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九十四章領導視察(上)


    第五百九十四章【領導視察】(上)

    第二天一早閻國濤就接到了省委***喬振梁的電話,喬振梁道:“文總理想先去南錫深水港視察,你陪他去一趟。”

    閻國濤有些愕然道:“不是說好了要去嵐山嗎?”

    喬振梁道:“領導都有些個『性』,今天去嵐山是我們安排的視察日程,他有他的想法,咱們要尊重領導的意見。”

    閻國濤道:“我馬上通知南錫方麵準備一下。”

    喬振梁道:“八點半離開東江,從東江到南錫車程滿打滿算也就是兩個小時,現在準備也來不及了,有什麼好準備的,該什麼樣子,讓他看什麼樣子,搞那些假的東西幹什麼?又有什麼意義?”

    閻國濤道:“還是要安排一下,讓他們有個準備。”

    喬振梁道:“你看著辦吧,對了,宋省長這次會全程陪同。”

    閻國濤放下電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預先製定的日程已經被文國權全盤否定了,他來到東江伊始就前往了東江開發區,在他的原定日程中本沒有視察開發區這一項,在開發區現場,在歡迎宴會上,文國權又針對各地盲目上馬開發區建設的行為做出了批評,這讓他們以為,文國權這次前來視察的重點內容會放在各地的開發區建設,沒想到文國權突然轉變了念頭,他在平海真正視察的第一站放在了南錫,在此之前,他並沒有提起南錫的事情,也沒有流『露』出要去南錫視察的意向,閻國濤預感到這次文國權的視察肯定會有些事情發生。

    喬振梁表現出的態度雖然無所謂,可閻國濤仍然要提前做出一些準備,文國權的視察計劃改變的太突然,這在他這種級別的幹部身上很少發生,難道說他真的如同他自己所說,這次的平海之行就是為了來找『毛』病的。閻國濤馬上聯係了南錫的那幫官員,南錫市委***徐光然聽說這個消息的時候正在靜海考察,馬上表示自己即刻趕回南錫做好準備。

    徐光然分別給市長夏伯達、負責深水港工程的龔其勇打了電話,讓他們馬上做好迎接文總理視察的準備。他交代夏伯達道:“馬上調集全市的環衛工人,務必要在文總理到來之前,將街道打掃幹淨,給國務院領導們留下一個良好的印象。”

    閻國濤忙著打電話做出安排準備的時候,宋懷明正陪著文國權夫『婦』一起吃早餐。

    羅慧寧笑道:“玉瑩還躺在醫院,你不去陪她,卻要來這陪我們共進早餐,她肯定心要不舒服了。”

    宋懷明笑道:“我來這之前已經去醫院她送了早點,看她吃過飯這才過來。”

    文國權哈哈笑道:“我就說過懷明是一個好丈夫!”

    宋懷明歎了口氣道:“我可配不上這三個字,工作和家庭總會產生一些矛盾,想要兩方麵都做好,並不容易。”

    文國權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羅慧寧道:“所以說自古都是忠孝不能兩全。”

    文國權笑道:“你這話可不恰當,好像在拐著彎的罵我們!”

    宋懷明細細一品,可不是嘛。羅慧寧道:“我隻是打個比方,可沒有罵你們的意思,你們這些當領導的,疑心太重!”三個人都笑了起來。

    文國權道:“我不用你們製訂的視察計劃,會不會給你們平海方麵帶來麻煩啊?”

    宋懷明道:“我們隻是提出建議,最終去哪,視察哪,當然還是領導說了算,南錫深水港也是我們省未來五年的重點建設項目之一,具有相當的代表『性』,文總理去看看也好,不過開發區方麵以嵐山搞得最好,您想看我們平海改革開放的成果,最好還是去嵐山開發區看看。”

    文國權道:“先去南錫,再去嵐山,兩座城市距離不是很近嗎?”

    宋懷明點了點頭。

    羅慧寧道:“南錫不就是張揚工作的地方嗎?”

    文國權笑道:“等見到南錫的那幫市領導,你需不需要再告訴他們一聲,張揚是你的幹兒子?”

    羅慧寧瞪了文國權一眼,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張揚聽說文國權視察的第一站就是南錫,他馬上通知了副市長龔奇偉,龔奇偉剛剛開完市長辦公會,在會上,市長夏伯達已經向所有人通報了文國權馬上就要來南錫的事情,讓所有副市長全都行動起來,在有限的時間內盡可能的做好準備工作,雖說是臨時抱佛腳,可怎麼說也比毫無準備的好。

    深水港是文國權視察的重點,所以龔奇偉比其他人承受的壓力還要大一些,夏伯達也專門向龔奇偉強調,一定要做好準備工作,千萬不要讓文總理發現問題,千萬不要再深水港的建設上出差錯。

    龔奇偉覺得有些好笑,深水港建設正在進行中,不可能完美到讓領導挑不出一絲『毛』病的地步,其實讓領導看到真實的情況並不是什麼壞事,可每到這種時候,許多人都會緊張,他們一方麵考慮到怎樣去歌功頌德,一方麵還要考慮到怎樣將自身的缺點和問題掩蓋起來。整天說實事求是,可真正的工作中,又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實事求是?

    會議結束的時候,龔奇偉先行離開了會場,張揚也打來了電話,他是提醒龔奇偉做好準備,張揚隻是出於好心,龔奇偉接手深水港工程的時間不長,他的人品和能力都讓張揚相當的佩服,所以張揚不想他出什麼事情。

    龔奇偉笑道:“我知道了,謝謝你的提醒,你是對深水港不放心還是對我不放心啊?”

