒有什麼可指責的地方,文國權點了點頭道:“很好。”和對張揚不吝溢美之詞相比,對徐光然的誇獎就吝嗇得多。

    南錫市紀委書記李培源向龔奇偉看了一眼,目光中帶著幾分同情,事情都是他做的,可風頭都讓徐光然給占了,還有,徐光然這句話說得可不怎麼地道,可以克服任何困難,他難道忘了,不久前的資金問題害得整個深水港差點停工,文副總理都問有沒有困難了,人家是想給點幫助,這麼好的機會,你徐光然居然不要,難道這張臉麵真的那麼重要?

    宋懷明對南錫深水港的情況還是有些了解的,南錫幾位市領導前些日子因為錢的事情三天兩頭的往省跑,希望從省多得到一些財政上的支持,可一轉眼他們又變成任何困難都能克服了,宋懷明心中暗自好笑,徐光然的這句話他可記住了,以後再到省哭窮,首先拿這句話把他堵回去。

    龔奇偉很想說兩句,可是這種場合並不適合他說話,如果他將心中的想法說出來,就是公開和徐光然唱對台戲,以後的工作會變得更加難於開展,在不少人的眼中,會認為他是個喜歡出風頭的人,是個想要踩著領導的肩膀往上爬的人。

    徐光然不時的留意龔奇偉,他最不放心的就是龔奇偉,生怕龔奇偉會『亂』說話,不過今天一直道目前為止,龔奇偉表現的還算安分,徐光然逐漸放下心來,龔奇偉還是有些大局觀的,知道維護整個南錫市領導班子的榮譽。他適時向文國權道:“文總理,您來到南錫之後片刻不停的實地考察,還沒有休息過呢,該吃午飯了。”

    文國權微笑道:“是該吃午飯了。”

    徐光然道:“文總理,我們先回一招吃飯吧。”

    文國權卻搖了搖頭道:“就在這吃吧,那邊是工地食堂吧!”他指了指遠處的工地食堂,舉步向前走去。

    徐光然看到他真的要去食堂,頓時慌了神,急忙趕過去道:“文總理,那邊是工人食堂……”

    文國權笑道:“工人食堂怎麼了?咱們的『政府』本來就是為工人、農民千千萬萬的老百姓服務的,他們能吃得,我們吃不得嗎?”

    在多數人的眼中文國權現在的行為是在作秀,也是一種常見的政治秀,身為國務院副總理,他深入第一線,願意和工人一起吃飯,這是何等的平易近人,徐光然不好繼續說什了,他使了個眼『色』,副市長王海波已經風風火火的跑過去了,宋懷明看出徐光然明顯缺乏準備,這樣的細節應該一早就考慮到,領導深入基層,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一起吃飯,這樣的事情新聞上多了去了,可能是今天文國權來南錫太過突然,所以搞得這幫南錫市的幹部有些措手不及,他們的準備也很不充分。

    文國權暗自發笑,他在工地吃飯可不是一時興起,他來到南錫已經十點多了,在新體育中心工地逗留了半個小時,來到深水港工地又視察了這麼半天,已經是十二點多過了午飯時間了,徐光然難道沒有預見到自己會選擇在工地吃飯?

    現在正是工人們開飯的時候,領導們的到來頓時打『亂』了工人正常的生活秩序,工地食堂有大鍋飯,有小炒部,平時他們哪接待過這麼大的領導,工地食堂的負責人聽說國務院副總理來了,嚇得手足無措,這可不是什麼榮譽,萬一國務院副總理吃得不滿意,他豈不是要倒黴。

    副市長王海波看出他很緊張,微笑道:“你不用害怕,隻要讓領導們吃好就行。”

    食堂負責人哆哆嗦嗦道:“我剛買了一百套不鏽鋼餐具,我馬上讓人洗刷幹淨……給領導用。買菜來不及了,吃……吃什麼?”

    王海波指著小黑板上的今日菜譜道:“四菜一湯工作餐。”

    食堂負責人道:“領導來了,難道就吃這些?”

    王海波道:“你沒有其他菜了?”

    這時候龔奇偉也趕過來了,深水港工地是他分管,領導們要在這吃飯,他當然要作出安排,龔奇偉來到的時候,正聽到王海波和食堂負責人商量菜單呢,龔奇偉道:“老董,主要是保證衛生,讓領導吃飽,其他的事情無所謂,大鍋飯都是一個樣,每人兩道葷菜兩道素菜,搭配一個西紅柿蛋湯,米飯饅頭管夠,趕緊準備!”

    王海波來到龔奇偉身邊道:“奇偉,你看還要不要加點菜?”

    龔奇偉搖了搖頭道:“領導選擇在工地吃飯,也不是奔著這的飯菜好吃,懂嗎?”

    王海波當然懂,吃飯隻是一個形勢,文副總理在工地吃飯和工人打成一片,這也是一種親民的表現,這種事情其實他們都幹過,王海波過去分管過農業,下鄉那會兒,也去老百姓家吃飯,家常飯菜能做出什麼味道,關鍵在於環境,而不是在於飯菜本身。

    按照王海波的意思,應該讓那些工人提前離場的,可龔奇偉阻止了他,現在讓工人端著飯碗離開食堂,文副總理看到還不知道要有什麼想法。

    文國權在眾人的簇擁下走入了工人食堂,建築工人們看到這麼大的陣勢,一個個停下吃飯,都向門口看著。市委書記徐光然用激動無比的語氣道:“各位工人師傅們,我們尊敬的文總理來看望大家了!”

