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作者:石章魚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  醫道官途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醫道官途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後記(上)(13-10-20)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下)(13-10-03)      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理想國免費(13-10-03)     

第五百九十三章怎樣把握(上)


    第五百九十三章【怎樣把握】(上)

    張揚笑道:“我要是不聰明怎麼能讓我們美貌和智慧並重的秦副市長對我死心塌地呢?”

    秦清向周圍看了看,快步走向走廊的盡頭,小聲道:“臭美吧你!”

    張揚道:“這麼晚了還在開會,我都跟你說過了工作不熬這麼賣命,不聽我話,小心下次見麵我打你屁股。”

    秦清小聲道:“你來啊!”心中暖洋洋的,張揚的關心讓她非常享受。

    張揚道:“我剛才見到吳明了。”

    秦清這才意識到張揚也在東江,她輕聲道:“你也去東江了?”

    張揚道:“來幾天了,文副總理他們來了,幹媽讓我陪她聊聊,所以不能馬上回去。”

    秦清道:“文總理的具體行程定下來了嗎?”

    張揚搖了搖頭道:“沒有,不過他這次應該重點考察開發區項目,我和吳明也說過了,不過我對這小子不放心,還是直接跟你說一聲的好。”

    秦清知道他不放心什麼,他擔心吳明從中搗鬼,不過秦清認為吳明還不至於做出這麼下作的事情,畢竟關乎嵐山領導層的集體榮譽,他也是集體中的一員。秦清笑道:“你放心吧,為了迎接文總理這次的視察,我們嵐山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張揚道:“可我聽他的意思,這次來平海是為了挑『毛』病的,他想看到平海最真實的一麵,如果準備的痕跡太明顯,可能會過猶不及,他未必會高興。”張揚對文國權還是有些了解的。

    秦清沉默了一會兒,低聲道:“我明白了!”

    張揚又道:“我幹媽來了,她很喜歡你,你這次隻要把她陪高興了,我看文總理也不好意思挑你『毛』病。”

    秦清嗤的笑了起來,張揚就是張揚,他的思維方式與眾不同,明明是公事,他都能想辦法弄成私事,不過他說得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秦清道:“你是不是全程陪同啊?”

    張揚道:“我不知道,看幹媽怎麼說,如果她非要我跟著,我就把工作暫時放一放。”

    秦清道:“好不容易才有個見麵的機會,你應該抽時間多陪陪她。”

    張揚和秦清通完話,手機鈴聲馬上響起,卻是高廉明打來的,他和丁兆勇、常海心、趙靜、丁斌一起在丁兆勇電腦公司樓下的老四川吃火鍋,一直等到九點看到張揚還沒來,所以才打電話催他。

    張揚接到電話之後馬上就趕了過去,他來到二樓包間,剛剛推開房門,就感覺到嗖!地一聲,一塊蛋糕朝著他臉上飛了過來,張大官人何等的身手,身軀一矮就躲了過去,可身後前來送菜的服務員就沒那麼好運,『奶』油蛋糕正砸在他臉上,手中的托盤也落在了地上,幾盤菜乒乒乓乓的摔得滿地都是,那服務員嚇傻了。

    屋麵的人全都愣了,事情的始作俑者高廉明吐了吐舌頭,端起酒杯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道:“大家喝酒!”

    張揚道:“還有心喝酒啊,居然偷襲我,膽子不小。”他向那名服務員笑道:“沒事,開玩笑的!”

    丁兆勇趕緊走過來向那名服務員道:“不好意思,回頭給你們老板說一聲,所有損失都記在我賬上。”

    張揚走了過去,來到高廉明身後,揚起手照著他腦袋上就是輕輕一巴掌,當然不是真打,張大官人要是真打的話,這一巴掌就把高廉明拍成二傻子了。

    高廉明笑了起來:“你來晚了還打人,太不講理了!”

    張大官人笑道:“你不是律師嗎?不服氣去法院告我啊!”他在高廉明身邊坐下,看著桌上的蛋糕道:“今兒誰生日啊?”