    張揚被龔奇偉的問話逗笑了,的確他是有些不放心,深水港因為資金的問題險些停工,龔奇偉接手工程之後,資金的問題剛剛得到緩解。張揚並非是對龔奇偉不放心,他是對深水港不放心。

    龔奇偉道:“我們的改革正處於發展階段,存在問題是合理的,不存在問題反而是奇怪的,每到領導視察,我們打出熱烈歡迎的條幅,其實內心中卻是如臨大敵,這些現象都是很不正常的。”

    張揚笑了起來:“龔市長,你別發牢『騷』,全國各地都是這個樣子,報喜不報憂已經滲透到社會的每一層麵,誰讓咱們中國人特愛麵子的?”

    龔奇偉道:“文總理什麼時候到?”

    張揚道:“聽說十一點前就能到,文總理這個人做事的風格雷厲風行,你還是做好準備,想好怎麼回答他的問題。”

    龔奇偉笑道:“知道了!”他停頓了一下,忽然想起最近都在說張揚是文國權幹兒子的事情,也許通過張揚的這層關係可以將自己的一些意見傳遞給文副總理知道,龔奇偉道:“張揚,如果有機會,能不能將深水港的實際情況向文總理反映一下?”

    “什麼情況?”

    龔奇偉道:“深水港麵臨的資金困難雖然得到緩解,可是真正的問題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我們如果過多的倚重外來資金注入,早晚還會出現問題,隻有聯合開發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才能避免內耗,避免給國家造成不必要的浪費和損失。”

    張揚沉默了一下,他低聲道:“我找機會跟他說一聲。”

    龔奇偉掛上電話,才意識到市長夏伯達就站在距離自己不遠的地方,看到他結束了通話,夏伯達才笑著走了過來:“奇偉同誌!”

    龔奇偉笑道:“夏市長,找我還有事情吩咐嗎?”

    夏伯達拍了拍龔奇偉的肩膀,語重心長道:“文副總理這次來南錫,是突然做出的決定,殺了咱們一個措手不及啊,深水港工程是我們南錫城市建設的重中之重,也是文副總理視察的重點,現在時間緊迫,隻能盡最大可能去做好準備工作,盡量保證不要出問題。”

    龔奇偉道:“其實讓領導發現一些問題也不是壞事,說不定文副總理了解到我們目前財政上的困境,大筆一揮批下來一大筆財政撥款,我們的問題全部都解決了。”

    夏伯達慌忙道:“別,千萬別,我們南錫市『政府』有能力解決深水港麵臨的財政問題,不可以向國家伸手,給國家增添負擔。”

    龔奇偉笑了笑,他隻是說說罷了,從夏伯達緊張的表情來看,夏伯達是想報喜不報憂,龔奇偉實在不明白粉飾太平,將實際的情況掩飾起來有什麼好處?難道南錫不是平海的一部分?難道南錫不是中國的一部分,讓國務院領導人知道南錫的真實情況就是給南錫抹黑嗎?就是否定自身的政治成績嗎?究竟是政績重要,麵子重要,還是南錫老百姓的切實利益重要?龔奇偉不想繼續說下去,他低聲道:“夏市長,我馬上回去準備了!”

    張揚在得悉文國權要前往南錫視察的消息,決定馬上返回南錫,他主管的體委工作也很重要,新體育中心也是南錫的重點工程之一,又是文國權前往南錫的必經之路,說不定這位老幹爹突然興致來臨,也會去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去看看。

    張揚臨時找南國山莊總經理任文斌借了輛沃爾沃,吃完早點,七點半的時候就和常海心一起驅車返回南錫,他得趕在文國權抵達南錫之前回去做做準備,雖然張揚一直反對做表麵功夫,可最起碼的準備工作還是要做得,比如說衛生問題,至少要呈獻給國務院領導們一個整潔的麵貌,因為張大官人要不停的打電話布置工作,所以常海心主動承擔了開車的任務。

    張揚電話通知了副主任崔國柱,讓他馬上動員體委全體工作人員,提前加班打掃衛生,力求做到體委內外環境整潔一新,又通知了蕭苕敏,讓她做好新體育中心工地的衛生工作,通知各施工單位,在最短的時間內整理現場,做到整潔有序,涉及到施工的路段也要盡快清掃幹淨,當日上午停止一切運輸車輛的通行,工地施工人員一定要做好安全防護工作,嚴格按照施工章程辦事。

    張揚一個電話接著一個電話,等他把事情交代完,常海心都已經駛入了南錫市境,常海心好心提醒他道:“最近科學研究表明,長時間使用手機對你的大腦會有輻『射』。”

    張揚笑道:“我腦殼厚,不怕輻『射』。”

    常海心道:“別忽視這些細節問題,歐洲已經有人因為長時間使用手機得了腦癌,我是關心你才提醒你。”

    張大官人吐了吐舌頭:“這麼恐怖,可手機也不能不用。”

    常海心道:“有可能的前提下還是盡量多使用固話,實在需要用手機也不要抱著打個沒完,說兩句就掛上,時間越短輻『射』越小,還有手機剛剛接通的時候輻『射』量最大,你不要急著說話,稍等一下再放在耳邊。”

    張揚笑道:“人要是這麼活著累不累啊?我以後盡量注意……”話還沒說完呢,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張大官人這次果然聽從了常海心的建議,把手機拿得離開自己好遠,然後接通了電話,等對方連喂了幾聲方才把手機湊到耳邊。

    

Snap Time:2018-04-20 11:09:29  ExecTime: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