    工人們也感到突然,平時這幫建築工人別說國家總理了,就是市長也難能見上一回,這會兒目光全都聚集在文國權的身上,誰也顧不上吃飯了。

    文國權笑道:“大家辛苦了,我來得不是時候,打擾大家吃飯了,不過這是食堂,你們要吃飯,我也得吃飯,咱們一起吃頓飯好不好?大家歡不歡迎?”

    工人們一聽說副總理要和大家一起吃飯,所有人一起鼓掌道:“歡迎!”

    歡迎是歡迎,可工人們明顯拘謹了許多,有些工人匆匆把飯吃完就離去了,王海波和龔奇偉商量了一下,讓食堂給每個工人加了個雞腿,工人們從雞腿上看出了文副總理來視察的好處,他們感到好奇,文副總理這麼大的幹部居然和他們一起吃大鍋飯。

    文國權端著午飯,來到了一名年輕的工人對麵坐下,小夥子年紀不大,看起來也就是十七八歲的樣子,看到文總理坐在自己的對麵,小夥子頭垂得很低,連菜都不敢吃了,大口大口的幹咽饅頭。

    文國權笑了起來:“小夥子別吃得太急,小心噎到。”

    小夥子果然噎到了,滿臉通紅,喝了一大口番茄雞蛋湯才緩過勁來,他想走可是又不敢走。

    文國權和藹道:“小夥子,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

    “高中讀完了嗎?”

    小夥子搖了搖頭:“沒呢,俺爹說讀書沒用,還是趁著年輕多賺錢。”

    文國權道:“賺錢是為了什麼?”

    “賺錢是為了蓋房子,娶媳『婦』兒!”小夥子一說完,周圍人全都笑了起來,他的臉紅得更加厲害。

    文國權道:“這麼年輕,有機會還是應該好好學習啊。”

    小夥子的父親是個老實巴交的中年人,看到兒子被問話,生怕兒子說錯了什麼,走過來道:“小龍,吃飽了趕緊幹活去。”

    文國權笑道:“這位師傅別急啊,小夥子還沒吃晚飯呢,再說了你讓他吃飽了就去幹活,對身體也不好啊。”

    那中年人賠著笑道:“文總理,俺娃今年才跟我出來打工,鄉孩子,沒見過世麵。”

    文國權道:“城市的建設少不了你們這些農民工啊,老師傅,你們有沒有什麼困難?不用怕,可以說出來嘛,這有這麼多的領導,我們過來就是為了要了解情況,了解你們的實際困難,說出來,我們可以幫著解決。”

    那中年人搖了搖頭:“挺好的,沒困難。”

    那小夥子抿著嘴唇,似乎有話要說,這一點並沒有瞞過文國權的眼睛,文國權微笑鼓勵他道:“有話就說,不要有什麼顧慮。”

    那小夥子道:“眼看就過年了,上個月的工資還沒發呢!”

    徐光然聽到這句話,臉『色』頓時變了,他就害怕出事兒,可怕什麼來什麼,終究還是遇到了問題。

    小夥子的父親嚇得臉都白了,他責怪道:“小龍,你胡說什麼?”笑著衝文國權道:“小孩子不懂事,總理,他不懂事。”

    文國權轉向徐光然道:“怎麼回事啊?”

    徐光然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種細節上的問題他從沒有過問過,他向龔奇偉看去,出了問題首先要找下家,現在是龔奇偉負責深水港的工程,這種事情不找他還能找誰?

    龔奇偉走過來道:“文總理,情況是這樣的,深水港前期在資金方麵出了一些問題,在徐書記的帶領下,問題剛剛得到解決,現在正在逐步解決一些遺存的問題,工人工資方麵已經在分批補發,元旦前,所欠工人的工資就可以全部發放完畢。”

    龔奇偉的解釋合情合理,文國權嚴肅的表情卻不見有絲毫的環節,他沉聲道:“再苦也不能苦工人,民工的工資不可以拖欠,他們出來打工很不容易,一定要讓他們勞有所酬,在建立勞動合同的同時,就建立了一種誠信,他們不辭辛苦的付出勞動力,作為合同的另外一方就有責任有義務給予他們應得的報酬,拖欠就是一種違約,這件事必須馬上解決,什麼元旦前?補發工資需要這麼長時間嗎?你們的工作效率就這麼低下嗎?一個星期,一個星期之內必須解決拖欠民工工資的問題!”

    徐光然冒汗了,龔奇偉也冒汗了,深水港的工程他接手時間不長,財政上也是剛剛緩解,目前的重點都放在如何將工程全麵展開,其實民工工資的問題和他真的關係不大,具體的都和各個承包商有關,之前在會議上龔奇偉也強調過,建築商不得拖欠民工工資,因為欠薪這件事已經鬧出了很多的風波,龔奇偉給他們一個期限要求他們在元旦之前將欠薪問題全部解決。可沒想到文國權在這時候來了,而且一來就發現了問題。

    

Snap Time:2018-01-19 11:57:45  ExecTime:0.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