    趙靜委屈的扁扁嘴,隻差眼淚沒掉出來了,自己這個當妹妹的過生日,哥哥居然給忘了,下午的時候她是故意不提醒他,看他自己能不能想起來,可他偏偏就一點印象都沒有。張揚看到妹妹的神情,這才恍然大悟,自己最近忙於工作,真沒把妹妹的生日放在心上,他歉然道:“你看我這記『性』,小靜的生日我居然給忘了,該罰,該罰!”

    高廉明給張揚到了滿滿一玻璃杯白酒:“這可是你自己說的,那咱們就罰!”

    常海心道:“又沒說罰喝酒,當妹妹的過生日,你這個做哥哥的怎麼都要表示一下吧。”

    張揚點了點頭,他還真沒準備什麼禮物,從錢包掏出五百塊錢遞給趙靜道:“小靜,你拿去自己買件禮物,哥最近忙著工作把你的生日給忘了,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忘了。”

    趙靜笑著把他的錢推了回去:“哥,有你這句話就行了,我不要錢,隻要你心記著我就行。”

    張揚笑道:“記著,記著,我隻有你這一個妹妹怎麼會忘了,錢也要收下,去買件漂亮衣服,馬上放寒假了,穿得漂漂亮亮的回家。”

    趙靜這才把錢收下笑著點了點頭。

    張揚端起那杯酒道:“我今兒來晚了,又把妹妹生日給忘了,該罰,這杯酒我喝了,咱們一起祝小靜生日快樂!”

    大家一起響應,張揚把那一玻璃杯白酒喝了個幹幹淨淨。

    趙靜親手切了一塊蛋糕給張揚遞了過去:“哥,你吃蛋糕!”

    張揚雖然平時不怎麼吃甜食,可妹妹過生日,還是吃了一些,趙靜道:“哥,實習地點已經定下來了,我在東江師範大學附中實習,丁斌去平海省體委實習。”

    張揚點了點頭,向丁斌看了一眼,丁斌朝他笑了笑,一直以來丁斌對張揚都心存畏懼,在張揚麵前表現的很乖巧:“張哥,以後還要你多多指點我。”

    張揚笑道:“我是南錫市體委,你是省體委,說不定以後還能當我的上級領導呢。”

    丁斌慌忙道:“不敢,不敢,我哪敢領導您啊,我就是一實習生,什麼權力也沒有。”

    張揚對丁斌現在的表現還是很滿意的,這小子應該是從過去的事情得到了一些教訓,人低調了許多,也乖巧了許多。張揚道:“慢慢來吧,你是科班出身,以後發展的前景很好。”

    趙靜道:“哥,我剛才給咱媽打電話了,她說今年還要在老家過節。”

    張揚點了點頭,他之前就想讓母親一家來南錫過節,可是被她婉拒了,大概人年紀大了,越是到逢年過節越是不想遠走,張揚道:“我之前就跟她說過,她不想來,既然這樣,咱們就回去過年吧。”

    趙靜想說些什麼,可是欲言又止,向丁兆勇看了看,丁兆勇道:“趙靜,你馬上放寒假了吧,寒假期間先別忙著回家,來我公司幫忙,等春節前再回去。”其實這是他之前和趙靜商量好的,趙靜不敢對張揚說,所以讓他來說。

    趙靜細微的動作並沒有瞞過張揚的眼睛,他不由得暗自感歎,女大不中留,女孩子大了,終究是人家的人,趙靜暑假就沒怎麼在家呆,現在放寒假了,估『摸』著多半時間還要留在東江了,張揚並沒有點破,微笑道:“難得丁總這麼賞識她,留下來社會實踐,順便多賺點錢也是好的。”

    趙靜得到哥哥的應允留下,不禁喜上眉梢。

    張揚提醒她道:“春節前早點回去,省得咱媽惦記。”

    當晚張揚和常海心一起前往南國山莊去住,兩人打車來到南國山莊下方,常海心忽然來了興致,她讓司機停下,要和張揚步行上山。

    張揚望著半山腰上的酒店,不由得苦笑道:“海心,還遠著呢,真要走回去?”

    常海心道:“你不覺著漫步在雪野中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嗎?”

    張揚道:“那是在北方,這兒是南方,雪差不多都化了,哪有什麼浪漫啊!”

    常海心有些不滿道:“你這個人總是大煞風景,這兩天我為了體委信息中心的事兒東跑西奔,腳都腫了,沒有功勞還有苦勞呢,讓你陪我散散步,你都不願意啊!”

    張揚道:“不是,我是覺著天黑路滑,害怕你一不小心扭到了腳……”話還沒說完呢,常海心哎呦一聲,一腳踩在冰塊上,腳扭了一下,如果不是張揚及時將她扶住,此時已經摔倒了。

    張揚道:“看看,看看,讓我說中了吧!”

    常海心痛苦的顰起了眉頭:“烏鴉嘴!”

    張揚看到她表情如此痛苦,估計她腳扭得不輕,轉身望去,那輛出租車早就走遠了,張揚無可奈何的搖了搖頭,浪漫,女人浪漫起來真是要人命,他躬***道:“我背你!”

    “不用!”常海心搖了搖頭,堅持走了一步,可鞋跟又斷了,腳又被扭了一下,常海心痛得抓住張揚的手臂:“好倒黴啊!”

    張揚笑道:“給你一個選擇,要麼我背你,要麼我抱你上去。”

    常海心俏臉發燒道:“你還是背我吧!”

    張揚躬***,常海心趴在他身上,張揚攬住她的玉『臀』輕輕向上一送,背著她離地而起,常海心摟住他的脖子,雙頰緋紅,幸好是在夜,沒有人看到她此時的表情。

    張揚背著常海心緩緩向山莊走去,他關切道:“腳還疼嗎?”

    常海心搖了搖頭,想起張揚看不到,又說了一句道:“不疼!”迎麵一陣夜風吹來,常海心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張揚道:“要是感到冷就抱緊一些,我不介意被你占點便宜。”

    常海心暗道還不知道誰占誰的便宜,她沒說話,不過雙臂卻抱緊了張揚。

    南國的雪來得快去得也快,已經融化的積雪把夜幕中的山坡點綴的斑駁陸離,常海心道:“我喜歡下雪,過去在京城上大學的時候,每到下雪天,我都特別開心,可是畢業回到家鄉,就少有看到下雪的時候。”

    張揚道:“你要是真想看雪,我準你幾天假,你去東北玩幾天,好好看幾天雪。”

    常海心笑道:“我怕冷。”

    張揚道:“所以說世界上沒有太完美的事情。”

    常海心道:“明天我先回南錫了,信息中心的事情已經確定,我回去準備一下,爭取一個月內把信息中心組建起來。”

    張揚道:“體委這邊很快就要搬家了,市已經定下來要把老體育場和體委的土地一起公開拍賣,我們以後的辦公地點會在新體育中心,我和南洋國際方麵談好了,他們臨時租給我們一層辦公樓,作為我們體委的臨時辦公場所,等我回去,具體安排一下。”

    常海心道:“我覺著咱們體委現在的辦公環境挺好的,真的要拍出去啊?”

    張揚點了點頭道:“沒辦法,舉辦省運會需要用錢,市財政方麵又不能給我們太多的支持,現在不少人都打起了這塊地的主意,如果能夠拍出一個好點的價錢,市財政能夠鬆口氣,我們也能得到一筆不小的資金,舉辦省運會也就輕鬆多了。”

    常海心小聲道:“你有的是辦法,我相信這次省運會一定能夠成功舉辦!”

    張揚笑道:“對我這麼有信心?”

    常海心低聲嗯了一聲。

    張揚道:“來南錫工作還適應嗎?”

    常海心輕聲道:“在你身邊工作沒有什麼負擔,很輕鬆……”她隨即格格笑道:“可能是因為我在嵐山,工作中生活中到處都充滿了我爸爸的影子,離開嵐山讓我感覺自由了許多。”

    

Snap Time:2018-07-21 23:44:31  ExecTime:0.348